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莫负韶华 > 正文
第六十一章:变故
作者:禅心  |  字数:3300  |  更新时间:2018-05-03 21:32:58 全文阅读

周敬思没能回来,周夫人从下午等到深夜再从深夜等到天亮,大儿子始终没有回来。欧派出去找的人几乎走遍了大街小巷,可依旧没有大公子的消息。

  即便这样,周夫人也不肯告诉周韶华他大哥去做什么了。无论周韶华怎么问,周夫人都一口咬定是四处找关系,怕手下在城里乱说影响锦衣卫对周知府的判断。

  “娘,你说实话,我哥是不是去找锦衣卫了?”

  “没去,你都说找不到锦衣卫落脚的地方你哥哪有本事找得到?”

  “现在不是乱的时候,现在……”

  “现在是什么时候,是你和那小贱人你侬我侬的时候,是你护着王家的时候?你爱干嘛就去干嘛,你爱护着谁就去护着谁,我权当没生过你这个儿子。”

  周夫人爆发了,抓着周韶华又捶又打:“事情就出在运河上,是出在运河上。要抓也该抓王同知,要查也该查她王家。对了,还有王妍去开封那次,我就怀疑她不是赈灾而是运货。她就是帮着徐家运货!”

  “所以,你让大哥去找锦衣卫,去揭发王妍,告发王家?”周韶华觉得很无力,很失望:“我们两家是世交,我爹和王伯伯情同手足,我和王妍那是要过一辈子的关系。娘,你们去告发王家,你们有证据吗?王家真的和商人勾结了吗,王妍真的做错了吗?”

  “到现在你都还护着那一家子,是不是非要等你爹死了咱家败了你才醒悟?”

  看着这样的母亲,周韶华的心都冷了:“你们不是在告发王家,是去证明我爹不干净。王妍回扬州都三个多月了,你们既然怀疑为什么没抓到她的把柄,为什么那地道还能顺利挖成?这话我和大哥说过,看来你们都不肯听。”

  听说告发不但没用还会坏事,周夫人沉默下来。她根本就不相信周韶华的话,可他大儿子真的没回来。

  “那怎么办?你大哥他是不是也被锦衣卫扣住了,那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能走的人家都走了一圈,周夫人比任何时候都更清楚没人会帮他们。她比任何时候都无力无助:“咱们进京吧,族亲们不会不管我们,他们绝对不会不管我们。”

  “你们想好的事情我哪里拦得住?要去你就去吧,在京城再闹得满城风雨,也好让陛下看看我周家在朝堂的势力,若成功引起了皇帝的戒心,也好挨个的清理。”

  周韶华知道劝说无用,扔下这话也就出来了。

  他吩咐奴才看好夫人绝不可再让夫人出门,自己又换好衣裳出门了。

  家里人不顾交情和实情乱来,他却不能不讲情义。大哥做出这种事情,总得去给王家提个醒。王同知若稀里糊涂被抓去问话,只怕要平白受罪。

  外表看不出异常的王家,内里其实也慌了神。王同知成宿成宿的睡不着觉,总怕王妍的事情会被翻出来做文章,更怕上次那件事连累得周家出事。

  周韶华过来的时候夜都深了,王同知还是一刻都不耽误的请了他去书房。

  听说周家的事以及周大公子的应对之后,王同知有一瞬间的意外,可没等周韶华解释他有已经释怀:“这么大的事,大公子失了分寸也是常理。况且能出这事也的确是我失职,不怪他去找锦衣卫。”

  周韶华心里愧疚得很,他没脸说请求原谅的话,只垂了头道:“伯父心里有数便先想想应对之策,若锦衣卫找上门……”

  “不用他们找上门,明儿一早我便去找他们。”

  这下还周韶华震惊了:“还请三思,锦衣卫是奉秘旨查案,你这样……”

  “若只有你父亲在里头我还能再等一等,现在却是等不得了。”王同知叹一口气,接着道:“敬思这孩子冲动,和锦衣卫对上肯定要吃亏。左右事情出在我身上,我去了他们的盘问重点就该到我这边来了。”

  看周韶华还要劝,王同知摆了摆手道:“别担心,我知道分寸。回去歇着吧,知府和敬思都不在,府上能指望的也有你了。”

  王同知态度坚决,周韶华再尝试两次也就不再劝了。

  从王家出来,他站在王家大门外站了很久,直到天都亮了,他都还没有离开。

  天才刚亮,王同知就找了几个儿子过来说话。吩咐好儿子又喊了王妍过来,叮嘱道:“周韶华这孩子靠得住,爹看着能行。你周叔叔也是个讲礼数的人,不会不让你进门。至于当妻还是为妾,你就别挑了成不成?”

  王妍听着这话不对,皱眉问他:“好好的说这个做什么?”

  “没事,你回去吧。脚下的妹妹们都小,你多照看着些。”王同知摆手让王妍走,王妍却是不肯:“锦衣卫来找你了?”

  “没有的事!”王同知推她出去,笑道:“周家这不是出事了吗,我怕你学那些见风使舵的人看轻周家,这才叮嘱一句。快回去吧,我还有好些公务要处理。”

  王妍定定的看着他,王同知便又风轻云淡道:“真没事,锦衣卫要找过来了我还有机会叮嘱你?”

  想想也是这么回事。王妍多看了他爹两眼,迷迷糊糊的出去了。

  他们都没想到王同知早就打听出了锦衣卫的住处,一出门就直接奔了过去。

  在锦衣卫下榻的别院门口,王同知遇到了等在门口的周韶华。他轻轻地看他一眼,毅然要去敲门。

  “王伯……”

  “回去吧,我进去了你爹和你哥也该能回家了。”王同知沉着的看他一眼,托付道:“别负了我家妍妍,若有可能也略微帮我照看点家人。”

  说话的同时他便敲响了门,等这句话落地,已经有锦衣卫来开门了。见是王同知,锦衣卫脸上的神色很有些不好看:“王大人竟找到这里来了,看来我这边的动向你倒是清楚得很?”

  没等王同知答话,锦衣卫便推搡着他进了门:“进吧,咱好生谈谈心!”

  那人说话阴阳怪气,周韶华光是听着都浑身不舒服。

  消息很快传到了周家,周夫人知道这事的时候很有些震惊。她问周韶华:“王同知真的自己去了,不是锦衣卫去抓的他?你之前见他了吗,对运河这个案子他怎么看,那地道是不是真的和他有关系?”

  周韶华烦躁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亲娘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觉得很可悲,为这么自私的人性。

  “你说话啊,姓王的进去了到底会不会乱说,会不会往咱们家扣屎盆子?”

  “他将王妍及家人都交给了我,说只要他进去了我爹和大哥很快就能出来。”

  “那就好!”周夫人拍着胸口大大的松了口气,片刻后却又扯着周韶华皱着眉头问:“所以你答应他了?他平时做人不规矩,凭什么出了事你还得帮他照顾家人?还有那个王妍,我……”

  “那凭什么你家出了事王伯伯要站出来?锦衣卫没找他,那说明锦衣卫觉得他问题不大。他凭什么要站出来,凭什么要保我爹和大哥无事?”两天没睡的周韶华满眼血丝,情绪爆发时更凶狠得有些吓人。

  “趋利避害虽然是人的天性,可娘你这样实在让人鄙夷。”他甩开亲娘的手却专注的看着她的眼睛道:“要保我爹和大哥没事,王伯伯很可能要将所有的罪行都揽在自己身上。娘,你摸着自己良心回头看看,看看你们是怎么对的王家,再看看其它官员对咱们有多避之不及!”

  喊完这些周韶华就摔门走了,他很累心里还很乱,他现在就想好生睡一觉然后再迎接来自王妍的狂风暴雨。

  周夫人被儿子吼得愣住了,她跌坐在椅子上仔细回想,而后用手揪着心口哭了起来。

  “只要老爷和大哥儿能回来,我报答他还不成吗?我好好的报答他……”

  躺在床上周韶华依旧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无法想象王妍知道实情后会怎么样。她那种不管不顾的脾气,要真和周家闹起来一定不好收拾。真到了那个时候,他又该怎么办?

  他又想起了在济宁的那晚上,想起她看着他哀求的目光以及满脸的泪。光是想想那张脸,他就觉得呼吸都痛了。再想着瘟疫爆发那晚上王妍割腕自杀,那满地的血、蜡黄的脸以及他当时的恐慌和痛苦,周韶华胸闷得喘不过气。

  周韶华困极了,脑仁都邦邦的疼,可他睡不着,他比任何时候都恐慌:“王妍最看重的便是王家,若王家真出了事她还怎么活?”

  他翻身从床上下来,一边兜鞋跟一边就往外面走:那姑娘敢杀到锦衣卫住处去打架,他可得看着点。

  周韶华匆匆忙忙赶到王家,发现王家的人已经知道了消息。王夫人带着姨娘们从家庙出来,拿着当家主母的架势稳住了整个王家的心,男丁们该去学堂的去学堂该写文章的写文章,女孩子全也是,手里有事都各忙自己的事,没事的就回屋子里去做女红。

  无论主子丫鬟,整个王家不许听见哭声。最小的浩哥儿紧张得掉了泪,大夫人直接一个眼刀子飞了过去:“老爷还好着呢,不过是配合上头调查点事,哭什么哭?现在是该哭的时候?”

  浩哥儿吓得扑进奶娘怀里,抽吧着鼻子再不敢哭出声响。

  “都聚在这里做什么,寻常该干嘛还去干嘛。遇到点事就慌了手脚,能有什么出息?”

  周韶华等在而门外将内里的情况听得清楚,心里更是百感交集。同样是遇到了大事,同样是顶梁柱有可能回不来,王家和周家区别也太大了。

  可等他通传进去见了王夫人,才知道王妍安排好家里的事就冲了出去,大夫人没拦住追出去的王文现在也没送回来消息。

  周韶华心里又是一咯噔:她不会真打去锦衣卫那里了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