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五十八章:意料之外

[更新时间] 2018-05-02 22:39:40 [字数] 3207

没过多久,运河的案子便审清楚了。钱家还按周知府的判决执行,徐、李两家情节严重、手段残忍,满门抄斩之外徐、李两家的家主执行腰斩之刑。三族之内,男丁流放千里充军,女眷全数没入教坊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他涉事人员无论官或者民,全数斩首示众。除情节特别严重的流放家眷以外,其余人等祸不及家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一判,要斩首的便有五百余人,流放的更不计其数,实在是满城震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汪世男虽是不祸及家人那一类,可这判决他家里人也实在接受不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汪雅婷滚在王文怀里哭得肝肠寸断,不停的问为什么:“他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便是可恶也只是小恶。为什么就得斩首示众,为什么就得去死?流放不行吗,充军不行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妍在边上看着也是伤心,她偷偷抹着眼泪退了出去,坐在门槛上惆怅得眉毛鼻子都皱到了一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在想:用了运河到底有多大的错,怎么就得死这么多人?虽说国法如此,可这条国法真的合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实在想不通就去问周韶华,当时两个人坐在运河边上看着涛涛河水脸色都不太好。王妍捡了石子一颗一颗往运河里扔,然后看着河面的涟漪发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周韶华偏头看了王妍很久最后也只得长长的叹了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问王妍:“你知道陛下为什么非要迁都北平吗?满朝文武都大多都反对,更有御史大人触柱死谏,可陛下还是下令兴建北平,并全力疏通会通河用大运河将南北彻底链接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朝政上的事情王妍哪里懂,她依旧生气的往河里丢石子,漫不经心的道:“陛下当燕王的时候封地就在北边,他本人更驻守北平十多年。据说他喜欢北平更甚应天,就连京师的饭他都吃不太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周韶华一脸的哭笑不得,王妍又恨恨的补充道:“他也不喜欢南边纤细的姑娘,北方高挑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越说越不像话了。”毕竟是天子的是非,哪怕河边没有旁人也不好多做议论。周韶华揉着王妍的头发打断了她,认真道:“是因为要防着蒙古,保护子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妍有些懵,侧头不解的看着他:“京师在应天,就保护不了子民了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周韶华竟肯定的点了点头:“我朝有战斗经验的大将已经不多,张将军镇守安南不能调动,各处边防也得有人手。自打辽王去世,陛下入主京师,北平那边便无能将。这些年,鞑靼一到秋冬就入境抢杀,长此以往民不能安,国何以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迁都就迁都,和运河又有什么关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因为当朝的粮食大半产自南方,商业也是南方更为繁茂啊。”风吹过,王妍头发乱了也冷得打了个寒战。周韶华便伸手理顺她的发丝并顺手将她搂进了怀里:“迁都意味着皇帝要过去,一应后宫、满朝文武以及大量兵将都要过去。要在北方布坊,以为着兵多将多。这些人都要吃饭、穿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妍好像有些明白了,她在周韶华怀里动了动,叹道:“运河太重要了,也难怪朝廷立重法不许私人染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的,若没有运河解决钱粮问题,北方的乡亲们可该怎么办?”$#|~+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明天就要斩首示众了吧,满扬州城多少家庭要陷入恐慌和绝望啊!”虽然知道运河当真碰不得,可面对斩首几百人王妍心里还是忍不住悲伤:“但愿这次的事能震慑住大家,谁都不要再打运河的主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的确,这件事之后大家都噤若寒蝉,不单没人再敢打运河的主意,就连贩私盐、私茶的都夹紧了尾巴。外头的山匪、水贼更是提心吊胆藏在窝点不敢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起山匪和水贼,便不得不提和徐、李两家有关的两队匪众。在徐家和李家的出卖之下,官兵很快找到了他们藏身的地方,可官兵竟没费一兵一卒就剿灭了他们。论原因,竟然是他们想祸引江东被周边匪众联手剿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果然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然,官兵都去了,也没有放过周边匪众的道理。托徐、李两家的福,这次剿匪伤亡很轻,却几乎灭掉了周边所有的山匪、水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了山匪、水贼剪道劫货,扬州的商业环境应该更好才对。可自打钱、李、徐三家出事,整个扬州却一日日萧条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起初还可以说震动太大,商家和百姓都没适应过来。可半个月过去了,扬州依旧没有以前的繁华。大街上每天都有新店开张,可关张的更多。以往出门就大包小包回家的乡亲,如今都很少再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妍的宝货原本就只针对有钱人销售,按理不该受多大的影响。可现实是她铺子的进账还比不过以前的一半。再看先前抢她生意那家,早今天就赚不上钱关张大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便是扬州出了大案大伙儿慌张,可日子还得过啊。运河出了事,有钱人就不穿衣打扮赏玩物件了;老百姓就不走街串巷吃嘴扯布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转头看汪雅婷,见她依旧是灵魂出窍的模样也就不指望她回答了:“也可能真是创伤太大,大家都畏首畏尾了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妍本来就是坐不住的性子,铺子里没什么生意她便满街市乱窜,和各家的掌柜闲磕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一唠却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东西贵啊,大家手里就那几个银子,再像以前大手大脚还怎么过日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妍整个身子都趴在花大娘的枣木柜台上,双手也来回摸着摆在上头的布料:“市场还是那个市场,料子也还是以前的料子,以前没觉得贵现在就贵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不就是!”花大娘神秘兮兮的四处张望,确定周围没人才压低嗓子对王妍道:“以往从徐家拿货,一匹百花绒才五百文,现在要一两银子;以前一匹雪缎一两半,现在涨到了二两半。咱们拿货价钱涨,卖出去不更得涨。就这个涨法,哪个受得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妍伸长手在花大娘身边的盘子里抓了把瓜子吃,看她的小眼神却完全是不信:“怎么可能涨那么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还不信?”花大娘看她抓了一小把心疼得急忙藏了盘子。王妍由不得扁嘴道:“看你小气的,到我店里可是由着你在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花大娘藏盘子的手有些尴尬,犹豫片刻还是把盘子塞进了柜台:“那是以前,这两天你去铺子里买试试,价钱都翻了一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这么厉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愧是大小姐,东西涨价了都不知道。你信你去外头打听打听,看看有什么东西没有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妍果真就去了,这一圈转下来别的都不说,连茶棚的茶水一碗都涨了一文钱。王妍无奈了:“你这井水成本也涨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店小二也是苦笑:“井水不要钱,可茶叶涨了。就这大叶茶一斤都涨了小一两银子,茶水不跟着涨,生意没法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妍就纳闷了,钱、徐、李三家虽将生意做得广,可也没广到各行业都涉猎啊。再说了,这大叶茶本地就有产,他不用走运河去外地偷运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一圈逛下来王妍心里有点堵,想回去找汪雅婷说说话,可她依旧是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看看店里,隔壁的小厮们都闲得磕牙。王妍看得不舒服,干脆又转了出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心里始终想不通,那三家倒了台对扬州的影响就这么大?至于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于是她又转去了张家的粮油铺子。张家的生意做得大,除了米面粮油还卖山货干果。他家的货物除了供应他家在其它州府的铺子,主要还是发给其它地方的商人转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妍想不通为什么连茶叶都涨价,到张家来找答案可不会有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出意料,张家的货品也全都涨了价。本土出产的粮食、各山地收来的干果,涨幅都是不小。王妍蹲在一边看着张大婶收钱,忍不住打趣道:“这价钱翻了快一番,这次可赚大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张大婶原本烦得想骂人转头看是王妍又忍了下来,苦着脸道:“王小姐可别打趣人了,价钱涨成这样,好多老主顾都不来了。照这么下去,生意还怎么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粮油为啥突然涨这么多啊?都是咱本地的东西,不至于是佃户守着粮食不卖,逼得你们涨价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张大婶苦笑着哎了一声,掰着手指给她数道:“农民不涨价可咱们的成本得涨啊!以前咱扬州的布匹、茶叶、棉花等都比周边府县便宜很多,各地的商家都来扬州进货。他们拉货的车装不满就能帮我捎些货过去。反正是顺路,给点嚼用对方就答应了。现在呢?光给商家送货就得请镖局,只给点嚼用能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家还负责送货啊?”王妍很有些诧异:“这天南海北的,你怎么就敢承诺送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以前过来的商人不也天南海北的?多加一辆车运回去也不费他们什么事,在那边都是相熟的商户,也不怕他们半途中吞了货。也就凭着这个送货,我们扬州的生意比其它地方好做很多。可现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张大婶忍不住的摇头:“老主顾都被我们养刁了,突然不送货他们觉得拿货不方便,涨价又觉得我们故意坑人。时间再长些,只怕他们要去别的地方拿货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妍这才明白:市场繁荣能将各行各业都带起来,市场萧条便是卖豆浆的都会受影响。支柱行业更是顶梁柱,他们一倒其它行业会直接受到影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扬州的繁荣就非得靠着大运河吗?没有大运河的偷渡做支撑,各行各业就得下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