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八十四章:敲山震虎

[更新时间] 2018-05-26 23:55:43 [字数] 3329

因着后头还有事情要安排,周韶华他们喝尽兴也就散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文和周韶华原本想将王妍他们送回铺子,王妍想着他们回码头还有一大堆事,便强硬的拒绝了:“就几步路的事,我俩结伴就回去了。倒是你们,耽误了这些时辰,晚上不知道又要忙到什么时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右就那些活儿,我们也做习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闲话两句,这两对最近经常见不上面的笑情侣便就此分别了。因为依依不舍,王妍和汪雅婷一路上都情绪低落,很少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直到快到铺子的时候,汪雅婷才扯着王妍的衣摆为难的问:“妍妍,你说我和你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说到一半她便说不下去,在当时那个时代,很少有女人能将婚嫁挂在嘴边,主动问婆家人自己的亲事,则可以归为放荡不端庄的行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寻常就贤淑端正,说出这一半的话就已经足够孟浪,是以再说不下去。好在王妍并不是闺阁里的娇小姐,她便不说完王妍也明白她的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家里反对她和王文往来,一大半是因为汪世男的品性、名声。若王妍没和汪雅婷深交,必然也不看好她成为自己嫂子。她现在了解了,也愿意了,那是不是说明家里只要了解她,也会愿意接纳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拉住汪雅婷的手用力捏了捏,信心满满的笑道:“只要你们彼此真心,彼此坚持,便没有人能拆散你们。况且,我家也根本不是势力得只看对方家世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信!只凭你的存在,你的作为,我也信王家的品性。”因着汪世男的原因,汪雅婷连带着对王家都有了怨气。恨毒了的时候,她都想拐着王文私奔不管以后不管前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甚至拉着王文和她一起走向深渊和毁灭,也好让王家尝尝失去爱子的滋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刚才王妍两句戏言和她说了衙门存在的作用,很多事情便奇迹般的放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再想王家,她也愿意怀揣善意:“你娘亲对我有太多误会和误解了,只要我好生表现,时日久了她总会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总会知道我真不图你家的权势富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话的时候,汪雅婷眼除了坚定便是闪烁着希望的繁星。王妍紧了紧捏着她的手,笑容也越发明媚:“我等着,等着名正言顺叫你一声嫂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双颊便飞满了红霞,她娇羞的低得下头,却坚定的嗯了一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话便到了铺子,正准备给汪雅婷支招的王妍大咧咧推开铺门,一句‘我娘喜欢……’还没说完,便惊愕的看见父亲正坐在掌柜的位置上看账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赶忙往手里哈了口气放在鼻子下闻,浓郁的酒香飘进鼻子里的时候她真个人都有些崩溃:他爹最反对女孩子喝酒,便是年节都限着果子酒的量。让他爹知道她去四面楼喝酒,那还不惹得她爹要打断她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心里发慌便可劲往汪雅婷身后躲,远远的便对他爹道:“账上的事情都是汪姐姐在管,爹你有不明白的直接问汪姐姐就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喊出那声爹的时候,汪雅婷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现在见王妍将她网王同知身边推,她整颗心都快要跳出来:相见得这么不是时机,她到底该怎么表现才更容易给对方留下好印象?躲的话会不会太小家子气,迎上去又会不会太矜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了,她先前还喝了两杯酒。王同知若闻见她身上的酒味儿,会不会觉得她邋遢,会不会将她往不正经的方向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天人交战的时候,王同知已经朝她看了过来。就是长辈看晚辈的普通目光,只不过寻常中藏着探究:“犬女既然叫你汪姐姐,那你是汪雅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是民女!”汪雅婷恭敬回答的时候端庄的行下了礼,她虽然被王同知看飞了魂,好在寻常的素养还在,没有乱了阵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来帮我看看这两笔账,我看了半晌,总觉得这里有些不明白。”她和王文的事情不算秘密,她以为王同知见了她肯定会发难。可王同知竟多看她一眼都没有,又将目光从新转到了账本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便这样,汪雅婷也很是紧张。她伸手去拽王妍的衣裳,没想到王妍竟抢先躲开一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震惊的看着她: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我这一身的酒气怎么往你爹跟前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将汪雅婷推出去之后,王妍就想起汪雅婷也喝了酒。她当时就后悔了,可都到了这个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所以,她只能用眼神给她解释:“我爹欣赏进退有度、端庄大方的女子,你这时候扭捏,会留下坏印象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恨恨的瞪她两天,眼睛里全是杀气:本姑娘记住你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是万般无奈,汪雅婷还是落落大方的到了王同知跟前。起初还有些忐忑紧张,真看起账目,她反倒镇定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转身出去洗脸涑口,顾不得洗没洗净酒气就拎着茶壶凑到了他爹身边。一边狗腿的端茶倒水,一边注意着汪雅婷那边的情形,随时准备着替她分忧解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俩紧张得背脊冒汗,王同知却云淡风轻。待汪雅婷解释清楚了账目,他便信手翻看着柜台里的物件,随意得像是来挑物件的顾客一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爹你这会儿过来是有什么事?”王妍见汪雅婷紧张,赶忙将她挤到一边,自己挽住了他爹手臂:“你要是挑物件,今天可不赶巧。好货今儿一早就走完了,明儿下午才要来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随便看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装着没看见两个姑娘的小心思,自顾在铺子里看着。直到走到摆刀具的柜台,他才停下来让汪雅婷将里面的镶宝弯刀取出来他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小心翼翼的将刀取出来递过去,却没想到王同知会突然拔刀,一眨眼就将刀刃架在了汪雅婷脖子上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吓得双腿发软,错愕又委屈的看向王同知。王妍更直接尖叫起来:“爹,这刀可是开了刃的,锋利得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没管王妍,他依旧慈眉善目的看着面前的汪雅婷,用平和的语气问她:“怕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诚实的点头:“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觉得我会杀你吗?以我现在的身份,以我所处的位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问题,汪雅婷却很不好回答。她和王文的事情或许早惹怒了王家,王同知恨不得要杀她也有可能。而且凭他如今的地位,凭他们现在在的地方。他杀了她也没什么不可能,且以他的手腕,要往她身上安个必死的罪名也不难!尤其她唯一可以求助的对象,还是他的养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嘴唇青白没有血色,整个身子也开始发抖。她本能的想求饶,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咚一声跪在她爹脚边,青嘴青脸的道:“爹,你杀了她,我大哥要活不成的,真的要活不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依旧没管王妍,他认真的看着汪雅婷的眼睛,不疾不徐的道:“我们现在的情形,便如当初你大哥的作为。他手里拿着刀对准了大运河咽喉。我们都猜他没胆切下去,都猜他只是替徐李两家掩饰。可刀就在他手里,他清楚私用大运河的一切流程,知道贩私盐的一切环节,向往大运河能带来的所有好处。你说,我们怕不怕?朝廷可还能容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怔愣的看着他,有泪从眼角滑落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问她:“若你有机会和能力,我用刀指着你的时候,你会反抗吗?你知道我有心杀你之后,你还肯轻易放我离开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话的同时,王同知将弯刀移开,合刀入鞘:“大运河是朝廷的大运河,是国家命脉。你哥有胆动,就得有胆去担后果。你哥有胆帮别人打掩护,就该被牵连。他没有冤屈的地方,往后若还有人铤而走险,也该清楚自己的下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以为自己会软倒在地上,可她竟然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停止了脊梁,不卑不亢问王同知:“在你看来,大运河只能官用。其外无论什么原因什么理由都动不得半分?哪怕是利国利民,哪怕能促进国富民强,动了的人都该受责罚,都是罪有应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肯定的点头:“若不如此,国法何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如果握着弯刀指着大运河的人是王文呢?王文指着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姐姐!”王妍厉声打断她,皱着眉头喝道:“这话可不能乱说,乱说要出人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看王妍一眼,她咬唇沉默片刻,竟又看着王同知的眼睛接着道:“我不过打个比方,方便他设身处地罢了。他是借机让我明白朝廷难处,要我不要怪朝廷下了重手。我也想让他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是王文,他是不是也能坦然让朝廷对王文痛下杀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等王妍说话,王同知已经先给了答案:“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别说王文便是老夫也没有特赦的道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刻,汪雅婷内心震撼无比。她懵懂的望着王同知,不自觉问他:“当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真!”王同知瞥一眼依旧跪在边上神色复杂的王妍,然后又认真的看着汪雅婷的眼睛,严肃道:“法不容情,人却能有取舍。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自己心里要有杆秤。真等出了事,怨啊,恨啊,咒啊,骂啊都是徒劳。你哥要懂得悬崖勒马,他便不会上断头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汪雅婷似乎懂了,王同知又再接再厉道:“王妍将货给你们带到济宁,汪家就已经犯了死罪。有幸逃脱,便该远离。抓准时机收手,早点收回架在人家脖子上的刀,不仅仅是放过了别人,也是为自己和家人铺了条生路。明白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的心扑通直跳,她隐约觉得他爹话中有话。可正要深想,地底下竟不合时宜的响起了敲打声。王妍知道那是张家在挖地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眼睛直勾勾看向他爹,生怕她爹发现了什么异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