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劈腿女之诱拐美娇男

正文第五章 所谓一见钟情

[更新时间] 2017-09-03 16:07:56 [字数] 3152

木子夕看着那瑟瑟发抖没有停过的男子,有点愤怒,有点无奈,心却有点生疼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件白色里衣下瘦骨嶙峋的身躯隐约可见,一个强国的宰相之子,就算萧宰相再怎么清廉,也不该养成这样瘦弱的儿子来,怎么这么瘦,受虐待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一种柔弱的瘦,显得有点病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见过无数的男子,却没有见过这样的,他们有些强壮,有些骨感,虽瘦削却不羸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那个发抖的人,想起以前的自己有上顿没下顿,且不说爹妈不疼,亲戚不爱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孤家寡人,虽是自在,也不免有些时候孤独无助,想要依靠的时候身边却是一个人都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最怕自己在最需要的时候,孤零零一个人,冻的手脚冰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似撕裂开来般生疼起来,眼里涩涩的,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了良久,然而那人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他不累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是白痴。”一句话就这么脱口而出,语气中带着点木子夕所不知道的宠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锦觉得自己就快死了,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手脚都僵得没有知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那个辱他清白的登徒女子却一直沉默着,良久才出口的一句话,却是牛头不对马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前的她不是见到他就会对他动手动脚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猥琐的模样似赶鸭子上架那般急切,甚至很迫不及待,今日的她一改往日的猥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半月之前,她辱了他的名节,棒打鸳鸯,把他心爱之人送去了风月之地,让他尝到生生别离的痛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苦心谋划的刺杀虽进行得很顺利,却不料想她的命那么硬,刺杀之时他早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可等来的却是任由仇人宰割的命运,萧锦不禁问自己,可悲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闻将军府的三小姐手段狠辣果决,他刺伤了她,她会怎样待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副模样,不该对我解释吗?”木子夕看着那个发抖的男子,虽然心疼,她却管不住自己的怒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怪木言可以强了他,对待木微的轻薄,这样瘦弱而软弱,如今又没了靠山,以后他该怎么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木子夕觉得她应该惩罚惩罚他让他长点记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锦听了这话,小脸煞白,手脚僵了,可怎么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要不是她辱了他的清白,他早已嫁给了自己的意中人,兴许现在也已过上美好的生活,然而这个罪魁祸首现在却像是他的妻主般质问着出轨的丈夫,她有权利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锦早已知晓恋情结局,他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生在官宦世家,婚配之事岂由他做主,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也不过是想偷得浮生半日欢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正如你所见么,要杀要剐随你便,何必在这惺惺作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刺猬的性子让萧锦对所有人竖起身上的刺,殊不知,刺伤他人的同时也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注视着那伪装成刺猬的男子,他的声音愤怒中带着颤抖,木子夕知道,越怕受伤的人,身上的刺就越锋芒锐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当他变得柔软的时候往往也是 最脆弱的时候,他的利刺只为那人变得柔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木子夕竟万分羡慕又嫉妒那个人,一个伪装成刺猬的人,肯为你卸下浑身武器,犹如玫瑰失去了刺,脆弱得不堪一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人若肯这样待她,木子夕想,那么她此生就无所求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起前夫,木子夕又不免黯然,期待自始至终都是留给被偏爱之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初的她太过天真,以为得到了只愿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爱情,摔下来的时候才体会到痛的撕心又裂肺的感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深刻的知道,也许她不是个多情的人,可她定是一个长情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虽喜貌美之人,可她更注重感觉,也许一个眼神,一个神态,一个轻微的动作,都会让木子夕爱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望着那约莫半个时辰却依旧低着头的男子,是何模样她都不知,心在这半个时辰里却为了他跳得节奏失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抬步走向低头的男子,站定在他的面前,看着他慌乱倒退的脚步,竟觉可爱万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发丝凌乱,衣服被撕扯得皱巴巴的,如今已入秋,夜凉,木子夕皱眉,他一直穿着这件衣服过了半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亲是想冻死他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二姐没有发现这个么,也是,那个禽兽的女人肯定想的是衣服少好办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兰去拿一件厚衣服来。”木子夕声带怒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养伤半月,而他却无人问津,一袭薄衣度过半月凉夜,不病才怪,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言只是没想到,那么高傲的人,被木微轻薄了却出人意外的一味避让,是因为体力不支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却不料想男子的玉背上早已伤痕累累,存留者镇国将军亲自杖责的鞭痕,原本身体就虚弱,如今夜夜冰凉,定是夜不能寐,旧伤添新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锦默默的听着女子说话,看着站定在他面前的脚,惊得往后退了一大步,她想怎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背的伤口因适才的避让而致伤口又裂开,衣衫褴褛的后背早已血迹斑斑,萧锦眉头皱的更紧,痛得咧开了嘴,滴水未进的唇干燥得撕裂开来,真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兄弟姊妹肆意的欺凌,亲娘把他当成棋子,如今他还闯下大祸,刺杀镇国将军最为宠爱的女儿,如同挑战皇权,一个异性宰相又怎敢敌对皇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的他虎落平阳被犬欺,一眼望去,可见他孤独无依的一生,与其苟且偷生,不如一死,一了百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世界还有何让他可留恋,可挂念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言你想干什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只求速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锦抬头望着面前有着倾城国色的女子,望着她淡然的神色,她怎可这般无心无肺,如今所得一切都是拜她所赐,他愤怒的狂吼着,只想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先别生气了,我不会伤害你的,更不会杀你。”木子夕被萧锦的言语惊得愣住,他说他只求速死,一心求死之人,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言你真是罪该万死,如今天公作美收了你,这应该就是你的报应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低头苦笑了一下,她的命运又该如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抬头望向那带着愤怒的男子,她目光有一瞬间呆滞,是她孤陋寡闻没见过世面,或者是对方貌美得太过惊为天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子一头黑发凌乱的披散开,却无半点脏乱之感,面容白皙,柳眉弯弯,水灵的双眸如清泉,如暖阳,让人如沐春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力挺而小巧的鼻,薄而适中的朱唇再配上瘦削的下颚,好一副倾城倾国的面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衣衫褴褛却遮不住男子性感诱人的锁骨,往下可想而知是一片引人遐想的春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大睁着眼呼气,怒瞪着那碍人窥视春光的薄衣,惊觉自己猥琐了,不由得糟红了脸,气恼自己乱了阵脚,居然成了一个猥琐大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听见了她吞咽口水的声音,脸红耳赤起来,她怎会瞧个男人瞧出一副没出息的模样,还起了生理反应,丢脸丢到家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被窥视的男子竟犹不自知愤怒的咬着贝齿,木子夕深刻的由内感到一阵口干舌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略男子病态的神色,这种倾城国色该是何种诱人光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是她见过无数美男也未见过此等倾城国色,倒是与她的容貌不分上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许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也不过如此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男子坠入爱河的模样或在情爱时该是何种撩人的春色,木子夕赤红着眼,竟差点破口大骂自己丢人现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猛地撇过头,不敢再看男子一眼,生怕自己直接扑上去饿狼开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满脑子龌龊思想,实在太过分了,何况那个人还病着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轻轻扯下身上丹青墨色的披风,不容置疑的披在那个发抖之人身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感到他挣扎着拒绝,木子夕生怕那愤怒伤病中的人病情加重,恶作剧的放了狠话:“不准拒绝,不然我当场要了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法很卑鄙,效果却很显著,原来是个欺善怕恶的主呀,木子夕满意的把披肩披在萧锦身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子略微抵触,她知晓他多恨她,多厌恶她的触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倒退了几步,难受的转过身,不想再看到男子眼中的厌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抬头望向牢房中透着亮光的小木窗,竟有种井底之蛙的错觉,这木窗里灰暗狭小的世界,如她狭小而灰暗的童年,在木窗里看外面的世界,就总以为世界就是这般渺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木子夕轻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再轻薄于你,更不会杀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停顿片刻后接着说道:“你若愿,我等你伤好就娶你入门,若不愿,等你伤好我会送你离去,你好好在这养伤,我不会让别人再来打搅你,稍会我会叫人伺候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明知晓他不会嫁于她,可心里依然满怀期待,当“若不愿”三个字说出口时,她的心竟有些微刺痛,此时此刻她很想坦白身份,说她想与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木子夕时刻记得,她非木言,就算是木言,她也无任何立场要求他跟着她,他已有所爱之人,那人虽已沦落风尘,可她就是醋意横生的嫉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锦仰视那说话的女子,怎么也不会信,何况这种话还是出自登徒子木言,是苦肉计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真的会放了他么?不会杀了他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