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权臣夫妇奋斗日常

正文第七十五章 工部

[更新时间] 2018-02-19 19:51:27 [字数] 2055

看她虽然不像谢灵,总是信心在握,不过眼神却坚定,丝毫不怀疑自己的判断。果然是谢家此代最有天赋的两人之一,一眼就看中别人心中隐秘的心思。既然当着这位暮少侠问出来,想来也是可信之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下一统,大势所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大楚建国以来,各国灭我之心,也绵延至今,各国纷争不断,争权夺利之心从未平复,大小战乱不断,如今天下承平日久,有人暗藏心思,欲趁机得利,各国摩擦不断,六十年前东韩被商晋二国瓜分,韩人被奴役至今,可见人心不足,若要天下安定,必先一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有人要抢先一步了,若要楚国不沦为鱼肉,还须速速安定国内,殿下心可够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存亡之际,不得犹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淡定从容,行事果断,心怀天下,的确合适。“拒谢家探子所报,商晋二国自灭韩之战之后,暗中立有盟约,商国太子连江,早已把持朝政三年,商帝被架空,晋帝正值壮年,两国几十年来也是风调雨顺,积累不少,心思难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趁我大楚滨州水患,动作不断,包藏祸心,看来已是动乱将起,我大楚欲屹立不倒,于乱中取胜,还须多番绸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殿下远虑,我与姜公子分别查探细作与铁矿被偷运一事,殿下与我兄长做于京中,稳住局面,恃机安定内部,待查出主谋及计划,及时快速做出反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番重任,一定要小心谨慎,我会传书给封地的下属,全力辅助配合你们,希望早日查出结果,暮少侠本是江湖中人,如今为大义卷入是非,令人佩服,还请两位平安归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沉也拱手道“太平盛世,江湖得兴,乱世中,哪怕是可敌百人千人的高手,也难以独善其身,何况侠之一字,广可济天下,小只为一人,若要自由,必先安心。天沉身为楚国子民,虽无法救天下,但只助殿下防微杜渐,也算救我楚国万千百姓,不违侠之本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珺王笑道“此刻当煮酒对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已深了,我们先回了,殿下备上好酒,待我们回来与你喝上一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静待佳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告辞,依旧从窗户翻出,暗卫只闻两阵风闪过,正待要追,只听窗前的主子喝道“不必追了,今日之事,只当没见到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暗地里传来声音“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如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屋中只有他一人,莫非珺王在自言自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书架后走出两个老头,年过五十,精神颇好。“表面实力已不在我二人之下,想来他们也感应到我们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怪直接问我的野心,应该是察觉到我隐藏的实力了。不愧是天赋最强的几人之一,年纪轻轻,武学成就如此之高,又如此敏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中一个眯眯眼的老头建言道“殿下若要真心收服谢七谢九还有暮天沉这样的人,要十足的诚意,且不需隐藏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聪明的人会预估实力,明白界限,这些日后自会清楚,此时不到摊牌之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爷心中有数即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了郡王府,正是月上中天,两人无倦意,拿出珺王给的资料,两人坐在房顶上,借着月光,飞快读了一遍,记住重要资料“欺上瞒下,必然有人相助,不如我们去工部吏部查探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正没有睡意,陪你做一趟梁上君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掏出随身携带的京城布局图,二人找出路线,一路赶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从后院翻进,训练有素的狼狗,闻到陌生气息,正欲大声犬吠,姊颜放出周身气势,那狗也是敏锐,欺软怕硬之徒,知道招惹不得,只得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低声呜咽求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声喝道“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灰溜溜夹着尾巴,进了狗舍趴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人借着暗处,一路摸着,身姿比在郡王府更利索些。避过明岗暗哨,找到存放资料的库房,从天窗翻入,找到有关铜铁矿开采工程,又找到西原三年来的档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翻看片刻,便只有异,若是珺王给的数据无误,那么其中出入甚大,其中关节,定有问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抬头对视一眼,没想到只是睡不着来随便看看,就碰到如此大的纰漏,也太过明目张胆,不过也可能是欲盖弥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时也未准备,也只能集中精神,将资料默默强记下来,一声只听二人轻微的呼吸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记的差不多,天窗中已经投射入微微晨光,两人翻出,运功返回谢府,一个换班的侍卫,抬头动动脖子,伸个懒腰,只见两道黑影一闪而过,揉揉眼睛,想来是太累了,快换班回去睡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边走二人边在脑子里回想资料,两边结合,心中竟然有了大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夜未眠,也不觉困倦,分别回房洗漱一番,换了衣服,修习一番心法,拿起佩剑,依旧去园中练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练完喝茶之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房差人送来了回帖,正是给姊颜昨日请郑娴来谢府小聚的帖子的回帖。贴上说今日巳时准时拜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端着早膳的侍女跟着谢灵来了,将早膳摆在石桌上,谢灵借过姊颜递来的帖子,挥退侍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吩咐十三“请姜公子下午来谢府喝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喝着热粥,吃着点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夜如何?拿到资料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拿到了,他倒是准备的妥当。不过珺王也不简单,一院子的暗卫等着,本人武力不错,后面又躲着两位高手,不出所料,所图甚是不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不是目光短浅,只会窝里斗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某些目光短浅的,打了个喷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兄不在乎珺王有所隐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所隐瞒自然是,我只要他的信任,该知道的,自然会一点不落的告诉我们,世上谁又能做到完全相知,哪怕先祖谢玄与定元帝,也不过是保持这一定的信任与默契,凡事不需刨根问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姊颜也懒得在这上面纠缠,他决定了,支持就是了,也免了自己去想。“昨晚我们睡不着,顺路去工部翻了翻资料,结合珺王给的,漏洞不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真是顺路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帮他俩各添了一碗粥“明日顺路去一趟大理寺如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理寺不顺路的,你继续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