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萌医撩夫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冷宫雪妃
作者:黑豆花  |  字数:3011  |  更新时间:2018-04-28 08:28:15 全文阅读

这边李铃儿正在屋里愁着呢,想着该怎样才可以逃出宫去,目前看来,光靠她一个人是没办法的,需要有人帮她才行,然而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顾凌风。

可是她要是能出宫去找顾凌风的话也不会这么愁着逃出宫去了。

其次想到的是顾谨云了,可是要是去找顾谨云的话,难免会遇到王贵妃,是她联手夏霜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的,若是再被她知道自己跑去找顾谨云,那个宠子狂魔自然又会上门找麻烦的。

想逃出去自然要远离这些麻烦。

李铃儿在这宫中认识的人并不多,想来想去,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正当头大的时候,更大的麻烦来了。

此刻姜皇笑眯眯的进屋,原本坐在床边的李铃儿见状吓的赶紧起身远离床榻。

然而姜皇误以为李铃儿是想起身行礼,便快步上前扶住李铃儿的胳膊,柔声道:“爱妃身体不适,毋需多礼。”

我呸!恶心死老娘了!

这么大岁数了还想吃嫩草,害臊不!

李铃儿满脸厌恶的挣脱出来,姜皇微微一愣,道:“爱妃可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说完便让人传太医。

李铃儿也懒得理会她,直接坐在一旁倒了杯凉水,猛的灌了一口,却见一旁的姜皇惊呆了,于是有些尴尬道:“陛下你要不要喝水?”

“好。”姜皇笑了笑,对铃儿还是十分宠爱的。

而一旁的李铃儿满脸黑线,撇着头尽量不去看姜皇。

姜皇也算是万花丛中的老手了,自然知道铃儿心中对这事儿定会有所抵触,也不急于一时,便先行离去,说晚上再来看她。

偶买噶!

吓的李铃儿提前实施逃跑计划!

没办法呀,这老东西晚上估计会跑来让她侍寝呀,还是赶紧逃吧!

也多亏了那姜皇给了个头衔,这李铃儿才得以在后宫之中大摇大摆的四处走动。

而这一路上,秋儿很好的扮演了导游的角色,走到哪个宫门口,她就会介绍一下里面住的是哪个娘娘,以及关于她们的小八卦。

李铃儿哪有心思听她讲那些,只是一路查看哪儿个地方的围墙稍微矮一点,又有哪个地方的侍卫少一些,走哪条路出宫距离更短。

“娘娘,咱们回去吧,再往前走就是冷宫了。”秋儿小声提醒。

也难怪,这条路越来越萧条,几乎没什么植被,可想而知,冷宫那边是什么样子了。

记得顾凌风的母妃就住在冷宫之中吧,既然来了,那必须得见见那未来的婆婆吧。

“还没见过冷宫长啥样呢,咱们去看看。”铃儿说完便提着裙摆往前走。

既然主子开口了,秋儿也没办法只好跟着一起,不过她还是小声的介绍着这冷宫这边的情况,首先从地理位置来看是离得最远的,随后房屋比较破旧不说,平日根本没什么人来打理,更别说衣食住行了,连个宫女太监都不如,谁叫犯了错呢。

这被打入冷宫的嫔妃,十有八九都是惹怒龙颜并犯了特别严重的事儿。

这凡是进了冷宫,再想出来简直是难上加难,因为一辈子也见不到皇上。

所以这些人没有巴结交往的必要,这自然没人往冷宫这边走,所以这一路上特别的安静,连个小宫女也碰不着。

不得不佩服这皇家财大气粗,如果说那些得宠的妃子住的是复古小别墅的话,那么这些被打入冷宫的人住的就是贫民窟了。

光看这外边破破烂烂的,可想而知里面会是个什么场景。

“娘娘我们回去了吧。”秋儿再次开口,冷宫这地儿,寻常人都是避而远之的,深怕惹了晦气。

“秋儿你进宫多久了?”

秋儿一愣,老实回答:“十年了。”

十年,那么可以说秋儿是在这宫里长大的了。

“那你对这宫里的事了解多少?”

“呃,还行吧,娘娘想问什么?”

“那你可知这冷宫住着几位娘娘?”

“这冷宫里边住过的娘娘可多了,不过先后去世的也不少,现如今啊,好像就只剩雪妃一个了吧。”秋儿四处瞧了瞧,这冷宫哪里还有其他人呀,于是便放心的八卦起来:“娘娘你不知道吧,这雪妃来头可不小,原本是元国的和亲公主,起先可受宠呢,可后来不知因为什么事儿把皇上给惹怒了,才被送到这冷宫来,对了,她还是敬王殿下的母妃。”

果然是她未来的婆婆呀。李铃儿没想到的是雪妃竟然和她一样也是和亲过来的。

真是同是天涯可怜人,难怪得进一家门了。

“那雪妃被打入冷宫,元国的人就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不是嘛,我猜呀,估计那元国的人压根儿不知道这事儿呢。”秋儿猜测,那元国离姜国路途遥远,近些年来两国一直和平相处,也没什么使者来往。

哎。

李铃儿现在唯独能做的只有叹气了。

冷宫里面有好多院子,不过看那萧条的样子,应该也没什么人住,不知那雪妃究竟住哪一间屋子呢。

“娘娘,我们还是回去了吧。”秋儿再三催促。

可李铃儿哪里会听她的,秋儿没办法,只能乖乖的跟着,突然好像看到了什么,道:“娘娘你快看,那是什么呀!”

李铃儿随即望去,远远看像一块石头,可竟然在蠕动,细看之下,那哪里是什么石头,明明是个人啊!

只是穿着灰布粗衣趴在地上缓慢爬行。

见李铃儿上前,秋儿赶紧劝说:“娘娘,咱们还是不要过去了吧。”

李铃儿直接无视她的话,快步上前,却见那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妇人,此刻痛苦的挣扎着往前爬行着。

“你怎么了?”李铃儿此刻顾不上其他的,赶紧拉着妇人的手腕把脉,脉象极其虚弱,似有似无,这与将要死之人离得不远了。

“你...是谁?”妇人开口问道。

看样子比她想象的要好些,至少还能说话。

“我问你,你是不是雪妃?”李铃儿直接了当的开口,若这人不是雪妃,她不会暴露自己,若她是,即便是暴露了自己,也会全力救治她。

妇人只是微微愣了愣,点点头,再次问道:“你是谁?”

还未待铃儿开口,身旁的秋儿则直接说出她是姜皇新封的铃妃。

真的是,此刻李铃儿想骂人的冲动都有了,真后悔把秋儿这个大嘴巴带到一起。

这下好了,两人的身份尴尬了,一个是旧爱,一个是新欢。

可那妇人好像并未觉得尴尬,或许是早已心死,又或许是早看淡一切,反而问道:“你来这儿做什么?”

“四处逛逛。”李铃儿继续问道:“你这样子多久了?有没有吃药?”

“呵呵...哪里来的药。”雪妃冷笑道:“不过这样也挺好,走了一了百了。”

“你真的想就这样自生自灭的话,又为何自己找些草药来喝?什么都不吃岂不是走的更快。”

雪妃身子一僵,脸色一沉,握紧手中那几根草药,这是她在这院子里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一般的草药雪妃是认得的,而这冷宫,由于常年无人打理,生出许多杂草,里面也掺杂着一些草药,平日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会采一些来熬水喝,可这次不知得了什么病,这些草药根本不管用,可她也不放弃,她一定要活下去!

“你得的只是普通的伤寒,再加上气血不足,会引起头晕乏力,虽说这病并不严重,不过若是拖久了还是会要人命的。”李铃儿当然不会让她就这样在自己面前死去,虽说她如今准备逃出宫去,可那是晚上的事儿不是吗。

随后报了个药方,让秋儿快点去抓药,就说她要的,秋儿记性挺好的,虽然不明白李铃儿为何这样做,可还是照办。

李铃儿小心翼翼的把雪妃扶进屋里,让她在那简陋的床榻上躺下。

摸了摸,棉被竟然是湿的。

“这几日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被子有点潮。”雪妃有些尴尬,道:“娘娘你随便坐。”

抬头看了看,原来是房屋漏水,难怪了。

看惯了华丽的皇宫,再看看这里,真的没想到差距会如此之大。

古代的女子就是如此的可怜可悲,活的好不好,地位如何,全靠男子的施舍。

想到这里,李铃儿心中涌起一丝苦涩,若是换做顾凌风看到这里这番场景,心里定会更加难受。

“放心吧,有我在,你会好起来的。”李铃儿这算是给了她一个承诺,也是给自己的。

“你为什么救我?”雪妃弄不明白。

“因为你是我家王爷的母妃。”李铃儿笑了笑,直言不讳。

雪妃愣了愣,恍然大悟,道:“原来你与我一样...”

“什么?”什么与她一样?哪里一样了?

“呵呵,没什么,谢谢你姑娘,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雪妃刚刚称呼她为娘娘,现在竟然改口叫她姑娘,这是不是意味着她有戏?

“我叫李铃儿,您可以叫我铃儿。”李铃儿笑了笑,十分开心。

“铃儿,你与我家凌风两人多久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