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九十五章:诀别

[更新时间] 2018-06-11 23:08:26 [字数] 3112

或许是顾着两家脸面,锦衣卫带着罩了黑布的囚车专捡偏僻地方行走。车内女眷大多吓白了脸,哇哇大哭没几声就被锦衣卫用汗巾堵住了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妇人胆小,又事发突然没有准备。强烈的怕惧之下,被堵嘴情绪更加激动。她们抓打扭动,动作激烈得要挣断缚手的麻绳生拆了囚车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锦衣卫头子看着心烦,阴里阴气的对周知府等人开了口: “给你们脸的时候就好生接着,再不知好歹,休怪咱家下手狠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的锦衣卫还不如后世般令人闻风丧胆,可他们的手段到底也是骇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朝中摸爬,周知府和王同知都清楚锦衣卫的性子。出手前肯这么警告一句,实在也是给了脸面。他们拿出各自家主的威严控制场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严厉呵斥以及周韶华、王妍等人的帮劝之下,囚车里终于安静下来。见此景象,锦衣卫头子才冷哼一声,放下了黑布接着赶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路上颠簸,加上蒙了黑布不见天日,车内女眷虽说不哭喊了却依旧绷着神经,脸色青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跟着周韶华学过几种衙门的捆绑方式,花了点时间悄没声就解开了绑缚他的绳子。借着黑布隔绝视线,她挨个拔掉了堵着大家嘴巴的帕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姨娘看着王妍直流眼泪,大夫人使劲儿拧她手臂,压低了声音道:“你怎么就这么狠心,我养你一场就养出这个结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人不知道锦衣卫为什么突然发难,王夫人心里却是清楚得很。尤其看见王文角落里对汪雅婷嘘寒问暖,她心里就更不是滋味儿:“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没动也不敢吱声,忍着痛任大夫人发泄。她从没想过以怨报德,可如今当真是她对不起全家,受些责难也是应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夫人拧了半天也没等来王妍一句认错,她心里火越发大,看她疼得皱眉却又再下不下去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松开掐着王妍的手,别过头再不肯看她一眼。别的姐妹也都围在大夫人跟前,拿王妍当空气不肯理睬一眼。甚至于她去帮她们拔堵嘴的布巾,她们也别过头去不肯接受她的帮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刻,王妍的心如被刀扎。她下意识的看向姨娘,可泪流满面的姨娘同样别过头去不想看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恰在这时,汪雅婷虚弱的朝王妍招手。她被押上囚车的时候没哭没闹,自然也没被汗巾堵嘴:“帮我挠一下后背,痒得难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一说话,满车的人都瞪了过去。汪雅婷却依旧朝王妍招手道:“你哥的手抖被勒红了,你来帮他松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文无视满囚车的敌意,肯定的对王妍点头道:“疼得厉害,不松一松手该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王文真诚中带着期盼的眼睛,王妍无处安放的灵魂终于有了着落。虽然她就是因为周韶华教了大哥学解绑,才缠着周韶华学会了解绑的方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依言过去帮王文解绑,果然发现绑他的结早就松了。再去给汪雅婷挠背,却被汪雅婷顺势拉住了手,沉静又坚强的对她道:“别难过,你做的事大家早晚会懂。在那之前,还有我们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文伸手拍了拍王妍的肩,又朝后面挡着的黑布看了看:“你这般无助受伤的样子要让周韶华见了,他该比你还难受了。先振作起来,别还没到京城就先灭了自己气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偷看了大夫人一眼,昏暗的光线下她脸色晦暗不明。她心虚的别过头没敢再看,只在心里一遍遍说着对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后的路走得很安静,王家的人便是再愤恨不满也都是用安静的方式在表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本以为会这样沉闷压抑着直到京城,没想到刚出城门车驾就被人拦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布政使大人过来‘送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布从囚车上拉开的时候,光线刺得人睁不开眼睛。还没等大伙儿适应强光,布政使大人已经在心腹的陪同下到了囚车跟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一里一外,地位已经是千差万别。以往顾忌着周家根基,行事隐晦小心的布政使大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歹共事几年,本官来送送两位大人!”他从心腹手里接过酒壶,亲自倒了一杯递给周知府,再倒一杯递给王同知:“我心里知道你们都是为民的好官,可好官也不能去踩朝廷的底线。这事我出手有些狠,你们也别怪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和王同知端着酒杯微笑,却并不和布政使大人交底。王同知姿态优雅的端了酒轻抿,周知府干完酒朝布政使大人亮杯,满眼疑惑:“听大人的意思,我和王同知被押解进京的事情和您有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大人一愣,随即笑道:“都到这个节骨眼了,还来什么明枪暗调、话里有话的招数?不瞒你说,济宁那边的完全是因为你们才会事发。你们把持着扬州我无处下手,这才央着朝廷从北方查起,一路查下来到济宁就出了事。至于你们,济宁那边估计将察觉到的都招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囚车里的周韶华和王妍目光相对,他们和周知府一样心内震惊:他们被抓竟不是因为递上去了折子?若真如此,圣上会怎样定性他们递折子的用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向来沉稳的周知府面色也有一瞬间的僵硬,他不确定的问布政使大人:“你是说,朝廷已经掌握了我们偷用大运河的证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是不然,你和王同知这样的朝廷命官,怎么会不清不楚就被押解进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气氛立马凝重起来,满囚车都弥漫着死寂和绝望。王妍担忧的看着周韶华,用眼神说道:要真如此,指不定朝廷要以为咱们递上去的折子,是为自己洗罪的借口,根本就不会认真评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早就有这方面的担忧,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往宽处想:圣上是明君,不会对有利于国富民强的法子无动于衷。他只要看过了,肯定会拷问我具体细节。到那时,一切自能分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只能寄希望与此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心里震动也特别大,圣上的人手都查到济宁了,周家的族亲都没能往扬州递个信。这是不是说明圣上已经在防备整个周家?若真如此,这次的案子只怕真要连累得所有族人都没了退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心里发慌,紧着想再多问两句,等在一旁的锦衣卫却很不耐烦的朝布政使抱了抱拳:“路途远,我们也该启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原也不过来送他们最后一程,锦衣卫既然催了,他便也不多留。只在走之前朝周知府、王同知抱拳一揖,认真道:“你们犯法,我将你们绳之以法,不涉及私人恩怨。见天一别,咱们以往的恩恩怨怨全数两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和王同知不失气节的回了礼,布政使大人点点头便转身和锦衣卫头子说话,顺手往他袖中塞了银票:“他两家寻常不坏,在扬州百姓中也颇有声望。山高路远不好行走,这点银子您留着喝茶,有您剩的也赏他们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和王妍绝没想到布政使大人会有这番举动!为怕锦衣卫误会两家品行,周、王两家遭难后都没给锦衣卫塞银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山高水远的路程,没人照料着可不好走。如今布政使大人肯出头,倒解了他们的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往作对的时候总觉得布政使不是好人,现在患难才知道他也不过一心为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没回应王妍的话,他看着布政使大人的背影,心里逐渐发凉:布政使寻常虽正直廉洁却也不是宽厚性子。两方较量中他吃了那么多瘪,现在竟还能帮着打点。这只能说明京中的形势对他们特别不利。他这次送行,是来诀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走多久,另一件事便应证了他的想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快黑尽的时候他们住进了驿站,被锦衣卫拉扯着下囚车的时候,周韶华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往拐角的茅屋一闪。锦衣卫没注意,他却认出了那是他大哥周敬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光看他大哥躲躲闪闪的样儿,周韶华眉头就皱成了山:这个节骨眼留在京城才更安全,他回扬州做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敬思急匆匆的往家赶,为的就是给家里送信让他们早做准备。可他都还没走到,怎么全家人都进了囚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折子不是还没递上去,周家人也绝不会递上去了吗?周韶华的事情怎么会事发,怎么还惊动了锦衣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下意识躲进茅房之后心口便怦怦直跳,光看这阵仗他也能猜到情况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该怎么办?去和家人团聚等着的就是死路一条。可现在逃又能往哪里逃?”周敬思吓得双腿发软,他背靠着夹墙直喘粗气:要逃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若现在没能隐姓埋名,等朝廷出了通缉令他就再逃不了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趋利避害是人之本性,贪生怕死也是人之常情。周敬思没想多久就决定了自己要走的路,为此他还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先逃出去才有机会救他们出来,全进去了更要没希望。再说了,周家真要被灭族,就只能靠我逃出生天留下周家最后的血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心里也不平稳,他不敢多看周敬思藏身的地方,心里却对大哥充满了期望:不管怎么说,大哥来了,京中的形势情况就全都明了了。他们在路上有所准备,到了京城也就能从容应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