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天命凰后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隔门有耳
作者:衣者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17-11-11 15:11:56 全文阅读

叶萧左右瞧这厅堂,摆设相当简单,就没几样东西,可能不是住人的地方,也许就是在林子里供游玩时歇歇的。没地方躲。

叶萧还在寻思的时候, 王灵儿忽然一把拽住了他的手,“快来!”一脸焦急就往楼梯上走。叶萧顿时心中一荡,她竟然主动拉自己的手?

不料他还来不及感受,王灵儿终于觉了,急忙放开手,脸一下红了,气道:“你怎么那么呆,赶紧的,跟着我!”

叶萧不是呆,他内心真是复杂极了,王灵儿在自己面前晃啊晃的,安静的时候、娇羞的时候、生气的时候,各种神态千姿百媚,怎叫人受得了?

王灵儿提着裙子,急匆匆地走上楼,然后就到处找地方躲;叶萧也四下观察哪里能藏人。王灵儿急到:“我们怎么如此倒霉,舅舅很少过来的。怎么我们今天一来,他就正好也来了!”

她刚说完倒霉,就往一个柜子里钻,“砰”地一声,听见“哎哟”一声,好像她的头撞到了柜子上……真是倒霉的孩子。

叶萧忙上前问道:“你没事吧?”

王灵儿捂着额头,好像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好痛……怎么办,被他现,我哪里还有脸呐!”堂堂舞阳女霸,被发现在这幽会男子,想想就觉得难堪。

“芝麻大点事,怎么要死要活的。”叶萧看了一眼那衣柜,感觉空间还挺大的,便一面背对着一面弯下腰,“我示范给你看。哎呦!”

叶萧一下子坐了进去,可这柜子纵深太小,臀部卡在里面,小腿和脚还悬在外头,忙道:“拉我一把,动不了了。”

王灵儿见他如此狼狈,破涕为笑:“你怎么这样,还想教我!”

叶萧想了想,现这柜子纵深浅、但横向还是比较宽,赶紧用手把腿挪进柜子,侧坐在柜子底部。除了小时候捣蛋,他已经很久没干这种窘迫的动作了,实在是风度尽丧。

就在这时,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有人居然上楼来了……

王灵儿听罢脸色一白,见叶萧把柜子霸占了,轻咬了一下浅红光滑的下唇,一跺脚急忙学着他,背对着柜子坐了进来。叶萧在下面半卧着,根本没空间了,王灵儿只好坐在了他的身上。她的耳根顿时唰地就通红了,颤声道:“君子也有窘迫之时,不准说出去!现在也不许乱想,要是乱想,哼!”

然后就急忙把木柜的门拉了过来关上。

片刻后,王灵儿就从木缝里看到舅舅甄道前和一个妇人走了上来。

叶萧靠在柜子侧面的木头上,动都不敢动,嘴巴都干了,只能直咽口水。温软在怀,幽香扑鼻,幸福来得太突然……也太危险!刚才干脆硬着头皮见甄道前还不那么严重,就是和王灵儿见个面而已;现在被发现的话,要怎么说才好?两人在柜子里叠在一起……

叶萧只觉得这王灵儿在家里一定很会胡闹——不愧是以胡闹出名的总督小姐。当然今天自己也表现得很蠢了,心思全在王灵儿身上,都没多想别的事。要不是俩人在里面不敢出声,不知道有多少懊恼的气话要说,但这时只能憋着。

叶萧能比较清晰地感觉到王灵儿背后的线条,美妙难以描述,她的身体又软又非常有弹性,大约是肌肤很紧致的缘故。

此时的王灵儿则是大气都不敢出,紧张得头皮都已经发麻了。

突然她觉得后腰被什么硌得难受,便把手往背后伸过来想知道是啥,不料手刚一碰立刻就缩手回去,“唔”地闷呼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却把叶萧吓惨了。

叶萧的神经顿时绷紧,立刻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在她耳边悄悄说道:“别出声!现在天大的事都千万别叫。”

王灵儿也非常紧张,急忙点头。

这时外面传来了甄道前的声音:“三娘子,你过来。”

听口气很淡定自然,应该没听到刚才衣柜里的动静,叶萧和王灵儿都暗地里长吁了一口气。

只听一个妇人的声音哀求道:“大少爷,你让我走罢,被人瞧见了,我怎么还能在府上呆得下去……我不要什么,能有口饭吃就知足了。我有夫君,您知道的。”

甄道前呵呵道:“别怕,没人会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也不敢乱说。在延东府,我爹的话比圣旨还管用,谁敢不给我面子?谁活得不耐烦了敢议论我的事?”

“大少爷,那您也得保重身体啊,可不能……”妇人颤声道。

这时甄道前叹了一气:“想当年……少爷我一夜御十女!唉,岁月不饶人呐,身子骨吃不消了,现在一月才敢放纵那么一回……现在这日子,什么山珍海味都吃遍了,什么歌舞也看腻了,老子啥没见识过,就女人还没玩够。快过来,你敢忤逆老子的意思?”

“大少爷……”妇人的声音委屈极了,“王府里那么多美人,夫人的高贵貌美,大少爷还有几十房妾室个个都长得像花儿,更不说还养了那么多歌舞妓,就连服侍人的内房丫头也有年轻俊俏的。而妾身这残花败柳,做园丁干粗活的妇人,又没好姿色,大少爷为何……”

甄道前哈哈笑道:“少爷我就喜欢良家妇人!不过却不想在辖地上欺男霸女,你就不错,是王府上的人,又本分……哈哈,当然是为人本分、身子可不本分。我最喜瞧你咬着牙也忍不住的莫样儿。唉,自己是尝不到那滋味,但看你的样子也很受用,有趣!”

“大少爷,你好坏!”妇人的口气变了。

甄道前啧啧称赞道:“你这妇人,本少爷就言语上撩几句,你看就有意思了吧?老子阅妇人无数,有些人是装的,一眼就瞧得出来,但你不同。”

“不是,不是……奴家是没办法,被大少爷逼的。您就可怜可怜,别欺负奴家了罢……”

过得一会儿,妇人又幽幽小声道:“呀,大少爷的手好冷,冰着奴家了……

甄道前道:“你身上暖和,来给我捂一捂手。”

少倾又听见她口气软软地说:“大少爷的手好讨人厌,刚才还说只是暖和一下,却不老实。”

 甄道前得意道:“少爷我十三岁就精于骑射,跟随我爹领兵作战,南征北战大小战役以百计。现在这双手虽然在战阵用不上,但收拾你一个小妇人,那不是手到擒来?”

“大少爷就会欺负人家……”妇人的声音已经变样。

没一会,外面传来的各种声音动静就愈不堪入耳。

后世礼乐崩坏,王灵儿在网络上见识过各种低俗之事,但这时躲在衣柜里,听到这样尴尬的动静,也不禁无言以表。这淫靡不堪的声音……却真是比看片子还刺激,古人也真会玩,冠冕堂皇的礼仪下实在太低估他们了。关键这外面还是她之前一直以为正直英武的舅舅。

叶萧怀里还有个王灵儿,清香扑鼻、鲜活靓丽。他实在是忍得很辛苦,但不敢乱动……相比之下,被甄道前发现外人和侄女叠坐在一起、还撞破他的丑事,这等事似乎更难堪。

坐在叶萧腿上的王灵儿身体在颤抖,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靠着叶萧,她的耳朵已经红得快滴出血来。鼻子里呼出的气喷在叶萧的手上,滚烫异常;因为叶萧还轻轻捂着她的嘴,防备她出声。

王灵儿真是可怜!她以前是从来没真实接触过这种东西的,虽然在后世也看过有各种书籍影像,但是这次亲身看到实景,只有一门之隔听到现场直播,那和以前的体会确实完全不同。而且她才一接触,一下子就见识了最没下限最乱的场面……主要是因为那称作三娘子的妇人实在是浪,后面都开始哀求甄道前了,让她真是受不了。

而且王灵儿贴着叶萧,闻着身前男人的气息,身体变得软绵绵的,紧紧握着纤手,浑身发烫。她的身子骨一直都在微微发颤,呼气时沉重吸气时小声,好像是病重生命微弱的人一般。

黯淡的光线里是狭窄的衣柜,但外面却是春光灿烂的好时节。

宁静的春天里,周围渐渐恢复了安静。甄道前和那妇人的声音不见了,不知什么时候,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

不多时,王灵儿就挣扎着要起来,但她好不容易撑起身体,又一软倒在叶萧身上。这柜子实在是太狭窄了,刚刚能挤得下人。

叶萧顺势搂住她的腰,又依依不舍的放开。

王灵儿终于爬了起来,从衣柜里狼狈地爬出来。接着叶萧也出来了,他一出来就捂着脸,提防被扇一耳光。

但王灵儿没打他,对着他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假装生气道:“我的便宜可被你占了,你可要赔偿我呀。”

叶萧抱手一拱,正色道:“我叶萧愿你为妻。”

这反倒让王灵儿一愣,她到还没有嫁人的心里准备,只能含糊的应付到:“想得美。”

从王灵儿的表现中,叶萧也看出了,她现在并无意嫁人。叶萧也就不再强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