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一百一十章:患难见真情

[更新时间] 2018-07-09 22:47:32 [字数] 3147

周敬思听见后身子一僵,他下意识的要往齐船头的方向看,头转到半路终于忍下来,若无其事的接着去前头对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周敬思先前的神色,齐船头基本都认定了他和周家有关。虽说周敬思毁了容,可身形、脸型和周韶华几乎一样。他以为周敬思是没听清,于是又追上去稍微提高了音调喊道:“周大少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敬思避无可避,又不忍让对周家一腔热忱的齐船头寒了心,于是站住脚步微笑着回道:“大叔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倒是姓周,可家父就是个普通小商贩,当不起那您一声少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满嘴的扬州调调,若说不是土生土长的扬州人实在没人信。而在扬州姓周又和周韶华长得如此相像的,除了周大公子有还有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他否认,齐船头当头一愣,直愣愣看了周敬思好久也没敢相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不敢承认身份,周敬思还是忍不住指着麻袋上的刺绣问齐船头:“在麻袋上绣这些东西花了不少钱吧。扬州还有人肯花钱雇绣娘网麻袋上绣字往这边送,看来周知府和王同知在扬州还是有些声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船头忍不住多打量了周敬思几眼,然后才回道:“一夜的功夫赶制出这么多麻袋,哪个秀坊也做不到。这完全是当地百姓积极为周、王两家父母官绣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又指着麻袋上的小故事对周敬思道:“你看那麻袋上的落款,在扬州都能切实找得到人。哪怕皇帝派人去调查,咱们也能保证真人真事。百姓们不会认字、写字,麻袋上好多小故事都是自己口述,同村秀才帮忙书写。这事大半个扬州城都知道,随便去打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敬思才忍住的泪意又涌了上来,他眼窝儿发胀发酸为了忍泪直将眼眶憋得通红。怕齐船头看出异常,他装着去看别的物件赶忙偏过了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直注意着他的齐船头却早就看出了异样,他装着什么都没看出来,体贴的道:“几位大人高义,韶华和王文、王妍他们更是高风亮节、舍己为人。可大家都是人都有良心,咱们需要的时候他们站出来了。如今朝廷他们蒙了难,受利的乡亲们也绝对不会答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真是患难才见真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着京中族人的抛弃,周敬思心底无限感触。最以为会庇护自己的族人抛弃了他们,最以为不会有回报的苦难乡亲却不怕牵连,刺绣留名要借机会向陛下求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曾经信奉世道所说的‘没有永恒的敌人或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可若事世都以利益来度量,这世间该多冰冷无情,该多令人绝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摆在他们面前的麻袋,哪里能用利益来衡量?他周、王两家如今得到的真心和敬重,不就是舍弃了自己的利益得来的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世间,总还是有良心有真情;这世间的人,大多数还是更有良心更重情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韶华为他们做这些,值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患难才能见真情。看公……看差爷现在的样子,该也是逢凶化吉贵人相助了。”说这话的时候,齐船头特意多看了看他那张坑坑洼洼的脸,叹息一声接着道:“你看见你好好的,你家里人也该安慰了。你在,老周家的根就还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齐船头眼眶发红的样子,周敬思肯定他已经认出自己了。可既然对方没有明说,他也不会上赶着去做什么。听说,朝廷抓他的告示都已经发到各地衙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场仗还没打完,他不能毫无建树就被抓进大牢,等着处斩。他觉得自己最好的归宿,是死在战场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样才配得起周韶华一声大哥,才能挺直了脊梁对天下人说:“我,周敬思,是扬州周家的大儿子!堂堂正正、嫡嫡亲的大儿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能遇到个扬州老乡实在不容易,周敬思还想和齐船头多说两句,看能不能问出扬州亲朋的近况。可还没等他开口,前头蒋百户已经在催了:“你龟儿在后头磨蹭个啥?你躲懒少做事,害老子被上头的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敬思不敢再耽搁,紧着往前面追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蒋百户面向凶悍,嗓门洪亮。这一嗓子吼出来,齐船头直觉得周敬思在这边日子不好过。他想也没想又追上了周敬思,没等周敬思反应过来他已经将一串钥匙塞进了他手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敬思转头不解的看着他,齐船头也不耽误,压低了声音道:“不怕你知道,贩私盐的事情我也有份。这是我家祖宅的钥匙。我若不在了,那房子便是你的,多会儿回去你也有个落脚的去处。我若躲过这一劫,你随时找我,只要你不嫌弃,你就是我亲侄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认错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认没认错我自己心里清楚。”齐船头也不耽搁他做事,说完就退了开。只在看见周敬思要将钥匙还回来的时候才又道:“就为了周韶华救的那些人,你也值得我这样。就为了替周家留个后,你也该给自己留条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敬思心里回荡着‘值得’二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祖宅是一个人的根,他周敬思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值得被这样对待?齐船头这一腔热忱,叫周敬思羞愧难受。他曾经看不上周韶华做的一切,怨恨过周韶华做的一切。可最后落难,竟是被周韶华当初留下的福报温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哪里是利益二字能概括诠释得了的?这世间,有太对比金钱、利益金贵的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麻袋上绣的故事实在太多,来帮着搬货的将士又大多识字,等东西入库,周、王两家的故事在军中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正带着几个将军在看沙盘,研究作战计划。没成想会在无意间听见远处议论,遣侍卫一打听,皇帝都有一瞬间的怔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周家、王家到真有些根基手段,如今身陷囹圄,竟还有人用这种法子将情求到御前。可现在是什么时候,他们这般行事,是想乱我军心不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将军看皇帝脸色晦暗不明,虎着脸这般训斥一顿,而后又对着皇帝作揖道:“微臣这就去将麻袋换下来,立马控制事态不许将士乱传乱议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脸上的神色早就看不出半点异样,他摆手阻止了张将军,道:“陪朕也过去看看,见识见识这周、王两家的手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凉凉的一个眼神过去,张将军劝阻的话立马换成了:“微臣这就去安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到麻袋上各种各样的事迹,各种各样的落款,皇帝心里有些触动。若这些真是老百姓自发自愿绣在麻袋上的,那周、王这两家子也算得上是尽职尽责、刚正忠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看见堆在另一侧的亵衣裤、药丸、调料等东西,皇帝不由得挑了挑眉毛:“这也是从扬州运过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副将恭敬答道:“扬州的乡亲们怕将士们吃穿不舒服影响战功,又怕战场刀枪无眼伤了见将士,所以自作主张多备了这些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倒是有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仔细看了看粮食、战甲、战刀等物件,拿过账册核对无误后又饶有兴趣的去看了齐船头额外带过来的东西:“装满的八九条船上还能塞这么多东西,装船的人倒真是把好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扬州繁华,各种商品云集,运河码头每天的吞吐量都惊人得很,船头船工自然也练就了一身的本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就用这些本事来贩私盐的、谋私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这话一出,准备顺势为周、王两家求两句情的李副将立马噤了声。他唯唯诺诺站在一旁,把知道该怎么搭话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运河关乎国本,该怎么用要怎么用那得朝廷说了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面的人跪了一地,磕头求着皇帝息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板了会子脸,却也风平浪静的转身吩咐道:“好生清点药品,最近正好用得上。亵衣裤也发下去,今晚宰羊拿新送过来的调料好生炖了。吃饱喝足,上了战场才有劲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副将赶忙下去安排,张将军掂量着皇帝的意思想说两句诋毁周、王两家的话讨皇帝欢喜。可还没有张口,皇帝竟又开口攒道:“那个周韶华也算有些本事,大运河疏通这么久以来,朕还是头一次知道大运河又这么强的承载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将军只得恭维道:“听说路上还遇到了大风暴雨,能在那般恶劣的天气下将重船开过来也实在了不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皇帝没什么反应,他又再接再厉道:“统共就用了四天时间,这样的船手实在难得。周韶华管理、训练船工实在也有一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张将军实在摸不透他的意思,也只得闭嘴不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头李副将和张将军闲聊,两人猜着皇帝对周家、王家的案子到底是个什么看法。两人却也都猜不透、看不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陛下什么想法还有什么要紧?这进了北镇抚司大牢的人,便是皇亲国戚又有几个是全须全尾出来了的?他们这种犯了事,又被家族遗弃的人,怎么可能熬得过锦衣卫的手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倒是,等陛下回去,周、王两家的尸首说不动都被也够啃完了。只可惜了扬州乡亲的一片好心,怕是注定要白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此同时,周韶华正在给王妍揭脸上的纱布,蓬头垢面的王妍正紧张的盯着周韶华,双手紧攥着他的衣角,问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怎么样,还吓人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