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萌医撩夫 > 正文
第九十章 遇害了
作者:黑豆花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18-06-18 18:25:22 全文阅读

面对顾凌风的犹豫,说实话李铃儿心里也是很紧张的。

顾顺樟与顾凌风的谈话虽小声,可是她却听得十分清楚,顾顺樟以她来要挟顾凌风放弃王家的那份势力,这对于顾凌风来讲,简直犹如断肋骨那般重要,她深知,顾凌风不愿意将她交出去,可是也知道,他不舍,辛苦计划了那么久就白费了。

此时,李铃儿脑袋里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若深爱,便不要让他为难。

不记得是谁说过的,可是说的十分有道理。

正当顾顺樟再次逼问顾凌风做出抉择时,李铃儿开口了,“等一下!”

两人好奇看过去,只见李铃儿擦干净脸上画的痣,直接扯下发带,露出柔顺的长发,趁的小脸娇嫩得很,跟着走下车。

不远处守门的人纷纷看呆了。

“哟,这不顺眼多了嘛。”顾顺樟笑着看向李铃儿道:“公主好久不见啊。”

这声公主,直接让大伙回过神来,立刻联想到被通缉的羽国公主,连忙持刀围了过来,却被顾顺樟呵斥回原来的岗位。

“铃儿你…”此刻的顾凌风不知该如何开口,他也很快明白过来,李铃儿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他着想,可是这样会把她自己陷入危险之中的。

“别担心,我没事。”李铃儿冲着顾凌风微微一笑,随后走到顾顺樟面前道:“二皇子,好久不见。”

“公主这是玩什么呢?”顾顺樟笑了笑。

“你猜呢?”对顾顺樟的厌恶,李铃儿深深地写在脸上,随后道:“好了,二皇子,若你与王爷谈完了,那我们便可走了。”

“去哪儿?”

“那就要问二皇子你了,准备带我去哪儿?”李铃儿冷笑。

“哈哈哈,公主真是一点我不风趣。”顾顺樟随后便继续道:“既然话说到此份上了,那就请公主跟我入宫吧。”

李铃儿深深的看了一眼顾凌风,随后点点头,跟着顾顺樟离去。

留下若有所思的顾凌风站在原地,久久不肯离去,直到守门的人上前询问是否还要出城时,顾凌风摇摇头,打道回府。

看来事情得从长计议了。

得知李铃儿被顾顺樟带走的王诗芸忍不住笑了,没错,把消息透露给顾顺樟的人的确是她,不过,她这样做有什么错呢?她亲爱的哥哥正躺在床上痛不欲生,若就这样放她离去,那她哥哥的仇怎么办呢。

不用她自己承认,李铃儿也可以猜到,这事儿肯定与王诗芸脱不了干系,可是那又能怎样呢,她仍然得乖乖的跟着顾顺樟进宫。

一路上顾顺樟看着李铃儿的眼神都好像是要把她吃掉似的,看的李铃儿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道:“二皇子这般看着我是怕我跑了?”

“呵呵,公主隐藏得够深啊。”

“我不懂你的意思。”

“公主可知上次你回羽国之事?”顾顺樟顿了顿继续道:“可把我害得够惨的啊。”

若不是他够机灵,及时拉了个替死鬼出来,否则的话,恐怕就没有今日了,不过却还是损失了姜皇对他的信任。

提起这事儿,李铃儿不禁后背发凉,这顾顺樟该不会公报私仇,把她直接给咔嚓了吧。

“二皇子这不好好的吗。”

哼。

顾顺樟满脸不屑。

不过看样子还没有解决她的意思,一路心惊胆的来到了天牢,李铃儿终于放下心来,看来她的小名是暂时保住了。

由于李铃儿身份特殊,这虽然是天牢,不过给了她一个大单间,里面基本的配套设施都有,这算是牢里极高的待遇了。

李铃儿这一关便是好几天,有吃有喝的伺候着,日子也不算是太难过。

中途也没有人传唤她,就连姜皇也不曾见她。

想想也对,她顶多算是个人质,有什么好审的。

不过有件事,她越来越揪心,算了算日子,顾凌风婚礼的日子好像越来越接近了。

虽然在这里面听不到外面的一丝风声,可是,她还是相信,婚礼会如期举行的。

想想她家王爷即将迎娶别的女人,她就会觉得心痛无法呼吸,可是那是她自找的。

不过无论如何,她还是想要参加顾凌风的婚礼,这或许是犯贱吧。

她不是要抢亲,也不是想阻止,她只是想看看而已。

好像这个说法连她自己也说服不了,不过,婚礼,她是铁了心要去!

如今被关押在天牢,想逃出去倒是件难事儿,恐怕也不会有人来救她的。

正当她烦恼之际,居然有人来探监。

来人是她万万想不到的,没错,那人正是满面春风的王诗芸本人了。

“呀,这是什么破地方呀,臭死了!”老远就听到王诗芸的声音了。

李铃儿直接不甩她。

牢房门被打开,王诗芸走了进来,道:“铃儿姐,原来你住在这儿啊,可让我好找。”

她跑来做什么?

“铃儿姐,怎么不说话呀,哪儿不舒服?我让太医来瞧瞧。”

“不用了,我没事。”呵呵,太医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真是笑话!

“姐姐在这可好?”

“不好。”

王诗芸微微一愣,原本以为李铃儿会逞强说很好。

“这儿什么都有,我倒觉得挺好的。”王诗芸笑道。

“既然诗芸妹妹觉得这儿好,那不如咱俩换一换?”

李铃儿这话一出口,王诗芸脸色大变,身子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生怕李铃儿会拉着她不让走了。

李铃儿见状忍不住笑了笑,道:“开个玩笑而已,妹妹该不会是当真了吧。”

“不会,这个玩笑真好笑,呵呵。”王诗芸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诗芸妹妹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想必铃儿姐也知道,明日便是我与风哥哥大喜的日子。”

这个当然知道,不用刻意来提醒吧。

“看铃儿姐你这情况,明日估计来不成了吧?”

“那又怎样?”李铃儿直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这是明知故问呀。

“可是我和风哥哥还是很希望得到铃儿姐的祝福呢。”

“哦?既然这样,诗芸妹妹这是打算帮我越狱吗?”李铃儿这话一出,吓得王诗芸直摇头。

“不是不是!”

“那是什么?”

王诗芸深深吸一口气,差点被李铃儿给带偏了,于是淡淡一笑道:“风哥哥知道铃儿姐的难处,所以让我今日特意给铃儿姐带来喜饼,就当提前庆祝了。”

看着王诗芸拿出来那用红纸包着的喜饼,感到一阵讽刺,庆祝?庆祝个屁!

李铃儿没有伸手去接,王诗芸也不勉强,笑了笑,直接放在桌上,道:“铃儿姐,我放这儿了,你记得吃哈!”

李铃儿此刻满肚子火气,根本不想搭理她。

王诗芸见状,看样子李铃儿气的不轻呀,目的算是达到了,可以走了。

王诗芸走了,牢房的门自然也跟着锁了。

看着桌上王诗芸留下的喜饼,李铃儿觉得一阵讽刺。

本想把它踩得粉碎,泄泄气。

可还是忍住了,转念一想,这或许是能将她解救出去的唯一办法了。

夜幕降临,这牢里的饭菜相对于外边来说要晚一些,可这个点儿还是送来了。

“吃饭了。”牢头冲着里面的李铃儿喊了一声,见她躺地上不动,发现一丝异常,便打开牢门,却见禁闭双眼,满脸苍白,嘴角出血,吓了一跳,连忙道:“公主,你醒醒,别吓我啊!”

这李铃儿虽然是以人质的身份被关押在这里,可是她好歹也是羽国公主呀,平时也不敢怠慢,这今天突然出这个事儿,可把牢头吓坏了,心中祈祷,千万别死了呀,那样的话,他的脑袋可就难保了。

于是伸出颤抖的手,去感受李铃儿的鼻吸,停顿了几秒钟,便被吓得缩回了手。

她…她死了!

不好了不好了,羽国公主死了!

这牢头吓得赶紧跑出去,这时其他的人纷纷送饭去还没回来,出了这事儿,牢头赶紧跑去向上头报道。

然而原本躺地上的‘尸体’这时突然睁开眼睛,快速爬了起来。

没错,李铃儿的确是在装死,若不这样,她怎能有机会跑出去?

然而这边李铃儿在狱中暴毙的消息已经传入姜皇的耳中。

姜皇愤然大怒,亲自前往狱中查看李铃儿的死因。

可当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天牢时,早已没了李铃儿的‘尸体’,只剩一滩血迹在地上,旁边还散落半个吃剩的喜饼。

随行的队伍里有太医,立马上前查看,随后得出结论,喜饼中有剧毒。

这下子很清楚了,李铃儿一定是吃了这喜饼然后被毒死了,可是如今她的尸体去了哪儿?

姜皇见此,立马询问这喜饼是谁送来的。

牢头见状也不敢有所隐瞒,把白天王诗芸来这儿的事儿如实相告。

很显然,这喜饼就是王诗芸带来的,这羽国的人伤了王剑川,她这做妹妹的来报复,这就是杀人动机了。

于是立马让人把王诗芸带来,并寻找李铃儿的尸体,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找出来!

原本这事儿姜国是十分有利与羽国谈判的,可如今李铃儿遇害,可难办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