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康熙嫔妃传 > 第二卷:德妃(二)
第七十五章:九龙
作者:任瑾  |  字数:2866  |  更新时间:2019-09-05 11:34:36 全文阅读

然而,九阿哥胤禟,直接支持八阿哥胤禩。

  十阿哥胤俄,为了能让九泉之下的温僖贵妃有个颜面,开始加入胤禩和胤禟的党羽之中。

  十一阿哥胤禌,11岁那年离开人世。十二阿哥胤裪,将自己置身事外。

  十三阿哥胤祥,因太子胤礽被废黜之时受到牵涉,已经被囚禁起来。

  十四阿哥胤禵,以人多势众,与十阿哥胤俄一样,似乎也跟着加入了八阿哥胤禩的党羽之中……。

  一日,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俄、十四阿哥胤禵,一同聚在京城的一家酒楼里。

  不知胤俄是何想法,突然向胤禩提道:“八哥,十弟有句忠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胤禩立刻回道:“十弟但说无妨。”

  胤俄接着说道:“你的生母卫氏,虽然已经从常在提升为良嫔,但始终是从辛者库出来的,这一路走得着实辛苦。十弟觉得,你若是想靠良姨娘娘登上这太子之位,怕是靠不住的,只能是靠你自己了。”

  胤俄刚说完,胤禟立刻指责胤俄说道:“十弟为何要这样说良姨娘娘,从辛者库出来的又怎么了,德姨娘娘和之前的敏姨娘娘,虽不是辛者库出来的,也是包衣奴才,包衣奴才也比辛者库好不到哪里去。”

  胤禟说着,胤禩将眼神暗示了他一番,就没在说下去。

  接着,胤禵便开始说道:“臣弟也觉得十哥说的有道理,八哥要想登上太子之位,靠的只能是自己。惠姨娘娘和荣姨娘娘协理六宫,位高权重,你不能跟大哥和三哥相比,也更加不能和胤礽相比。胤礽那是什么,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子凭母贵,皇阿玛当是爱屋及乌,刚出生一年就册封他为太子。”

  胤禩一听,立刻说道:“什么太子。现在还不是和我们哥俩几个一样,都只是多罗贝勒。”

  胤禟接过话题,说道:“都说馊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已经降为多罗贝勒,也比我们高。”

  胤俄也说道:“再这样下去不知悔改,若还成天想着扮女人,只怕连多罗贝勒都不是。”

  胤禟说道:“不是多罗贝勒,哪是什么,是丽姬?”

  胤禩说道:“不对,是妖婆。”

  胤禟也说道:“也不对,应该是娘货。”

  胤俄又说道:“你们说的都不对,叫人妖最适合不过……。”

  几个烂舌头的嚼了一阵,又接着往下喝,喝得酩酊大醉也不回去。

  一夜过后,就是中元节。

  中元节到来,德妃和勤贵人在菜园里,也和平常人家一样,到市集上买些过节的物品。

  在市集上,德妃对勤贵人说道:“敏嫔娘娘和平贵人离世这么些年,本宫每年的中元节,除了在宫中的寺里给她们烧些楮钱,还会去河边放河灯。咱们顺便买些河灯回去,夜里拿到河边去放。”

  勤贵人一听,点头回道:“就照娘娘说的。”

  接着,德妃又说道:“咱们二人被处罚到菜园来做苦役,身上不许带银两。还好上苍开眼,让秦姑娘和洪姑娘都先后进了王府,有她们二人接济咱们,咱们总算能有些碎银周转。”

  “娘娘说的也是,若不是她们入了王府,娘娘和嫔妾的日子还真是不好过。”

  德妃二人从市集回来,已是晌午。

  简单吃过一些午饭,就直接忙到傍晚。

  眼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月亮也出来了,德妃和勤贵人先在小茅草屋前,分别给敏嫔和平贵人烧了一些楮钱。然后二人借着月光,拿着从市集上买来的灯,准备去河边放。

  二人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的穿过一片林子,勤贵人突然感觉前面的路似乎不对劲,就向德妃问道:“德妃娘娘,嫔妾和您是不是走错了。”

  德妃回答说道:“应该没错吧!这条路咱们晚上倒是没出来走过。不过,按照白天的方向来判断,应该是通往河边比较近的路程。”

  “方才嫔妾说往那边走,娘娘说往这边要近一些,好像快找不到方向了。”

  “应该不会吧!再往前走一段看看。”

  “咱们走的这里本来就没有路,天空需要有月光,可是晚上不比白天。白天迷路了,方向容易找,若是晚上迷路,这方向就没那么好找了。”

  “应该不会迷路的。现在再走回去,反倒绕了许多。”

  “娘娘多和嫔妾说说话,万一您走丢了,嫔妾一个人可不敢回去。”

  “放心吧!本宫一直和你说着话。”

  二人又穿过一片林子,突然发现前方有一间小茅屋,茅屋的大小和她们住的那间一个样,小茅屋里点着烛火。

  里面似乎有人说话的声音,二人停了下来,仔细一听,德妃低声说道:“好像是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的声音。”

  勤贵人也低声说道:“仿佛还有一名男子。”

  德妃又低声说道:“那这名男子究竟会是谁呢!声音听不出来。”

  德妃二人正低声议论着,突然从小茅屋里慢慢的走出三条人影。

  虽然看不清楚面貌,但从声音完全听得出来,两边的二人的说话声,的确是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

  中间的身影十分高大,腿脚不能自行走动,由两个人从两边扶着。

  德妃猜了一阵,又轻声对勤贵人说道:“眼前这名男子,不会就是教胤礽唱京曲的那个吧!”

  勤贵人一听,思索了一会儿,也回答说道:“可能是的。难道当天真是被皇上仗责了?”

  “当时好像听到皇上说,杖责之后,扔到午门桥下去……”

  “难道事后,两位太嫔就悄悄的将他打捞上来,然后又……”勤贵人正要对德妃往下说着,突然不远处的男子对两位女子说道:“今夜是中元节,月色真美,你们二人扶我到小院中,欣赏今夜的月景。”

  德妃和勤贵人怕被对方发现,就没有久留,拿起河灯,就悄然离去。

  到了第二日,午后时分,胤禩、胤禟、胤俄、胤褆几个骑着马匹经过菜园附近,首先发现了昨夜德妃和勤贵人碰见的那间小茅屋,并且还亲眼见到了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与那名戏子。

  胤禩突然对其他皇子说道:“回宫。”

  胤禟连忙问道:“八阿,不是咱们不是出来行围嘛!怎么行围还没开始,就要回去了呢!”

  胤禩回道:“我说回去就回去,你若不想回去,你留在这里。”

  胤禩说着,立刻调转马头,直接离开。其他皇子见了之后,也跟着调转马头,分别离去。

  快到傍晚时分,当德妃和勤贵人一起,第二次来查探小茅屋的几个人时,还没靠近小茅屋,就已经发现胤禩等诸位皇子在小院中出现。皇子们正拿着武器当场处死那名戏子,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却没见到人影。

  德妃和勤贵人一直不敢露面,只能悄悄的退回去。

  直到又过了一日,德妃二人第三次赶回来,想弄清楚真相的时候。

  小茅屋的里外再也不像昨日那么嘈杂,当她们二人进了小茅屋,发现嘉善太嫔正抱住该男子的身子,二人一动不动,两者都是血淋淋的。

  德妃鼓着勇气,将嘉善太嫔的身子翻了过来,发现她的手里紧握着尖锐的短刀,完全是一副自刎的模样。

  勤贵人早已吓得退出门外,德妃将嘉善太嫔的遗体放在一旁,然后走出去对勤贵人说道:“昭庆太嫔不见了,她会不会想不开,然后去河边……。”

  德妃一边说着,一边拉上勤贵人,一路赶到河边,沿着河岸寻找昭庆太嫔。

  大约走了好几百米,勤贵人突然在地上捡到一块丝巾,双手撑开一看,上面写着几行字。

  勤贵人仔细看过之后,大声叫了起来:“德妃娘娘,您快过来看,这快丝巾是不是昭庆太嫔遗失的。”

  德妃赶上前去,从勤贵人手里接过丝巾,认真打量着上面的字迹,开始念道:“晨雨蒙蒙雾如烟,佳人偷生置林园。情去楼空人不在,万花引蝶万花间。”

  德妃说完这首诗,勤贵人就问道:“娘娘,这是什么诗?”

  德妃回道:“本宫也从未听到过这首诗,诗题就叫《万花间》,或许是昭庆太嫔自己所题的诗吧!笔画大小不一致,定是昨夜写的。”

  “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继续找。”

  大约找寻了几个时辰,德妃和勤贵人好不容易在一块花丛中找到昭庆太嫔。

此时此刻的昭庆太嫔,已经变成疯疯癫癫的,口里反复不停的念着《万花间》的诗句,身子一直在花丛中一边舞动,一边旋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