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少年三国志征文幽冥彼岸

正文少年三国志—幽冥彼岸

[更新时间] 2018-11-13 19:51:37 [字数] 3069

楔子〖不过是一盘棋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国分裂,天边异象。皓月当空,赤红残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间战火,不灭不休。天空哭泣,大地开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据传,人间边境,水都尽头。碧落黄泉,有一天石,可令死者重生,生者长存。为此天下修道之人,贪得长生之人,踏上寻找之路,执念再深,终化虚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彼岸花开,双生婴孩。啼哭不已,此乃死国与天道交接之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个婴孩灵气逼人。啼哭声唤醒四周亡灵,只盼得到拯救。进之分毫,化为飞灰。余等亡灵,见此情况。后退数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许久,两婴孩逐渐长大,身着赤红纱衣。相视而笑。面对身旁哀求着,无动于衷。携手前行,走出黄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一章:双生罪孽•忘川遗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流落人间数年,看过生老病死,淡漠世态炎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战火即将四起…”未等说完就被打断,听着一声冷笑,只觉得无奈:“好吧,战火从未停息过。”看着征兵告示,听着身后马蹄声,迅速躲远。拽着身旁的人:“快走吧,这里不是和你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忘川,你不觉得至少存于世间,就永远躲不过纷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少,在你我还未找到根基之前,求得一时平静。即使是自欺欺人,我也认了。”拉着他的手,远离喧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看着他脸上的哀伤,无奈摇头:“我愿与世无争,谁料世事不休。”一路被拽着走:“你是迷路了吗?”看他脸上的认真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走吧,这里有你我的栖身之所。”看着竹林:“为什么我觉得,你真的要隐居避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听着这话,抬手轻弹他的眉心:“难不成,你想加入世间的纷纷扰扰。”看他可怜的样子,长叹口气:“这里算是你我根基的起始地,在这里完成,你我想要完成的那些事情。”看着鸟儿飞过,抬手:“有什么消息给我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看他眼中满是哀伤:“是吗,又一个城池沦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你会陪着我面对这一切是吗,而不是将我独自抛下,去往那满目疮痍的世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陪着你。”环顾四周:“遮风避雨的小屋,这是你我的天地。”抬手搂住他的肩:“建立你我的信息网,即使有一日真的被战火所扰,至少我们现在还能做些准备。”伸出双手,看着手心内的彼岸之花:“这可是你我最后带出来的东西。”看他脸上的笑容:“别呆了,整理消息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忘川…下雪了。”看着逐渐变成银白的世界:“雪是那样的纯净,为什么这么厚的大雪,也无法掩盖土壤内肮脏的一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雪是冰冷的,遇上了温热的血。只能融化,就像你我的温度,感受不到寒冷,却能将身旁的一切冰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呐,世上那么多修道之人,终摆脱不了死亡的命运,你我合适又会重新变为血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有一日,你我遇到那么懂得珍惜你我价值的人,我们的生命,就走入了尽头。”看着手边的竹简:“干活来,全都给我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这就干。”望着窗外大雪,有些落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数年之后,两人坐于江畔。望着天边的赤红天空,品着杯中温热的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忘川,你说鲜血可还温热,是否如这茶一般。逐渐变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一定,鲜血温热不错,但是冷后可是凝固的。不像水波一样,同样是液体,却相差甚远。”看着手边长剑:“遗岸,今天空闲。来一场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了,我看你舞剑就好。前些日子,月见送我两坛好酒,海翔与你品尝,我算你拒绝。”被拽住。看着身后泪汪汪的人:“走,带你喝酒去。”想想还是问:“你有事情瞒着我,对吗。”看他犹豫的样子,倒是笑了:“你我一根花茎所生,你的想法我还是能猜测一些。”递过酒坛,看他要接,迅速拿回:“所以,可有什么想说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哦,你先把酒给我,我就说。”满饮一口:“好酒。”感觉到寒冷,看着深潭,变为冰面,呆愣的笑了笑:“是有这么回事,为了稳定纷争,已经有人开始寻找血石了。所以…我怕你我的平淡日子,要被打乱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哼~你还真是呆,你我的日子何曾平淡过。”看着桌上未下完的棋局,伸出手:“落子,已经开场的江山大戏,你我不来卜上一卦。不是可惜这美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啊。”听着林间百兽吼叫之声:“西南火起,早已是血腥大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东临,大雪纷纷融入暖血。这场景可美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残忍。”看他脸上的冷漠,叹口气:“是呢,论残忍,你我这又算得了什么。自相残杀,为了王位。取其手足,这些年早就司空见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看着他手边的两颗黑棋,变为白棋。露出微笑:“瞧,有美人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嗯?美人?”看着棋盘的布局:“是呢,这美人还不是一般的美人呢。”推走一步:“联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是吗,那我走一步…弃家从夫。你那颗棋子,已经被我废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看着手中白棋碎裂,化为虚无:“纵使是数年夫妻,在权力面前,又算得上什么。”执棋,落子:“却也有情种,感情大戏,有点意思。”看着坛中酒:“该你的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我的。”微微而笑:“共赴黄泉,你我有时间去彼岸看看,那里是不是有更多的亡灵了,毕竟最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都知呢。”看着棋局上闪着光芒的五颗棋子:“瞧,日后有好戏可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那我再送你一子,江东…可是一个好地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要我说,还是带你去新城更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不去,那里太乱。”看着心口的血石,叹口气:“我累了。要休息。明天我跟着你去江东,你那些可悲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烧毁就好,何必留下祸根呢。如果有机会…”犹豫片刻:“还是远离庙堂更好,渴望自由的你我,又何必深陷泥沼之中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但是你不好奇那五颗棋子,会有怎样的惊天之举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听着这话,看着棋盘上不同的棋子:“无论有怎样的惊天之举,不过是棋盘上的棋子。永远听令于棋盘,直到死去,才可脱离。”拿起长笛,为谁吹着葬魂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听着他哀伤的曲调,半垂双眸:“你我是心脏,同时更是他们所寻之物,如今天下崩裂,是时候下山去看看…”躺在他的腿上,微微睡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数日后,两人将竹屋内所有竹简,付之一炬。身着白色纱衣,乘船而行。曾经两人看腻人间百态,相视一眼:“还好啊,算是挺平静的,至少没有那么多的杀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上岸后,还在走着,听着身后的马蹄声,迅速躲去角落。观望着眼前的一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看着白马上衣袂飘飘的人,看着他眼中的锋利目光。只能用寒意,将他的目光打回去。看他骑马转头离开,只觉得松了一口气:“走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那个人…是谁,是否发现你我的身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看他脸上的担心,抬手轻拍他的肩膀:“放心,管他呢。顶多只是修道的人吧。知道又能如何,你我只是下山来走一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只是害怕麻烦,别的没什么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夜梦,两人看着身旁鲜红的大地,听着灵魂哀嚎的声音,摸着自己的心脏:“是呢,石头的心。”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箭簇飞来,穿过那些敌军的身体,看他们僵直的倒在地上。城门大开,另一批死士被放逐出来,箭羽再次下起,无论是本方兵卒,还是敌方兵卒,皆已没了气息。大雨倾盆,洗刷着大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看着阴暗的天空,抬起双手,看着手心清澈的甘露:“无根之水。遗岸,你说他们可还有留恋,若是有,为什么会成为死士,若是没有。这么年轻的生命,消逝在雨中。到了下面怎么面对自己的父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这可是人家的事情,接下来去哪里,这里算是结束了,你是否要去看看其它三枚棋子,会有怎样的人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忘川:“要去,至少人间一遭,不能白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晨,梦醒。两人相视叹气:“血雨终归是要停歇的。”看着窗外的雨滴:“天在流泪,这轰鸣的雷声,又是在为谁哀悼呢。”听着楼下敲门声,拉了拉身旁的人:“快走,那人找过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听着脚步声,也不管外面大雨滂沱,跳窗而走,看着雨滴打湿衣衫:“终究还是这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许久,望着雨后晴天,买上两匹宝马,去寻找棋盘上,耀眼的第三颗棋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遗岸:“是呢,不去看看可算是白在人间走一遭。”策马扬鞭,看着腥风血雨的中央:“都城…最繁华,也是罪孽最深重的地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吗?我不觉得,这罪孽,比你我更加深重。”看他无言以对的样子,微微而笑:“走吧。”望着远山,走上不知尽头的旅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血石现世,已非无情。幻化为人,只求相伴。无处可逃,不如…放手一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