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莫负韶华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民心
作者:禅心  |  字数:3548  |  更新时间:2018-07-16 18:09:57 全文阅读

皇帝认真的看着周敬思的神色,想透过这身皮肉看清他的灵魂一般。

  察觉到皇帝打量的目光,周敬思反倒无礼的抬起头。他和皇帝四目相对,让皇帝更清晰的看见他的决绝和坚定。

  “周家出事的时候,我怨过、恨过、责备过周家所有的人。我想着这世上怎么会有周韶华这样的败类,他自己不想好好活那就去死,做什么要拖累得全族人都没好日子过?”

  周敬思神色认真,语气感情都真实得直刺人心:“我恨周韶华毁了我的大好前程,恨爹爹纵容得他是非不分。更恨族人有心相帮,他们还一意孤行不听劝告。我不肯和他们一起去死,所以我逃了。眼睁睁看着爹娘、亲人为我打掩护被锦衣卫作贱得猪狗不如,我也依旧义无反顾。”

  “可后头的日子,我如见不得光的老鼠。心惊胆战的逃亡了许久之后,我才知道问心无愧和正大光明对人来说有重要。当我受了春寒、饥寒交迫快要死的时候,我才知道家人团聚、互相挟持是多么幸福。那时候,我其实想死了算了。阳间不能相聚,到黄泉再给爹娘赔罪。”

  皇帝不耐烦听他絮絮叨叨,却也没打断他,只心不在焉的端着茶盏品茶。

  周敬思也不嫌麻烦,仔仔细细说着自己的新路历程、思想转变。他仔细说了机缘巧合下的参军,说了自己这张脸毁得毫不可惜,说着看见那些记载着周、王两家行好事时的感动和震撼。

  他认真的看着皇帝的眼睛,眼里心里都是最最真诚的祈求:“都说我为救皇帝点燃了一身孤勇,他们不知道那不是孤勇,是我最终极的梦想。从京城逃出来,我受尽了良心的谴责,浑身都是比不上韶华的自卑。如今能为国杀敌,能救能臣而死,实在是比活着更值得骄傲。

  我不敢自称忠勇,更不敢以军功自居。只求陛下看在我真心悔悟的份上,让我和家人团聚!”

  皇帝摩挲着茶盏上的八瓣青莲图案,把玩良久后才问他:“当真求死,没有要为你家人求情的意思?就凭你当初弑神杀佛救驾的气势,就凭如今全军对你的赞誉,朕顾忌着自己名声不也该对你们周家网开一面?”

  “罪民不曾有这样的心思!周家私用运河贩卖私盐在前,便有千宗苦、万般难,数不尽的因由,那也是实实在在犯了法。周家该有的荣光百姓已经给了,如今该受律法惩戒,我周家人也该泰然受着。”

  皇帝阅人无数更是看惯了阴谋诡计,周敬思是真心还是假意他一眼就能分辨。

  原想着他不过是以退为进最终还是想替周家求情,可现在他信了他说的这些话,信了他是在一心求死。

  通过周敬思,皇帝也看清了周、王两家人的脊梁和品格。

  皇帝静默良久,最后却也只摆手让他下去:“明天就要拔营回京,你既是朕的贴身侍卫,明儿起就该排班值守。京城的事等回京再说,你在朕跟前一刻就该尽忠职守,守好侍卫的本分。”

  “那……”

  “既然承了周大壮的名儿,就该为周大壮一家的安慰作想。满到处嚷嚷自己是周敬思,你让逃脱了军罚的周大壮一家何去何从?”

  周敬思心下一震,脸色瞬间大变。他心绪烦乱一时疏忽,竟害了另外一家人!

  皇帝看透了他的心思,摆手道:“既已有人参军,周大壮的事情朕便当不知。下去吧!”

  之后拔营,周敬思事事仔细、样样谨慎,生怕自己闯出祸来连累了周大壮一家。皇帝将一切看在眼里,对周家人的印象越发好了起来。

  梁参将曾数次来寻周敬思,念着他的救命之恩,梁参将掏心窝的想和周敬思商量下对策,想为周家的困局出一份力。

  遗憾的是他每次过来周敬思都在陛下跟前值守,好容易在外头遇见一两次,也实在找不到说话的机会。

  后头大军路过当初缺盐最严重的北城,皇帝安营后带了周敬思进城私访。梁参将作为暗卫也有幸同行。

  当初替周韶华他们贩盐的铺子还在,杆子上挑着的盐幌还在随风飘摇。可当初的掌柜和小二已经被王知府下了大狱,临街紧闭的大门上也挂上了蜘蛛网。

  周敬思看着那幌子,眼角忍不住湿润。皇帝却发现了个奇怪的现象:十个百姓从门口路过,竟有七八个会朝着铺子鞠躬。有些妇人带着孩子,竟还会说‘记着这一家店,等你长大了也要当这家掌柜一样的人’。

  挂着蜘蛛网的大门上分明贴着官府的封条,那上头分明清楚的写着这是家因贩私盐而被查抄的店。这个妇人怎么还要孩子向他们学习,难道,这天下竟有盼着孩子违法犯罪的母亲?

  皇帝正准备拦下这妇人问个明白,迎面却过来一队打着旗子气势汹汹要去围知府衙门的乡亲。

  旗子上写着硕大的‘赦’字,各男儿口号也喊得清晰:“周、王两家无罪,朝廷必须立马放人。”

  “英雄若死,我等必反!”

  连反字都大张旗鼓喊出来了,这帮刁民不要命了不成?皇帝脸色难看,周敬思也吓白了脸。

  他跨步往前面迎,想要规劝那些百姓收敛。皇帝一个眼神瞪过去,周敬思便也不好再动弹。

  游行示威的百姓和皇帝等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队伍越发壮大起来。头领模样的人物口才了得,边走边动员下,许多站在两旁观望的百姓都加入了他们。

  皇帝带着两个随从就站在路边,领头人和他们擦肩而过却并没有要动员他们的意思。

  侍从拦下领头人,客气的问道:“这位小哥为何独独不和我等游说,是觉得我等不会听你劝告,还是觉得我们不是一路人?”

  领头人淡漠的看了皇帝一眼,表面上虽依旧是温文有礼的模样,眼神深处却藏着深深的不屑和鄙夷。他作揖回道:“你等富家公子何曾体会得到穷苦百姓曾经历的苦难?最缺盐的时候,你们也不曾因盐生病。病得最厉害,几乎引发瘟疫的时候,你等也是大夫恭候着,丫鬟伺候着。周、王两家于你们无恩,我们自然不敢奢求你等回报。”

  “不就是贩过来一些盐,钱货两清于你们也未见得有多大的恩德啊!”

  领头人眼中的不屑开始明显起来,他上下打量着侍从语带不满的道:“你们有钱人家看到的当然是钱货两清。我们穷苦人家却知道他们到底为我们做过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指了指盐铺门口光亮的石头,动容道:“往日这里成天排着领盐的长队。得一碗盐的同时,穷苦人家还能得一副消肿的药材。他们给穷苦人家施盐、施药从不曾收过一个铜板。”

  再看周围繁华的街,看如今迎来送往的商铺。领头人脸上凄楚立现:“若不是周、王两家大人,你们还想看到这般繁华热闹的街,还想又余力支持陛下征讨鞑靼?当时抢劫四起、随处暴乱,鞑靼乘火打劫烧杀抢虐。寻常百姓谁家没几个得了浮肿病等着救命的亲人?若不是周、王两家的私盐来得及时,只怕不等鞑靼来打百姓先反了朝廷,不等朝廷来镇压,百姓先求着鞑靼给一口盐吃。”

  想起在沙漠里搜出来盐,皇帝眉头再次皱起。

  侍从知道皇帝不悦,连忙劝说领头人道:“无论如何你们也不能动不动就煽动百姓谋反。谋反这样的重罪,可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轻巧。”

  “我等最绝望的时候也曾日盼夜盼,巴望着朝廷来救。可最后等来的,不过是朝廷派兵镇压。即便如此,我等身为明朝子民也不敢生出反心。可朝廷非但不感念周、王两家救苦救难的功德,反倒要治他们抄家灭族的重罪。贪官污吏平步青云,一心为百姓着想的周、王两家却万劫不复,若当真如此。这般的朝廷也实在让人心寒,我等百姓等不来朝廷给的公道,也只能自己去要公道!”

  “就为素不相识的周、王两家,你等竟心甘情愿豁出全家性命?如此,当真值得?”

  “周、王两家过着锦衣玉食的好日子,为着乡亲的性命不也豁出了锦绣前程、全族性命?他们为我们做得,如今他们落难,我们为啥就做不得?”

  侍从竟哑口无言,反驳不得!

  皇帝黑着脸从始至终没曾说过话。和这队热血沸腾的冲动年轻人别过之后,他们又去了最近香火特别旺的‘敬盐庙’。

  庙中供着的几个‘菩萨’都眉眼朦胧没有具体相貌。询问百姓,才知道是大伙儿不知道赐盐的恩人到底长什么模样,生怕雕刻不慎丑化了恩人。

  看着鼎盛的香火,摩肩接踵的信徒,皇帝尤为不解:“以往百姓来烧香,是神化了送盐的人和事。如今都知道北方的盐是周韶华和王妍走大运河贩来的私盐,他们非但没有滔天的本事,还身陷囹圄性命不保。就这般,他们怎么还会来拜?求自身难保的他们,能为自己求来什么?”

  听着百姓们跪在泥塑前的念叨,皇帝才终于明白过来。

  他们求的是周、王两家平安!

  几乎所有的百姓跪在泥塑前的姿势都特别庄重,神色都特别肃穆。他们求周、王两家保重自己,说自己日日在佛前祈祷,求他们逢凶化吉。而后又絮絮说些寻常琐事,开心的烦心的什么都说,像遇见了至交好友一般。

  百姓对周、王两家的真情和依赖让周敬思感动。看见他们这样,他觉得周家便是当真被灭族,那也值得了。

  皇帝心里却略有苦涩、很是生气。他倒也不至于和几个臣子争风吃醋,可朝廷分明全力赈灾却让百姓险些挺不过危局,这事实在也没办法让人心里好受。

  便在这时,身旁跪着的妇人却又开始絮叨别的事情:“杜掌柜还在的时候,咱地里出产的东西还能销出去,闲事纺的棉花也能多换两个钱。现在你们出事,杜掌柜也突然就不见了。咱们老百姓的日子又没了指望。周大人、王大人啊,你们若挺不过这一关,咱们往后的日子可该怎么过?”

  皇帝心里一震,立时明白过来:这个周韶华,哪里单单是往北边贩私盐?他这是趟趟不走空,倒卖着两边的物件!

  他心绪难平又发作不得,冷笑一声拂袖离开。谁知才回到营地,便有近卫送来了京中传来的密信。皇帝看完,脸色大变,直接将桌案上的茶盏拂到地上摔了个稀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