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莫负韶华 > 正文
第七十二章:福无双至
作者:禅心  |  字数:3395  |  更新时间:2018-05-14 22:36:56 全文阅读

王妍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京杭大运河!

  按照父亲的说法,大运河的存在主要就是为了保障南北之间特定的物资往来,保证整个国家不会因为物品不均动荡不安。

  那现在是用大运河的时候了!南方湖言、海盐都很丰富,只要道路通畅能尽快将盐运过去,北方的食盐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忙疯了的周韶华抽空见她的时候也让她不消担心:“北方的事情已经引起了朝廷重视,据说已经有官员在衡量大运河运盐的利弊,想来很快就能有结果。”

  王妍诧异:“北边的百姓都吃不起盐了,朝廷还要衡量什么?当初开封受灾,也没见朝廷犹豫啊!”

  “救灾和运盐怎么能一样?即便是盐那也是商运,开了这个头别的货品又怎么办?国家这么大,缺盐缺布缺棉花也都是寻常事。”熬了三晚上,周韶华脑仁蹦蹦直疼,他伸手揉着太阳穴道:“朝廷已经从山东、山西紧急调了食盐过去,想来不会出大事。”

  王妍将他按坐在大运河边上的石头上,接替他帮着按揉太阳穴:“看你累成了这幅样子,商户那边的事情还是解决不了?”

  “哪有那么简单?”周韶华闭着眼睛假寐:“衙门现有的粮食、物资都运得差不多了。就等着新购的物件过来。时间不多了,得紧着办才行。如果过两天决定要用大运河运盐,事情就都要挤在一处,我想着也是头疼。”

  “我和汪姐姐也去找商户们谈过了,没有人听。汪姐姐她心里苦,先前冲动乱出了主意,这会儿也后悔得紧。”

  “哪里就怨得着她?”周韶华拉着王妍坐到自己身边,将头靠在她肩上道:“你们以为这主意是汪雅婷出的,可她也不过是被人推着说了那么番话而已。能不扬州商道混出头脸的哪个不是人精,怎么可能由着个女人牵着走。她现在能退出来就很明智了,要不然以后出事,她还要被当做领头人治罪!”

  “那我们能帮着做点啥啊,眼看着你累成这样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心里难受得紧。”

  “你陪在我身边就行了,每天能在这里和你坐会儿,再多的疲惫都消失了。”

  他偏头看王妍一眼,见她一脸心疼又道:“也忙不上几天了!陈家的事挺严重,从他家堂侄儿强占乡亲田地摸下来又查出还几起案子。他陈家仗着有点钱,衙门也有人替他们瞒着,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做,这一判最少也是流放千里家财充公。”

  “陈家的买卖可不止粮食,布料,他家的财产充了公,扬州摊派的任务该完成一半了吧!”

  周韶华没察觉她话中有话,淡淡的嗯了一声:“陈家的先例一出来,别家也得掂量掂量。衙门寻常是……”

  见王妍的脸色有些不好,周韶华才反应过来。他起身认真的看着王妍的眼睛,解释道:“陈家是真的犯了事,衙门可没有冤枉他们。”

  “那别家呢?如果还是不从,也会‘犯很多事’吗?征军资这件事,扬州大半个官场都牵扯其中了,要找‘人证、物证’也该不是难事吧!”

  周韶华无奈的看着王妍,那眼神直看得她心虚。

  “我不是信不过你和周叔叔,我就是在想这个事情。陈家是犯了事,可抢占良田也好,欺男霸女也好,都不是陈家家主犯的事情吧。这种事情朝廷也不兴诛连,犯得着全部流放,还查抄所有家产?”

  这事不单单是王妍想不通,事实上周韶华也已经明确的反对过许多次了。

  可现在不是寻常时候,是商户欺到衙门头上逼得衙门不得不下狠手。若不拿了陈家做筏子,怎么打灭他们的气焰,怎么买够需要的军粮、军资?

  在国家的安稳面前,陈家这委屈不受也得受了!

  满官场的人都是这个意思,连王同知和周知府都没开口反对。周韶华就是和人吵得面红耳赤又能有什么成效?

  “陈家之后呢,又该是哪一家?”王妍家里败落后的汪雅婷,王妍情绪很有些低落:“虽说我也能理解衙门的做法,可事情闹到这一步实在很难接受。你曾今说圣贤书教给咱们‘为民请命’,那商户也是民,衙门这样欺负人谁为他们请命?”

  越在官场呆,周韶华越是能看清官场的黑暗和无奈。他的学识和文章满扬州都竖大拇指,可要在政事上,大伙儿都开始绕着他。

  不为别的,只为他太刚正太较真太不会变通交际。只要违了定点规定,他肯定要追究到底。这样的他在官场上,走得也实在辛苦。

  “可不这样又能如何?你也说了都是民,这边的商户好歹能安稳过日子,北边的呢?总不能因为几家商户,耽误征讨鞑靼瓦剌吧!”

  王妍看着波光粼粼的大运河,心里又苦又涩,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这世上,哪里就有绝对的公平?有人受益自然就有人吃亏,咱们没法子面面俱到也只能先顾大局。我知道你看不得不公不道,可这种时候,不收拾妥帖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王妍叹了口气,望着河面语气沉重的:“我也知道衙门是没法子,可心里就是难受。这么好的运河,这么便利的运输方式,要是能两边兼顾该多好啊!”

  “会的,这不都在商讨往后的盐运都走运河了吗?一步一步慢慢来,总会有全部实现的时候。”

  看周韶华累得眼都快睁不开了,王妍心疼得不想再说这么沉重的话题。她转身冲他微微一笑,满脸都是信任的神采:“我信你。”

  看她笑得眉眼弯弯,周韶华也跟着咧开了嘴。他重新歪在王妍肩上,细声道:“和我说说你的事情吧,好久没陪着你做些事情都不知道你生活中的喜怒哀乐。”

  王妍便揽着他说着自己身边的趣事,说着刺绣时闹的笑话,说着鸳鸯枕巾的娇羞,说着嫁衣的花色,说着说着就听见肩膀上呼吸沉着,偏头一看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

  睡着的周韶华头不断往下面滑,王妍小心的扶了两回怕惊醒他,干脆扶着他躺在了自己腿上。

  “你们这样对付陈家,和土匪有什么区别?”周韶华突然呓语,眉头紧皱,神色痛苦。王妍看着他睡着都不安稳的容颜,心疼得无以复加。她伸手抚平他的眉头,轻拍着他的后背道:“睡着了都还操心衙门的事,你实在也太累了。”

  在王妍的安抚之下,周韶华又睡得安稳起来。可没过多久,呓语又传到耳边:“当官不为民,这个官还有什么意思?”

  这句话他说得特别清楚、干脆,王妍还以为他已经醒了。可当她低头去看,却发现周韶华依旧睡着。可他有太多心事,怎么睡都不安稳。

  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王妍才知道周韶华有多累多难。

  她知道他也不想和商户为难,他也不想用那些不光彩的手段,他也反抗过争辩过……可这是个两难的境地!说大了,粮饷关系着国家安危,北边稳定;往小了说,也关系着扬州官员的前途和命运。

  在这种情况下,越是讲原则将规矩,越是爱国爱民就会越憋闷越痛苦。

  王妍很后悔刚才和周韶华争论,她俯身亲吻了他的脸颊,轻轻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之后的日子周韶华越发繁忙,便是王妍刻意去他散值的路上等,也很少能等到周韶华的身影。

  再然后,陈家果然获罪。虽然案子是当着百姓的面公开审理、宣判,可外头还是有衙门仗势欺人,冤枉陈家的传言。

  这个传言在有心人刻意宣扬下,事情又连续发酵。等衙役去查抄陈家财物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商户自发堵在了门口,一副要和官府同归于尽的架势。

  边上看戏的百姓也不少,他们交头接耳、指指点点,虽不敢高声对衙门的强权却也很是不满。

  王妍混在人群里,听得最多的便是:宁惹土匪莫碰官府,那群官老爷哪个会心疼你老百姓?

  最后从陈家铺子搬出货,那还是千户所派了兵将过来坐镇,双方发生了不小的冲突又抓了好些个刺儿头才得以顺利进行。

  “土匪抢劫还能报官,这官府明抢你能去找哪个?”

  随着陈家落败和骨干商户被抓,明着和官府横的商户倒是少了。官员再去谈生意,他们也不敢再要高价,也不敢再谈条件,同时也再不承认自己有货。

  他们往往迎祖宗一样将官员迎进门,好词好喝的伺候着这些大爷姿态都快底到了尘埃里。再说买卖,他们也承认衙门的价格,就是承认的数量少得让人牙疼。

  官老爷要发火,他们立马就跪倒在地磕头捣蒜一样麻利:“大老爷要不信就去库房里瞧,我们手里有的当真就只有这些粮食。”

  这话哄哄普通百姓还行,征粮的官早就将各家的情况摸了个清楚,他们藏货的地点心里都是门儿清。

  “既然不想谈,那咱们就再缓缓。后儿个陈家罪犯就该启程前往流放地,你们一场交情好生去送送。等他们走完,那天新抓的几家也得公开审了,你们有空也去看看。等看好了再好生想想能不能给衙门匀出点货。”

  至此,扬州商户和衙门的关系降到冰点。以往在街面上很受欢迎的王妍,都让人避之不及。外头来的客商最近也来得比往常少,实在避不过来了扬州客商也是大气都不敢踹。

  往常车水马龙不断头的扬州,这时候压抑沉闷成了什么样子?

  尤其还祸不单行,朝廷往北边调派的食盐又接连遭了山匪埋伏。押货的兵将虽没有大的损伤,可盐却被抢了个干净。

  长久买不上盐,北方的乡亲们已经急眼,不顾性命强抢商铺、富户!鞑靼闻听消息,又趁乱过来抢了两场。这一来,北方乡亲更陷入了水火之间不得脱身。

  更要命的事朝廷考量运河运盐的事情还没有定论!各级官员层层查探、考量,等彻底分清利弊想出避免意外的万全之策,只怕得大半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