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晚阁

正文物是人非

[更新时间] 2018-04-13 16:04:27 [字数] 2360

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后我实在受不了杵在那对爱侣身后事的,跟善珍姐姐请示过后,便默默的走了出来,出来前沉稳大人还给了我一吊赏钱,沉甸甸的,颇为重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拿着这钱的我,不由得想起总是缺钱的家里。不知娘亲与弟妹是否过得还好?如今我拿到了做工的第一笔赏钱了,我好想见他们,与他们一起吃饭调笑,想把这钱拿回去,给娘亲买新的苞谷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着想着,我独自一人站在门口,眼泪如水流般哗哗掉个不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咿呀”一声,雅厢门又打开了,我一瞧,是刚刚那位元初公子,我赶紧背过了身去,擦掉脸上的泪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哟,你也在啊”元公子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这不刚出来吗?”这话一说完,心下一急,惨了,话里可是没半点礼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见元公子捂嘴一笑,我紧觉不妥,马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公子恕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恕什么罪,你何罪之有。起来吧。”元公子见我在地上不起,居然又上前来,作势要将我扶起。我一慌,连忙退到了一边。他见我怯弱的样子,就收了手,不再向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叫什么名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公子既往不咎,小奴名叫菀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也姓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公子,晚阁里所有的姑娘都姓玉,名字皆由玉妈妈所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是这样。那,菀儿,不如带我随处走走呗,在那房里,着实是让人闷得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公子请跟我来”我态度十分恭敬,只怕这些达官贵人稍有不快,我便要被惩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在前方引路,走下了一楼,这时却听到身后的元初公子在小声的嘟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是刚在里面可爱些。”我脸上一羞,不敢作任何言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一起走到晚阁的一楼,楼的中央,有个大台子,晚阁安排了舞者乐师,每日每日,都有七八个时辰,让晚阁乐声环绕,有时还能请来有名的说者说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恰好我寻到一处空桌,便带元公子坐下,再找人安排了酒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公子您好坐,菀儿我就先行退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去哪啊?这一人吃酒多无趣啊,菀儿也坐坐呗?”见元公子出声邀请,我只好坐在了他一旁的椅子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菀儿你可喜欢听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公子,菀儿喜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了,别一口一个的回公子。我不喜欢,看你年纪比我小,叫我初哥哥就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初,初哥哥?!”天呀,这是哪家的壮儿郎啊,居然让一个青楼女子唤自己为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对,以后就唤我初哥哥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这样好吗?哥,哥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虽满脸的狐疑,可见那元小公子缓缓倒了一杯酒,说:“有什么不好?以后我若再来这里找你,也就不用公子长公子短的了。不要把我叫得与一般客人毫无分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初哥哥,我还未出倌,按照规定本是不得见客的,今日能见你,是作为善珍姐姐的丫鬟奴婢服侍姐姐,才能过的前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没关系,我暂时也不能常来,待我娶亲了,就能常来找你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娶亲,话听到这里,让我心里不禁冒出了一丝苦味,说到底,玉菀儿也不就是个青楼女子罢了,说来看就来看,说想离开,就能大摇大摆的走了。没有婚约,没有限制,哪日不喜欢你了,就能找别人了,这里,终究还是洛阳最红火的青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道了,初哥哥,你喜欢就好了。”我装作乖巧的点点头,心下却对这好看的男子,凉了半截。虽然深知我已是青楼女子,日后注定是被人看不起,只是如今我还是个干干净净的雏子,对爱情,总是不免有许多美好的忠贞向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元初对我乖巧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喜欢,他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我看着他略有炙热的双眼,感觉好似无论多久以后,他都终将会让我成为他手里喜欢的一件玩物。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于是我默默地把他的手从我头上拿了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见元初的笑颜顿了一顿,仿佛感受到了我的情绪,可我没等他说话,就把桌下的烈酒拿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初哥哥,来,试试我们阁里最出名的桂花酿。”这酒好喝得来顺滑又容易入口,只是后劲特别的强,我见过许多姐姐,会把这酒,灌给她们不想要与之久待的客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元初虽然依旧笑脸盈盈的,但深邃的大眼久久的看着我,不说话,也不举杯。我被看得有些心虚,不免的作问:“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眼睛骨碌了一圈,忽然就貌作认真的对我说:“因为我从来没见过比你好看的女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想,如果没有前面那几句的话,此时的我一定是心花怒放,不能自已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我还是没忍住,低叹了一气,苦笑了出来,说:“可惜,菀儿终归是青楼女子,再好看的皮相,却不能永远只陪伴在心爱的人身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话说完,气氛尴尬的沉默了许久许久,我不想这样一直下去,就拿起酒壶,给我们两人的酒杯里都倒满了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来,初哥哥,菀儿敬你一杯。”语罢,我一仰头,一杯酒见了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元初依旧定定的看着我,但他不再笑了,嘴里好像有话要说,可直到我又饮下了第二杯酒,他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后来,他忽然抬手用力一拍桌,猛的就拿起了整壶的桂花酿,咕噜咕噜的把酒喝了个精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才一会儿,这公子哥儿的小脸,就被这桂花酿,熏的脸红脖子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菀儿,菀儿”这不,桂花酿的后劲来了,看他眼神迷离,好像连椅子都快坐不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我在呢。初哥哥”幸亏锦绣教我了,坐桌要随身携带葛根片,若是要喝烈酒,喝前含一片在舌根,能醒神还不易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菀儿,你可,你可,真好看。”元初的样子已经是有些醉了,脸颊红粉噗噗的,说话都快有点说不清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微微一笑,看着满脸昏红的他,说:“谢谢初哥哥,你也很好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他又一下向**近,俊朗的红脸在我眼前不断放大,只见他端起一脸真挚,对我说:“我说真的,我没见过比你好看的女孩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我只好无奈笑笑,晃过头,手继续轻轻拍着他的背,只是心里全当他说的都是醉话,胡话。因为锦绣说过,醉酒的客人,可是能把母猪也捧上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菀儿,日后,我想,我想,娶你为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元初公子含情脉脉的牵起我的手,捧在脸边,迷蒙的双眼直视着我,而他说出的这句话,让我的思绪不由得空白了一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公子,你醉了。”我奋力推开了些他,用力甩甩头,醒过神,才慢慢地把手抽回,再继续轻轻拍抚着他的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唉,看着眼前的美食佳肴,窗外的琼楼玉宇,酒桌上伴着从貌若潘安的俊朗男子,身上是迄今为止从未穿过的好看花裙,可我此时却只想,想能马上回到那片玉米地里,换回那破布补成的褴褛衣,跟着娘亲带着弟妹,好好的,继续在田野间生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