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盛世凰歌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局中局(中)
作者:子冉无尘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18-06-29 13:23:56 全文阅读

借着火折子的微光,萧南枫缓缓下到地窖,隐约听到一阵细微的呜咽声传来。。。

循着声音往里面走了几步,便看到浑身五花大绑的人。

男人赶紧上前将塞在她嘴里的东西拿出来,随即又动手解着她身上的绳索。。。

萧清月此时眼上还被蒙着纱布,幽幽唤了一声,“皇叔,是你吗?”

男人听到这一声柔弱的轻唤,手上的动作一顿,抬手将她眼上的纱布掀开。

“是我”

阴暗的地窖里,看不太清男人的样貌,可是那若有若无的茶香告诉她,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他。。。

解开绳索,萧清月有些无力的靠在了男人的身上,被绑了这么多个时辰,她实在是浑身都提不起劲。

嘴里喃喃念道,“为什么,每次都是你”

男人听到这低语,眉眼间瞬时又柔和了几分,“为什么不能是我”

“你明明知道的。。。”他们可是亲叔侄!

“我不在乎”

又是这句话,可是她在乎。。。

萧清月在心底莫名生出些许罪恶感,她现在这样不就跟萧玉姚一样了吗。

这一切难道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吗!他们不该这样的,有悖常理,有违人伦,更是有违自己的初衷。。。

就在两人依偎在一起,还在感受这温馨的光景时,进入地窖口的机关突然合上。

萧南枫听到动静,赶紧过去查看,此时进入地窖的洞口,已被厚重的岩石合上,仅靠手力根本无法推动。

拿着火折子,往四下查看了一圈,地窖里除了一些散乱的木头和几坛未开封的酒外,没有其他东西。将木棍用布包上,沾上酒,点燃了一个火把。不大的地窖里,瞬时亮堂起来。

萧南枫找了一会,也没找着类似机关的东西,心下一沉,这下连他也被困在这里。

这时萧清月揉着发痛的胳膊走过来问道,“你来之前,没有通知其他人吗”

“没有”刚才他来的太急了。。。

听他说没有,萧清月的心也跟着一沉,“你不该来的”现在他们两个人都被困在这了。

男人将火把插到一旁,缓步走来,一把将人拥进怀中,轻声安慰道。

“是我大意了,若当时我早些察觉那送来的信有问题,你也许就不会遭人毒手”

这次,被拥住的人难得的没有任何抗拒,这人或许就是她的劫,她能管得住自己的人,却渐渐管不住自己的心。。。

萧清月有些沮丧,脸颊也有些微微发烫。。。

萧南枫发现怀中的人异常安静,微微拉开一些,低头问道,“怎么不说话”

“皇叔也这样对大皇姐么”说完后,她顿时想咬断自己的舌头,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男人嘴角微扬,眼中含情,“哪样”

“就。。。就现在这样”真是一句错,句句错,她这话怎么莫名的透着股酸意。。。

显然萧清月的这句话又成功的取悦了他,此时男人眼里的笑意越聚越多。接着又将眼前的人轻轻纳入怀中,低柔说道,

“本王从未这样,对待过任何一个女子”

没有吗,明明府里那么多美艳的侧妃和姬妾。。。

萧清月顿时心头一惊,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完了,这下连她自己都被带入坑了。想了想,她还是赶紧转移话题。

“那个,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你知道是谁绑了我?”

在这之前,她一直在想谁这么大胆敢在宫里挟持她,萧玉姚如今被关入大牢,思来想去除了青鸾殿的那位,她也想不到其他人。

“恩,你心里想的那个人便是策划挟持你的人”

萧清月有些愣愣的微抬起头,看着男人好看的下巴,她心里想什么,这人似乎都知道,他是有读心术吗!

她这么想着,男人也微垂眼帘看着她,“本王没有读心术,只是正好知道你在想什么罢了”说完俯下身来,吻了吻那俏皮的嘴角。。。

萧清月瞬时脸色爆红,一颗心也跟着狂跳起来。。。

此时,等在飞霞殿的李勋,有些不安的来回走着,一直不停的看向殿外。萧南枫已经出去有些时候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萧统和沈豫章已经扩大了搜寻范围,调派了人手,往宫外去搜了。

他和苏行留在宫里等萧南枫,可是这人现在是上哪去了!

萧右玉和连翘几人也在焦急的等着消息,一旁的芸香表面默不作声,其实心里一直在窃喜,永远不要回来才好。又偷偷看了一眼离自己不远的白衣男子,心里溢出许多甜蜜。。。

这一幕却落到了绿萝眼里,她用胳膊怼了怼紧挨着自己的连翘。

连翘接收到她的讯息,便也看了过去。。

一看到芸香那副样子,她的怒火便噌噌直往上蹿!她是个急性子,直接走上前去,挡住了她的视线。。。

此时殿内只有她们几个人,她也不用顾忌她的颜面,直接说道,“芸香,你若是真这么喜欢苏大人,让苏大人娶了你便是,不用在这里总是一副思春的样子!”

让她看了恶心,还想揍人!

“你!!”芸香被突如其来的话,呛的面红耳赤。

殿内的其他几人都将视线看向她们两人。。。

苏行更是微蹙眉头,看着芸香的眼神更是冷了几分。

李勋不禁觉得这丫鬟还真是有趣,尽然当着苏行的面说这话。

绿萝见了,赶紧上来将难掩气愤的人拉到一旁,小声说道,“你这是做什么,还嫌不够乱吗”

连翘撇了撇嘴,心里依然很气,早知道应该把芸香也抓起来揍一顿!在她眼里,芸香和苏行就是一对狗男女。

萧右玉心里也有些不悦,她突然从桌旁站起身,走到白衣男子身旁,“芸香是你的人,你将她带走吧,我以后身边不需要她照料”

萧右玉的心里也有些气,之前柳茵刚过世时也是,这芸香做什么从来不顾及她的感受,她的眼里只有这个男人。。

芸香听了,脸色一白,赶紧跪地恳求道,“公主!求你不要赶奴婢走”她好不容易才说服苏行,让她继续留在宫里,这样便能时常见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若是将她放出宫,她便只能回苏州了。

萧右玉这次是真的被气着了,她刚才何尝没发现,那时不时投来的痴恋眼神,既然连翘开了口,她便顺水推舟将人弄走,她总觉得芸香的心思太重。

“你孝敬的主子不是我,是他!”

苏行眉头越皱越深,“右玉。。。”

“你说什么我不想听,人是你的,你自己想办法弄走”说完便离开了大殿,她要自己去找萧清月。。。

连翘和绿萝见状也跟着出了殿,连翘走出去几步后,又折回来将还愣在一旁的李勋给拉了出来,还边走边扯着嗓子说道。

“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没看到人家郎有情妾有意的,我们还是赶紧给人家腾地方,春宵一刻值千金那!”后面一句,她说的特别大声,生怕殿里的人听不见一样。

等到殿内的人都走光了,芸香跪爬着来到白衣男子脚下,拉着他的衣角,声泪俱下道。“公子,不要赶我走”若是看不到他,要她以后怎么活!

苏行冷着一张脸,盯着殿外,想象着,往日萧清月在殿外嬉笑玩耍时的景象。。。

沉默半晌后,他冷声问道,“上次在霜花殿外,连翘和绿萝要袭击我时,是不是你去通知了萧续”

之前,他早已知道,连翘她们躲在霜花殿外要袭击他,他本想着,就让她们打几下出出气,希望萧清月不再恨他。可是不久后,萧续便带着人来了,让他不得不怀疑。。。。

芸香心下一慌,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苏行的脸色越来越冰,“你为何要这样做!你明知道那两个丫鬟是清月的心腹!”

“我恨她!!”说到这,芸香的情绪彻底爆发了,“我就是要看着她在乎的人出事!”

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此时瘫坐在地上的人,满脸泪水,表情也跟着扭曲起来。

“你虽然送胭脂给我,送名贵的首饰给我,却从来都不正眼看我。。。可是对她!对一个,本来你要报复的人。。。”

“你给我住口!!”苏行冷声呵斥道,眼里瞬时充满怒火,心里却突然一下子明白过来一件事!这次萧清月失踪肯定跟她有关!

他缓缓蹲下身,第一次正面对视她,“清月失踪,是不是跟你有关!”

芸香满眼迷恋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眼里有疯狂,有绝望。

“没错,是我中途将要给六王爷的信掉了包”还通知了青鸾殿的人。

男人此时的脸色犹如千年不化的冰山一般,冷的吓人。

“她现在在哪!”

苏行没想到,自己派来保护萧右玉的人,如今却变成了加害自己心爱女子的罪魁祸首。

这时,芸香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俯身贴在他的耳边说道,“你若是答应娶我,我便告诉你”

男人听到这,愤怒的一把推开坐在地上的人,嘴里冷冷吐出两个字,“做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