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莫负韶华 > 正文
第十四章:忍辱负重
作者:禅心  |  字数:3819  |  更新时间:2018-03-04 11:31:03 全文阅读

  王妍被撵出来了,她迎着别人各种复杂的目光挺直了脊梁往外走。管事的轻佻着语气留她,王妍便转头定定的看着他,那目光很冷,冷得管事干咳两声涨红着脸皮溜了。

  从驿站出来,围着谩骂的孩子自然不少。

  石头土块雨点般往她身上落,王妍冷声爆喝也不顶用。她先还忍耐着,可越忍孩子们越得寸进尺没有样子。

  王妍气急了,迎着石块过去抓孩子,抓到了就打屁股,对方不认错求饶她就绝不罢手。这狠劲一拿出来,倒震住了不少人。起哄的孩子丢下被王妍抓住的女孩,四散溃逃。

  小女孩儿被打了屁股又被同伴丢下,害怕得哇哇直哭。王妍却不爱怜,只抓了她肩膀喝问:“你认得我是谁,你知道我品性如何,为什么来这里骂我?”

  小姑娘吓得直缩脖子,除了哭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别以为你哭我就能饶了你,你要不将实情说出来,我就抓你去见官。无故损毁我名声,你连带你家里人都要赔钱挨打。”

  王妍声色俱厉,本来就无助的小姑娘直接被吓白了脸。她哇哇哭了一会儿,盱眼看王妍毫不动容,只得边哭边道:“有个公子给我们一百个钱,让我们来这边骂你。姐姐你饶了我吧,我把钱给你就是。”

  小姑娘从袖袋掏出钱袋,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我再也不骂你了,你别带我见官!”

  “满驿站又不只我一个女人,你们就知道该打骂我?”

  “给我们看过画像,认不错人!”

  王妍听着,一颗心拔凉。其实她很能理解知府大人的难处,凡人嘛谁不为前程富贵折腰?可他谋自己的前程求自己的坦途就能将别人踩进尘泥?

  “你带我去找那公子,只要找到了这钱还是你的,我也不带你见官。”

  王妍揪住女孩儿的衣领,任她拳打脚踢就是不放手:“你能不管真相就挣这样的钱,就该想到要承担后果。我只让你去指认那公子,难道不是便宜了你?”

  小女孩无计可施,只得抽抽噎噎的带王妍去找那公子。两人才转到义庄后头的巷子,小姑娘就怕得浑身发抖。当她看见给她钱的青衣男人,姑娘吓得声都颤了:“他说事情暴露了会打死我们,姐姐你行行好放了我吧。他那里有画像,你去找他他不敢不认。”

  趁王妍看那男人,小姑娘朝王妍手上狠命咬去。等她吃痛松手,她便拔腿就跑。王妍反手要抓,到底在碰到她衣领的时候松了手。

  青衣男子小心谨慎,王妍狠费了一番功夫才捉住他害人的证据。等记住他样貌,王妍就退出了巷子。也不是没想过抓了他现行去和知府对质,可力量对比实在悬殊,王妍踟蹰片刻还是走了。

  王妍拿手绢蒙了脸往知府衙门疾行,一路上关于自己的污言秽语自然听了不少。看着那些人的嘴脸,王妍心里如绞如扎。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若不是为了替他们争取砖瓦房,她和周韶华至于被算计成这番模样?他们一心一意为了百姓,百姓倒反过来戳他们的脊梁骨?

  王妍心里发酸,她真想冲过去揪住那些人的衣领问问他们:“你们认识我王妍吗?亲眼见过我不知检点魅惑男人吗?亲眼见过我不守妇道言行轻浮了吗?如果你们没见过,那就闭上你们的嘴!”

  她这边才刚开始臆想,前面却真的打了起来。

  好事的人一边往出事地跑,一边兴奋的喊道:“都快去看啊,打起来了。为了王妍那个荡妇,几个孩子也敢和一群大人打,这戏可真有看头。”

  王妍立时就急了,也顾不得自己现身会有什么后果,撒开脚丫就往前面冲。

  等她赶过去,里面已打得惨烈。几个孩子都见了血,臭蛋和狗蛋一张脸都花了还不管不顾的扭着打,明知自己不是对手还不赶紧跑。

  一群大人打一群孩子轻松得很,将人揍得鼻青脸肿的间隙还能油着唇舌说浑话:“你们这样护着那贱人,莫不是偷了两嘴腥就觉得是你们的女人了?”

  旁人也笑:“毛还没长全的东西,那贱人又会勾缠……啊,你敢打老子……”

  王妍扒拉开人群冲进去,看见孩子们个个见血,立马就怒了:“连孩子也欺负,你们还是不是人?”

  她也不试图劝架,谁打孩子他就豁出去和人对打。那股蛮牛劲一犯,横冲直闯的倒很有几分气势。可这满街的浑货,能怕她个女人?

  见血的人越来越多,场面眼看就不能收拾。突然有人喊‘官兵’来了,那些混账要跑,王妍却死拉着不许他们走:“有能耐去官府把话说明白,我王妍要真伤风败俗、魅惑男人,我自己绑了石头去沉塘。可要是你们抹黑我,那也按律法去给老娘蹲大狱。”

  官兵赶来,却是不问因由,率先要抓王妍。

  王妍被控制,孩子们急得下跪求情,先前挣不开的几人倒趁机跑了。王妍恨得咬牙,当场质问领头:“大家打架,你凭什么只抓我?”

  “你不守妇道、败坏世风,我们自然要拿你归案审讯。”领头的冷漠回答,给手下一个眼神便有人来给王妍戴手铐。

  孩子们自然不依,冲过来要和官兵动手。王妍怕孩子吃亏,赶忙拦在前头挡住他们:“不许胡来,回义庄忙自己的事去。”

  狗蛋和臭蛋都拿话当耳旁风,盯着衙役一脸凶相,好似谁动王妍一下,他们就要扑上来拼命。

  王妍心中发暖,鼻头却开始发酸。她警告的瞪一眼领头衙役,冷声道:“真当我是由着人捏扁搓圆的软柿子了,我爹那扬州同知是白当的吗?”

  官场中人事交错,能放扬州富庶地的官员哪个在京中没点渊源?若真是将人得罪狠了,开封知府或许不打紧,他们这些小罗罗难免不被推出去承担怒火。

  “我和孩子们说几句话,说完和你们走!”

  领头的点头,王妍便蹲下去把住狗蛋的肩膀,目光挨个扫过孩子们道:“听话,别担心我。我好歹是官家小姐,他们便真要将我怎样也不敢不知会我家里。”

  狗蛋红着眼睛吸鼻子,犟着脖子道:“他们想欺负你,就是不行!”

  臭蛋也狠着眉眼,一脸凶相:“你是怎样的人,我们最是清楚。谁再作贱你一句,我们和他拼命。”

  “胡闹!”王妍急得呵斥:“拼掉你们的小命,我身上就干净了?要帮忙,用点脑子。”

  看大家委屈得低了头,王妍心里很是不忍,缓和了语气道:“你们好好的就是帮我的忙了。我自己一身的麻烦,你们要再出点事我该顾哪头?听话,别再管我的事,我自身站得直,旁人就拿我没法子。”

  衙役来催,王妍便跟着衙役走了。孩子们咬唇看着,泪珠滚滚不知所措……

  王妍被关进了大牢!女囚室住了七八个人,她刚进去就被里头的大姐头修理了一顿,原该她的饭食草席也被抢走。

  寡不敌众,王妍不想为了点物件去抢大姐头的位置。况且她们都是手上有人命的亡命徒,王妍也绝对抢不过。

  被人欺压着过了三四天,衙役提她去审的时候,遍体是伤的王妍已经手脚发软站不起身。

  便是如此她头脑也不敢闲着,一路上都在想应对主审官的法子。没成想在审讯室见到的却是拎着食盒、泪眼婆娑的秦姨娘。

  “好孩子,你受苦了!”

  她这一声情真意切,受尽摧残的王妍却更觉骨缝生寒。自打衙役当街抓她,便摆明了是知府在中间作梗。秦姨娘现在来摆这心疼姿态,能有什么好事?

  秦姨娘一见王妍就扑上来握住她的手,爱怜得亲闺女一般:“别怪袁叔将你抓进牢房,外头传得肮脏,激愤的卫道士难免不拉你沉塘,你袁叔这样也是为了护你周全。好孩子,委屈你了!”

  当真护我何不将打架的全抓回来,追根溯源查明真相?

  说着话,丫鬟已经将吃食摆了一桌子,洗漱的温水也打了进来。秦姨娘亲自绞了帕子让王妍擦手,疼惜道:“先将就着洗洗吃些东西,等你缓一缓婶婶就带你出去。有你袁叔在,我看谁敢在开封地界欺你。”

  王妍狼狈不堪,没精力和秦姨娘做戏。她木然的由着她们摆弄,让洗漱就洗漱让吃饭就吃饭。

  等美味填饱了肚子,又喝了两盏茶润了脾胃,王妍才缓过来些。

  “可好些了?”秦姨娘拎着茶壶又给王妍满上一杯,别有深意的道:“你在这里受罪,义庄那群孩子也实在不好过。我听说他们到处去找证人证词,搜集你被污蔑的证据。那么小的孩子,做事又没个章法,把人得罪了不少,更没少挨旁人的奚落打骂。”

  看王妍果然紧张,秦姨娘又是一叹:“现在的小打小闹我还能护着,真出了格怕是也不能收拾!在他们心中,你不是扬州来的外乡人是亲人。你要真有点事,我都不敢想那群半大孩子能做出些啥!”

  “婶婶说要带我出去,那该是要还我清白了吧?我清白了,事情也就平息了,孩子们也不会再乱来。”王妍看了眼秦姨娘斟满的水,而后看定秦姨娘的眼睛淡淡一笑:“或者在出去之前,我还需要做些事情?”

  王妍问得直接,秦姨娘面上难免尴尬。可都将人逼到这份上了,总得继续后面的安排。想把周韶华治服帖还不得罪扬州,王妍就得用好。

  她将凳子往王妍跟前又挪了挪,直截了当道:“老爷要周韶华的检讨和借据!周韶华的事情解决了,你这点小事老爷自然能分出心思应对。”

  看王妍满脸不解,秦姨娘又把周韶华贪污的事情详细说了说,为防王妍不信中间还展示过几回物证。

  等王妍听完了,她才又神色凝重的道:“你袁叔不忍心为一百来两银子,毁了那孩子一辈子。只要他写个检讨认错,你袁叔就能替他周旋。毕竟在开封地界嘛,他写了借据,咱把亏空一补事情就过去了。妍儿,我和你袁叔当真是为了你们好。”

  写检讨、借据,那不就等于认罪?周韶华没有犯事他凭什么要认,他要真认了,别说是他就连周知府也都成袁知府手里的软柿子了!

  王妍冷眼看着秦姨娘不说话,秦姨娘挺了半晌还是干咳一声道:“你是玲珑心肝的姑娘,知道该怎么做。”

  说话的时候,秦姨娘仔细打探着王妍的神色,见她在良久的痛苦挣扎后终于妥协,才又接着道:“你们同在扬州十几年,该知道劝说他的法子。左右是为了他好,说话做事用点策略也无可厚非。婶婶的话就说到这里,要不要去劝他你自己想好。”

  话说得隐晦,意思却再明显不过:要想走出大狱洗清污名,就拿周韶华的清白来换。若是你王妍不肯,搭上你自己的名声不算,连顾着你的那群孩子也要跟着遭殃。

  王妍心里不忿,恨不得立时翻脸质问秦姨娘天理良心。可现在撕破脸有什么用,她和周韶华都身陷囹圄不更是什么都做不得?要公道,得先自由!

  “侄女谢过婶婶关心。”王妍环顾刑室,墙面上带着殷红血斑的刑具吓得她身子一抖,脸色也惶恐灰败起来:“我去见周韶华,劝他写好检讨和借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