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莫负韶华

正文第一百一十七章:大人,救命!

[更新时间] 2018-08-01 23:20:00 [字数] 3423

被人从北镇抚司大牢带出来,王妍和周韶华便隐秘的往扬州赶。中间不曾和王文、汪雅婷再聚,更没有机会见别的什么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隐秘,甚至连马车和车夫都是锦衣卫以别的名头暗地里派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的行踪的确够隐秘,可是刚进扬州城门,同车夫一起坐在外面的周韶华就感觉他们被跟上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是奉旨秘密回扬州,连身份都是伪装好的,周韶华又没确切抓到跟踪的人,也只得自己格外小心。到了提前安排好的客栈,王妍在下车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个白衣公子,正想道歉,那公子已经一把打掉王妍头上的帷帽,骂道:“走路不长眼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亏王妍有防备,帷帽之下还化了浓浓的妆,便是特别熟悉的人,一时也不敢上前来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准备行礼道歉的王妍也站直了身子,捡起自己帷帽重新戴好,拉上要发作的周韶华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车夫多看了那白衣公子一眼,之后跟上去却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多方打听,那人的身份也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车夫和王妍倒放下了心,周韶华却怎么都踏实不了。以他习武之人的敏感,总觉得有人盯着他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扬州,和周韶华有密切往来的商户只有粮商张家。他和王妍商量之后也决定先去张家了解情况。目前了解到的消息,张家掌柜还是这次事件中的一个小头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咱们明天从宝货铺子的地道进去,应该能避过众人耳目。可见到张掌柜的时候,咱们的事情就瞒不住了。若张掌柜已经不再和咱们一条心,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明天和张掌柜的见面很关键,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得尽快打听到他们内部的情况。等咱们回来的消息传出去,那便是打草惊蛇,众朝臣攻讦之下背后的人还不定要想出多极端的招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撩开客栈窗户,看着下面冷冷清清的街道,心里也突然有些不安起来:“你说满城的商铺都关了门,为何这家客栈却开着呢?别的商户和百姓就不会攻击他家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前一阵子,许多继续开门的商铺都被愤怒的民众打砸了个干净。后头衙门出门维持秩序,双方还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也就在那以后,扬州的街道彻底冷清了下来。除了这家客栈,整个扬州几乎再找不到开门的商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不对劲,所以咱们才要住进来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关了才开的百叶窗,沉沉的叹了口气:“若真是有人在背后操纵,那真是其心当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路途疲惫,王妍和周韶华修整了一天。这天,他们亲眼看见寻常淳朴实诚的乡亲们,将衙门围得水泄不通;亲眼看见有激愤的百姓,抢先对衙役动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车夫过去打听围攻衙门的原因,往日热情的扬州乡亲却没有一个为车夫解答。他们看仇敌一样看着车夫,推搡着他往外走:“凑什么热闹?滚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连碰壁后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和怀疑,车夫只得悄悄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在暗处看着这动静却越发觉得蹊跷:再是感恩,他周、王两家对他们来说也只不过是曾给过他们些小恩惠的外人,不至于围攻衙门来救他们。而且看这架势,根本就是破釜沉舟,豁出一切要来拼条活路的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周、王两家获罪与否,难道还和他们的生死有关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无稽之谈,周韶华自己想着都觉得是天大的笑话。要真说出来让别人听,还不得笑掉别人的大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却没来由的想起了以前的胡惟庸案和空印案,当初官员人人自危,睡觉都提心吊胆。如今百姓又成了这番模样,难道扬州也发生了了不得的能牵连到他们的大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前头是百姓震天响的吵闹声,他们推推搡搡、骂骂咧咧,要表达的意思却整齐划一:无罪释放周、王两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她和周韶华私用运河贩私盐的案子还能牵扯到扬州全城百姓的性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别人来否认,王妍自己就觉得好笑得不行。空印案事关皇权,胡惟庸更是谋反,就这样受牵连的也不过是朝堂中各政党官员,和老百姓可没有半点关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说他们犯的事也不小,可和老百姓怎么都沾不上边吧!难不成,吃了他们私盐的人都有罪,或者和他们同处一城没能洞察先知,所以要被牵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说这理由有多好笑,便真有人能厚着脸皮说出口,也绝对会被人唾一脸啊!百姓不涉党争,不问权势,老老实实被压榨被剥削被奴役,朝廷有多想不开要找莫须有的由头对他们大开杀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这架势,想去张家只怕还得安排一番。若是不然,只怕咱们还没进大门,后头的人就将咱们的底细摸了个通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百姓情绪都这样了,对方投入的人力必然不少,安排也定然周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妍也不敢掉以轻心,小声回道:“宝货铺子那边有直通张家仓库的地道,咱们从地道走该不会惊动人。只是宝货铺子早关了门,咱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宝货铺子的封条早被百姓扯了,趁晚上过去,该不会引人注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天晚上,周韶华便和王妍进了宝货铺子。月黑风高的时辰,又有车夫在外头掩护,他们进张家还当真没引起人注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毕竟是晚上,也不可能去被窝里将张掌柜提溜起来。二人寻了个不起眼的角落窝了一夜,时辰差不多了,才拉了信得过的张家小二去通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小二便将打扮成下人模样的周韶华和王妍带进了大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数月不见,原本盛年的张掌柜两鬓斑白、满脸风霜,苍老了不下十岁。见到周韶华的前一刻,他眉头紧蹙一脸忧愁之中还藏着让人心颤的狠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和王妍才刚进来,他竟就扑过来跪在了两人面前:“大人,救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没急着扶他,而是带着王妍在左侧的太师椅上坐了下来,面无表情的问他:“你犯了什么事要我救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面前藏着戒备的周韶华,张掌柜痛苦的揪着头上的白发:“若你都不肯帮我,我们全族人只怕都没有活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淡淡的看着他,好半天才接道:“你不说什么事,我想帮也帮不了你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要我用全部家财去收买煽动乡亲们,他们要整个扬州暴乱,要运河码头虚设,要整个大运河在最近几年都不得往北边运转。我先以为他们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现在才知道衙门根本就是催命的活阎王。我掏空整个张家牵扯进来了,眼看着就没活路了。周大人,你救我,救救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是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是有奸人在背后使坏!周韶华神色肃穆起来,王妍也竖起了耳朵来听他后头的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先前还很是急切的张掌柜却犹豫为难起来。他皱眉看着周韶华的眼睛,好半天也没说出答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银子已经撒出去了,咱们扬州好多官员都已经被收买。但靠着布政使大人不可能扭转什么,扬州要乱了。等朝廷过来镇压,大家都是个死,所有人都活不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都做了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仔细的说。你不说清楚,我们便是有心也绝对帮不了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掌柜神色越发为难,他膝行到周韶华脚边抱住他的腿道:“你既然能从锦衣卫手里逃出来,肯定有大人在帮你对不对。你带着我们跑吧,离扬州远远的。趁他们还不知道我手里剩着钱,趁你逃出来的消息还没走漏出去,咱们再逃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靠上的是当今皇上,利用你的人能比当今皇帝更厉害吗?”周韶华俯身扶了一脸震惊的张掌柜起来,放柔了声音安抚他的情绪:“咱们彼此知根底,许多事情都休戚相关。如今外有哄乱,打的却是救我的旗号,扬州若当真乱了我死多少回都赎不了罪。我便是为了我自己,也肯定得尽全力帮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靠上的是当今圣上!”张掌柜从震惊中缓过来,然后眼睛里全是用力掩藏也藏不住的不信:“若当真如此,周家和王同知家已经平安无事了?朝廷也允准大运河承运商货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陛下有心推行大运河商运,但这等大事必须要放到朝会上商讨,所以决定来得不会这么快。至于我们两家的案子,陛下压在大朝会之后再审,也是为了我们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怕他再往细问,也不敢借着皇帝的名头太说瞎话,周韶华稳下张掌柜的情绪便急着转了话题:“我这次回扬州,就是来查探扬州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既然知情,还不快全说出来,若你的积极揭露控制了事态发展,不说朝廷给你多少奖赏,将功折罪绝对是绰绰有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帮着你们用运河贩私盐的罪也能抵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贩私盐的事我们供出了你,你数月前就进了刑部大牢哪还有机会被人利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不招,朝廷也能查出来啊,一查私盐怎么进的码头不就什么都明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去这么久了,朝廷来查你抓你了吗?朝廷没动静,自然有别的考量。你自己把自己吓唬得做了糊涂事,现在还不准备悬崖勒马?真等朝廷追究,那才要新账老账一起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掌柜神色大变,沉默半晌后便语气坚决的道:“我说,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恰在这时,突然有人推门进来。王妍戒备的往门口看去,只见是来上茶的丫鬟。张掌柜恍惚看了一眼也没在意,只呵斥那丫头放下托盘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先前各种情绪交杂,张掌柜也着实渴得厉害。呵斥完丫头之后便端着桌上茶盏一口干了茶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韶华本耐心等着张掌柜的下文,可他摇了半天头依旧没有说话。王妍忍不住问他:“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句话刚落地,张掌柜口鼻就开始流浓血,他一手抱头一手着急的推着周韶华走:“你若脱身,求你保住我张家血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是谁,你快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掌柜强打着精神叫来心腹小二,没来得及叮嘱几句他便晕倒在地。才被轰走的丫鬟又鬼鬼祟祟的往这边走,不知道背后藏了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