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四十九章:因由

[更新时间] 2018-04-28 18:17:31 [字数] 3279

摆宴的是扬州老牌富商徐能,几十年前,他家还是剪路劫财的山匪,抓着太祖皇帝和陈友谅决战的时机混成了兵将。建国后论功行赏,他家祖上也在扬州分了个百户的官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百户升迁困难还挣得不多,后辈子孙大多看不上。老当家一合计,便又拿劫道时攒下的家财做起了买卖。大房长子继承百户职位,其余子孙全部经商。为了运货安全,在道上能说上些话,他家人虽不剪道了,却也一直花钱养着批山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这个从建国就开始在扬州兴盛的徐家,实在称得上扬州暗地里的地头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今晚的座上宾李家当家,虽说照徐家差一头,可论发家史却也差不多。徐家是山匪,李家是水贼,徐家抓住了太祖皇帝的时机,李家抓的是靖难之役的机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都胆大敢拼,朝堂、绿林又都有些门道,买卖自然做得顺风顺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扬州繁华,生意人多竞争也大。这么些年头下来,他们虽然成了数一数二的大户,可利润却眼见的缩小。晋商、徽商大批量往扬州涌,有点利钱他们就出货。外邦人也跟着不要脸,纷繁稀罕的物件都往扬州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一冲击,他们哪还能像以往那样躺在床上数银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逼得没了法子,那就得想法子。要保持利润不变,咱就得减少成本啊。拿货的价压不下,还可以减少运费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前也头疼压缩成本的事情,后头运河一开通,他们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人拿运河运不得货,我们能啊!就凭我们在扬州的势力,偷偷往上头藏点东西还是个事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刚通航的时候就伸手,真正尝到甜头还在上次开封赈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全扬州乃至全京师的货都压在路上,就徐家、李家的货能从赈灾船上往各处送。周韶华查那么严,愣是没查到他们点蛛丝马迹,足见他们这些年往码头上收买的人心有多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几趟走下来,真是血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派家丁押货节约人手不说,还省下他们的盘缠、嚼头;运河押货绝没有山匪、水贼的威胁,不用花买路钱更不会损失财物;直通各地不用换路引受盘查,贿赂相关官员。这一路剩下的银子,几乎是成本的大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都不要紧,最要紧的是能抢时机抢地盘啊!速度快,扬州乃至京师新有的流行物便能快速送出去抢占市场,这个价值可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甜头他们吃得陶醉,赈灾完查得相对松了他们更不可能放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他们没想到周韶华会被调去码头,更没想到王同知和周知府会在暗地里调查扬州货品来路。这是个不好的信号,让他们知道他们拿运河血赚的好日子只怕要到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不仅是血赚到头,还可能家破人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行,绝对不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当他们慌乱的时候,他们发现了汪家在被衙门为难,还发现新冒出来的钱家竟靠着表兄在码头当船头也偷摸的用运河往外头送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下可算有活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徐、李两家松一口气,立马活络起来、积极安排。将周韶华和王妍的视线往钱家引,将他们对付钱家的一切破绽偷偷抹平。若他们无能查不出破绽,他们再加把火,为他们引引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新冒出头的钱家替大家伙结了案,谁还会在这风口浪尖紧盯着一般人不敢动脑筋的运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光让钱家结案还不够周全。王妍得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帮汪家运货被周韶华抓了正着都能让上头免罪,这得受多少人宠爱保护啊?她要是死了,王家得悲痛欲绝吧,周韶华得伤心抓狂吧。他们一个个乱了套,哪还有心情管码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了,王妍得死在山匪、水贼手里呢。他们那么爱重的人被匪徒宰了,这还不得发兵剿匪?打完山匪、剿水贼,有够他们乱一阵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说了,兴兵必然伤财。战斗必有死伤,中间若出点什么岔子,周、王两大官员兴许还得挪一挪地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徐当家举杯和李当家的共饮,脸上爬满了晃人眼睛的笑:“前头传了话回来,王妍的尸体兴许早就被河水冲走了,那贱人摔下去的时候我们的人就追下去了,没看见人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当家的一口干了,脸上也是藏不住的欢喜:“徐哥办事,弟弟放心。这事成了,咱们的好日子又该无穷无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徐掌柜放声大笑,欢喜得很:“都传周韶华少年俊杰、聪明绝顶,还不是被我们哥俩耍得团团转。他还以为自己和王妍应对钱家的法子有多周密、高明呢,要没有咱俩在后头使力,他们早就让钱家抓起来喂了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都在其次,还是徐哥你主意正,机敏周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马屁拍得徐当家舒坦,他飘飘然的给李当家的夹菜招呼对方享用:“北方最近缺盐缺得厉害啊,等钱家的案子落了印,咱们紧着往那边运一批,保管大赚特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家自然是赶忙附和,和徐家一同勾画着商业版图:“依我说啊,该让兄弟们接着去下游找王妍的尸体。听外面的传言也知道周韶华是个情种,他要是找不到王妍的尸身,还不定会做出些啥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对对!”徐当家拍着大腿赞同得很:“咱们在扬州高层插不进手,就因为周、王两家一个鼻孔出气,打压得下头不敢乱来。若王家的姑娘搞废了周家最得意的儿子,他们两家还能不生嫌隙?只要他们乱起来,咱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相视而笑,哈哈哈的笑声阴深深瘆人得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此同时,王妍疲倦的睁开了眼睛。借着床头那盏黢黑的小油灯,她看清了自己所处的地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茅草屋顶上有许多水印,想来这屋子经常漏雨。土夯的墙面潮湿得很,角落处竟还茂盛的长着青苔。空空的屋子没什么家具,屋中间那张桌子和角落里的两口箱子都打了补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看身上盖的这床被子,也是用旧衣衫小块小块接起来的,捏一捏里面也没几两棉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这是在哪里呢?”昨晚从山上摔下来她就昏迷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道。可看这情形,她该是被附近的乡亲救了吧。山匪根本不可能给她活路,官兵要找到她她现在也该在家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不知道珠珠怎么样了?她身上有功夫,又少了她这个累赘,该能逃掉性命的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胡思乱想,鸡汤的香气扑了过来。她转头朝门口看去,便见着个面黄肌瘦的腼腆妇人端着碗进来。王妍挣扎着要起身见礼,那妇人紧着奔过来扶住了她:“你身上有伤,还是躺着的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强按着王妍躺下了,那妇人才红了脸微微一笑:“这是他爹昨天打的山鸡,你凑合着吃点肉喝点汤,补一补身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王妍没接,她又不好意思的往前凑了凑,腼腆道:“一看你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这些粗糙东西要吃不惯。可咱家也没别的东西能为你补,你为着自己的身体当药喝上两口成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婶婶误会了,我没有嫌弃。”王妍挣扎着要起身来接,妇人这才想起来她是躺着不方便,责备的打了自己脑袋,又赶忙将王妍按下:“你还是别动了,我拿勺子喂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妇人急急忙忙跑出去,没一会儿便拿了勺子进来,一勺一勺吹凉了喂到王妍嘴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实话讲,妇人炖的鸡汤味道并不好。里面放了太多的山蘑,鸡油也没撇干净,汤喝到嘴里腻人得很。或许是为了将汤滚浓,火候也着实过了,山鸡肉又老又柴,放在嘴里怎么都嚼不烂只得囫囵吞进肚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这一顿,却是王妍吃得最感动的一顿。当初在开封几个月不见荤腥后再吃肉,她都没觉得有多香多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妇人喂她喝了汤,又给她压了压被子才收拾了碗筷准备出去:“牛娃正守着药炉子呢,你别歇一歇就好先别睡着了,等一会儿喝了药再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感激的点头,嘴里说不尽感谢的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客气做啥,让人怪不好意思。”妇人果真又红了脸,声音都有些放不开:“不是我们,别人也会救你。咱们是同胞乡亲,没有见死不救的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妇人转出去没多久,王妍在屋里就听见了牛娃的声音:“娘也喝一碗,你身子向来弱,寻常得了猎物你又紧着卖钱。托那位小姐的福咱家炖了鸡,你也该喝点吃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吃不惯这油腥气,你吃点吧。十五的大孩子了,还没城里十三的孩子高,都怪娘寻常亏了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在屋里听得心酸,却又想起了死去的奶奶。那时候她家也穷,很难得吃上肉。每到那时候,奶奶就紧着给王妍夹,王妍喂奶奶,她就笑着躲到一边说自己吃不得油腥气,发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世上啊,真不是奇珍异宝才暖人心。一片肉一个鸡蛋的相让,也足够温暖人一辈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本说好了第二天回家,谁知又下起了大雨。看着淅沥湿滑的山路,牛嫂子劝道:“不然再多住两天?雨下得大,山路又不好走,你一身的伤万一再摔着擦着怕更不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怕家里担心,犹豫着想走。牛嫂子又劝:“不然你先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让你牛叔先往你家送个信。你身上到处是伤,胳膊上的伤口又大。路上淋了雨怕更不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可谢谢牛叔、牛婶了。”王妍道完谢便说了家门地址,牛叔牛婶当时都听愣了,等反应过来就要给王妍下跪行礼:“不知道是官家小姐,多有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叔婶可千万不敢!”王妍哪儿受得起他们的礼,没法起身去拦便赶忙侧身避过,急道:“你们是长辈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论都该我给二位行礼才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