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南国相思转

正文南国佳人

[更新时间] 2018-10-23 17:11:26 [字数] 2658

“南国有佳人,倾国又倾城,...幸承君王情,却是负此生...”大都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女子声音软哝,辗转优美,轻轻地哼唱着一段遗失的故事,惹得人们纷纷驻足以探究竟。未等到众人从这哀诉中回过神来,那女子已停下了低吟,朝着人群微微屈膝福礼。罢后,转身离开,留下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背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色连绵无尽,山风带起的竹叶颤颤巍巍的飘摇着,那女子轻轻的走进竹轩,白纱挡面,恭恭敬敬的伏在一个青衣男子的面前,仔细看,便能够发现,她的手紧紧地攥着衣角,用力到手指已经开始微微泛白。那座上的男子淡漠的扫过她,不带一丝感情,连眼角也未曾抬起过,却是不怒自威,令人心生寒意。“嘉卉,孤听闻你这几日又去卖唱了。”说罢,端起身侧的清茶,抿了一口,又放回了原处,不满意的皱了皱眉。被唤作嘉卉的女子眼神清亮,单薄的身躯挺得直直的,,盯着那男子忍不住反驳道:“公子,奴并非是在卖唱,奴从不曾收取过那些看客的钱财,怎可用‘卖’字来形容呢?"那男子似乎不曾想到她会反驳,眉间多了些许不耐之意,冷冽的眼神落在眼前的女子身上,道:“嘉卉,十年前,带你走时,我就告诉过你,棋子,只能遵从主人的话,我不否认,你很聪明。但有时候,你要明白,棋子终究只是棋子,不听话的棋子,我不介意,亲手毁了她。”说完,他站起身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那男子出了竹轩,嘉卉便脱力的坐在了地上,脸色惨白,微微颤抖着,她很清楚的知道,那个男人,刚刚分明是动了杀她的心思。她紧紧地攥住裙边,低着头,周身围绕着绝望的气息,若是能够看到她的神情,便会发现,嘉卉的眼里,充斥着令人惊心的恨意。不错,他恨那个男人,恨他亲手敲碎了她的梦,拿走了她的骄傲。十年了,那个人除了最初带她回来时,态度曾软弱了几分,剩下的,只有利用。谁会知道,那时的她是那么的喜欢过那个男人,喜欢到明知是利用也甘之如饴。可是那个人,他亲手打破了他的幻想,他一步步的把她培养成一个杀人的机器,一个游走权贵的传信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耗尽了她对他所有自以为是的喜欢,她的眼中,也再没有出现过那年初见他时的光芒,沉静,如同死水,不起波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年前,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的落下,覆盖了整座山,远远望去,尽是白色,纯洁而又伤感。白雪覆盖着的山上,一个小小的女孩坐在墓前,呆呆的看着。从她记事开始,她就知道他们这一族的人,是守墓人。他们生来便是为了这座墓而生。她曾听族中的长辈说过,这里,埋着的是百年前的一对恩爱伴侣,他们曾是一个国家的最受人尊重的人,似乎是百年前的那个转瞬即逝的南国的陛下和他的爱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他们的尸骨埋于此,但想必这也必定是一段牵扯甚广的皇室秘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她一直无法明白的是,为何他们守墓人,百年以来,无人能活过不惑之年,而传承至如今,更是夸张,全族的人,在两年前的一场疾病中,竟是死的死,伤的伤,到今日,只剩下了她一个不过八岁的稚童,再无传承的可能。而这传承百年的皇族秘辛,这段令人惊叹的历史,她成了这世间最后的知情者,也是唯一的知情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此,她几乎每天都,要来这坐上许久,和这里的树木讲讲话,甚至是看着那孤坟话话心事。这山间,始终只有她一个人,这种感觉,实在太孤单,她本想下山去看看,可从小的熏陶,让她也明白了她的责任,作为最后一个守墓人的责任。同往日一般,小小的身影坐在孤坟前,说着心里话,像是有人听着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好像已经是我第很多次来找你们说话了吧,你们知道吗,我今天满十岁了,其实我很想去山下看看,可是几年前,那些长老伯伯们说过我们只能呆在山上,直到有外人发现我们族,族人才可以离开。可是都已经过了百年,也没有人发现过这里,我真的能离开这里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落,女孩无精打采的低下了头,眼里尽是失落和难过,一步一步的离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日后,女孩手里正拿着草根,编着小玩具,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脚步声,她连忙扔掉了手中刚刚编好的小玩具,紧张的盯着前方,可细看,便会发现,她的眼中,带着惊喜和好奇。随着脚步声的清晰,那人缓缓地出现在她的眼前,那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小小的年纪,不怒自威,,带着疏离,眉宇间戾气很深,尤其是当他看见那墓碑上刻着的”吾妻”二字,眼里的杀气挡也挡不住地流露出来,眸中染上了疯狂的颜色,他握紧手中的剑,道”燕绥,你怎么配?”女孩看着像是陷入疯魔的人,身子颤抖着,张着嘴,不知道这时究竟该不该开口,那人盯了许久的墓碑,看着身旁瘦小的女孩子,淡淡的问道“你是谁?”她后退了一步,小手拉着衣摆,诺诺的回答“我,我是这里的守墓人,小哥哥,你是谁啊?”听见这样的称呼,那人明显一愣,下一秒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森然的说到,“叫我公子”。那女孩的笑脸一垮,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不久,他问道“可愿随我离开?”女孩赶紧点了点头,其实她早就想离开了,却奈何她的责任,一直不能离开,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有人发现了这个地方,那么应了长老伯伯们的话,她可以离开了。她转头看了看那座孤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人似乎明白了她的纠结之处,提剑便是一劈,那碑应声而断。女孩惊呼一声,看着那男子,男子双眸微沉道“不该存在的东西,早早毁去更好。”眼中的沉痛一闪而过,谁都未曾发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有些惋惜的看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那人“小,不,公子,可以把你的剑借给我一下吗?”他眼中的疑惑一闪而过,迟疑片刻,便将剑递给了她。女孩拿着剑跑到了碑前,小心翼翼的在上面刻上了“南国”,“佳人”四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孩看着残缺的墓碑说起了故事,她说,他们两个这么相爱,南国的陛下和他的爱人,她不想他们死后,连记得他们的人都没有,至少这样,以后哪一天她回来的话,她还会记得,这里埋着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孩愣愣地看着眼前笑得开心的女孩子,眼里尽是复杂。但当视线转向碑上,看见碑上的四个字时,突然怒了,女孩转头看向他,却发现他的眼中分明是带着阴狠的冷意,那人笑着,却无端给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又是谁,凭什么这么认为,爱人,哈哈,你知道什么?” 说罢,那人眼眸通红,让人心惊的恨意从他的眸中流露出来,终于,女孩像是明白了什么,看向他的眼神带着同情和怜悯。她记得,族中的伯伯和婶婶们说过这世间,情爱伤人,而爱而不得的人,终会疯癫,原先她不懂,这样的感情是什么,但看到他,她似乎懂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终于,那人渐渐恢复过来,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却令她如坠冰窖“记住,不要多管闲事。”说完,剑气拂过,那仅剩的半座碑就此倒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人拿着剑,“走吧。”身影逐渐远去,女孩看着那化为飞灰的碑,心中蓦然不舍,罢了,提裙追上走远的男孩,苍茫无际的白雪将二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只是女孩不知道,这一走,竟是她悲苦一生的起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