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报告!空军少将已就擒

正文第4章:医生快来救命啊

[更新时间] 2018-07-28 23:54:38 [字数] 1465

方进军一声吼,言楚洛顿时所有的困意都没了,万般无奈的向前迈了一大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楚洛,谁允许你在队列里讲话的?打报告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想要出口辩驳,可是又开不了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论说是杜娆最先挑起的话题,还是说朱韵淇和她说话,她都是把同事出卖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不可能出卖同事,自己又确实是张口说话了,这个黑锅也只能由她来背,谁让她点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报告教官,我错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错了?我怎么没看出来你错了?每天惹祸的都是你?一个女同志怎么比男同志还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垂下头,脸上一阵火烧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在学校时向来都是尖子生,总是被表扬的,现在表扬不沾边反而还天天被批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觉得丢人,又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了挫,心里难受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罚跑五公里,半个小时之内跑不完晚上不许吃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二话没说,转身就向操场外围的跑道跑去。现在虽然是教官在罚她,但更多的却是她在和自己怄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来这里是和爷爷做的条件交换,但既然来了她还是想要做好,希望能做出成绩给爷爷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刚到军营第二天,已经被罚了两次。成绩没出来,却给爷爷丢尽脸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五公里换算下来就是五千米,在这四百米的操场上就是12.5圈。对于军人而言根本是小菜一碟,但是对于不长锻炼的人而言就有些困难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尤其对于言楚洛而言,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甚至还带着危险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看一天的训练快要结束了,一天没出现的陆洋从远处走来,他是来检查今天的训练成果的,却意外的看见言楚洛一个人在跑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走到方进军的身边,侧目看着言楚洛问道:“怎么回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报告队长,楚洛在队列里讲话,我让她罚跑五公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闻言,眉心轻轻地蹙了一下,头疼的看着言楚洛,这一刻对她的印象又差了几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跑到第三圈的时候,就已经明显感觉到气短,但是她依然继续咬牙坚持着,心里不断的鼓励着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你人已经丢的够多的了,无论如何这五公里也要坚持下来。不能再让人看扁了,更不能再做丢人的事情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目光直视着前方的跑道,双腿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努力的调整自己的气息,却发现自己始终像是短着一口气上不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四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五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进军集合了队伍,陆洋进行了点评,便带着队伍离开去食堂吃晚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跟在队尾,随意的瞥了一眼还在跑圈的言楚洛,就这一瞥却着实吓到了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看就要第六圈的时候,言楚洛的胸口憋闷的生疼,一口气怎么也捯不上来,急速的咳嗽了几声,一下子就跌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急忙向她的方向奔过去,蹲下身扶起言楚洛,看着她苍白如纸的小脸和那难受的样子,心顿时就沉了下来,眉心紧拧,一脸的焦急:“你这是怎么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急促的喘息却始终不能缓解,张着小嘴说不出话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大致猜测着询问:“你有哮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艰难的点点头,双手紧紧的攥着自己胸口的衣襟,难受得让她觉得自己快要死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赶紧在她衣兜里摸了起来:“你药放哪儿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般有哮喘的人都会随身带着药,就如同有心脏病的人会随身携带速效救心丸一样,都是备着用来救命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猜想言楚洛的身上应该也会有药,完全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伸手就在言楚洛的衣兜里一通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摇摇头,眉头蹙的更紧了,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困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你竟然身上不带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简直被言楚洛逼得发疯,低咒一声,匆忙抱起言楚洛就向医务所飞奔而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在部队里一向各科训练成绩都是最优秀的,这一刻更是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就如同插了翅膀在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楚洛只感觉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声,看着陆洋近在咫尺的俊颜,感觉自己似乎离死亡好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她的头贴在陆洋胸口的这一刻,耳边是他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温度,心里却又觉得很满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洋前脚冲进了医务所,后脚就开始慌乱的大叫起来:“医生,医生,快来救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