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松山奇侠传 > 初入江湖
第一章 风云起
作者:许松山  |  字数:4688  |  更新时间:2018-03-11 11:29:07 全文阅读

浔阳江水从城旁绕过,无穷无休的东流入海。

  江岸上枫树如火烧,荻花在秋风中瑟瑟发抖,正是中秋时节将近。快道驿馆旁有一茶楼,楼边搭有一凉棚,楼内楼外男男女女,有村民有员外郎有十数小孩正在聚精会神听着一老者说话。

  只听那老者手中两片梨花木碰了几下,说道:“原文再续,书接上一回。话说那包惜弱于那风雪晚上把黑衣人救了之后,腊尽春回,转眼间过了数月,腰围渐粗。

  这夜,杨氏夫妇吃过晚饭,包惜弱在灯下帮丈夫缝套新衫裤。突然,在旁的杨铁心一惊而起,只听得四面八方隐隐的马蹄声,由远渐近。杨铁心推开窗子外望,只见大队兵马已经将村子团团围住。

  为首一名武官纵马而出大喊一声:‘奉韩相爷手谕,临安府牛家村村民郭啸天,杨铁心勾结巨寇,图谋不轨,着即缉拿,严审法办。尔两反贼,快快出来受缚纳命。’

  杨铁心大吃一惊,那包氏更是面无血色。杨铁心低声道:‘韩相专害无辜好人,今日不知何故来陷害我等。你别慌,凭我这杆枪,定能保你冲出重围。’

  包惜弱心中一酸,颤声道:‘我们的家呢,这小鸡小猫呢。’

  可怜这包氏心善还在意这小鸡小猫。杨铁心只好安慰道:‘有我俩自可在别处重整家园。官兵又怎会跟你的小鸡小猫为难。’

  一言方毕,窗外火光闪耀,众兵已点燃两间草屋,大叫道:‘郭啸天,杨铁心,再不出来就把牛家村烧成白地。’

  杨铁心怒气填膺提枪开门走出,另一处郭啸天也弯弓搭箭探出窗来,二人大声喝道:‘郭啸天(杨铁心)在此。’

  郭杨二人也是本领了得,一人铁枪起处众人惊呼倒退,一人箭发如珠兵丁闻声而倒。两人趁乱夺了马,护着妻子便且战且退。

  走不多时,岂料前面又一彪军,冲杀而出。

  郭杨二人心里暗暗叫苦,正待要觅路奔逃,前面的羽箭嗖嗖射来,包惜弱叫了一声:‘哎哟。’坐骑中箭而倒,将其抛下马来。

  此时又有官兵追杀而至,当下把四人冲个七零八落。混乱中一队官兵快马冲出,掠了包惜弱往北就走。

  只是行不过数里,道两旁忽地喊声大振,冲出十数持刀黑衣人,当先一人大喊:‘无耻官兵,祸害良民,统通下马纳命。’顿时双方又混战起来,却是一时间不分胜负。

  包惜弱暗暗欢喜,心想:‘莫不是铁哥的朋友们得到讯息,前来相救。’

  混战中,又一箭飞来正中包惜弱坐骑的后臀,那马负痛纵蹄疾驰。包惜弱大惊,双臂搂住马颈,只怕掉下马来。

  不多时,只听后面马蹄急促,转眼间一人一骑追来,马上那人手持长索飞出套住包惜弱的坐骑,渐渐便控停了双马。包惜弱劳顿了大半夜,又是惊恐又是担心,此时再也支撑不住,倒头便晕了过去。

  原来这骑马来人不是谁,就是几个月前那风雪夜里包惜弱所救的那个黑衣人,正是大金小王爷完颜洪烈。

  自从见过包惜弱后惊为天人,心生爱恋不能自拔,于是便有了今夜勾结大宋官兵加害杨铁心,再行英雄救美,与爱人独处的这一幕。可怜郭杨两家却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另一面……”

  众听客,随着老者话起话落,内心也跟着七上八下。听到此处,皆是表情流露于面上,或惋惜,或哀叹,或感概……

  二楼雅阁之中有一人踞坐在卧榻上,手拿茶杯抿了一口,面带不屑的哂笑道:“为了区区一女子,值得弄得如此大场面,还王爷?上次那个李家的小妞,马爷爷我用她老父来一吓唬,不就乖乖的从了,那水嫩的……”

  身旁一个倒生三角眼长的一脸猥琐的小厮立马应声道:“三爷英明,三爷说的是。”

  马三爷嘴角微微上翘,继续道:“就可惜身子弱了点,禁不住马爷爷我两下,居然死在了床头。”

  那小厮连忙说:“三爷威武。”

  马三爷又道:“那李老贼竟然还因为这事去城主府那告我奸杀他女儿。哼,他女儿明明是自愿的。还有城主和我是什么关系,我俩可铁了,是他能告得了的。”

  小厮又赞道:“三爷手段高。”

  马三爷咧嘴一笑:“得了,胡二狗你来来去去就那二句。”

  胡二狗立马一副诚恳的样子:“我这是实话实说。”

  随后,又一副狗腿的靠近低声道:“三爷,我打听到城外三里坡的陈家庄二小姐,人长的高挑还有点武功底子,绝对够味道。只不过现在风声紧,是不是等……”

  话到此处,马三爷随即摆摆手,笑道:“什么风声不风声,这点事都不算事,除了城主大人我怕谁,惹我不高兴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谁能动我啊?”

  一言既毕,房门却是突然被推开。一名黑衣黑裤黑靴子的少年仿若无人一般,缓步走了进来,随手又把门关上。

  少年清秀的脸上有点木然,扫视了一圈,目光越过拱卫在前的四名大汉和那胡二狗,最后停留在马三爷身上,淡淡的问道:“马三?”

  那胡二狗抢着开腔:“哪来不知死活的家伙,三爷的名号是你能随便喊的?”

  而马三爷却是狐疑不解,嘀咕着:“外面守着的大牛和黑熊呢?”

  黑衣少年没理会胡二狗,接着开口:“马三,李员外给了钱让我来杀你。”

  少年的语气很平淡,淡的就像阴差来做死亡宣告一般。

  当话音刚响起,少年的身影就已经动了。房内只见得一片朦胧的残影不断闪烁和绵绵不绝的掌影四处翻飞。

  而话音停下时,少年又再重归于一。胡二狗以及那四名大汉缓缓倒落,马三爷则坐在那,额角不停冒汗,双目圆瞪布满血丝,张口喘着气,却是连一声都不能再发。

  少年转身,推门而去,门外躺着两大汉。这时候,茶楼里的人还沉醉在老汉口中的故事,没人察觉到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杀戮。

  只听的老人声音在那飘荡:“在郭啸天为救兄弟被那将官段天德所害后,杨铁心护了嫂嫂李氏离去,回身再寻妻子包惜弱却又陷入了重围,生死不知。今天就先说到这,各位欲知后事如何,明天请继续收听老朽讲说《大漠英雄传·第二回·江南七怪》。

  城主府

  烛光,纱罩,玛瑙挂饰,鎏金柱雕,堂中挂着一幅山河图,自是别有一番森严气度。主位上端坐着一人,正是浔阳城的城主林镇北,四十上下的年纪,一副八字胡,剑眉星目。

  下面有八名看是不凡的将官分立两旁,居中为首突出有一人,正是城卫军大统领陈鹰,此人两臂修长,铁爪功更是苦练了十数年,断石分金都不过等闲,江湖上颇有威名,算是一等一的好手。

  陈鹰开口说道:“城主大人,已查明动手的只有一人,是个年约二十穿一身黑的少年郎。马三的七个手下皆是被两掌放倒,一掌昏阙,一掌废功。

  马三则独自身中二十二掌,经脉尽断,内脏俱裂,剧痛而亡,死后七孔流血,惨不忍睹。他们身上并没有先天真气残留,看似是后天巅峰所为。”

  城主林镇北沉吟了一下:“一息三十二掌,确是后天巅峰。”

  陈鹰继续说道:“据马三的手下所说,此人乃城中李富贵雇来的,为了帮他女儿报仇。”

  林镇北眉头微皱:“血刺,还是第一楼?那李富贵呢?”

  陈鹰应道:“李家目前尚无异动。李富贵年老,只得一女,其女死后已生死志,所以目前还在家中守灵。”

  言毕,一少妇哭哭啼啼的闯入堂来:“老爷,我哥他……”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马三的妹妹马媚儿,林镇北的小妾。

  她哽咽之间,已经走到了堂中。

  林镇北当即站起走过去,一只手将其揽入怀中,另一只手抚着她背安慰道:“马三这几年为我办事,我都看在心里的。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他枉死的。”

  随即转过头来,对陈鹰吩咐道:“你带人去李府把人都抓起来,审问出雇的是哪的人,然后,人就不用留了。”

  “属下领命!”

  李府

  门前挂着两个大白灯笼,陈鹰带着几十个卫兵鱼贯而入,一路直入到大堂前的庭院亦无人阻挡。陈鹰站定望向堂前的李富贵,几十个卫兵迅速分立在两旁。

  陈鹰身旁的副统领走前一步,张口正要喊话。

  骤然,陈鹰似有所感,眉头一挑,伸手阻拦,随后抬头往上望,开口说道:“城卫军大统领,陈鹰。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随着话音,房顶上一个黑衣少年隐现而出,横扫了庭院一眼,淡淡道:“许小松。”

  又闭上眼想了一下,然后睁眼对大堂内道:“若你出钱,我可以杀掉他们。”

  听到他的话,一股肃杀的气氛在庭院升起,几十个马上作出戒备的姿态。陈鹰开口再问:“杀马三的是你?”

  许小松并没理会。

  “闺女啊~”堂内的李富贵却是大喊一声,哽咽了一下,随后抱拳行礼,恭敬的说道:“少侠,多谢你帮我女儿报了仇。不知道那马三死前可曾受什么苦没有?”

  许小松平静的说道:“我特意用掌力震碎他的经脉和内脏,他死前会承受极大的痛苦。”

  陈鹰听得此言心中莫名突了一下。先天真气入他人体,会迅速破坏经脉生机,难道?

  李富贵闻言高声喊道:“好,好,好。少侠此恩,李某无以为报,家中尚有三百金票在,以资壮士,希望不要嫌弃。倘若事不可为,少侠可自行离去,无需顾忌小老儿等。”

  许小松:“好。”

  言毕,他从房顶纵身一跃,向着陈鹰直奔而去。

  陈鹰反应也是极快,许小松话音刚落,他立马后退一步,大喝一声:“上,生死勿论。”

  几十个兵丁立刻抽刀而出,其中几人立起弓箭,寻思着伺机而放。

  陈鹰身旁的副统领则是手提双锏快步迎向许小松,口中嚷着:“让韩爷爷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他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拖着对方一时半刻,好为陈鹰创造出手机会。

  许小松一言不发,身形却是快到不可思议,三步并作两步,转眼就到了那副统领身侧,避过了扫来的一锏,不知从哪抽出一柄短刀,刀锋上闪烁着淡淡的红芒。

  刀出,惊虹,闪身而过的刹那,一个头颅飞天而起,看得在场几十人茫然战栗。

  “先天!”

  “先天高手也不是没杀过,怎会……”

  “先天,怎会这么快!”

  ……

  说时迟,那时快,人快,刀更快。在几十人的包围之中,一个人影不停转动,手中的刀上上落落,乍隐乍现,地上人头滚滚。正是

  堂中素缟白灵烛,似诉世间无尽悲。

  枉死城内添新鬼,满园只剩少年郎。

  ……

  李府不远处的一座酒楼上,一个身穿金线绣边大白袍,长得十分俊俏的少年,手里持着一杯酒,望着李府庭院轻声低语道:“刀有趣,人更有趣。第一楼?”

  城主府

  林镇北把马媚儿扶了上床,盖上被子,说道:“放心,陈鹰后天巅峰,爪功更是炉火纯青,带着城卫军,先天高手也给他们围杀过三四回。

  就是遇到那杀人凶手也定叫他有来无回。你先休息,等有了消息后,就是第一楼,我也要他给我一个交代。”

  马媚儿一脸梨花带雨的:“嗯,老爷,奴家都指望你的了。”

  林镇北再安慰一句,便出了房间往书房而去。

  走不多时,却见前面十七八步外立着一个黑衣少年。这黑衣少年,正是许小松。

  许小松开口问道:“林镇北?”

  林镇北双眼一眯,并没有大喊,而是边暗中提气运劲,边慢慢地开口说道:“你杀的马三?你运气好,避开了陈鹰去李家的抓捕。

  不过你好运也到头了。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敢摸来城主府的?凭你那后天巅峰的掌法就敢独自面对我?”

  林镇北注视着许小松的脸,见他那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心中一紧。他知道了,这少年跟李家并没有很深的关系,应该是雇来的;而且,他应该已入先天,甚至,最擅长的也并不是掌法。

  一瞬间,林镇北想到了很多,但他并没有半点慌乱,暗暗地蓄着气,待得气势达到最高点之际,他动了。

  他迅若惊雷,身一晃,就拉近了一半多的距离,随后双指合拢骤然刺出,指尖那抹淡淡的青光一往无前,枭雄本色尽显。

  林镇北以指代剑,所用的正是青阳剑派的十八路苍松剑中威力最强的一式——“明月松间照”。

  许小松望着刺来的一指,感到点点的危险。就在林镇北晃到身前的一刻,他往后一仰,双腿一蹬往后退去。

  林镇北的指剑如猛鬼临门,紧追不舍。许小松双腿落地,身一侧,抽刀。刀光乍现瞬间,林镇北闪身一躲,回身再刺。

  许小松收刀一挡,随后举刀再劈。只见林镇北凝气于指,斩在刀身之上,再手挽一个剑华,欺身而进,三度刺出。

  刀来剑往之中,一招更比一招快,一招更比一招险。苍松剑法本来就是东南一带有名的快剑,犹如风过密林,快速的劈刺挑斩之中,寻找那间隙的一缕杀机。

  但是此刻林镇北感到对面这少年的刀,似乎比自己还要更快一丝,更让他感到诧异的是,这少年竟然有着不弱于他的真气。就在他思考如何变招之际,少年的刀更快了。

  一寸长一寸强,就在少年的刀插入林镇北胸口的刹那,林镇北脑中闪过生前一幕又一幕的情景。

  如果我的清风剑在,如果是以前的我就算在家中出入岂会无人跟随,如果这几年不是听那马三所言为了钱财纵匪成患,如果……

  金风卷起一地黄叶,也卷走了林镇北最后的不甘。

许松山
作者的话

看官们,你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