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一百零一章:当人还是狗

[更新时间] 2018-06-20 08:45:49 [字数] 3262

周翰林走了,周韶华却并没有因此放松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握着牢门粗壮的木栏杆,望着堂叔的背影久久收不回眼神。当初堂叔要求他们脱族的时候,他心里虽然难受却还能自持,现在却不太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将生的希望摆在你面前,告诉你要拿良心和尊严去换。这种选择本身,就比没有生机更加残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监牢里这么多人,哪个不想活呢?监牢里这么多人,谁又能保证大家都肯宁死保节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生死关头,任何人做出任何选择都无可厚非。可若人真的出卖了的灵魂,那活着真的还能心安理得,真的还能坦荡高贵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本满脸充满了希望的王妍脸色也暗淡下来,她将母亲交给汪雅婷照顾,自己过去握住了周韶华的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让你失望了!”周韶华手上一暖,回头看着王妍脸上带着的笑,他心里也跟着一暖:“你还笑得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日子已经这样了,自己不笑就该让别人笑话了。”王妍将他紧捏着牢门的手拿下来,捋着他的手指和他十指紧扣:“别想了,去和大家好生说说,想来都可以理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俩说话的时候,女眷孩子全都眼巴巴的看了过来。他们眼里全是渴望,全是期盼,全是求而不得的痛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去问,周韶华和王妍也能看出来,他们想活想要遵从周翰林的安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边是真的在贩私盐,他们如何都逃不了罪。左右都是死,帮我们一把有什么不可以?”周小妹一边帮母亲换着额头上的湿毛巾,一边濡湿了目光看着周韶华:“堂叔还肯管我们难道不是好事,真没人管了难道才要开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家最小的儿子,周敬梓也小声的帮着腔:“你们不在意生死,我们还这么小,还没活够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夫人烧得迷迷糊糊,却依旧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挣扎着拉住儿女的手,沙哑了嗓子道:“放心,你们阿爹绝不会眼看着你们送命。以前是没法子,现在有办法了不会不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这个,她几乎用光了身上的力气,却依旧坚持去看身边的周知府要他一个肯定:“小妹今年才十一,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不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才刚起了头,周家两个孩子哇一声就哭了出来。王家这边亮着的眼神也迅速暗淡,眼泪也断线的珠子般往下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夫人也激动起来,她扔掉额上的帕子要起身,整个人都显得义愤填膺:“什么不一样?哪一点不一样?你想死就自己去死,拖着我的儿女做什么?我嫁给你过不得好日子就算了,到如今还要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眼睛也是酸胀难受,他再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只任由周夫人一拳一拳的打他,神色挫败的盯着牢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要过去劝,才刚开口便被他娘一口唾在脸上,恨毒了般冲他骂道:“大伙儿落到这步田地不都是因为你?好不容易有了生机,你哪来的脸面要我们放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一张脸红了个透,站在原地手脚都没地方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吃了这么多非人的苦,受了这么多非人的罪,眼看着能解脱了还要被人拦着。若是还不生气,那几乎都是圣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说女眷、孩童,就是周知府、王同知本人,有时候也想着趋利避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百姓是皇帝的百姓,天下是皇帝的天下,妻儿性命却都是自己的,今生唯一的。他们试着去救济需要的百姓,试着去富庶天下和苍生,可最后得到的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火棍一棍棍打在屁股上的时候,打疼的不仅仅是屁股和血肉,还有尊严和气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晚上熬不住疼的时候,看着儿女泪眼婆娑喊着爹娘的时候,他们也在心里喊道:你去娘的天下,狗屁的朝堂国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前看不到希望还能咬紧了牙关去熬,如今儿哭女骂,他们的心也在被人用钝刀子割着,那种痛,说不得也说不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的目光又移到王同知脸上,他用眼神询问着他:不行,咱们就从了吧!这样僵持着还有什么意思?没等到皇帝主持公道,咱们这一家子老小都没了性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横七竖八躺在脏污地面上的家人,王同知眼角也挂上了泪。他屁股还开着花,动一下都倒抽着冷气,若说不想被放出去好生养伤那实在也是自欺欺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他没回应周知府的眼神,哪怕他耳边也是儿女的一片哭声。哪怕大夫人也早是一脸泪花,扯着他的一角拉了又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都想活,都想解脱。可咱们一直用命坚持着的信念呢,咱们想实现的大运河商用的目标呢?现在若放弃了,这辈子就都没机会实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身上也疼,打板子的狱卒并没因为她是女眷就下手轻些。可她没有趴下,她依旧咬紧牙关站立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济宁的那些人并不是板上钉钉了要被处斩,只要圣上最后采纳了大运河商运的建议,那用大运河贩盐就不是了不得的大罪。或许被罢官,或许被流放充军,总不见得一定会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擦干净脸上的唾液,将快要夺眶而出的热泪逼了回去。然后过去握紧了王妍的手对大家道:“周家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将所有无中生有的证据做得天衣无缝。若上头较真严查,咱们以前的初心都会被抹黑成为了私利。不仅如此,还会被加上欺君犯上的罪名。陛下若因此震怒,咱们的下场只会更加凄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始终相信,弄虚作假不能长久,正义和善良才能让我们幸福坦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昔日俊朗的王文也早已满脸胡茬,一身憔悴。他迷茫的看着王妍,迷茫的问:“倒是坦荡了,可幸福呢?有周家在外头照应着,说不定还能捡一条命,咱们自己非要往死路上走,还剩得下什么?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们心疼这世上所有受苦受难的乡亲,可又有哪一个肯心疼心疼咱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同志狠狠的白了王文一眼,想说什么到底也没能说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倒是汪雅婷很有些激动,她直愣愣的看着王文,虽说还是文雅淑静的模样,语气却带着摄人的寒气:“你一直有英雄情结,一直梦想着学武功当侠士。到头来却也不过贪生怕死。我若也和你一般想法,当初刚入狱就会将你们全招供出来。毕竟布政使大人更相信我是从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趋利避害谁不会,可人总得有点信念总得为理想坚持。若给你活路你就什么都肯放弃,那被鞑靼俘虏,你是不是也能为了活命将鞑靼军带进关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汪雅婷一起不明白这些道理,在扬州监牢里咬牙受刑的时候翻来覆去的想王妍的言行,才终于领悟了这些道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气节是个不值钱的东西,可人若真少了气节,那便没了底线、没了骨头便会趴得特别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堂堂正正的人俯身入尘埃,那活着也不过行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文被说得面红耳赤,他心虚的瞥着汪雅婷愈发寒利的脸色,小声道:“我还不是想和你安稳的过日子,咱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嫁的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是没有信念没有良知的行尸走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文沉默下来,他低了头看着从破洞里钻出来的大脚趾。好半晌之后,他神色也才坚定下来:“堂堂男儿,难道还不如你们两个女人?既然当初做了,咱们就坚持到底!不管是刑部的刑具还是镇抚司的酷刑,我都会咬牙去挺,绝不无辜牵累旁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话音才落,王夫人也掉着泪沙哑了嗓子开口:“雅婷说得对,咱们活着得有气节,得有良知。我不会改口,儿女们若真为这事死了,阎王爷也会帮他们选个好人家投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围的儿女哭成一片,王同知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他拉着妻子的手,又摸了摸儿女的头,哽咽道:“不是爹娘不心疼你们,是这世上还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东西。爹娘若让你们用投机取巧的法子得了好处,往后你们的脊梁便挺不直,遇到危难的时候你们会随时拿尊严和良知换好处。这不对,祖宗会因此蒙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孩子们大哭着点头,周姨娘搂着孩子泣不成声:“我们生死追随老爷,绝无怨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家都这样了,周知府又能如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看着王同知长长叹息的同时,也自愧自家没有这般的信念和气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呵斥住孩子争吵的孩子们,声色俱厉:“挺住苦难便能挺住脊梁,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堂堂正正的人。跪下了就是匍匐在欲望身下的狗,再利益面前再也抬不起头。周翰林诱惑着咱们当狗,你们竟也上赶着去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管周家的女眷、孩子们内心是什么想法。摄于父亲的威严他们也都不敢再乱,只是眼泪再也收不住,哭声再也藏不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说相邻牢房里都没住人,可这般吵闹还是不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多大会儿就将远处的狱卒引了过来,他们拿着刀鞘用力敲着牢门,骂骂咧咧的让他们安静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几下子比谁苦口婆心的劝都顶用,没多大会儿里头便沉寂下来,便是哭也是紧咬着拳头不敢出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后的审讯比大伙儿想得要来得快,手段也比他们想的狠。人一个个拖出去,再拖回来的时候都血肉模糊没有了形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牢房里气氛一日日凝重,到王妍被拖出去再送进来的时候,她一张脸都被划了个稀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姨娘吓得尖叫不挺,搂着王妍哭天抢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王妍在晕倒的最后一刻却是骄傲的看向周韶华,虚弱又自豪的道:“我没有攀诬别人,到最后也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过去紧握住她的手,心疼得泪水流了一脸。可他依旧自豪的笑着给王妍竖大拇指:“我们妍妍很棒,真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