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一百零二章:代价

[更新时间] 2018-06-21 20:33:54 [字数] 3247

周韶华信奉男儿留血不流泪,所以自懂事起就很少会哭。今天他哭了,看着王妍晕倒他眼泪怎么都收不住。#%&|+首?发www.zongheng.com||!=!

  他忍不住心疼,忍不住伤心,更多的却是忍不住自豪。#%&|+首?发www.zongheng.com||!=!

  这天下容易做成的事情,哪一件也不值得铭刻。王妍能为了信念坚持,他也能!#%&|+首?发www.zongheng.com||!=!

  或许是王妍昏迷前最后的笑震撼了大家,也或许是周韶华流着泪那一声赞激励了大家。总之再没有人喊着要将罪名嫁祸在济宁官员身上。#%&|+首?发www.zongheng.com||!=!

  之后再审,每个人受的罪都不少,即便一去就招供事实,摆明动机,也依旧逃不开一顿刑罚。#%&|+首?发www.zongheng.com||!=!

  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家的打点有了效果,锦衣卫在后头会刻意问:“是不是被济宁那边利用,是不是得了济宁那边的公文?”#%&|+首?发www.zongheng.com||!=!

  受审的人在那一瞬间往往会停下来,他们心里多想说一声是,可出口的依旧是:“没有,没有任何人指使,也没收到任何调盐的公函。周家和王家运私盐一是心疼北方乡亲,二是实地调查,看大运河到底能不能承受一定的商运,若是能又能承受多大规模的商运。”#%&|+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们的嘴越紧,受到的责难就越厉害。到后头回来,面目全非已经不算稀罕。即便这样,也没人攀诬,哪怕在牢中骂骂咧咧的周夫人,最终受审都挺住没说济宁一句不是。#%&|+首?发www.zongheng.com||!=!

  轮到周韶华的时候,锦衣卫的手段更狠。一句不问先打二十鞭子不说,还将济宁犯事的同知提出来对质。#%&|+首?发www.zongheng.com||!=!

  而济宁官员竟真的认定了是他们利用、蒙骗了周、王两家。#%&|+首?发www.zongheng.com||!=!

  不管多大的刑用下去,济宁徐知府也一口咬定是他假传公文要求周韶华用运河调盐过去。旁的不说,光这份硬气就让人动容。那一刻,周韶华也认为只要他们改口,就能成为被人哄骗、误导的受害人。#%&|+首?发www.zongheng.com||!=!

  偏生在那时候还有锦衣卫规劝:“我们要的从来都只有真想,不会去追究你们以前是什么说辞。他们人证物证都拿出来了,你们这边要还为着别的目的硬不招供,那可怪不得我等刑讯。”#%&|+首?发www.zongheng.com||!=!

  周韶华虚弱的抬头看向审他的锦衣卫,心里觉得异常的好笑:“见过不认罪刑讯逼供的,还是头一回见被逼着承认自己没罪的。我们讲的就是真相,从来没什么目的,至于你们有什么目的,那也只有你们自己清楚。”#%&|+首?发www.zongheng.com||!=!

  也不知道是不是恼羞成怒,反正周韶华话音才落,锦衣卫手中带钉的皮鞭就雨点般落了下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周韶华前头还紧咬牙关硬挺着,到后头也挺不住嚎叫起来。#%&|+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个时候,几乎就是他承受的极限了,他身上痛苦,心里也跟着挣扎难受。身上越痛,他便越觉得没有意思:我便将敲碎骨头让人吸髓又能换来什么?朝堂里哪个说他周家正派仁善,圣上又何曾体谅过他们的赤胆忠心、爱国爱民。#%&|+首?发www.zongheng.com||!=!

  所以,趴下来跪求生机?哪怕能给个痛快,让人利利索索的去死也比受这非人的折磨强啊!#%&|+首?发www.zongheng.com||!=!

  恰在这个时候,济宁徐知府还跪在他面前老泪纵横的求:“公子你就招了吧,我知道您记恨周翰林没保你进国子监,也记恨你祖父从小更疼敬明。可再记恨也不能胡乱认罪,叫几族人为你陪葬啊!”#%&|+首?发www.zongheng.com||!=!

  周韶华疼得满地打滚,他全身力气都用来对抗疼痛,实在无暇反驳于他,却也依旧紧闭着嘴没肯乱说一句。#%&|+首?发www.zongheng.com||!=!

  “公子,放下吧。你那溺水夭折的妹妹,真不是大小姐推下的荷塘,周家老祖宗不曾偏心误判。你便是恨,也先和自家人说个明白,不能乱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周韶华何曾有个溺水的妹妹?他这样说,不过是证明他真的是在报仇,可以要拖累整个周家受罚一般。#%&|+首?发www.zongheng.com||!=!

  猜着这些都是堂伯父的安排,周韶华心里针扎般疼。#%&|+首?发www.zongheng.com||!=!

  徐知府的劝告还在耳边,那些发往扬州的调盐公文就摆在案头。一切都像真实发生过的一样。到后头,连锦衣卫都忍不住叹道:“人证物证都全了,你还硬挺个什么劲?攀诬别人真那么要紧?”#%&|+首?发www.zongheng.com||!=!

  周韶华心中荒凉,可想到王妍那张皮肉外翻的脸,想着她昏迷前那一个自豪的笑。周韶华也微微笑了起来,他说:“由着你们折磨吧,假话我到底是一句也不会说。”#%&|+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监牢,再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跟散架了一般,全身都痛。他偏头朝王家的方向看去,满脸血痂的王妍依旧皱眉昏睡,神色痛苦。#%&|+首?发www.zongheng.com||!=!

  以往受了伤,总会伤得较轻的人照顾。如今都已经奄奄一息,谁也顾不上谁。#%&|+首?发www.zongheng.com||!=!

  他看见王妍嘴唇干裂起皮,忍着痛挣扎着往她身边挪,想用碗底子那几滴水给她润一润。可他身上太疼了,每动一下都像在刀尖上滚。#%&|+首?发www.zongheng.com||!=!

  不足一丈的路程,周韶华爬爬停停走了小半个时辰。等终于躺在王妍身边,他唇角不自觉露出了笑:“我也一句假话都没说,我是不是也很棒?”#%&|+首?发www.zongheng.com||!=!

  他用带血的手沾着碗底的水为她润唇,看她贪婪的吸收水分,他心里就异常满足:“我当若没挺住,该要被你瞧不起了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喂完王妍那点水,周韶华也支撑不住躺了下去。躺在她的身边,他忍不住道:“若有幸躲过这劫,咱们便再不去管世上的纷纷扰扰,只找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安稳的过日子。你说好不好?”#%&|+首?发www.zongheng.com||!=!

  王妍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手指往周韶华手上勾了勾。#%&|+首?发www.zongheng.com||!=!

  周翰林先前送来的药用完了,他也如自己所说的没再往这边送半点东西。中间匆忙来了一趟,也不过是来看笑话。#%&|+首?发www.zongheng.com||!=!

  当时他穿着锦衣高傲的坐在自己搬来的锦凳上,而后打开带过来的食盒拿着筷子一口口吃着里面的美味珍馐。#%&|+首?发www.zongheng.com||!=!

  肉的香味飘得满牢房都是,馋得里面的人一口口吞口水一下下舔舌头,那两只眼睛,更发绿的盯着盘子。#%&|+首?发www.zongheng.com||!=!

  周翰林没有要施舍的意思,他将最后一筷子糖醋虾仁放进嘴里细嚼慢咽,等将东西都吃完了才笑呵呵的道:“出来吧,出来我好酒好菜待你们。路都铺好了,自己不走也活该看着别人享受。”#%&|+首?发www.zongheng.com||!=!

  孩子们还在砸吧嘴,周韶华等已经闭上眼不去理他。#%&|+首?发www.zongheng.com||!=!

  “看你们伤得都不轻啊,再不找大夫看看怕是要活不成。你说你们是何苦呢?将自己折腾死了,后头还不是由着旁人说。给你们找活路就那么让你们难受?”#%&|+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不是活路,是死路!”#%&|+首?发www.zongheng.com||!=!

  周夫人睁不开眼睛,却忍不住用尽力气道:“遇事见人心,我现在才明白什么是人什么是狗。”#%&|+首?发www.zongheng.com||!=!

  “你……”#%&|+首?发www.zongheng.com||!=!

  “你走吧!”周夫人打断周翰林的话,接着虚弱道:“自己受过一场就知道想得到什么,攀诬济宁不仅是诛他们的心,也是在诛我们自己的良心。如今我懂了,再不会上你的当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济宁那帮人本来就活不成了,他们是自愿帮你们,怎么就是诛心,诛谁的心?你们有本事,你们不肯连累别人。那族里呢,族里哪个不是无辜,哪个就该被你们害死?”#%&|+首?发www.zongheng.com||!=!

  受了一个来月的罪,哪个都是身心俱疲。他们没力气去和周翰林争论何为良臣,何为天职,何为本分。他们只异口同声的道:“我们两年前不是就脱族了,连累不到你们!”#%&|+首?发www.zongheng.com||!=!

  周翰林被堵得心口发闷,恨恨的瞪了他们几眼,拂袖而去。#%&|+首?发www.zongheng.com||!=!

  之后族中几个有声望的老人也来看过他们,好吃好喝的送过来,苦口婆心的劝他们,动情处还忍不住的掉了些眼泪。#%&|+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们说的话有理有据,乍一听也是为他们好。可真要是好心,为啥偏偏不带他们急需的药?到最后走的时候还泪眼婆娑道:“只想着你们在里头要吃不好,喝不足,却没想到受了这样大的苦。且先配合着上头问案,等下次打点好来看你们再带些上好的药丸过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大伙儿感激的笑了笑,没人搭腔。#%&|+首?发www.zongheng.com||!=!

  “圣上御驾亲征,你们这个案子就交给了锦衣卫全权负责。只要配合着锦衣卫招供,想来很快就能结案,我们也好接了你们出去好生医治。瞧你们的伤,几颗药丸估计也不经事。”#%&|+首?发www.zongheng.com||!=!

  从头到尾依旧是劝他们攀诬!#%&|+首?发www.zongheng.com||!=!

  可他们受了这么多苦这么大罪,又怎么可能抛弃最初的目标?若不在皇帝面前提一提大运河商运的可能性,他们死了都不能甘心。#%&|+首?发www.zongheng.com||!=!

  王家人一直没有来过,不是王和无情,实在是北镇抚司的大牢没那么好进。他银子也使出去不少,可最后不但自己进不去就连东西都捎不进去。#%&|+首?发www.zongheng.com||!=!

  王夫人有时候就问:“他堂叔也没了音信,不知道家里还肯不肯为咱们的事情出力。”#%&|+首?发www.zongheng.com||!=!

  “会吧!”王同知回得有气无力,声音里全是疲惫:“如今管不得旁人,咱们只一门心思熬到圣上回来,好生和他说说大运河的事就成。”#%&|+首?发www.zongheng.com||!=!

  可皇帝什么时候才要得胜归来,归来后肯不肯见他们一面?周家是摆明了不会出力,王家连北镇抚司的大牢都进不来又有什么能耐去皇帝面前说话?#%&|+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们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像溺水的人捞不到浮木,眼睁睁看着自己呛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子不断的往下沉。#%&|+首?发www.zongheng.com||!=!

  之后再审,锦衣卫也不曾手下留情。这一轮再折腾下来,个个都觉得自己快死了,别说浑身是怎样无法忍受的疼,他们根本连嘴都张不开水都喝不尽了。#%&|+首?发www.zongheng.com||!=!

  王妍好容易醒过来,也只有力气抓住周韶华的手,微笑着道:“来世,咱们再做夫妻。来世,若还在这个朝代,咱们还运私盐还拿命去证明大运河可以商运。”#%&|+首?发www.zongheng.com||!=!

  她说得断断续续,有气无力,周韶华却听清了里面令人心惊的坚强和毅力。他回握着她纤细得只剩骨头的手,忍痛扯着唇角回道:“好!”#%&|+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