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盛世凰歌 > 正文
第四章 姐妹情深
作者:子冉无尘  |  字数:3302  |  更新时间:2018-05-23 15:05:30 全文阅读

飞霞殿

太医院院正慕容川,已年过花甲的他早已两鬓斑白,他是来向柳茵辞行的。

“叔伯当真要走?”

“老臣年事已高,该是告老还乡的时候了”

见他去意已决,柳茵也不再多劝什么,接着她让江映秀去里屋搬出一小箱东西。她将东西递到慕容川跟前说道,

“这些还望叔伯收下”

打开后,里面是满满一盒金子,“娘娘,这可使不得”

“叔伯请务必收下,这只是侄女的一点心意”

“这。。。。”慕容川有些犹豫了。

“叔伯,经此一别,日后恐难再相见,这些就当是侄女给叔伯尽孝了”

听她这么说,慕容川接过东西,说道“那老臣多谢娘娘”

“叔伯是要回扬州还是苏州?”

慕容川本是扬州人士,年少时求学在苏州,这才认识了柳茵的父亲柳道成,两人志气相投,私交甚好。只是后来,慕容川学有所成来了建康。。。

“老臣打算先回扬州看看,再改道去苏州探望娘娘的父亲”他是想着把柳茵送的这盒金子送给柳道成,他当初在苏州学医时,受到不少柳家的照顾,这金子他是万不能收下。

想到许久未见的父亲,柳茵心中不免泛起一些苦楚,自从几年前她母亲过世后,柳道成便很少再来建康,连往来的书信都变少了许多。

慕容川见她脸带一丝苦涩,随即嘱咐道,“往后在这宫中,娘娘行事一定要格外小心,尤其是。。。。”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此时少妇的脸上已浮上一丝恐慌。。。

这么多年不光是柳茵她们,他也是时常忐忑不安,当年的秘密就如块千斤重的石头一般,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还是早些退出这朝堂为妙。。。

“叔伯的担忧我知道,日后我一定小心行事”

送走慕容川后,柳茵有些坐立不安,她问江氏,“月儿呢,怎么从刚才就一直未见到她”

“公主说是去西凉殿了”

西凉殿,听到这三个字,柳茵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这么多年,在她心里一直有着不为人知的担忧,这样的担忧还将一直伴随着她,直至一生。。。。

天气越来越热,后宫花园随处可见各种开的十分鲜艳的花朵,花丛里不时有蝴蝶翩翩起舞。花园内的凉亭里,几个如花一般的女子正在赏花。这时,几个提着东西的人从花园旁经过。

萧玉姚摇着手中的玉扇问道,“那是谁啊”

一旁的侍女回道,“回禀大公主,是月公主。。。。。”

一听是她,萧玉姚绝美的脸上瞬时浮现出一丝不悦。

“看样子,这月公主又是去给西凉殿的那位送物资的”开口的是御史司马楚凡的胞妹司马晗。

“听说,月公主这次与皇上一同出宫时,被人给掳走了,皇上这才震怒将那随行的萧右玉,给贬到西凉殿去了”一旁的李露薇说着自己听到的传闻,她是礼部尚书李放的千金,她和司马晗经常出入宫闱,与长公主萧玉姚走的十分近。

“是吗,我说怪不得呢,这萧右玉飞霞殿住的好好的,怎么跑到冷宫去了”司马晗附和着,言语间透着轻蔑。

萧玉姚听着两人的对话,脸上满是清高。

她一直都不喜萧清月,在她看来,萧清月既没有皇家女子的端庄淑仪,又不懂尊卑,还一直跟个平民公主混在一起,让她觉得很是不屑。可就是这样的萧清月不光深受她父皇的宠爱,还深得东宫的青睐,怎能叫她不嫉妒。

此时凉亭里的一切,似乎都与萧清月无关,她提着两大屉食盒有些吃力的走着,而她的两个贴身侍婢,连翘和绿萝各自手中抱了一堆东西,也是累的气喘吁吁。

西凉殿

芸香正拿着梳子,轻轻的替自家的主子梳着头,看着坐在梳妆台前温顺的人,她不禁眼睛有些泛酸,“公主,皇上也太狠心了,月公主失踪也不能怨你啊”

萧右玉看着镜中倒映的人,叹了口气,“皇上向来最喜欢清月,她出事,皇上生气是自然的,哎。。。。还好是有惊无险,”

芸香不满的噘着嘴道,“奴婢觉着,皇上就是故意针对你,明知道你身子不好还将你贬到这种地方来”

“芸香!”

听到呵责,芸香不禁害怕的撇了撇嘴。

宫里谁都知道,萧右玉只有公主之名,她是柳茵的义女,自小就被养在飞霞殿。她从未问过自己的身世,从小到大,柳茵待她极好,甚至比对清月还要好,在她看来柳茵就是她的娘,清月就是她的姐妹。当今皇上一直不喜她,也是正常的,毕竟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盯着镜中的人许久,萧右玉长长叹了口气,自从上次出宫回来,她已经住在西凉殿快大半个月了。。

这时,一个小丫鬟跑进来通报道,“公主,月公主来了”

“右玉”随着一声清脆的叫喊声,萧右玉便看到,气喘吁吁的主仆三人,她赶紧上前接下萧清月手中的东西,看了眼连翘和绿萝手里抱的一堆东西,她不解的问道。

“清月,你这是做什么”

萧清月擦了擦汗,说道,“我要搬来与你同住”

萧右玉一愣,随即斥责道,“胡闹!你怎么能住在这里,赶紧将东西带回去,若是被皇上知道。。。”

“我就是要让父皇知道,除非父皇将你放回飞霞殿,不然我就与你一同住在这”

“清月!”

“右玉,我拿这么多东西,走这么远来找你,你怎么忍心将我赶走”

萧右玉无奈的看着拉着她胳膊撒娇的人,明明比自己大,却总是像个小孩一样跟她撒娇,见她能蹦能跳的,看来脚是好了。

将东西都放好后,萧清月又忙着将食盒中的吃食拿出来,摆了一桌,她一边拿着盒里的东西,一边说道。

“这些都是你平日里爱吃的菜和糕点,现在天热,我还带了些冰镇的梅子汤,也不知道冰不冰了”

萧右玉看着一直忙和的人,眼眶不禁有些湿润, “谢谢你,清月”

“谢我什么,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住到这种地方”

见她一脸自责,萧右玉急忙说道,“不,上次怪我,若我当时紧紧抓着你,你也许就不会被人群冲散,也不会被人掳走”

萧清月随即抓着她的手安慰道,“你也说了,是也许,当时那种情况,是谁也没想到的,所幸后来我被人给救了,菩萨保佑,有惊无险”

想到那个救了萧清月的人,萧右玉不禁心存感激,若是有机会让她见到那人,她定要当面向他道谢。

“那救你的人,可查到是谁没有”

萧清月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当时她一直问送她回去的那个侍从,可那个人却什么都不肯说,将她送回后便离开了。而那几个人贩子被打的鼻青脸肿后送到了御史台,那随行的几个侍从也没透露他们的身份。

萧清月想了想说道“他既然知道我的名字,说不定真的是下凡的仙人”

萧右玉轻笑着看着一脸梦幻的人,“这世上哪有什么仙人,我看你是被那公子的样貌给迷住了”她还记得,当时萧清月回去后一脸兴奋的告诉她,自己被一个举世无双的公子给救了。

“右玉!你胡说什么呢”

“我哪有胡说,你不是还告诉我,那公子还脱你的鞋来着”

“嘘!”萧清月吓的一把捂住身旁人的嘴,小声说道,“小心被别人听到,这事若被母妃知道就惨了,她肯定非要找出那人不可”

萧右玉笑着拿开捂着她嘴的手,取笑道。 “你也有怕的时候,放心,这里除了我们的贴身近侍,没有别人”

此时芸香,绿萝,连翘几人正在掩唇偷笑,看着窃笑的几人,萧清月随即佯装生气的说道,“笑什么!不许笑”谁知,她话音刚落,几人笑的更欢了。

“你们?!你们都欺负我”萧清月顿时羞恼的坐到一旁,不理她们。

萧右玉见状,对着一旁的几个丫鬟摆了摆手,示意她们都出去。几人随即行礼,退了出去,这时屋内只剩下她们两人。

她走过去轻声哄道,“好啦,她们都出去了,别不好意思了”

萧清月却依旧撅着嘴,不理人。此时的她,脸蛋泛着红晕,分不清是太阳晒的,还是因为娇羞,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让人看了觉得甚是可爱。

萧右玉不禁,伸手捏了捏那红润的脸蛋,说道“还生气啊”

听着这低声下气的语调,萧清月立马恢复神色解释道,“我不是生气,我只是。。。只是。。。。”

见她着急,萧右玉连忙安抚道“你不用说,我都知道”

她们两人自小就生活在一起,十多年来,如双生子一般,形影不离,萧清月的心思,她又岂会不知。

两人坐在一起,萧清月亲密的将头搁在身旁人的肩上,喃喃自语道,

“只缘感君一回顾,从此思君朝与暮”

萧右玉不禁皱眉,过了会她问道,“母妃可知你的心思?”

身旁的人随即摇了摇头,“我也只是同你说说罢了,”

“你是不是很想找到他?”

萧清月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他当时在我掌心写下两个字,说那是他的名字,可是我派人找了,建康城里并没有一个叫木风的人,再说,就算我找到了他,又能如何。瞧他的年纪,说不定早已有了家室。。。。”

听着这番苦涩的话语,萧右玉不禁长叹出一口气,有些惆怅的说道“若是注定得不到,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去想怎么得到”

漫长的沉默。。。

许久后,身旁才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我知道”

这一刻,两人似乎一下子都长大了,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无论是少女怀春,还是情窦初开,这些都只是她们人生历练的开始,而她们的劫难也才刚刚开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