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天命凰后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祝寿
作者:衣者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17-11-10 21:59:04 全文阅读

“太子到”门外的侍卫传声。

众人听到皆站立迎接。老王爷则走向门口迎接。

不一会儿,延东王爷便陪同一锦衣男子步入场中。

看到这男子正在和慕容飞说笑的王灵儿愣住了。这不就是上元节和她见过面的锦衣男子么。

“叶萧来迟,各位见谅”

“不敢,不敢,太子公务繁忙,得见太子是我等荣幸”众人纷纷附和。

原来他是太子!王灵儿惊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这时叶萧也注意到了王灵儿,先是微微一愣,接着马上对她笑了笑,就陪同延东王一起去了上席。

虽然震惊于锦衣男子是太子的身份,但娘亲交给的任务还是要继续完成。不让外公高兴了,自己回去没法给老娘交代。

于是王灵儿又一脸微笑的走到在众人面前对外公延东王爷行大礼后,道:“孙女还有两曲献给外公,祝外公豪情永在,威武不倒!”

老王爷抚掌大笑:“好!好孙女,好!好个豪情永在,威武不倒!今后外公的豪情,外公的威武,希望你也能继承,巾帼不让须眉啊!”

王灵儿恭声道:“孙女定不叫外公失望!”

旁边众人见王灵儿年纪虽小,但举止动作、语言神态,皆是成熟稳重,一派大将风范,均是点头称赞。

接下来这两首歌的词可就不是王灵儿原创了,不过在芊芊、青青及众人眼中,却是变成词曲皆是她一人所作: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湮没了荒城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

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聚散皆是缘啊…离合总关情啊…担当生前事啊…何计身后评。

长江有意化作泪,长江有情起歌声。

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

这一首《历史的天空》,凄凉悲壮之意更胜前首,在场的老将军一个个无不是眼中含雾,铁拳紧握,似又站到了万军之前,策马挥刀指敌阵,冲突来往笑生死。

琴乐声落后不久,还未待众人反应过来,曲声又起,这次唱歌的竟是王灵儿自己,她的面前还摆上了一只正宗的战鼓。

隆隆鼓声响荡在耳际,更是让刚刚营造的气氛再一次被推向顶峰,延东老王爷,不,应该是甄大将军,手握酒杯,站起了身,虎目中热泪滚滚,目光炯炯地望着王灵儿,嘴唇紧紧地抿着。

王灵儿略微低沉的歌声响起: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楮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这曲唱罢,堂上鸭雀无声,直到延东王爷仰首将杯中之酒饮尽,长笑道:“好!都付笑谈中,都付笑谈中啊!”,众人才回过神来,击掌叫好,赞叹连连。这回就算是那些书生们,也不得不摇头晃脑地叹道:“豪气,豪气!”

延东王爷现在对这个外孙女是更加喜欢得不得了了,他实在是太明白自己的心意了。一生戎马的老将军,若去听那些什么风花雪月,如何能有感觉。还是这慷慨激扬、热血澎湃的战鼓,凄凉悲壮又豪气冲天的歌曲,最能让他感动,让他欣赏。

叶萧现在也知道王灵儿的身份了。虽然心里也有震惊,但表面却一脸平静。这个在舞阳碰到的“小莲”竟然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舞阳女霸王灵儿。没想到传说中舞阳女霸竟然是这么个调皮可爱的美貌女子。

之后寿筵继续,王灵儿又叫天龙和慕容飞为宾客表演了双人舞剑,凌厉非常,赢得了热烈掌声。

“王爷,祝你福如东海,万寿无疆。”

王灵儿赚够了风头,喝了几杯酒后,便带着随从丫鬟等人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些酒席上的权贵公子们见了王灵儿三人的风采后,都开始打听起他们的身份来头,蠢蠢欲动。结果一打听出来,那王灵儿是延东王爷的亲外孙、当朝太师亲孙、清临总督之女,而眉清目秀的翩翩公子慕容飞和凌厉霸气的天龙居然是王灵儿的书僮随从。

行了,这就不用妄想了。延东王爷就已经是威震八方势力无边了,这王家那更是大夏国一等一的权贵世家,比延东王甄氏一族更盛,这王灵儿的人,哪是他们可以招惹的了的?

再说王灵儿,今晚见外公听了三首歌曲后虽然老泪纵横,但却可以明显看出来,他很开心,如此这般的话,自己所费的心思也都值得了。想来回家后,娘亲问起,自己也有得交代了,此行为外公祝寿的任务算是基本完成。接着又想到了太子叶萧。想的自己心里痒痒的,忍不住便走出了院子。

叶萧也回到延东王专门为他准备的院子。

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他看窗前有一张竹塌,就躺了上去。

躺在竹榻上,他便胡乱寻思,想着想着便想到王灵儿在舞阳戏弄自己,先是冒充舞姬,后又用丫鬟的名字忽悠自己。

到没有什么生气,却感觉有些好笑。是个可爱调皮的女孩。

她就像春光里最美好的花朵,降临这个人世间,这样的女子本身就得到了造物主的眷顾,伤害她是没天理的事。美好的事物,叶萧觉得本来就应该呵护珍惜。

就在这时,忽然门“嘎吱”一丝轻响,只见王灵儿从门边伸进半张脸来:“太子,你醉了啊?”

叶萧一翻身就爬了起来:“你……”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王灵儿又拿出一枚斑斓的石头来在面前晃了晃:“你还记得我吧?”

“记得,当然记得。”叶萧忙道,寻思了一下又道,“小莲是吧?”

“呵呵。”王灵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有些感激叶萧给她留了面子,没有马上拆穿她。

王灵儿敢快转移话题道:“这里的东边有个桃花林,你想不想去看?”

“这里是延东王生活的内宅院,到处乱走不妥吧?”叶萧沉吟道。

王灵儿道:“没关系,我是延东王的孙女,你是太子,不用怕。外公很喜欢我的。”自己已经承认自己的身份了。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不怕,心里却知道,孤男寡女幽会,让人发现总是不好。

叶萧道:“那……好吧。”

“你跟我来,这时候府里的人会午睡,走动的人都有习惯,我知道如何避开府上的奴婢。”

孤男寡女让人看到总是不好,能避开就避开吧。

叶萧忙走了出去,心坎是“扑通扑通”的。脑子是晕乎乎的,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傻瓜,心跳起来好像是回到了当年年幼的时候。

二人悄悄摸到桃花林的时候,叶萧的心真的一下子纯净了,那树上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也有开得早的花,白里带着粉红,风景非常好,石板路上还点缀着稀稀疏疏的少年小花瓣。清风徐来,春光里,微冷中带着暖意。

叶萧谨言慎语,没说什么话,二人并肩默默走着。

叶萧终于开口,若有感叹一般,但她的感叹也如此浅薄而悠闲:“我偶然觉得罢,好生奇怪,似乎会注定认识你一般。”

这时王灵儿低声叫道“哎呀,遭了!舅舅怎么会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我们快走!”

从桃花林中只看到另一条路上来的一个人影,根本看不清是谁。王灵儿却着急地回头催促道:“快走啊,我们去旁边那楼阁里躲一下,被舅舅看见就丢人了!”

叶萧相信王灵儿,她肯定能很容易就判断出远处的人是不是她舅舅,毕竟是她的亲人。

于是他就跟在王灵儿的身后,急匆匆地走向路边的一栋白墙青瓦的二层小楼。

春光明媚的午后,清新的空气中稀疏飘着白里透红的小花瓣,她提起长裙,匆匆疾步走进了一道洞门。弧度圆润清晰的臀,在快走时随着腰肢含蓄地扭动,比那花树、百花绽放的花枝还要柔美。

二人进得洞门,只见一条很短的石板路;墙里面的空间很浅,里面就是一道木门。他们二话不说先进了房子。

“你看清了是?”叶萧问道。

王灵儿头也不回地答道:“舅舅我还会看错么!”

她快步走到墙边的一个应景窗旁边往外面瞧,叶萧也跟着过去看。这种应景窗透风的,就是拿几根雕花木头钉成一个框,好像是裱的画儿边框似的;然后“画框”里的景色就是画,鼓人们真是想象力丰富。

王灵儿根本不管身后的叶萧,只是紧张地看外面的光景。她显然在安全感上很信任叶萧,不仅因为这里是在她外公家里,也是因为叶萧的身份,当朝太子,而且和她之间还有点小故事。

“呀!舅舅正走这边来,这可怎么办?”王灵儿急了。

叶萧听罢,其实心里也有点慌起来。才来延东王府,就私会人家外孙女.本来还想拉拢一下延东王,如果被发现了,让人家怎么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