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盛世凰歌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故人相叙
作者:子冉无尘  |  字数:2409  |  更新时间:2018-06-15 19:10:31 全文阅读

“咳。。。咳。。。。”阵阵咳嗽声从飞霞殿内传来。。。

柳茵脸色苍白,捂着帕子剧烈的咳嗽着。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因为忧心被关在大牢里的萧清月而心思郁结生了病。实际上,真正的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

微喘着气,将帕子从嘴上拿开,此时那帕子上早已是鲜红一片。。。

萧右玉端着一碗药,匆匆进屋。。。柳茵见她进来,急忙将那带血的帕子藏进袖子里。。

“母妃,药好了,赶紧趁热喝吧”

“先放着吧,我这心里慌的很”

萧右玉一听她说心慌,赶紧搁下药碗,走过来帮她拍着背,顺着气。。。

“母妃你这风寒一直都反反复复不见好,要不再传个太医过来看看吧”萧右玉很不放心,柳茵一直断断续续的病着,几乎每日都在喝药。。

“我没事,你让太医来,也只是多开副药罢了”

看着脸色憔悴的人,萧右玉思来想去,想着要不将苏行叫过来瞧瞧。

“母妃,要不我将苏行请来帮你看看,看怎么能将这病根彻底根治”苏行的医术,她还是信得过的。

柳茵先是脸色一僵,随即道,“也好”本来她也是想找个机会去找他的,现在也省的麻烦了。。。

午后,萧右玉亲自去了趟太医院请苏行。苏行见她亲自来请,也不好拒绝,提上药箱便出了太医院。

虽还在新年期间,可是宫中的气氛却不同往常。因为萧玉簪出逃,丁柔气的生了病,同时也对飞霞殿心生了怨恨。而在大婚前,新郎跟别人私奔了,这让萧右玉也成了宫中的笑话。

可她自己却不以为意。。。

走在路上,她斜眼看了下跟着一旁不远不近的男人,她一直有话想问苏行。

“苏大人,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一旁的人,并未搭话。。。

萧右玉也不急,接着说道,“那日在霜花殿外,你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当时的这句话一直困扰了她许久。

身旁的男人微微蹙了蹙眉,他知道不管如何回避,萧右玉迟早会再问这个问题。。。

“当时只是苏某一时口误,并没有其他意思!”

口误?这样的解释,萧右玉怎么会信!既然他不肯说实话,那她就直接跟他摊牌好了。。。

“我都已经知道了。。。”

话落,男人有些震惊的看向那似曾相识的面庞,“你知道了什么!”她不可能知道的!

萧右玉回望着他,将自己最近的重大发现告诉了他。

“芸香,是你的人。。。。”自从萧清月提醒她,要小心提防芸香后,她一直暗中留意她的动向。。。

苏行没想到是萧右玉揭穿了芸香的身份。

这时萧右玉接着说道,“我知道初七那日,是芸香去给你报的信。。。”她当时临走时,故意跟萧清月互换了个眼神。这是她们事先就商量好的,若是谁在这个时候来找萧清月。那么芸香的主子便是这人。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先去承欢殿的萧绩,可是后来细想后她发现不对。

萧清月曾告诉她,看到芸香用她饲养的鸽子给宫外的人通传消息。那时,正好是萧衍下旨赐婚后的第二天。不久后,苏行便从外地回来了,这难道是巧合?

如若不是,便只有一种可能,芸香通传消息的人是苏行。而初七那日,苏行也去了承欢殿,还跟萧绩大打出手,他为何要帮她们。。。

“你究竟是什么人!”种种迹象表明,苏行进宫是冲着她来的,可是她身上又有什么秘密,让他如此的大费周章。

此刻苏行面色有些难看,冷声说道,“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好,总之我不会害你”

这算什么回答,“那清月呢!”

一提到她,男人的目光跟着暗了几分,接着便是一路的沉默。。。。

这场对话有些不了了之,苏行什么都不愿多说,这让萧右玉更坚定了要弄清事实的决心。

只是到后来,当一切被揭开,她又要以什么样的心情去接受那样残酷的事实。。。

答案不得而知。。。

来到飞霞殿后,柳茵屏退了房内的一众侍婢,连带着萧右玉也被叫了出去。柳茵说她要和故人好好叙旧。。。

萧右玉知道苏行来自苏州,两家府上都有些交情,只是有什么话,她不能听的,最后她只好带着困惑出了房。。。

当房内只剩下两人,苏行例行公事替柳茵把起脉来,可他的脸色却在把脉的同时,越来越沉重。

把完脉后,他有些惊诧的看向那美妇人,“你中毒了!”而且脉象显示,已经中毒有一段时间了。。。

柳茵淡淡一笑,“我知道”

“你!”苏行心头一惊,看她这副淡然的模样,难道这毒。。。

柳茵知道他已经猜到,“小庄,我时日不多,只求我能用我这条命,换月儿一命”她早已在一个多月前开始,在自己的汤药里偷偷加了断肠草。。。

苏行一怔,小庄。。。。

他已经许久不曾听到有人唤他的真名了,久到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

“你为何要这么做,我并未想要你们的性命”他只是想要把本该属于萧右玉的一切都还给她,而如今连这点要求,他也动摇了。

听他这样说,柳茵宽心一笑,那一笑连着眼泪也跟着一起落下,“最近我时常会在梦里梦到她,我想她是要来接我走了。。。”

这么多年来,她的心里一直有亏欠,她也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苏行越听,脸色越沉,有些不忍去看。。。

“小庄,我只求你,不要将她们的身世告诉她们。这会让她们痛苦一生的。。。”柳茵恳求道。若是苏行将一切公之于众,也许毁掉的将是那两个孩子的一生。

苏行重重吸了口气,缓缓开口问道,“她当年是怎么死的”

一说起那人,柳茵不禁面露痛苦,眼里也蓄满了泪水,紧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苏行见状,赶紧拿出几根银针插在几个穴位上,来缓解她的咳嗽。

又是淡然一笑,柳茵欣慰道,“若是她看到你如今的成就,定是十分欢喜的”

苏行实在是看不下去,有些咬牙切齿道,“你为何要服毒!”断肠草的毒性已经深入她的五脏六腑,就算是有九转还魂丹,怕是也救不了她的命。

“今日我找你来,就是想让你帮我瞒着,我服毒的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小庄,你答应我!”

万一被别的太医诊断出她是中毒而死,那么萧衍必定会下旨彻查,这样会引来许多麻烦。她做这一切只是想要保住萧清月。。

可她不知道的是,因为萧清月,苏行早已打算放弃公布一切的念头。

只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好!我答应你!她们的身世我也不会跟任何人说!”

听到他的承诺,柳茵这才放下心来,为了那个秘密,这么多年来,她真的是太累了。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姐姐是怎么死的吗,我都告诉你”

也许是人之将死,她能做的不多了,只有将当年的事都告诉苏行,他才能解开心中的芥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