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五十五章:大人明鉴

[更新时间] 2018-05-01 21:30:29 [字数] 3096

周韶华中计了,全码头的人亲眼看到他发了疯。当他冷着脸策往城外的奔的时候,躲在茶楼等着这一幕的徐家人笑得张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自己看看,这是聪明人做得出来的事情?”徐当家一拳擂在李当家肩头,意气风发道“死了女人就这般模样,他能有什么出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当家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也带回了消息:“一切正常,所有事情都在掌控之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决定了没有,那批货到底走还是不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做了决定,便该立马行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天中午,两家就开始出货。茶叶、私盐、棉花、成衣……物品庞杂众多得难以想象。从店铺库房到码头库房,运送得相当顺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先前紧张得很的李家人都放松了下来,他们和往常一样,放哨的放哨,分装的分装,藏货的藏货,有条不紊说说笑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都没有想到在最后一步的时候会有官兵冲进来,更没想到那些送完货已经走了的小二也没能逃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家长子当即就软了腿,青紫了一张脸只会是:“不可能,怎么可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送货可不是用钱家那样的笨办法,他们有两边库房直通的地道,地道口有家丁守着。官府怎么可能发现他们在运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码头上至少半数的人早就被他们收买,码头上有异常他们怎么可能没得到消息?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被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李家人亲眼看着出了城的周韶华又出现在库房的时候,李、徐两家的人都倒抽了冷气,身子面条般软了下去:“上当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从几个库房压出来的黑压压的人群,周韶华也有些吃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早就料到了背后的人不简单、很难缠,却没想到帮着他们犯案的人会有那么多。现场抓到的管事、兵丁几乎就有整个码头一半的人员,再加上那些在暗处配合的人,统共该有多少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情况,不仅周韶华吃惊,周知府和王同知也有些受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地道、有内应,有盯梢有护卫,他们这是准备造反?”周知府猛拍了桌案,向来沉稳内敛的他暴躁得坐立不安,逮了王同知就开始训话:“你成日都是做什么吃的,人家把地道都挖到你脚下了,你告诉我你不知道?你究竟是不知道没察觉还是你也拿了他们好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吓得立马跪了下去,磕头道:“大人明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鉴明鉴,捅了这么大篓子,还怎么明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铁青了脸,气得手都发抖。王同知跪在地上,更是满心惶恐不知所措。两人一站一跪,都有些六神无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多久,大狱那头又传出来消息:“山匪和水贼果然和他们有关,钱家的事也是他们有意为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说河道上的事是王同知的管辖范围,那山匪和水贼和周知府可脱不了干系了。他的治下贼人猖狂,杀人越货无恶不作。这追究起来,他也有口难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况且和这样的惊天大案搅和在一起,哪里还有转圜的余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心下一片冰凉,跟上这事,他这一房只怕要就此止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赃俱获,徐、李两家也没能挣扎太久。李当家怕徐家出卖他家以便为自己人争取时间,于是抢先揭发了徐家。徐家知道后恨得咬牙切齿,一口气将李家的根根底底都挖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时间,扬州城抓捕不断。各部门相关人员抓起来,竟又有好几十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越查越多,事情越滚越大。查到后头,周韶华都紧皱了眉头,很有些胆战心惊。便是约见王妍,他的愁容都没有舒展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事情很严重吗?我爹也是成天发愁,就这几日的功夫,头发都白了大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紧紧的拉了王妍的手,他原本是想安慰下王妍给王妍些力量,可真的抓住了才发现他自己手心全是细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比我用运河偷运物件还严重?”看他脸都有些发青,王妍回握着他的手紧紧捏着,调整了心态笑道:“上头该知道我们两家的清白,便是真要问罪也最多就是罢官。这和株连九族比起来,简直都算不上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皱眉看着王妍,不解道:“罢了官便没了出路,不光是咱们,就是往后子孙赶考,也会因为这些污点不予录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是当不成官,你会怎样呢?”王妍看着周韶华的目光很有些深邃,握着他的手也越发收紧:“你有学识,我能吃苦,便是不当官咱们也肯定能过好日子,你说是不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出事之后,周韶华总想着大祸临头,如今被王妍一点倒有些怔愣:“当商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商户可以,开私塾可以,买两亩薄田种地织布也可以啊。”王妍按着周韶华的肩膀让他坐到河边的石头上,她自己也挨着他坐了下去:“我先前想着珠珠他们的事情,成日里锦衣玉食也露不出笑脸。后头得你开导想通了,便是饿着肚子心里也很舒坦。韶华,日子是咱们自己过出来的,喜乐或伤悲和权势的关系真的不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颓废一场没想到你倒开悟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调侃她一句,脑中想到的却是他和王妍一起热饭、洗碗的场景。想着那个画面,他心里就出奇宁静安稳:“是啊,平凡有平凡的美好。现在去担心被罢官,还不如好生收拾了那帮目无法纪的猖狂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绝得也是!”王妍将头靠在周韶华肩膀上,声音虽然很轻恨意却浓得厉害:“珠珠和牛家的血债,他们该还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徐、李两家也回过了味儿:犯事的可只有我们商人,还有他衙门里的不少人啊,还有军中的不少人啊。这牵连起来,周知府、王同知、谢千户哪一个脱得了干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往小了论他们是严重失职,往大了攀诬牵扯,他们就是我徐、李两家的帮凶。他们要敢将我们往偷用运河上定罪,我等便咬定了他们收了贿赂是帮凶,要这几家为我们陪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下一次审讯的时候,他们便直接乱说攀扯。因着先前做过好多周韶华犯罪的证据,这次直接又拿了出来:“我们能顺利挖好地道是王同知默许,能在码头收买那么多人则是周韶华帮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话一出,审讯官就赏了他们好一顿打:“再胡说八道,还有得苦头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成想好打之后,他们竟都不改口,死也要咬着周韶华和王同知不放。审讯的官员没法子,只得将事情报了上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时周知府和王同知正聚在一起讨论要事,听着下面报上来的消息忍不住冷笑出声:“他们以为这样,便能威胁住咱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去会会他们。”周知府在门口碰见了周韶华,周韶华得知具体事情后扯唇一笑道:“儿子陪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哪个牢房都阴森可怕,哪个审讯室的刑具都血迹斑斑。可扬州百姓都知道,周大人经手的案子,很少有用到酷刑的时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徐、李两家的人不知道,他们将会成为扬州刑具的第一个使用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是文人,原本只是想去警告下。虽说那些口头上的污蔑对他们来说根本造不成多少影响,可一直被人围着泼脏水也不是件开心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却不一样,他去监狱的目的很简单——报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按寻常的性格来说,周韶华对公报私仇很有些不屑,以往看见手下收拾看不惯的犯人他都会冷冷来上一句:“畜生自有人屠宰,你去计较也不怕脏了自己的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每当那时候,气愤的手下总会对他的话置之不理,脾气爆些的会气吼吼的回他一句:“你不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现在,他懂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尤其在看到徐、李两个当家的毫无悔意的时候,尤其他们在得知王妍没死后痛骂手下无能的时候,周韶华觉得将所有刑具都让他们过一遍也是便宜了他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亲眼看着周韶华往他们身上抡鞭子,也只摇了摇头道:“这案子惊动不小,说不定就要押去刑部。你注意点分寸别闹出人命,也留点地方让刑部的人再下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时,徐家、李家两位当家就被绑在架子上抽得体无完肤,听到这番话,几乎恨不得咬舌自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天下午,周韶华在刑房里没有出来,别的官员也有进去。以往吵闹喊冤的监牢却比任何时候都安静。他们光听着刑房那边传来的哭喊,就吓得不敢出声,生怕引起谁的注意被带了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到一个时辰,徐、李两家的当家精神就崩溃了。他们磕着头认错,哭喊着求饶,指天发誓不敢再冤枉任何人。可没有用,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周韶华这么大的火气都来自哪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天都快黑尽了,周韶华才终于罢休。当然,停下来的仅仅是周韶华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临走前,他将这两个不可一世的当家关进了全是钱家人的牢房。并对着钱家人笑道:“设计你们被抓的债主我给你们送来了,你们自己看着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气性大的钱家人当着周韶华的面就动了手,周韶华竟也没阻拦,只道:“离斩首的时间还远着呢,一下子打死了你们后头的日子要怎么熬?快死的时候,记得找狱卒拿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句话,让徐、李两家彻底恐慌绝望,悔不当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