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痞子英雄的驯服日记

正文章1(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初逢妙语解为难

[更新时间] 2017-12-21 11:38:29 [字数] 3389

一个重磅消息如巨石沉水,激起千重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商界叱咤一时的年轻精英,对外公然宣布出柜,并辞去总裁职位。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令人啧啧称奇地是,他方宣布通告,居然整个公司的员工集体宣布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见这些明晃晃的帅哥和璀璨夺目的美女全部断袖,多少痴男怨女伤情一片,舆论激越,一时各界众说纷纭,引起轩然大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及至他的照片被公布在网上,顿时被评为年度最具颜值总裁,他生得怎一个模样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剑眉势如虹,明眸灿星辰,鼻梁高挺,棱角分明,面色冷峻不怒自威,实是人中龙凤,丰神俊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姓赵单名渊,年纪轻轻,却是一代建材大亨,他的出名不仅是因为每年公司财报里的天文数字,更是他几乎将个人资产的一半,尽数投放在慈善学校的建设,投放在同性人群社区建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好事者调查出他有一妻子,于此前投湖自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有人进而查出,某知名钢琴演奏大师,某红极一时却红颜薄命的小天后,更有一个因将自己亲生父亲送上断头台曾见诸报端的男人,和赵渊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都出自纪夫大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什么总裁为恋爱自由,谋杀妻子之类的文章见诸报端,警方多次出面澄清也敌不过舆论的野蛮生长。众人回过神来想让赵渊拨弄清楚撒下的漫天迷雾,他却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于所有人视野中,鸿飞冥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纪夫大学便成了众人趋之如骛的地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纪夫大学的旧址,早已成为林立的商业大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善侦探的记者在小城的报纸中找到一张旧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夫大学大学的主建筑楼轰然倒塌在一片尘灰之中,建筑后的一轮夕阳豁然现出全貌,浓烈得让人窒息的夕晖,此刻正洒在一个风中独立的青年身上。他戴着西式绅士帽,西装大衣迎风扬起,正默默点着一根烟,埋着头,看不清长相,身后,是洒得漫天飞舞的纸屑,细细一看,更像是撕碎的照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光追溯,三年前站在那片废墟上的,叫陈渊曦,他一一撕碎的,正是当年在这座大学留下的所有照片。他颤抖着双手,却始终保留其中一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那张照片,最终亦传于网上,惹起多少人的泪眼纷飞,那般青葱少年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照片的光影如青春葱茏,满满似宣纸泼墨,渐渐化开,氤氲渗透。白色光晕下,依稀能看见林文溪微微闭目,像是卸下了周身的重担,脸上浮现着欣喜而轻松的笑意,垂着双手,任由赵渊抱在怀中。赵渊长身玉立,紧紧拥吻着那个男孩,以至胳膊上青筋毕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如雨后抽笋的新芽,他似竹林里曼曼修竹,为他伸展枝叶。初夏时节,晨光初起,东边天空的长庚星未落,那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五月的喁喁微风静静地将一切定格成无从磨灭的芳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题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一年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夫大学的录取章程里,明确写上入学军训,三个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长!林文溪微微皱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学生可以免除服兵役,所以纪夫大学,特地做一下补偿。目的就是为了形成严谨的纪律,踏实的学风balabala。。。”身为校长的林父林子伟颇为严肃地训斥自己的儿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那是针对年满十八周岁的成年人吧,而自己,分明才是个十七岁的,儿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没有特权!”林子伟对独子林文溪的反应显然十分不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住校外。”林文溪嗫嚅着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子伟横眉冷下脸来,他的妻子黄夕雅顿时把送儿子上学去的心愿给生生掐灭,眼看着林文溪面无表情地独自出门,一壁又想着,一切物件是否齐全,衣服也好,常用药也好,恨不得将儿子重又收回当年怀胎十月的肚子里。一想及怀胎时分,黄夕雅若有所思地看着林文溪远去的背影,好像都不像,到底是像我多一些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新生报到第三天,林文溪就这个话题和林子伟别扭到最后,只得独自拖着两个笨重行李箱,扛个麻袋子,简直是吃土一般按照校舍分布图,慢慢爬向自己的宿舍楼。虽方向感并没因为上了大学而增加,颇费一番周折,却也顺利到了寝室。只是路上那俩豪车溅着的一身泥,那车上少女挑逗而微眯着的双眼,叫林文溪不觉微微皱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寝室空荡荡地,想来正午时分都各自觅食去了,四个床位,靠近洗手间的上铺空着。对于从没睡过高卧的林文溪来说,这简直是比三个月军训更大的挑战。其他床铺多少有些凌乱,唯独这个下铺收拾得整整齐齐,被子叠得豆腐块般,倒像是提前经过军事化训练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文溪试图将皮箱搬到上铺的夹层中,他一掂重量,一定是多事的老妈又往里面添了几件衣服或者一摞书,他试了几次竟尔没能扛上去,反被皮箱压着连人带箱一起跌落下来,其中皮箱更是落在下铺床位,干净整洁的床铺立时凌乱,皮箱上的滑轮,生生在床上滑下一个泥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文溪心下一慌,却听见门口的声音,回头看见这三个舍友走进来。彼时他正累得正满头大汗,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三人,一个生得匪气十足,不过十八九岁年纪,却是满脸胡子茬,目光中隐有不满神色,看着就是个没剃成光头的鲁智深。另一人却十分清爽俊朗,举手抬足间总有种优柔沉缓,一脸诙谐地看着自己。还有一人,脸上挂着戏谑般的笑容,剑眉如刻,双眸若星,鼻是悬胆,硬朗下巴染着些微微的墨青色,着装虽平凡至极,身上透着一股子刚劲生猛的气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来林文溪才知道他们是郑凯,王襄,最后一个,叫赵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妈呀!好漂亮啊!”王襄嬉笑着说,他看到一个小孩儿,乌发碾丝,长眉如画,秋水清眸,一双薄薄的唇瓣,天然好似春花错了令,误开寒霜中,陡教人生无端出一股怜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凯拉下脸来,不吭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渊单手踩在凳子上,一手叉腰,边剔着牙,边若无其事地看着林文溪,说:“没事吧你。”方才一进门,他便瞧见一个圆润饱满的小屁股在那不断晃悠,哗啦地和箱子一起摔倒,好不狼狈,他虽关心,却更想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秒钟成了个地痞,林文溪见状,心想。他又想了想,将一张字条递给王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知王襄扯开字条就念:“朋友你好,初来乍到,请多关照,我睡上铺会失眠,能否和你交换一下铺位呢?”这本是林文溪预备塞好行李箱,便出去吃饭时,留在下铺上的,他见王襄生得齐整,似是下铺的主人,便将纸条递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甫一念完,王襄和赵渊便仰头大笑,林文溪嗔怒地看了王襄一眼,一张脸愈发红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看你看,谁都以为这铺位是我的,你干脆让了我算了。”王襄冲郑凯咧嘴一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合着你小子先敬罗衣后敬人哪?这铺位是我的!”一身不羁的郑凯,先点了根烟,冲林文溪头顶吐出一口烟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渊瞥了一眼林文溪,湛然一笑:“郑凯,都是下铺,我和你换位置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凯闻言,抽了抽鼻子:“那你得帮我重新把床铺好,看你能不能铺成我这水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文溪蚊子般的一声,二话不说,将郑凯的“床上用品”一应慢慢搬过去,展开,压床单角,去褶皱,全程不停休,不一会,更为整齐的床单,叠得棱角有致的被子,面貌一新地呈现出来。郑凯不由得暗暗称奇,自己绿野军校出身,受过极为严格的军事训练,不想内务上竟到底输给了这个嘴巴未长毛的小朋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王襄眼里,林文溪方才却更像是艺术化的表演,用“轻拢慢捻抹复挑”来说,极为妥当了。他顿生知音之感,上蹿下跳一会说新舍友是林黛玉转世,一会说他肤若凝脂,面若寒霜,郑凯觉得自己的耳朵不自觉地耸了几下,手亦有些痒痒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王襄被郑凯摁在床上隔着被子狠狠揍了几拳:“生个大老爷们,偏偏喜欢搞些之乎者也的,酸不溜秋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渊见林文溪始终不吭声,拍拍他的被子笑道:“都是寝室的哥们,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要睡下铺,我就睡上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襄忽然挣脱郑凯,嬉笑:“赵渊你要是睡上铺,在上面抽搐太响,可苦了下面这位公子哥呢。话说小公子,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自我介绍下可好?顺便自报三围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良久,见林文溪不开口,王襄闹了觉得没意思,又去隔壁寝室吆喝。郑凯自单手捧起篮球,去球场寻伙伴,出门前问赵渊:“赵渊,你不是会打篮球么,单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先去,我还有点事。”赵渊笑道。郑凯有些不乐地自去了。待得一切安静,林文溪自顾去洗手间换衣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哟呵?连句谢谢都没有?赵渊颇为玩味地笑着,目光落在林文溪的行李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文溪闷声不响走进洗手间,出来时身穿黑色休闲短裤,上衣是一片如羽般洁白短袖衫,衬着他微显苍白而瘦削的脸颊,似是不食人间烟火地超凡脱俗。赵渊心中一凛,脸上泛出笑意:“文溪,吃饭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文溪点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了,你这拖家带口的,怎么有时间吃饭?”赵渊指着陈渊溪拿出来的电子琴,各色书籍,雨伞,药品等,一时想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文溪顿了顿,方来学校,哪里又知道食堂或者小饭馆都在哪,这样说,无非是想从语言上以及可能的行动上尽早结束这番对白而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吧。”赵渊挽着林文溪的肩膀,便要出门。林文溪晕晕乎乎地就跟着他走了,直到路上,才想起什么,问:“你们不是吃过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吃饱。”赵渊摸着方才一顿火锅,撑得极饱的肚皮,硬生生忍住背叛自己意志的一个饱嗝,笑着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顿饭,赵渊将自己撑得几乎要吐血,却极为心满意足。这小孩儿,总有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新文开更开更,绝对精彩,大家快快收藏啦!
[+展开]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