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七十一章:女儿不敢

[更新时间] 2018-05-13 23:38:08 [字数] 3287

周知府就是为了不让他们走上死路,才用了这样的下策。却没想到商户们能这样偏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就是点银子的事,哪里就到了要拼命的地步?在这帮商户眼里,钱当真比命都重要?”周知府将手中捧着的茶盏重重的摔在书桌上,杯盖被震得在桌子上滚了两圈最终摔碎在地:“就凭他们做出的那些事,真闹到京城了也是吃不了兜着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请父亲息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看了眼碎在面前的茶杯盖,叹道:“这些商户才是真正的想趁火打劫。他们以为手里捏着粮食、军资就捏住了朝廷的命脉。哪里知道朝廷让扬州征粮不过是图运送方便。他们真以此为依仗胁迫朝廷,只会付出更大的代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真闹起来,商户遭殃我们这些吃君俸禄的脸上也不光彩。可那些商户软硬不吃、油盐不浸,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今的局面,周韶华也真的想不出办法,只试探着道:“先观察看哪些商户立场不太坚定,或者欲望比较强,然后给点小恩小惠各个击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法子到是个法子,可哪里有时间和他们慢慢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商户敢这么猖狂,估计也是知道衙门的时间紧张,答应他们的条件,从他们手里拿货最为便利妥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明朝地广物博,别说区区几个商户,就是整个扬州也不可能轻易要挟到朝廷。可他们如此行事,却将扬州官员架在了火上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整个市场的情况我们基本也摸清楚了,粮食药材等的收货价钱是涨了些,可也没商户朝我们要的这么离谱。按下面的意思,就该将那些奸商都抓起来,让他们都先见识见识监狱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这一招还不凑效呢,父亲又准备怎么办?”周韶华从椅子上站起来,皱眉看着同样愁眉不展的父亲:“若咱们运往北方的物资全是从扬州商户手里抢来的,那我们和山匪、水贼又有什么区别?等打完鞑靼、瓦剌,圣上又会怎样和我们清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长长叹一口气,看着周韶华说不出话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不能和朝廷再要些银子吗?不管商户的价格要得合不合理,如今最要紧的都是往北边运够物资。这些年国库充盈,想来也不差这点银子。至于商户们趁火打劫的账,等打完仗咱们再慢慢清算不也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乍耳一听这个主意很是不错,也是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可仔细想想,这条路却不可能走得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国库的银子那也不是皇帝随便印的,一年的进项出项都有定数和门道,要额外支出国库银子那得有充足的理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扬州的市场价格上头来人查探过了,他们查探完之后根据扬州的实际情况摊派了任务。原本一切顺利,扬州官员也没意见,可临执行了你说国库给的银子不够,商家涨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连商家趁火打劫都治不了,朝廷还拿你们这些扬州官员来做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况且这大明朝是老朱家的天下,何时轮到了商户们指手画脚、胁迫威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天晚上,周韶华和周知府在书房里讨论了很久很久,他们想了许多办法然后又将想出来的办法一一否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说真拿那帮商人没法子倒也不至于,可周知府到底是个有良知、护犊子的官员。太狠太过分的法子,他用不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在这里焦头烂额的时候,王妍也在书房磨她阿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整个扬州都闹得鸡飞狗跳,寻常见了你们就竖大拇指的乡亲们也开始戳咱们脊梁骨。都到这份上了,咱们就不能让让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板着脸处理公文,根本没工夫搭理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爹,你听见我说的没有?”王妍倒了参茶狗腿的送过去,讨巧卖乖的哄着他喝了茶道:“爹爹就帮着劝劝周叔叔吧,衙门和商户闹成这样,扬州往后还怎么发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被磨得实在没法子,停下手里的活计抬头看她:“还要衙门怎么让?堂堂知府都亲自去商户家里探望、劝说了,还要怎么让?真按他们说的办法来,让你周叔叔要么去管国库要钱,要么去管朝廷要优惠条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人家开门做生意,本来就是图挣钱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们那不是做生意,是趁火打劫!衙门口虽然不做买卖,可扬州市场的价钱我们清楚得很,他们想逼着衙门做什么我们也清楚得很。可是可能吗?在这个节骨眼上可能去提,提了又可能实现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不可能去提了,你们都没有试过,又怎么知道不可能实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埋下头准备处理公文的王同知重新抬起头来,皱着眉头定定的看着王妍:“处理徐、李、钱三家的事情还不到半年吧,我们现在去提用大运河运货,是不是证明我们觉得拿大运河运货没错?既然没错还斩了三家本族,牵连三族,这打的到底是扬州官员的脸还是整个朝廷的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脸面再重要那也没有国泰民安重要啊!若严格说起来,商户借河道运货本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像看穿了王妍的心思,王同知正襟危坐,严肃认真的看着王妍道:“大运河可不是普通河道,就是因为有它北方衙门的粮饷才能按时运到,各处有灾有急才能及时解救。它是当朝唯一一条直通南北的运河,当初张将军征安南,全靠大运河及时输送粮草物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运河是朝廷咽喉,是输送血液的命脉。保障了他畅通无阻,才能保障朝廷调动南北!也只有朝廷运转自如,才能保障国家安全,百姓安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商户就是看上了它便利才觊觎的嘛!”王妍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父亲,见他没火冒三丈的意思才又接着道:“朝堂的事情我不懂,可大运河对商户的好处对扬州繁华的好处,我们都是有目共睹。国强首先得国富,大运河能创造财富,我们为什么不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船只过多会导致河道拥堵,商船进河便会使河上人员复杂,为监察和管理增加难度。更要紧的是商船换了路,山匪、水贼也会跟着换路。如此,大运河还怎么安稳?若朝廷有个紧急情况,如何保证在最短时间内将东西送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些问题王妍倒从来没想过,她怔愣的看着神色认真的父亲,嘴张了好几次也没能发出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连你都能看到大运河对商场的好处,我们这些官员又怎么可能看不到,上头的大人们怎么可能不知道?等朝廷顾虑的事情有了妥善解决的方法,大运河肯定也会有上商用的一天。你们都不要着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这些话说给商户们听了吗?若是知道原委,他们该能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能说的不能说的我们都详细说了,可哪个肯听哪个肯信?他们手里捏了点东西就以为天下无敌,不吃些苦头哪里知道自己的斤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妍叹口气沉默下来,好半天才满带愁容的道:“那现在该怎么办?谁都不肯让步,难道衙门真要抓了人强抢物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周家说开了春就办喜事,这段时日你也该紧着做绣活儿、定嫁衣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妍僵硬的笑了笑没有接话,心想:就凭我的手艺,那绣活儿哪儿敢拿出去见人?再说了,扬州都成什么模样了,她又怎么可能静得下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你见不得人受苦,珠珠和牛家出事后你心里就更心疼普通百姓。可这回,真不是你能掺和的事。我这里可以拍着胸脯向你保证,衙门绝不可能在这件事上对商户妥协。要不然,扬州官员也太过无能!随便一个民间抵抗就能让衙门一让再让,那这个官还怎么当,这个扬州还怎么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妍心里知道父亲说得在理,可心里还是忍不住一咯噔:衙门不退让的话,肯定会用极端手段。等他们出手,商户会面临怎样灾难?鸡蛋到底碰不过石头,可不管谁赢谁输,扬州都是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管怎么样,求你们别伤人性命。”王妍冲着父亲端正行礼,浑身弥漫的恳求浓得直扎人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看了她好半晌,最后也只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道:“你是我王家的女儿,凡事也得多为我王家想一想。你去开封的惊险犹在眼前,这次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许再动歪脑筋。妍妍,我们王家经不住你再一次折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儿不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以前不知道大运河究竟是什么,可今晚你该清楚了。如今盛世,朝廷不缺帮商人运货那点银子。那么多年没通运河,商人也照常做生意赚钱。你是冲动的人,可做事说话之前先动动脑子,想想利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父亲放心,女儿绝不敢再打大运河的主意。况且有周韶华和大哥替你守着呢,我哪里能有本事帮商户把货运上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就好!”桌上的公文堆成了山,王同知也实在没精力和王妍多说只摆手让她回去:“不早了,歇着去吧。生成了女儿家就好生学学相夫教子的本事,外头的事情自有男人操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经过这回长谈,王妍重新认识了大运河的重要性,也清楚的知道了商户这次肯定要吃亏。可顾着大局,她也不能帮着商户瞎起哄。于是她便决心守在家里一门心思练绣功,等成了亲也好亲手给周韶华缝衣纳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没两天,满扬州都炸了锅。因为八、九个运盐商队相继遇到劫匪,大量往北方运的食盐被劫走,整个北方地区都因此缺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着缺盐,当地屯着的存盐三天内翻了十番。别说才经抢掠的受苦乡亲,就是当地的小户人家也都吃不起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天不吃盐手脚都软,北方乡亲要是长时间断盐,肯定要出大问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这盐,要怎样才能用最短的时间运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