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追爱,不算晚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可飞  |  字数:2028  |  更新时间:2018-07-12 07:38:01 全文阅读

“我已经在你公司门口了,快点出来。”电话里的人急躁的催促着。

“够了,还不都是你的东西。”若菲生气地挂了电话,看着桌面的那束花,她犹如着到底要不要拿回家。今天早上收到花的一刻,她欣喜如狂,欢喜不能自控。实在是太久没有这样的浪漫惊喜。惊喜过后,她陷入深度疑惑中,她不知道这是谁送的,也想不到别人送花,自己收花的理由。随花的卡片上就写着“甚是挂念!”深思熟虑之后,她抱着一丝希望,想会是老公送的。字迹不是,如菲想可能是花店的老板帮他写的。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如菲想可能他被什么触动了。如菲想了一堆的想法来支撑她心底的一丝小希望,然而没有一丝的有力证据成立来支撑来证明这个希望。她真的很希望是老公送的,如果不是,她会害怕。害怕什么,她不知道。

若菲抱着一大袋子的东西,准备走出公司,发现忘记拿钥匙,把东西放到前台,回去拿。走回办公室,拿起桌面的钥匙,又看了一眼旁边的花,勿忘我围绕着滨菊紧紧簇拥一起,鲜艳美丽的百合怒放在中间。她没有犹豫,抱起就走出去。本来双手拿的大袋子,现在只有一只手拿,让拿着花本该优雅的女士显得很狼狈。

若菲远远看到车子,也看到车里的顾家乐,他并没有下车,半躺在车里玩着手机。若菲气急败坏地把东西故意丢在地上,手里的花依然抱着。看着坐在车里的顾家乐,她突然有大喊的冲动。如菲气冲冲地瞪着车里的顾家乐,几分钟的时间好像很久一样,顾家乐始终没有如若菲想的那样下车跑过来。若菲用脚踢了一下东西,把花放在上面,用力抱起,踉跄走到车前,把东西抵在车上,拍拍车窗。车里的顾家乐像被打扰了一样,皱着眉,依依不舍的把手机放回口袋,摇下车窗,“怎么这么磨叽啊。”

如菲用力把东西往地上一放,“下来拿东西上车。”说完自己抱着花走到副驾驶坐着。

“哎呀,小心点,这些设备好贵的,怎么那么多,那么重。”

若菲没有理会顾家乐,盯着面前的花。

“好端端的怎么浪费钱买花。”

“顾家乐,别人送的,你不懂得珍惜我,不代表我没有魅力。再说,即使是我自己买的,又怎样,你可以买这些游戏设备,我就不能买花吗!”

“够了,够了,就当是别人送的不花钱,行了吗,想疯了你,哈哈哈!”家乐说完就扭开收音机,调到最喜欢的足球频道。

若菲也想自己是不是想疯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怎么会被送花呢?她想了很多种可能。最后硬想成是送错了给同名同姓的自己。若菲靠在车窗,额头靠着冷冷的玻璃才让自己结束猜想。

“哇,好漂亮的花”女儿悠悠一看到若菲捧着花回来,高兴到蹦蹦跳跳。急着要拿,“妈妈,妈妈,谁送的,谁送的。”

若菲还想着怎么说。家乐嘲笑着说:“珍惜你妈妈的怪人送的。”若菲白了他一眼。蹲下身对悠悠说“妈妈同事送的,你去找个瓶子插着吧。”女儿兴高采烈地蹦着去翻箱倒柜找花瓶。顾家乐早就不见人影,如菲也知道他肯定是躲进房里沉迷他的网络世界,她换下外套就走进厨房忙起来。

煮饭,洗碗,帮女儿洗澡,洗衣,收拾东西,一连串的事情忙完下来,时钟现实已经11点了。若菲才有时间坐下来享受属于自己的安静。她把自己放在沙发上。这时的顾家乐还在他的游戏世界里。若菲看着桌子上被分插在两个水杯里花,仿佛家里多了些优雅的生气。想着明天一定要买个花瓶回来,想着往后隔三岔五就买不同的花回来,越想越美好,然而一想到每天又要抽时间买花,换水,还要防蚊,最后她还是觉得算了,自己一天下来根本无法再招架别的事情。还是赶紧睡吧。

六点半,无论春夏秋冬,阴晴云雨,只要是上班上学的日子,若菲的闹钟准时响起,习惯性的把闹钟关掉,再闭眼片刻她就起来,整理一下思绪,又开始忙碌的一天。她总是把自己弄好,东西收拾好,早餐做好,最后她才走进房间温柔的唤醒女儿,把女儿安顿吃早餐,然后再到隔壁房直接掀开家乐的被子,也不管他起床不起床。以前顾家乐会顺应若菲的安排,起床一起吃早餐,后来他觉得睡到自然醒比一起吃早餐更舒服,就不早起了,若菲也免得一早就生气发火,不勉强自己要喊他起床。

刚到公司,若菲的手机就响起来。来电是个固定电话。若菲第一反应就是业务来了。“您好,GV影视。”

“您好,我姓严,我们公司盛科机械要做条宣传片,您下午过来我们公司。”

挂电话后,若菲懵了。一大早好运主动找上门来。她按捺不住心中欢喜,直奔陆梓文办公室。“录指纹,盛科找上门来了。”

"杜若肥,你别再叫我全名,对着我喊都不觉得你是在叫我。"

“重点,重点,我说盛科约我做片了!”

“好,快去准备,今天吗,带上策划去,小严吧,这行业她经常写。”

若菲刚才如热铁般的心,瞬间被冷淡平静的陆梓文冷却了, 她扁扁嘴巴,留下一句“冷漠鬼”,就准备出去。

“诶,诶,诶”陆梓文叫住她。

“怎么啦”若菲摆出嫌弃的样子。

“我想想我今天也要到那边附近送成品,顺道载上我。”

“好的,冷漠鬼。”

“他们是怎么就想起我们来了?这个要问一问。看看是不是那个客户介绍,或者在那个渠道知道我们,就往这方面多做宣传和公关。”

“老陆,你终于关注到重点啦。是个姓严的给我电话,新来的总经理,我们没有联系过他。在电话也没有多问,去了再说。成了再问。”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