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一百零七章:居心

[更新时间] 2018-07-01 00:03:24 [字数] 3236

张家掌柜忧愁的看着忙碌的长工,还是没忍住将齐船头拉到一边道:“这么弄,当真会没事?当今皇上就是再大度,只怕也容不下老百姓这么拥护一个地方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是怕帮了倒忙,毕竟他现在能指望的也只有周韶华他们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处境你也清楚得很,周韶华和王妍真被治罪。我这边也干净不了,就算王妍真担下了偷往我库房放私盐的罪。我这边也很难一点的责任都不担。况且在用大运河运祸、出货的时候还得罪了不少人。要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都是没有退路,那死马当活马医好了。”齐船头想了下自己的处境,顿了下又接着道:“咱们这样的,不豁出去不被治罪,也不见得能有好日子。跟着周韶华他们豁了一场,败了也不过个死字,可要真赌赢了。这扬州乃至这天下,都会因为咱们再上一个层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从来都不敢有当伟人的野心,咱们这样的小老百姓,能过两天安稳日子也就够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齐船头正指挥着人装车往码头运,听得张掌柜这话他转头认真的看了过来:“白花花的银子往你荷包里钻的时候你咋不说想过安稳日子?如今韶华和王妍他们出了事,你倒是想起安稳日子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掌柜的面红耳赤,连忙改口道:“我也不过发个感慨,真能实现大运河商用可不就是大家的福气。自打周韶华他们被抓,各地的货都涨了四五成。好多东西还直接断了货。商户、百姓们都叫苦连连,他们心里憋着的那团火估计也快憋不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货少、运费贵,连街边茶棚的大麦茶都涨价。这日子老百姓过着也不舒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齐船头也正吃着经济不景气的苦,寻常能给他媳妇抓三副药的钱如今一副药都抓不回来。他家几个堂兄以往多少都能帮衬他些,可最近几个哥哥都没事做,自己家的嚼用都是难题,哪里空得出来手帮衬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扬州富裕,可像齐船头这样的困难百姓也是不少。大运河突然断了商运,对刚改善了处境的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灾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齐船头心里发苦,长叹一声道:“若是韶华他们在,事情就该有转机了。目前来看,也只有他们肯不顾自己利益,为大家争取大运河商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无私这一点上,张掌柜对周韶华他们是真的服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坚定的点了头道:“大伙儿心里都憋着气呢,真不行了就发动大伙儿抗议。左右都是事关自己利益的事,罢卖罢工总得逼朝廷给个说法。周韶华他们这样一心为国为民的官都不能落个好下场,咱们扬州百姓可是不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些都是后话,当务之急还是现将粮食运过去吧。”齐船头指挥着装好的车驾发车:“要是战败让鞑靼打了进来,别说大运河商运,就是官运还不知道忙不忙得过来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周知府和王同知在扬州扎根几十年,廉洁公道的作风也很得人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今周、王两家出事,大家虽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发的犯了什么事,却也知道他们两家才被带走,扬州百姓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得知张家让绣娘在麻袋上绣字是为了替他们求情,大家积极赶工的同时还在旁边加上了两家的具体事迹。最后更不怕担责任的绣上了自己的姓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麻袋装着粮食送到运河码头的时候,等着接货的布政使大人都惊呆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知道周知府和王同知一向受人爱戴,也知道周韶华和王妍惯会给乡亲们些小恩小惠。可他没想到就因为这些,老百姓就肯站出来替他们请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才从京城赶来督工的顾大人看着这个场面却是眉头紧皱,他翻看着麻袋上绣的字,斜着眼睛看着布政使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周韶华和王妍自己都认了贩私盐,你们还有脸说他们廉洁忠贞?这袋子送到前方,是想惹得陛下大发雷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讨好的笑笑,漫不经心的道:“绣娘们胡闹,您就当他们是拿麻袋练绣功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头一回见有人到陛下面前去练绣功的,你们扬州果真和别处不同。”顾大人白眼一翻,高昂的头显得很是盛气凌人:“去将袋子全换了,就这模样,绝对不怕可能让你们上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齐船头当时就急了,往前跨了一步正要说话。布政使却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压低了声音道:“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惹恼了顾大人,有你的苦头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齐船头也不想惹人,可他仗着官大拦着还不让军需上船,这要耽误了事还不是扬州遭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现在还在乎什么苦头,他挡的根本就是我的活路。”齐船头血红的眼睛鼓得斗大,语气也梆硬死板:“要真严查起来,参与贩私盐的可不是只有周家和王家。码头上半数的人都参与过,全部的人都拿到了贩私盐带来的收益和好处。贩私盐就不忠贞、廉洁了?贩私盐就罪过大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越说到后头越激动,吓得布政使大人赶忙摆手让他压低声音:“先不论贩私盐到底是功还是过,就单说你们往麻袋上绣字,这也实在不成体统啊。这些东西运到陛下面前,不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吃着扬州的粮食,还不能听一听扬州百姓的心声?”齐船头生气的摔了搭在肩膀上的汗巾,气道:“要我运,就得是这麻袋装的粮食。谁要是换了袋子,这船我铁定不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还要再劝,齐船头已经走开不想在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看着齐船头的背影长长叹了口气,心道:“周韶华对他们好,他们便也肯在周家为难的时候伸把手,这或许就是公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站在原地想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帮他们一把:不管皇帝见了是什么想法,让他知道周、王两家寻常在扬州是什么声誉,也好让他更客观的平价周、王两家的人品心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大人坚持要换袋子,布政使怎么劝说都不管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最后,气糊涂了的顾大人甚至将布政使都规进了贩私盐的队伍之中:“你这般护着周、王两家,难道是因为你也分了贩私盐的好处?看来这次回京,本官也该请刑部好生查一查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话给布政使都气笑了,他可算明白了当初周韶华和王妍和他斗智斗勇时的心情了。不是做的是坏事,是当真解释不清楚,说不明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下官不知道刑部会不会来查我,但若您坚持不许粮食上船,耽误了陛下的大事。只怕陛下会亲自找您。您觉得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换麻袋最多半天时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咱们没提前准备那么多麻袋,况且这回要运的东西多了,你突然换了袋子样船工也要分不清哪袋装的什么。更要紧的是,船头及船工都受过周韶华和王妍的恩,您换了袋子,这船他们还就不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走船,他们还反了不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顾大人,布政使好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他当初派心腹下河捞盐的时候,应该就和现在的顾大人一个嘴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语气虽说恭敬说出的话却像当初的周韶华一样气死人:“是不是反了得刑部审过才能定。可大人真要拉着不让发船,只怕扬州的千户所也能拦下您,您说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大人气得脸色发白,哼了好半天最后还是只有最开始的那一句:“战事吃紧,你等还拿这些东西去扰乱军心,陛下见了定要火冒三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便是火冒三丈,也自有本官去承担那怒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搬货,装船!”布政使没工夫和顾大人打嘴仗,直接越过顾大人指挥着船工装船。顾大人一张脸气得发紫,最后还是忍了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他心里已经想好了写奏折的措辞,现在在扬州受的气,回了京城他都要想办法加倍讨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装好皇帝钦定要运过去的东西,齐船头竟又亲自拉了几车药丸、亵衣裤过来。并且二话没说就指挥着老手下装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着大伙儿的面运私货,这胆子也太肥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大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顾大人更直接喊了衙役过来要拿人。可他虽然品级高,却是初来扬州,码头上的衙役都看着布政使的脸色没有动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是做什么?”布政使指着齐船头带来的就几车东西,眉头皱成了个大大的川字:“本官记得陛下并没要这些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帝是没开口,这是扬州商户和百姓对他们的一点心意。”他指着装药丸的马车道:“这几车是药商赵家捐的,他家大夫妙手回春调出来的外伤药好用得很。将士们在战场上厮杀难免受伤,这药他们用得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布政使哦了一声又看了脸色已经黑透的顾大人一眼,为难的问道:“那几车呢?可别说将士们缺衣裳,绣娘们连夜做好衣裳让他们好上战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哪有穿亵衣打仗的,刀枪无眼上了战场得穿铠甲。”齐船头也偏头去看车驾,同时解释道:“战场上洗漱不方便,将士们身上的亵衣裤该都脏了。咱们将新的送过去,将士们穿舒坦了也更有力气杀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着他还顺手指了指最后一辆车,笑道:“还有商户准备了一车调料,军中饭菜合口味了,将士们杀敌才能更勇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等布政使大人说话,顾大人率先发了飚:“别以为没人看得出来你的目的,不就是想说明周韶华贩私盐不耽误运军资呗。今天谁敢将这些东西往船上搬,本官亲手砍了他的脑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时候还想着替周韶华洗罪,这扬州莫不都成了周家的天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