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莫负韶华 > 正文
第八章:不伤大雅
作者:禅心  |  字数:3487  |  更新时间:2018-02-07 11:08:34 全文阅读

  仗着比狗蛋大几岁,又经常在街面上厮混,王妍打架的气势很足。可毕竟是女孩子,和常年做体力活的乡野男孩相比,力量并不突出。架打到后期,拼的完全是狠劲。

  狗蛋觉得若被个女人打败,脸得藏在裤裆里过日子。王妍顾的倒不是面子,她想着今天若不将这混球打服帖了,往后他更要无法无天的欺负人。

  两边都发了狠,狗蛋挑着人娇弱的地方下黑手,要害人性命一般;王妍跟着犯浑,她不躲不闪迎着拳头就往上扑,豁出命去也要将对方打倒的戾气。

  几个回合下来,各人都挂了彩。狗蛋吃不住痛开始想面子和身子哪个更重要,气势逐渐就弱了下来。王妍借势猛烈出击,硬将势均力敌的对手打得无还手之力。

  再一拐肘怼上狗蛋肚皮,他便招架不住边躲边求饶道:“别打了,我错了,错了!”

  “你说认错就认错,你说不打就不打?”王妍追着下巴掌,不依不挠的架势:“你不是能打吗?来啊,今儿咱痛快的打,打死一个才算完。”

  狗蛋被这气势吓懵了,白着脸直愣愣看着王妍:“不就偷你们一个馒头,也至于拼命?”他被王妍逼着还手,却再没了力道和准头,没出一会便再次求饶:“你放过我吧,我往后看见你们绕着走!”

  “就这点能耐还学人家当恶霸?”王妍收了手,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他道:“屁本事没有,就知道欺负一道落难的几个孩子,你这样的叫败类!”

  狗蛋气得脸都青了,又不敢对着王妍顶嘴,那憋屈的样儿看得人牙疼。

  “不服气,觉着我不懂恶霸们的规则和情谊?”王妍轻嗤一笑,指了他手下的小弟道:“咱们打个赌,就赌你这些小弟为了口吃的都能背叛你。”

  狗蛋自然不信,他们那是厮打出来的情谊,平时偷鸡摸狗没少协同合作:“赌就赌,我怕你?”

  王妍哼笑一声,转头问二丫:“你昨天说的香瓜熟了没?”

  吃食金贵,那三个香瓜更是大伙儿翻遍了周围野地才发现的至宝。二丫舍不得,犹豫片刻才忍痛道:“摘回来了,我这就去拿。”

  大家一看见瓜就忍不住流口水,狗蛋他们更眼放绿光,若不是王妍在场铁定要下手去抢。

  王妍将香瓜接过来,斜了眼睛对狗蛋说:“输了的给赢家当小弟,听凭差遣决不食言。你要是不敢现在反悔也来得及。”

  那帮小弟的神色让狗蛋心里没底,可这年头哪个看见吃的不双眼冒光?他们兄弟可是发了毒誓的,能不为他争这口气?

  狗蛋一咬牙,跺脚道:“赌就赌,你要是输了先跪地上喊老子三声爷爷。”

  王妍清浅一笑,都不肯花心思诱导直接对那几个孩子道:“扇他一巴掌换一块香瓜,骗你们我不得好死。你们有四个人也不怕打不过他一个。”

  说着话,王妍就切了个瓜让二丫给孩子们分。香味儿顺着鼻子直勾‘小弟’们的心窝子,再看他们吃得香甜,整个五脏庙都喧嚣起来。

  小弟们相互看了一会儿,突然就有人冲狗蛋一巴掌扇过去,速度快得狗蛋都没反应过来。

  王妍也有些愣,却立马兑现承诺,掰了香瓜给他。其它人看得眼红,匆忙说一句‘对不住’就冲狗蛋扑了过去。

  狗蛋先还叫骂,到后头只倔头倔脑的白挨打,眼泪一串串的往下落。

  “你输了!”王妍递一块香瓜给他,冷声冷气:“记好了,你往后什么都得听我的。”

  “你狂什么,人不都这个样子?我要有瓜,也一样能让臭蛋扇你!”狗蛋一把打开王妍的手,气得一连打嗝。

  王妍挨这一下也没生气,她将颠了好几下才重新接稳的香瓜再递到狗蛋面前,笑道:“那你就试一试,这块瓜可比给他们的都大!”

  “试就试,你们才认识几天?”狗蛋抓过瓜冲到臭蛋跟前:“扇了她,瓜就是你的,我往后的吃食也分给你。”

  臭蛋冷笑一声,别过了头。

  “你怕她?”狗蛋急红了眼,抓起臭蛋的手去打王妍:“你要是怕,我帮你打。”

  臭蛋气怒的甩开他的手,嫌恶道:“天下多的是像你一样的畜生,但不代表全都是畜生。我的良心,比这香瓜金贵!”

  借着被推的力道,香瓜滑落在地上,狗蛋也滑坐了下去。他眼神飘忽,整个人垮了精神:“为什么?”

  “既然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就别去走注定会众叛亲离的路。”王妍挨着狗蛋坐下来,缓声叹道:“你们坑蒙拐骗、偷抢讹诈,只要能达目的怎么都行。在你们心里,这是本事不是错误。既然不是错,那他们为什么不能通过打你得到利益,你为什么要难过?”

  狗蛋转头看着王妍,又好像什么都没看,什么都看不清。

  “臭蛋不打我不是怕我。在他的认知里道德、良知和情谊管着行事底线,不到生死关头绝不会轻易突破。”

  看他一时也想不明白,王妍起身站了起来:“你自己好生想想,也和小弟们合计合计。他们今天能背叛你,也不愁改天就有人背叛他们。什么藤结什么瓜,往后的路你们慎重些选。朝廷的救济也来了,不作恶也一样能活下去。”

  听着这些话,先前吃香瓜的小弟都愣住了。他们戒备的看着彼此,神色不安。

  王妍从他们身边走过,语重心长:“正道未必能让你多吃上口饭,但能让你任何时候都问心无愧、踏实坦荡!”

  周韶华原本是使气不管,等着看王妍怎么收场。可到了最后,竟是王妍给他也上了一课。这个看着荒唐的姑娘,其实将世上的是非、正邪都装在了心里。她什么都明白,只是在底线以内,任性的选了让她舒服的方式,去看待、对待这个世界。

  弄清楚事情始末的时候,周韶华也认真想过该怎样对付狗蛋,该怎样将那些迷路的孩子往正路上拉。可思来想去,竟惊讶的发现是王妍的法子最直观有效!虽说这法子带着痞气,不太正统,可也当真无伤大雅。

  可见,这世上没有错误的办法,只有用错办法、心思不纯的人!

  王妍轰着大伙儿散了,自己搂着二丫的肩往回走。这丫头心里肯定委屈,她得先开解下她。

  可转弯走近了,才发现坐在草垛上看热闹的竟然是周韶华!

  王妍头皮一下就麻了:遇到这活祖宗,一顿骂又少不得了!

  可转瞬眼睛又亮了,她拉着二丫跑过去,满怀希望的问道:“上头让你来调查了?那咱快走,你记好了实情,也能快些落实个解决办法。”

  周韶华还有些懵,已经被王妍带着满角落走了。那些曾经扎痛过王妍心肝的画面,又一个不落的展现在周韶华眼前。他面上无波无澜,心下却早被他们应对灾难和困境的态度所感动折服。

  他问二丫:“如今有朝廷的救济你们还能活,等不施粥了呢,你们要靠什么过日子?”

  “等不施粥了,开封也该像从前一样热闹繁华了吧!”二丫看着周韶华,眼中的企盼溢得到处都是:“大灾过后有钱人家的下人也有损伤,少不得要买人。我们几个大的卖了自己去当丫鬟、小厮,二虎子在外头照看老小。有了卖身银子、每个月还有月例,不愁养不活那些病的、小的。”

  说这话的时候,二丫脸上有笑眼里有光,可王妍和周韶华笑不出来,他们心酸,眼睛也酸!

  “都是非亲非故的人,他们的生死和你们有什么相干,做什么就要卖了自己去活他们的命?”

  二丫愣住了,她好像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就觉得该这样做。如今周韶华问了,她便也绞尽脑汁认真去想。

  好半晌以后,她仰头认真的看着周韶华的眼睛,认真的答:“因为我们都是无依无靠的人吧。无依无靠的人不相互依偎着取暖,早晚也是冷死的份。臭蛋哥说我们都命好,失去了亲人又找到了这么多亲人,我们相互扶持着,日子就能有奔头。老天爷都看着呢,不会让我们一直受苦。”

  王妍和周韶华对望一眼,竟都不知道该怎样接话!

  “你先回去歇着吧,我和你王妍姐说一说你们的事。回去告诉大家,明儿起,按人头给你们发粮食,不让你们八十多人分二十碗粥!”

  “当真?”

  “当真!”

  二丫当即欢喜得跳了起来,道完谢就冲各草棚奔去,一路走一路喊:“明天给咱们发粮食了,按人头发……”

  看着二丫的身影,王妍也笑了笑得眼泪花花……

  “一道走吧,往后要住在这里,总该去和秦姨娘交代声。”

  王妍先有些愣,等反应过来赶忙就追上去欢喜的问:“你让我和孩子们住,让我管孩子们的事?”

  周韶华转身看她:一身的伤分明是狼狈模样,偏生整个人都熠熠生辉光芒万丈。这里哪能有知府衙门舒坦,捞着了受苦就那么高兴?

  “这边的事全交给你,粮食按施粥的分量照人头数,你拿着牌子领回来自己煮。天气一天天热,野地里的毒物该活动开了。这里的草棚子连墙都没有拦得住什么,你想办法将住处落实好!再有这里的人,你自己盯好了,再有坑蒙拐骗等事情,发现一起赏你二十板子。”

  王妍瞪他:“凭什么打我?”

  “衙门忙翻了天,没人手支应这边。你要答应,我便去和知府回禀,你要不肯只怕要不好办!没个惩罚,我也不觉得你能做好!”

  王妍再瞪,瞪得自己眼珠子都疼:“你狠!”

  分明知道她在肚子里骂他,周韶华却不自觉翘了唇角。这丫头,好像也不是一无是处。

  两人一路走着,快到知府府上的时候突然有手下追过来找周韶华:“城北在修的房屋塌了,埋了七八个工匠在里面,知府大人让你赶紧过去处理。”

  周韶华不敢耽误,急吼吼跑了。王妍除了可怜工人也没多想,修房造舍意外难免。可等她到了后院,却远远就听见知府和孩子们说笑。这一刻,王妍心里怎么都舒服不起来。

  就凭知府没去现场,不足以断定他不是好官。可周韶华到底只是个帮衬赈灾的,知府大人才是这里的父母官。赈灾的局面才稍稍稳定,就迫不及待要耍心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