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权臣夫妇奋斗日常

正文第八十五章 心迹

[更新时间] 2018-02-25 00:00:29 [字数] 3280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姊颜把天沉引到桌旁坐下,给二人倒了茶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言,我有些话要对你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用劝我,我不会改变心意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沉却摇摇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姊颜心中一阵慌乱,下意识想要逃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沉却看着她的眼睛郑重说到“阿言,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你,那天,你坐在王铁匠的茅屋上吹着萧,我正好也来找王铁匠铸剑,老远就听到你的箫声,我就想,什么样的人,才能吹出这样洒脱的箫声呢?我一定要和他交个朋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姊颜左手不自觉的抚上腰间的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我骑着马,一点点近了,看到一个白衣姑娘,坐在人家茅屋上,迎着风,恣意的吹着,金色的面具,在日光下,泛着光,我就知道那就是和我齐名的那位剑术女侠,我也知道,我们的目的也一样,就是打造一把属于自己的剑,那时起,我拥有了一把独一无二的剑,心里也住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姊颜还是不语,“我不知道你对我是怎样,是朋友,兄长,或是和我一样,有所不同,你现在要做危险的事,无论作为朋友,兄长,还是其它,我都不能就此离去,因为,无论怎么样,我一定要尽全力帮你,保护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姊颜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心跳快好像要跳出胸口,虽然是江湖儿女,但是从小世家的教养,印在骨子里,何况...从来就是压抑着自己,不要对任何人产生亲情,友情之外的感情,可自己身处红尘,又如何身不染尘,自己对他真的没有其它的感情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还在目光如炬的看着自己,感受着心跳的速度,她也明白,自己是动了心,可是自己怎么面对这一番心意,自己能不能相信这一番心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终于还是扭头对上他的眼睛,看到了令人心安的眼神,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坚定,饱含深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父亲曾经告诉自己“人一世,所求不过真情,不怯懦,勿强求,若是遇到了,牢牢抓住就是,日后的事,日后再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沉见姊颜从原本的拘谨,到正视自己的感情,眼神中仿佛回应自己,压抑内心的狂喜,朝她伸出手,姊颜犹豫一瞬,缓缓把手放到他手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立刻被牢牢握住,看他惊喜的神色,握着自己的手,仿佛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有什么好怕的呢?喜欢就喜欢了,我谢姊颜会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我要的,是一心一意,不容背叛。你若是敢负我,我一定会杀死你。若你喜欢上了别人,告诉我就是,我不会死缠烂打,你不许骗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沉站起来,小心翼翼将她揽入怀中,让她听着自己坚定的心跳“好,我决不负的阿言,若有违此言,定刨心谢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静静的靠一会儿也好,身份,责任,暂时先放一放,就一会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里面没了声音,贺州咚咚敲着门,天沉只好无奈的去开门,说他聪明吧,也是个不懂情爱的木瓜,一开门,就看到他倚在门前打哈欠,“你身体还没复原,我觉得你还是多停几天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姊颜此时已经坐好了,正好这家伙也算来打破尴尬了。他们两个过来坐好,既然他俩要留下帮自己,自然要让他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二人都是自己可信之人,无不可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沉知道我是来调查西原矿石被偷运一事,昨夜珺王殿下的人告诉我,他们查到这些矿石被分三路运到晋,秦,商三国边境,就消失不见,普通人,哪有这种能力,让一国亲王的人都查不到,这事到此地步,已经不是我国内之事,尚且不知是那一国,还是哪几国,你们本是自由自在的江湖中人,若是牵扯到这件事情,武功高强如我们,也是危险重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言也太瞧不起人了,我从小立志做个大侠,侠者,乱世护国,盛世救人,能力有限时救己。不说此事牵涉我大楚国体,万民之计,就说你我生死交情,我怎会弃你而去,也太小看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他有些生气,姊颜也有些不好意思“你好不容易报了血仇,正是潇洒恣意的时候,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贺州不以为然“你不用抱歉,女人就是容易想多,你把我当兄弟我知道,只要你请我喝酒,我就不计较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时候都忘不了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等你伤好了,请你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说开了,就没什么纠结了,他们的人品自己不是比谁都清楚,从来不是背信弃义,贪生怕死之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言接下来准备怎么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来的时候给我大哥写了信,他驻守大楚西边边境,也是西原与晋,商相邻之地,要他随时准备帮我,必要时,拦截他国奸细,我也让他派人来助我,想必快要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们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主持这边的调查,必要时我们自己潜入打探,一定要掌握几年来偷运矿石的账簿,和内鬼名单,以及运输渠道,不能走漏风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原本是打算一个人去偷的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姊颜翻了个白眼“那叫调查,偷什么偷,我才是官,他们是贼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行行,什么时候动手”这家伙已经摩拳擦掌了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的人正在渗透,先等一等,缩小范围之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现在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是随便逛逛,然后向孤前辈请教请教啊,来都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啧啧,真是狡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脑袋不够用不要怪别人聪明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了下午几人又去了那个小河边,老者果然又在这里垂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连着三天,再来的时候,贺州的禁酒令已经破了,带着一大葫芦宝贝酒,跟着一起围观的人也渐渐越来越多,只是不打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依旧走到下游不远处,看到今日的老者,旁边放着一把黑色剑鞘的普通长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年瑰丽无比的落霞剑,如今也收敛了光辉,静静的,搁在老者身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它人显然也看见了这把剑,小声议论,难道今日可以看一场大战?老一辈高手和年青一代领军人物一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渐渐走近,围观的人,可以预见,将会有一场大战开始。他们走到孤齐飞前面十步远的地方,看着他,贺州忍不住拔开塞子,正要喝上几口解解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年轻人,好酒不敬前辈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贺州也是给个顺杆爬的,这位也是值得尊敬的老前辈,忍痛递上酒葫芦“这不是怕打扰前辈钓鱼嘛,这就给前辈送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过葫芦,好一顿海饮,看的贺州眼皮直跳,喝完咂咂嘴,扔回给贺州“好酒,老夫早已退出江湖,不过今日老夫醉了,什么也不知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贺州腰间一双短刀,打量一番“岳山严西楼的徒弟,他倒是找了个好徒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前辈夸奖,听口气又是认识自己师父的,没酒喝的小哀怨,先放一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走南闯北,到处找人请教,如今看到你们,方知岁月如梭,你们的天赋自然不用怀疑,剑技想必也已经有了自己独到之处,看你们年纪轻轻就能取得如此成就,也是意志坚定之人,不会为旁人所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沉像前辈拱手,“正是如此,我等虽然号称天赋不错,可惜如今除了内劲之外,其它似乎难有寸进,特向前辈请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少年成名,天赋出众,修习武艺,要么修纯粹,要么修红尘,我看你们所修,乃是红尘之道,天赋弥补不了经验,万事需经历二字。喜怒哀乐,红尘必经,待你们都经历一番,自然会有进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我,现在只能为你们指明剑意之路,希望对你们有所帮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夕阳正欲西下,天边红霞蔓延而来,顷刻间已是布满半个天空,整个天地,仿佛换了颜色,正在此时,落霞剑出鞘,老者枯瘦的手紧握剑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手腕一翻,仿佛有流霞泄出,在他背后落霞印衬之下,如此孤独,却又如此之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暮二人手中的剑似有共鸣,迫不及待想要出鞘,二人握紧剑柄,三人无形的气势仿佛扬起厉风,两把剑几乎同时出鞘,三人瞬间缠斗在一起,不是谢暮二人二打一竟是三人各自为战,混战一团,落霞剑只绮丽最为惹眼,圆满浓厚的剑意,扑面而来,谢暮二人走的是轻巧的路子,一个似不灭之火,一个是不息之风,绵绵不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有不足,却尚可抗衡,甚至在比斗中有所提升,不愧天赋出众二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它人看的是眼花缭乱,只见气劲散出,飞沙走石。贺州虽然不学剑,不过刀剑之法,颇有相通之处,遂也看的认真,不由自主调动起自己的气势,想像自己身临其境,竟也有所感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三人使出的都不是完整的剑法,却每招每试信手拈来,恰到好处,有经验的人看门道,直觉谢暮二人可怕,如此年纪就,唉。半懂不懂之人,只觉得厉害,却说不上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缠斗半个时辰,终于同时用招,孤齐飞后退三步,谢暮二人各退七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稍调内息,二人抱剑道谢“多谢前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孤齐飞只拜拜手,“能与江湖新一代高手交手,也是我的荣幸,没什么好谢的,你们如今已经很强了,望你们以后有更高的成就,站上我们没有站上去的高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毕,收起落霞剑,收拾收拾鱼竿,背着空鱼篓,望日落方向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一战,二人感触颇多,那个壁垒仿佛薄弱了些,不过是急不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战倒是看的贺州热血沸腾,很想一战,可惜伤未痊愈,不是巅峰状态,也打不痛快,“老前辈就是老前辈,看你俩若有所思的样子,一定有所得,咱们快回去喝酒庆祝庆祝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