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莫负韶华 > 正文
第六十四章:我愿意
作者:禅心  |  字数:3092  |  更新时间:2018-05-07 19:40:55 全文阅读

周韶华深沉的看了他大哥一眼,笑了笑没有道:“大哥你坏不了她的前程,最多只能坏了我的。反正不管她怎么样,最后都肯定会是我周韶华的正妻。活着的时候不能,死了我们都是一对。”

  “你……”

  “你好自为之!”周韶华再看他大哥一眼,大步走了!

  周敬思看着连背影都坚定得透着幸福的弟弟,突然之间很是迷茫和不解:一个女人,真的比前程和家族更重要?为了个女人,他真的什么都舍得豁出去?

  没刻骨爱过的人自然不会懂,双眼只盯着权势金钱的人自然没精力去体会深情……

  周敬思不懂周韶华的幸福,却将周夫人的心思摸得恨透。

  当天晚上,周夫人房里就有争吵声传来,紧接着周知府便气匆匆的出了房间。里头摔打的声音激烈,没多时又是周夫人大哭的声音。

  第二天周韶华去请安,周夫人便避而不见,只让周敬思传了句话出来:“若你执意要娶王妍,便别来认这个娘。”

  周韶华在门口朝着他娘的方向磕了三个头,抿了唇道:“往后就劳烦大哥多照顾娘亲了!”

  这话落地,周韶华便决绝转身再没回头。

  周敬思看得直皱眉头,冲过去拽了他胳膊吼道:“你要做什么?真要为个女人不要亲娘?”

  “哪有不要亲娘的儿子?只要娘需要,我和王妍必然晨昏定省、陪伴孝敬。”周韶华挣开周敬思的手,冷淡道:“娘不想见我,那我也只能不出现。若是她觉得我在这个家也会让她不痛快,那我随时搬出去。”

  “周韶华……”

  “你们打的什么主意你们心里头自己清楚!”周韶华淡淡的看着他大哥,语气淡得令人伤心:“除了一哭二闹三上吊你们能不能有点高明的法子?有闹得鸡犬不宁的功夫,都不如反省下自身。爹以前也看不上王妍,可现在怎么就看得上了呢?你们就没想一想吗?”

  “不过是为了还王家的情罢了,王同知先前的棋走得好,临危挺身……”

  “要这么想那你们就接着闹!”周韶华没心情和大哥争辩,疲惫的道:“你们这一套闹法,出了家门谁不当个笑话?上次在锦衣卫那边丢丑,还没丢出教训?”

  周韶华没去管又愣住了的大哥,转身快步走了。手头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哪个有心思和家里斗气?

  从那之后,周韶华便没再去给周夫人请安,有时在花园遇到了,他也只端正行个礼就远远避开了。周知府更没再进她屋子,几个姨娘这段时间都活泛得很。

  周夫人难受得在屋里哭过好几场,直到周知府让谢姨娘去张罗聘礼,周夫人才彻底慌了:“他们这是要做什么?我堂堂当家主母竟还抵不过下贱的王妍?”

  她哭着闹着摔打东西,可除了大儿子和丫鬟,竟没人来看她一眼。

  “那个王妍到底哪儿好?怎么连老爷都着了魔?”周夫人趴在床上哭了一夜,哭过之后却彻底冷静了下来。彻底知道凭闹,闹不出个名堂。

  她终于服了软,没多久也终于知道了答案。

  官媒去王家探口风,王家接待倒也礼仪周全,可周夫人臆想的一口答应、迫不及待却并没有发生。官媒到周家去回话,竟然也赞赏王夫人做派周正、谦和有礼:“光看王夫人的做派,也知道她家的姑娘差不了,周夫人您好眼光。”

  周夫人心里不服气,脸上的笑都很是牵强。之后她开始打探王夫人的做派习性,得知王同知出事后王家的应对,周夫人心内震动很大,脸色也是忽青忽白。

  更让她震动的是王家对周家提亲的态度。

  王家没因为能和周家攀亲而欢喜。王夫人的第一反应其实还有点厌恶:就周家那样的做派,妍妍嫁过去能有好日子?婆婆立不起不说还一身娇小姐习性,寻常就看不上妍妍的出身,这真要凑到一起,妍妍要吃亏。

  当初危难的时候,王同知的确将王妍托付给了周韶华,可现在躲过劫难,他倒也很是犹豫。

  晚上和夫人商量,便忍不住的皱眉:“周家势大,人员也复杂深沉。妍妍是直性子,到了他家少不得要受磋磨。再说了,周家规矩大,王妍琴棋书画、刺绣女红又全都不会,刚进门就得被挑剔。”

  “何止这些?妍妍如今在外头跑野了,在深宅大院可关不住。可周夫人出身大家,最看重妇德规矩,妍妍要真嫁过去,只怕再出不得垂花门。”

  王同知呷一口茶,看着愁眉不展的夫人道:“正经来说这门亲不结为好,可妍妍和周韶华的事情咱们心里都清楚,强行拆了她往后也未必能过得好。你明儿个好生和她说说,看她是个什么意思。”

  王夫人诧异的看过来,王同知镇定的再喝一口才道:“这世上,谁也没法为谁挡掉所有的苦难、悲伤。自己的路自己去选自己去走吧,便是以后走得艰难至少也没有怨言!”

  在当时的扬州,婚事还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问王妍她自己的亲事,这着实让人震惊。

  王夫人看了丈夫好久,见他依旧没改变主意这才答应下来:“妍妍答应也就罢了,若是没答应,你和周知府……”

  “不答应就是不答应了,我王家的前程富贵难道还要拿女儿去换?”

  王妍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刻便是脸红,两颊红云翻飞整个人都扭捏起来。周姨娘也是眉开眼笑,殷勤的为大夫人端茶倒水:“周韶华那孩子不错,为了我们妍妍豁得出去,我看着挺好。”

  “单说周韶华这个人,倒也没有挑头。可嫁过去了就光是小两口过日子,孝敬公婆、团结妯娌,和族亲往来维系,都得挑起来。依周家的规矩,妍妍怕再不能随便出门。”

  看王妍红着脸没有表态,可她心里却很是愿意:既然跟了周韶华,那孝敬他爹娘、团结他家人就是应该的嘛!

  “进了夫家的门就得守夫家的规矩!按周家的门风,妍妍嫁过去就该替周韶华主内,相夫教子、孝敬公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妍妍那直爽没分寸的说话方式也得改一改。消遣的时候也得先选琴棋书画,你藏着铁拐抓、小匕首可万万不能拿出来……”

  王夫人说了很多,说得王妍连脸都顾不得红了。

  给周夫人当儿媳,给周敬思当弟媳,就得改掉所有的生活习惯、说话方式;戒掉所有的爱好抱负、消遣手段;舍弃所有的自由和自我,守着那四方天被人挑剔……

  王妍想起了刚从开封回来时的日子,抱着琴谱、棋谱诗词书画望着四方天,日子灰暗得几乎没有生趣。若再加上个处处看不上自己的婆母,往后要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自己想好。”大夫人将具体情况说完,然后就等着王妍的结论:“你要多想几天也行,咱们抬头嫁闺女不怕抻着他们。”

  “我愿意!”看大夫人和周姨娘神色惊讶,王妍笑了笑道:“有周韶华在呢,他不会让我在他家受苦。我和他,不会为假想的困难分开。”

  “那不是假想,以周夫人的性格,绝对不会让你出门开铺子。”

  “没事,她不许我也会想办法让她许,办法总比困难多嘛!”王妍上前拉了两位长辈的手,神色坚毅:“我知道你们担心我,可我没事。他们要为难我是他们的事,我会不会被他们难倒却要看我的本事。只要周韶华还向着我,我在周家就不会难受,他们也拦不倒我。”

  大夫人和周姨娘又对望一眼,明白了中间艰难的周姨娘还要劝大夫人拉住了她:“孩子既然选好了,咱们尊重她。当娘的能代替她做很多事,却没办法替她开心,替她幸福。”

  王妍心内感激,要跪下行礼拜谢。大夫人一把托住她胳膊,含着热泪道:“娘只希望你能过得好,周家正式提亲之前,你要想改主意随时来找娘亲。”

  他们都不看好周家,会答应周家的亲事完全得益于王妍自己愿意。

  这消息传到周夫人耳里的时候她几乎不敢相信:就凭他王家,哪个姑娘配得起我们韶华?就王妍那渔女出身,王家也敢对我周家挑拣?

  周夫人气不顺,在家里又没个人能为她排解,想出去找好姐妹说说话,也发现大家对她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

  周知府的事平息以后,自然有大把的官员家眷往她跟前凑,言行中的巴结和尊重更甚从前。可她却感觉到不一样了,那些以往能说心里话的人基本都不和她说心里话了。

  这一刻,周夫人特别失落,也开始反省:难道,自己真的错了?难道,真该多听听老爷和韶华的话?

  周夫人在那边反思,王妍的日子却过得恣意潇洒。

  城西胡同里有外邦人新开的酒馆,屋子布置得很外邦很神秘,酒也很纯很香,屋子中央还有唱歌跳舞的姑娘。

  王妍拉了汪雅婷和大哥在里头喝酒,一边品一边坏坏的笑:“我喊了周韶华过来喝酒,大哥你一会儿可得卖点力气,妹妹我一辈子的幸福都在今儿个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