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九十八章:开悟

[更新时间] 2018-06-15 00:56:24 [字数] 3336

王同知让堂弟感动得双目含泪,他拉着弟弟的手紧了又紧,愧疚道:“拖累你们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和眼底闪过苦涩,片刻后又调整回来。他轻松的喟叹一声,腼腆的笑道:“谁让咱们是一家人呢,我们若都不帮你还能去指望哪一个?也别说客气话了,咱们都坚持一下耐苦点,都到了这个地步,总要尽力将事情做成了才甘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这个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还想再说,狱卒已经凶神恶煞的过来催了。王和匆忙说了两句‘保重’的话,而后便埋头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路上他千头万绪,发愁去找折子的切入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着王同知和周知府的关系,王和在京中也和周家人有走动。寻常时候,他递了帖子倒也能上门,可如今周家都把态度摆出开了,他怎么去门上开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他厚着脸皮去了,周家也未必肯给好脸色,再问折子说不定还要惹恼了人。偏生这还不是件可以慢慢拖的事情,不紧着办成了,后面刑部定了案还怎么翻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和愁眉苦脸的往回走,脑中搜寻着所有与周家有关联的人物,然后挨个筛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和王和的苦闷不同,监牢的所有人都大大的松了口气:王家当官的族人,大多是外放的小官在朝堂没多少分量。可只要肯出力,再没分量也可能改变局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尤其王和答应了帮忙递折子,那折子只要能递上去,总归就有了希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这两边的族人一对比,周家人的脸色就尴尬难看得很。尤其周夫人,她直勾勾的看着王同知和王夫人紧紧握住一起的手,听着他们相互鼓励满怀希望的话,心里百般不是滋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将这些看在眼里,挪到她身边也握紧了周夫人的手,安慰道:“王家重亲情守正义,所以在这时候才能对王同知一家不离不弃。这就是我说的气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夫人偏过头来懵懂的看着他,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想说的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活在世上,总得有想要守护的理想。一个人若追逐的只有权力,那最后必然也将匍匐于权力。周家的族人只顾着自己的富贵和安稳,自然能轻易将我们舍弃。王家心里有信仰,做事有准则,自然就要和王同知同甘共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夫人将头靠在周知府肩上,眼泪从眼角滑了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各有志,咱们倒也不必悲伤。不过,你现在该知道咱们给韶华定下王妍这门亲定对了吧。她继承了王家的品格,行的端立得正不说,任何时候都不会轻易抛下自己的亲人。而这点,正是我们周家缺少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这个,周知府又不自觉的想到了大儿子周敬思。他当初逃跑的姿态当真是伤了他的心,他养出来的儿子,竟也在危难的时候只顾着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着当初自己还得豁出所有替他掩护,想着周韶华为了他被锦衣卫绑在柱子上抽,周知府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要说怨,他也实在怨不起来。除了伤感周知府对儿子更多的是担心:韶华以被打烂后背为代价换你有机会出逃,你可千万要争气,要平平安安的活在这世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又不自觉的朝周韶华的位置看去,只看见他和王妍相对而坐,窃窃私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倒根本没将周敬思的事情放在心上,虽然她当时也将情况看了个清清楚楚。她自己在生死线上挣扎,便更盼着相熟的人能活得安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现在问周韶华的是:“当初那些资料,你还能默出来个大体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明白他的意思,却只能遗憾的摇头:“条目太多,时间也长,根本就记不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沉默片刻,而后又道:“具体的记不住,那粗略的呢?周家那边决定撇清关系,你们当初递上去的东西肯定也做了处理。咱们光指望堂叔去找也不现实,我想着不如再写一份递上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说我记不住,便是能记住,在这监牢中要怎么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监狱里笔墨纸砚样样都缺,可那都不是问题。王妍挑来外裳将雪白的里衣下摆撕了一大片下来:“这就是纸,手指和鲜血就是笔墨。我想着不管你能不能记住,咱们先按印象写出大运河商运的可行性来。条目齐全,数据夸张都不要紧,只要能引得圣上关注就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凭想象胡写,那岂不是欺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瞒着陛下不让他知道大运河的实际吞吐量,那不但是欺君更是误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好,我这就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周韶华就要咬手指,可王妍却抢先咬破了自己的手:“你说,我来写。这是初稿,确定了措辞再换你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王妍指尖嫣红,周韶华心尖一疼。可凭一人之血也的确不能长久书写,现在也不是能矫情的时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趁着王妍铺料子的时候,周韶华赶忙理了理思绪,力求一次写顺,不叫王妍吃更多的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和王同知也聚在一处商量受审时的事宜,许多细节的东西他们得格外注意,不能轻易被主审官诱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夫人则忙着将王和送进来的糕点分给大伙儿,监狱里最是吃不好,有一口糕点可比珍馐还金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是在充满了腐朽死气的监牢,却因着他们心智坚定,态度平和而显得平和安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说周敬思,此时的他早已落魄得不成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着怕锦衣卫追上来,他根本就不敢走大路。凭他公子哥的细皮嫩肉往僻静山林里钻,没多久就挂破了衣裳,磨坏了鞋底。更要命的是备着的干粮已经吃完了,他袖带里虽藏着两锭银元宝,却也没胆量去城镇上买吃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硬挺着往北边走,又倒霉的赶上了两场大雨。他又冷又饿又没处躲避,一场大雨淋下来就染了风寒,再来一场几乎就要了他的小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容易寻了个破庙容身,身子也已经滚烫得手不能触。更糟糕的是他心里还埋着火,内外相冲立马就放倒了他。晕晕醒醒四五次之后,周敬思觉得自己快活不成了。这时,他满脑子都是初去京城时被人戳脊梁骨骂败类的场景,再一转又是父亲被踩在脚下,韶华被绑在柱上抽打的凄惨景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想到了小妹的哀求,母亲的眼泪,自己也早已经泪流满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终于知道了亲情的可贵,才终于知道了品格端正的重要:“若我没在前头栽赃王同知,到了京城我依旧是鲜衣怒马的大公子。若我没那么自私自利,我至少能守在家人身边,相互温暖着堂堂正正去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如今呢,死在这荒山可有人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刻,悔恨跗骨折磨得他生不如死。他想着死了吧,他先等在奈何桥上总有机会和家人团聚,总有机会给大家磕头认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醒来的时候,周敬思躺在一辆行进的马车上,身上盖着一床漏花的破棉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他睁开眼睛,赶车的粗犷大汉边甩马鞭边回头看过来:“既是醒了,便说说你是何人要去哪里吧,若不顺路我也好寻个地方将你放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识到自己还没死,周敬思很有些失望。他瞪着两只鼓眼睛望着天上不断变幻的白云,停了好半晌都没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咋的不说话,莫不是个哑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大汉在路边停了车,转过身来便伸手切他的脉:“嗓子没问题,风寒也好得差不多了啊。你这一直不说话,莫不是还想讹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敬思便摸了袖袋里的银锭子递给他,沙哑着嗓子回道:“家里遭灾,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举目无亲没地方可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年开封和杭州都有灾情,逃出来到现在还无处安稳的也大有人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大汉接了他的银子揣好唏嘘两声之后便又坐回前头赶车:“看你的身架倒像是南边的人,老家在杭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敬思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心灰意冷的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大汉说着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谈话中,他知道大汉是北边人,最大的儿子抢盐时打残了个士兵,眼下正要拉去充军。王知府仁慈,许他儿子在充军前回家见父母一面,所以在扬州经商的大汉便火急火燎的往家里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起来是崽子混账,可往深了论咱老百姓不也是被情势所逼?百姓连盐都吃不上岂不是就断了活路,不去抢难不成还坐着等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起北边缺盐的事,周敬思倒来了兴致。他挣扎着从板车上坐起来,看着大汉的后脑勺认真的问他:“缺了盐朝廷自然会想法子为你们运过去,哪里就像你说的要断生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嗨,你还不信!”那大汉满心怨气,拔高了声调催快了语速道:“就是指着朝廷咱周边的村民才浑身都肿得透亮。那人一天天的死一天天的烂,盐却是今天被抢明天缺货。老百姓想吊口气活,不去抢你说怎么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停了下没等到周敬思回话,他又气吼吼道:“你不是没地方去,那你跟我回家,去听听当地的人怎么说,看看当时有多惨。说起来,最后还得感谢山匪,要不是山匪从别处抢了盐运过来卖给我们,这会儿大家伙儿都得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传后头的盐是山匪运过来的,具体是不是谁也摸不清。唯一有点音信的便是发盐的赵掌柜,可他嘴严硬说是贵人从扬州贩过来的,怕人不信还出示过盐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汉絮絮叨叨说着大伙儿对‘山匪’的崇敬和感恩,动情时还指天发誓要去为‘山匪’修的功德庙,上香叩拜。那感恩戴德的模样,看得周敬思心里发苦发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周韶华做的是这么有价值的事。救万民于水深火热,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实在值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经历过这些,周敬思突然开悟。他打断大汉激扬澎湃的歌颂‘山匪’的伟大,坚定道:“若是大叔能想法子疏通下关系,在下肯替你儿子去充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赶不上贩私盐救民于水火了,可还能用拼着这条贱命去参军杀敌。他活这一世,总得让生命有点温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