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权臣夫妇奋斗日常

正文第九十五章 尚开张

[更新时间] 2018-03-02 21:58:55 [字数] 2587

  既然喜欢一个人,自然要为她打算,让她欢喜,第一次见她,就有一种孤独的气质,令人沉迷,自入京起,自己确实是见到了她的另一面,不同于策马江湖的无忧恣意,好像突然就步伐沉重起来。拥有尊贵的身份,不尽的财富,亲人和睦,却依旧冷冷情情,不敢自视内心,想来还有一番自己不知的缘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不管过去如何,今后有我守着你,为你驱散孤寂,解开心结,惟愿你日日开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时间各自沉浸于各自心绪,谢渊早就听说女儿身边有个同生共死的伙伴,谢灵来信提到他的只言片语中,作为过来人,怎么会不明白其中情义,故十分在意天沉,从见他第一眼起,便在不住观察。目前看来,此人除了有些微微紧张,还未有何不妥,满眼情义不似作伪,但人心难测,自己的宝贝女儿的未来,自然要好生打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家不似其它世家重视门第,但若是家风人品不合,可是比穷困潦倒更为难过,如今还不知道傻女儿明不明白,自己自然不能当众点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茶过两盏,闲话不提,正事自然要早日解决,一行人移步书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入座,谢渊开口道:“日前你来书信,要我查探商道运输,先前只查到那些货物,运往晋秦商三国边境便不知所踪,多方查探之下,原来都利用了地下黑市商道,暗中运往了商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商国?商国素来好战,其原本是北方小国,却连连吞并三国成今日之势,七百年前的诸十二国今余楚,秦,齐,商,晋五国,灭亡七国之中,商国占了三国,百年前被其所灭的韩国,原韩国之民,被做下等之民,多为奴役,此行,令各国不齿,可惜商国日盛,今时实力不可小觑,诸国皆不动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百年前商国联晋犯楚,谢氏先祖谢玄出山解除国危,甚至连夺晋国七城,驱商国退往洛水以北。商国虽败,引以为耻,三百年来灭楚之心日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五国之中,唯有楚国乃当年异姓分封,各国暗中不认其为正统,虽已七百年有余,依旧如此,若不是楚国由来势强 ,早为其它各国鱼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不论是谁在幕后操纵这件事,显然这事已经上升到国与国之间,如果处理不当,撕开遮挡的帷幕,那么很可能,会引起大战,甚至正中其下怀,这就是我一定要来的原因,这件事太危险了。”谢渊虽是说出事实,但最后一句,绝对是对姊颜说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起战事,谢茗是最有发言权的,自有见解:“四叔担忧有理,若是战起,闹民伤财,但是我楚国也不惧。数十年来,楚国也算顺遂,除了当今陛下登基的岐王之乱,并无大战,休养生息。若是有人犯我国威,切不可听之任之,商国觊觎我大楚已久,不可不妨,如今不能未战先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渊自有主张“国之大事,我楚国忠臣良将无数,何必将姊颜牵扯进来,我已修书给钟灵,此事我来担了,姊颜愿意去各地游历就任她去了,无须在此多做耽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姊颜大声道“父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茗低声斥道“姊颜,失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姊颜却站了起来“我身体不适,先回房了。”转身便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暮贺二人对视一眼,离座起身,躬身欲退“我们去看看阿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渊却叫住二人,“两位留步,老夫只得姊颜一女,视如珍宝,不愿她有任何危险,希望两位帮我好好劝劝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虽说的是两个人,看的却是天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沉拱手道“伯父是前辈,天沉无意冒犯,只是若是真的为了阿言好,便不应随意为阿言做主,应该听从她自己的想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贺州听他这样顶撞谢渊,不由得轻碰天沉一下,天沉却一揖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笨蛋,贺州吐槽一声,也追了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茗心中想法也和天沉相同,虽然担心小妹安危,却不忍她委屈,四叔的强硬做法,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可是作为晚辈,又不好反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叔,你与姊颜本就误会重重,难以亲近,你既然担心她,又为何如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前事总总,难以扭转,我只求她一生顺遂,逍遥于世,我这个父亲本来就是不称职的,如此便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姊颜已经不见踪影,二人运起轻功,去了姊颜的院子,却也不见人。虽然知道这里无人能拿她如何,只是心伤比身体上的伤更难忍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听得东边的阁楼上,传来呜呜箫声,平日潇洒的萧声,却染上几分莫名孤寂,贺州正欲过去,天沉却拦住他,二人静静听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茗正领着谢渊前往住处,二人也听得箫声,谢渊幽幽一声低叹,谢茗欲言又止,只听谢渊在身后道“走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曲终了,姊颜对着墙壁发呆,却听见外面有两个女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翠,你可看到那个金面大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翠???贺州当然不堪示弱“花花,莫非你看中这位大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侠风姿过人,虽不见面目,还是令我一见倾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为何不去表明心意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侠闭门不出,我我,我不敢相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上映着两个大男人的影子,偏偏要学着女子戏腔,都是大木瓜,哄人开心都不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俩人正在外面卖力的唱戏,门突然打开,贺州还学着戏腔,推了天沉一把“咦,大侠出来了,花花你还不前去,嘿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沉正待要打,这家伙一下就跑远了,“我去找点酒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姊颜走出门来,凭栏远眺,此处是谢府最高的阁楼,一眼可看到半座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俩怎么想起来这出,一点也不好听知道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还不是给我们开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姊颜白了他一眼,转身下楼“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次在原城,我看你看那个布偶戏看的高兴,我们就这样逗你开心啊,我们两个少侠,学女声唱戏,你还不给我们面子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俩倒是唱的好一点啊。”姊颜单手撑住栏杆,翻坐在栏杆上,墨发飞扬,仿佛要随风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生在百年世家,不愁生计,有长辈与众兄长宠爱,怎么看都应该一生顺遂,可惜没有什么是绝对完美的,可惜我最亲的人,不爱我,我母亲一生所爱,唯有我父亲一个人,其它皆是路人,哪怕是女儿,而我母亲的爱,却是我父亲最大的困扰,他不停的逃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此时,眼中微微有些水光“二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怎么能顾得上我,人心总是不足的,因为他们如此,家里人对我就愈加怜惜宠爱,越是这样,越是突出血脉至亲的缺失,从我懂事起,我们三人,各自为政,爷爷说,他们是爱而成痴,那我呢?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所有人的掌中宝,而我的母亲,却责怪我为什么不是男孩子,不能帮她锁主爱人的心,一日又一日的厌弃我,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过如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沉双手轻捂住姊颜细瘦的双肩,让她轻轻靠在自己的胸膛上,直觉姊颜身体一缰,随即又侧头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沉吟半晌,只听头顶上的人,缓缓开口“哪有十全十美啊,我不求圆满,只求卿一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出生时,我爹听老道说我来日定然不凡,便动了心思,不将庄主之位传与我大哥,让我继承风云山庄,以图再创山庄的盛况。我大哥当年已经十岁,一直以来,众人都以为他才会是未来的庄主,他也一直为此努力,当我三岁时第一次展现出我的天赋,我爹,第一次在人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一个人以为志在必得的东西,居然就要被人抢了,还是自己的亲人,有多难受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