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五十三章:在一起

[更新时间] 2018-04-30 11:44:04 [字数] 3428

周韶华和往常一样,进了门就先去给母亲请安。因为担心王妍,竟也没发现她母亲的异常。他娘没像往常一样非要留他用晚膳的时候,他竟然还松了口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的房间没有亮灯,周韶华站在门口叹了口气,调整好笑脸才敲了门进去:“真是贴心的好姑娘,还没过门都急着帮夫家省蜡烛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寻常并不会开玩笑,为了引出王妍较大的反应,他今天也算厚着脸皮豁出去了。可他话都落地很久了,王妍那边却没有反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有些尴尬,摸着黑去点灯,一抬头却看见王妍站在跟前直愣愣的看着他,吓得他后勃颈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没用饭吧,我让厨房做了你喜欢的醋鱼,你可得好好吃。”周韶华急忙调整好神色,伸手去拉王妍:“运河的案子恐怕过不久就有结果了,我爹他们派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负责保护主子的奴才,是不是就该帮主子挡掉一切危险啊?哪怕知道自己很可能会死,是不是也该毫不犹豫的站出去?”王妍后退一步躲开了周韶华伸过来的手,看他的目光里却透着质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起这个话题,难免就要想到珠珠。周韶华对珠珠的感激无法言说,更敬佩她能在最危险的时候选择了保护王妍。在他看来,帮主子挡危险那就是侍卫的职责,可没人有权利要求奴才为主子去死。危机关头,任何选择都没有错,更没有什么该不该、对不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周韶华不敢将这个答案说出口,他怕已经自责得过分的王妍会因为这番话更加悲伤。所以他认真看着她的眼睛,认真道:“别再多想了,我们往后好生报答珠珠的家人好不好?你现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问你话呢,很难回答吗?”王妍也认真看着他的眼睛,周身的执着实在咄咄逼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顿在当场,他叉着腰来回走了两步,最后还是停在王妍面前耐着性子答道:“珠珠到你身边的目的就是保护你安全,她护着你自然是应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这里周韶华就准备停下来,可王妍还直勾勾的看着他,让他不得不接着说完:“至于她最后发生不幸,我和你一样很难过,可你非要问该不该,我也只能说该。那样特殊的时候,她引开山匪你或许能活,她不去引开,你们两个都只有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应该,她原本就应该去引开那些人。”王妍悲凉一笑,泪珠又滚了一脸:“原来,你真的这样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什么了我?”周韶华觉得非常无力:“珠珠昨天都已经落葬了,你能不能让她入土为安?发生了的事情我们没办法改变,可世上还有许多事等着我们去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有很多事要做,所以你就连她的尸体都不放过,强行将她拘在冰库等着看有没有利用价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倒抽一口凉气,看王妍的目光很是失落:“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然呢,你没做过吗?不是你要她以我的名义落葬的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真不能拍着良心说不是他,尽管他也很不情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张在审讯的时候说了许多周韶华的罪行!其中就有他行贿受贿、贩卖私盐、勾结商人用运河运货的事情。不单单是罪行,他还列举了许多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人证、物证。那煞有介事的样子,连周知府都差点信以为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知道这些事根本就不存在,那些人证和物证更不可能存在。可,寻着大张提供的线索,真的找到过一两件物证。最离奇的是,庆隆钱庄里真的有周韶华两千两银子的存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说明什么?说明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他们大量伪造周韶华犯事的证据,从而让钱家乃至大张等人相信周韶华自身都不干净,绝不敢站出来抓他们的罪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种情况下,周韶华当然得设法应对,更得设法保护王妍的安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半山腰找到珠珠尸身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绝对是有预谋的追杀。他也很心疼珠珠的死,也很自责为什么没早点来。可更多的却是对王妍的担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山匪误将珠珠认成了王妍,那他在当时嚷破真正的王妍会面临什么?要保护王妍,他自然不能将珠珠的尸体发还回家,自然不能走漏风声让更多的人知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况且,这样的大案哪有将尸体直接发还回家的道理?仵作验尸查死因查手法、凶器,一番折腾下来珠珠要经历多少?直接送去王家拿冰护着,不比送去衙门更妥当周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王妍几乎鄙夷的神色,周韶华突然就觉得不管怎么说都像是狡辩。毕竟解释,也得有人肯听肯信!他颓败的坐到椅子上,无力道:“我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也颓败的坐到椅子上,她把头埋在膝盖上,脑仁一跳一跳的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沉默下来,谁都没再开口说话。直到丫鬟端了晚膳进来,两人也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没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直到饭都快冷了,王妍依旧不说话不动。周韶华其实也不想动,要关注案件进展、要配合府衙行动,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在码头布置人手;还要反抗父母亲对他和王妍关系的阻挠,照顾王妍的身体、疏导她的情绪。他其实很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悲剧这种事情,谁愿意去经历?奴才也好,阿猫阿狗也好,谁愿意让他们平白去死?事情发生了,哭闹的人很难过很伤心,没哭的难道就天生冷血,不懂伤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很委屈,可再去委屈又能如何?王妍显然都放弃理智了,他要再闹事情该往什么地步发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吃饭吧,鱼冷了就腥会不好吃!”他盛好饭又仔细挑了鱼刺,见王妍还没动他便伸手将她拉得坐好:“饭总得吃,你要不吃饱我骂你欺负你你都没力气反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夹一口鱼喂到王妍嘴边,劝她:“先吃吧,吃饱了不解气咱们再接着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鼻子一下就酸了,她流着泪含了那块鱼在嘴里,嚼着嚼着突然就大哭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慌了神,也顾不上喂饭了,过去搂着她着急的道:“你能不能别这样,珠珠死了大家都很难受,我更难受。我恨我当时没在,我恨我没安排周全那么轻易就把你们推进了危险。我也难受,你一直这样哭,一直振作不起来,我要怎么办,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我怎么做心里才能好受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在他怀里使劲摇头:“我不知道,我连自己该做什么都不知道。我怪自己没拉住珠珠,可若事情重来我也未必会拉住她。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这个,还是这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难道是个魔障,笼罩着王妍再也逃不得了?十天了,整整十天了,为什么就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今天去牛家了,救了你的那个牛家。”周韶华将王妍安顿在一旁檀木交椅上,又倒了杯热茶递给她:“牛大叔死了,山匪杀的。牛大婶和牛娃跳了河,生死不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一下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脑袋里却又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什么!她围着屋子团团转,最后竟急得抓了剪刀就往外冲:“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一把抓住她,箍着她挣扎的身子不让她挣开:“是,得杀了他们,必须得杀了他们。可王妍,他们是谁,他们在哪儿?我们便是要拼命,该去和谁拼去哪里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使劲抱着她,将头埋在她颈窝道:“我很难受,看着你这样我却帮不了你我难受;看着帮助咱们的人一个个出事我却救不得,我更难受。可我不能只顾着难受,我得坚强起来,我得去找凶手,我得去抓他们去治他们。我们都难受得活不下去,那不正中了对方下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哇’一声大哭起来,从出事到现在她便是哭也只默默流泪,空心人一样没有灵魂。现在,她终于哭出来了,哭了,就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没劝她,他紧紧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耐心的等着她哭完。虽然那哭声他听得心痛,虽然那眼泪惹得他也泪流满面。可该哭就哭吧,该咱们悲伤的时候就痛痛快快的悲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场哭声势浩大持续时间又长,已经歇下的周知府和周夫人都被吵起来打听情况。得知周韶华还在王妍屋里没走,周夫人恼得要亲自去撵人:“女孩子家家的,还要不要脸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回来!”周知府一把将周夫人扯回来,瞪她一眼道:“你少给我出幺蛾子坏事,回去,睡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王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满扬州谁不知道她和你儿子的事情,到现在还牵扯得清?不管咱愿不愿意,她都得是咱周家的媳妇。你有心思去为难她,都不如花心思好生给儿子相看个正妻。裴家这亲不成,还有哪个姑娘和咱家韶华合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夫人还要说话,周知府直接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后院做的那些事,再乱来我可饶不得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嚎啕着哭了大半个时辰,等实在哭不动了才蜷缩在周韶华怀里抽泣。周韶华侧过身偷偷擦干了眼角的泪,拍哄着她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振作起来!我们抓住幕后的坏人为死去的所有人报仇,我们去关爱像珠珠像牛家一样的人。我们去还,去感谢,去做一切有用的事情好不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睁着泪眼去看周韶华的眼睛,哽咽着问他:“你也愿意去关爱珠珠和牛家那样的‘贱民’,他们需要的时候你也会和我一起报答他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说的是什么话?”周韶华无奈的揉着她的头发道:“谁就是贵命,谁就是贱民?在扬州咱们还有点脸面,去了京师咱们又算得上什么;到了皇帝跟前,哪个又不是奴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周韶华根本就没有看不上奴才,更不会看不上她的渔女出身,周夫人根本就是骗她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堵得结结实实的心立马就通泰起来,她起身搂住周韶华的脖子,神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认真:“我振作起来,咱们一起去找背后的凶手,一起为珠珠和牛家人报仇,一起还我欠他们的债。周韶华,我要好好的和你在一起,不被任何人、任何事轻易拆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