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九十三章:最好的时机

[更新时间] 2018-06-07 10:24:00 [字数] 3331

汪雅婷那句话才刚喊完,一旁衙役的皮鞭就抽在了她脸上。‘啊’一声尖叫的同时,血珠子滚了一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妍火冒三丈的冲过去,蹦起来一巴掌扇在那衙役脸上。手还没来得及撤回,那衙役的鞭子竟抽了过来:“我看你就是她的同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鞭子带风,真落在身上,不知道会有多疼。王妍却没有心思去管,迎上去就要扯他手臂,抢他鞭子:“官府审案原来这么没有底限!将犯人拉出来虐待,是想说心疼她的新朋好友都是同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便在抽下来的瞬间,周韶华拉住了鞭尾,血从他手心冒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妍整个人都炸了毛,不管不顾的要往前头冲。周韶华一手拉着鞭子,一手使劲攥着王妍手臂,冰冷的看着衙役的眼睛道:“如此滥刑,也能审出公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边有人闹事,周围的衙役便蜂拥过来。周韶华用力甩开皮鞭,全力将王妍护在身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衙役被周韶华的力道冲了个踉跄,仗着自己人多又要动手。王妍也不甘示弱,手无寸铁就要往前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忍着痛靠在囚车的木栅栏上,却是遥望着晕倒在地上的王文微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监牢中受到猛烈折磨,她咬碎牙关也不肯吱声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守护的含义和幸福。也终于明白了人活着得有信仰和想要守护的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以前浑浑噩噩,只求一份恬淡安稳。这次经历苦难,她才真的明白了王妍的那句话:人生中,总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经历、想法不同,每个人觉得重要的东西也不同。王妍着眼于经历苦难的穷苦大众,肯为了他们铤而走险。而她汪雅婷,如今就只想守护住的王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能守护住自己真心在爱的人,那就是她如今活着的全部意义。因为这个信念,刑具不能让她屈服,生命也再不能对她构成威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远远的看着王文,看着他因为她激动晕倒,她的心像泡进了蜜罐一样甜,含血的唇角也带出了温暖和煦的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生之年能和你一起当英雄,我汪雅婷也算不负青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妍、周韶华和那群衙役打了起来。王妍故意往激烈的地方冲,任凭周韶华如何护着也受了不轻的伤。周韶华功夫了得,可刀若出鞘就是与官械斗,大帽子立马就能扣下来;加上他得护着王妍,对方又人多势众,所以伤得也很明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群衙役占了上风,情绪便更加亢奋,落在王妍和周韶华身上的拳头越发密集。围观百姓中有人看不过眼,脾气爆的直接帮着周韶华和衙役动起了手。场面一度失控,更多的人涌上来拖劝。押囚车的领头见情势不对,竟使人去调派人手,要将这些人全按‘劫囚车’定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妍想要的场面终于来了,她更有劲头的往前头冲,被打得吱哇惨叫的同时对着乡亲喊道:“求乡亲们去寻知府大人替我们做主,你们也看到了布政使大人的蛮横手段,我们要落在他手里,哪里还能有活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的刚正在扬州出了名,王妍成天在街面上打抱不平也被人熟知。这两个人算不得令人敬仰,可扬州城大多的乡亲提起他们也是夸赞。更何况看戏的不怕事大,那边去找布政使大人欺压百姓,他们自然也肯去给周知府、王同知送个口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和王同知来得很快,且脸色都很不好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几人相互交换过眼神之后,周知府和王同知的目光就落在了囚车中汪雅婷的身上。看着她满脸是血的凄惨样,苦于没理由找布政使大人理论的两位父母官终于找到了理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此虐待嫌疑囚犯,对打抱不平的百姓如此大打出手,这天下可还有王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全城百姓都亲眼所见,我等又如何敢视而不见?尽管我们官低言微,这事也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若是不然,国法不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带来的人手控制了事态,布政使大人却并没亲自过来。他的心腹一脚踹翻了押囚车的领头人,装模作样的训道:“都敢和百姓动手了,看大人不揭了你的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原本是想借机向百姓澄清这事不是布政使大人的主意,强调布政使大人的亲和爱民。谁知王妍眼珠子一转就惊叫了出来,指着那心腹怕怕的道:“布政使大人一向这么残暴的吗?我听说他府上的丫鬟小厮动辄被打骂责罚,却不知还会凶残到要揭人皮的地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揭皮自然不是重点,只有还有点思考能力的都知道那是夸张的说法。重点是对府上的丫鬟小厮动辄打骂!这话从王妍嘴里说出来,再结合当前场面,可信度很高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的着眼点却不在这些小聪明小心思,他和王同知一商量,两人便要带着伤痕累累的百姓和汪雅婷去见布政使大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态度强硬,百姓呼声又高,心腹便是竭尽所能也没能挡住他们的脚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官员斗法,引经据典摆谈圣恩律法,唇枪舌剑之后布政使大人也依旧黑着脸坚持观点:“汪雅婷的案子既由本官审讯,用何手段便轮不到你们过问。是不是用刑过度、屈打成招也轮不到你们来定性。至于衙役在街上动手,你们聚众闹事、妨碍公务还有理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布政使大人就是有地方不妥当,下面的人又能如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更何况,他本来就是逼周韶华和王妍、王文等人就范。打从私盐场那个小厮在牢中自杀,他便再没了周韶华利用大运河贩卖私盐的证据。可也是这件事彻底惹恼了布政使大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强烈怀疑那小厮不是自杀,而是周家使了手段害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没了证据,可有职权。既然抓到了汪雅婷,他就一定有法子逼得周韶华等人方寸大乱,进而出错。只要有足够的理由将他们收押进牢,他就不信他撬不开这些人的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布政使大人强硬,周知府也立马翻脸:“既然大人心意已决,下官也只能上书圣上,求圣上做主,还我扬州清正风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大人歘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黑着脸瞪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双方虽不欢而散,可到底还是周韶华他们占了上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妍和周韶华挨个走访当天的围观百姓,请他们在证实布政使大人虐打人犯的证词上签字。周知府更是口伐笔诛,紧扣滥刑和屈打成招的字眼激烈陈词,以求上达天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大人本身没有足够的证据告他们用大运河贩私盐,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他京中的挚友在这件事上也步履维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此,汪雅婷在牢中的待遇有了改善,大刑也停了好几天没有再来。王文等人想进去探望,竟也能在牢头的监视下得以成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是王妍在问王同知出路的时候,王同知沉默了下来。再加追问,王同知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光是贩私盐本身就已经是要命的重罪了啊,拿不拿得住私用大运河的证据又能改变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妍鼻子一下子酸麻起来,她小心翼翼的问他:“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至少保住她性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又是一叹:“咱们和布政使大人已经是剑拔弩张、反目成仇。不说还能想什么法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啊,都已经反目成仇,那他怎么可能放过我们?”王妍语气低落,愁容满面:“这天下哪能有不透风的墙,又哪有查不清的事?做了就是做了,咱们用大运河贩私盐的事情早晚会被揪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同知端了茶盏喝茶,拿着杯盖撇浮沫的手却逐渐收紧。他和周韶华父子讨论过现在去朝堂提及大运河商用的事。有周韶华详细中肯的评测支撑,也不是没有可能将事情办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大明和鞑靼的大战在即,现在当真不是提这件事的时机。大运河如今的使命,只能是保障军资快速、安全的抵达战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真到了那一天,也是没办法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父亲的书房出来,王妍望着灰蒙蒙的天想了很多:既然早晚事发,他们为什么要等到受制被抓的时候被动认命?他们为什么不趁现在有机会去和朝廷解释用意,证实大运河商运的可行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急匆匆的去找周韶华说自己的想法,两人站在周家偏门的石墩边上各抒己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周韶华分析情势说‘不是时机’的时候,王妍认真的看定了他的眼睛,问他:“世事瞬息万变,哪里会有恰到好处的时机?有机会往上面递的时候不递,有机会解释抗争的时候不做。成了阶下囚还有机会去做去说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眉头皱成了山,紧抿了唇角没有接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妍却斩钉截铁:“递上去吧,国富民强耽误不得,雅婷也等不起。这事成了有争议的大案,大运河商运才有可能。借着北方缺盐的事态还没完全平息,借着大家还没忘记北方暴乱的凄惨后果。借着朝廷要和鞑靼开战、北方乱不得的心态。递上去肯定会引起强烈反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被说得开了窍,现在不是时机,那最好的时机在哪里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抓住当下,就已经是最好的时机了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我递!”周韶华定了主意,心里便放下了一块大石:“圣上便是押后再审,至少也能保汪雅婷不被草草处决。我们一起做事,理应同甘共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周韶华用了什么法子,第二天一早周知府便将折子并评测结果递了出去。同时有消息传来:济宁爆发私用大运河一案,牵扯甚广,影响巨大,圣上已经派锦衣卫亲自缉拿罪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消息一出,周韶华等人直接惊出了一身冷汗,济宁事发,朝廷顺藤摸出他们的日子也不远了。同时他们也很庆幸已经将折子递了上去:若是不然,他们或许再没了发声的机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好的时机,果然就是当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