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盛世凰歌 > 正文
第六十章 都是为情所困
作者:子冉无尘  |  字数:3044  |  更新时间:2018-07-03 09:22:01 全文阅读

飞霞殿的大殿里,一袭白衣的男人一脸肃色的等在那,此刻他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那日在地窖里看到的一幕。。。

究竟要如何做,才能让萧清月不要一错再错下去。若是以后,让她发现了萧南枫心里真正的秘密,她会不会经受不住打击。

那是个比她的身世,还要残忍的秘密。

萧清月进来后,便见到一脸愁眉不展的人。

两人都淡然的互看了对方一眼,客气有度的微微行了礼。

萧清月见绿萝她们也没有给来人上杯茶,随即吩咐道,“连翘去给苏大人沏壶茶来”

连翘心里有些不乐意,心不甘情不愿的回了声,“是”离开之前,看了眼另一边的绿萝,示意她好好在这守着。

绿萝点头回应,让她放心,她一定会好好看着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苏行沉默不言,淡然忽视她们之间的互动,他又不是什么怪物,用得着这么防他吗!慢条斯理的处理起那手上的伤口。

萧清月则安静的坐在那,配合着他。

将手上的纱布全部掀开后,苏行还是被这触目惊心的伤口,刺痛了双眼。

“萧南枫,不值得你这样为他!”

专心盯着伤口的人,一愣,没想到他会突然开口。值不值得她不知道,当时她也只是选择遵从了自己的心罢了。

想了想,她还是转移话题吧。

“听说,你快要成亲了,恭喜你”

几日前她便已知道,苏府正在筹备喜事,没想到他会突然成亲,也不知道要娶的是谁。

话落,男人拿着药瓶的手一僵,脸色也瞬时暗了下来。

萧清月明显感觉到他的变化,是她说错了什么吗!她是真心的想要恭喜他,仅此而已。

男人自嘲一笑,又继续着手里的事,“你这是在挖苦我吗”

微楞抬眼,“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真心实意的祝贺你”毕竟他的年纪也不小了,早该成家了。

握着药瓶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豁然对上她的视线。。。

此时,萧清月正坐在桌前,男人忽然伸开双臂撑在桌子两边,将坐着的人完全圈进了自己怀中。

这时站在两人身旁的绿萝,先是怔忡了片刻,随后便要上前阻止,却被早已发现动作的男人,一指过来点住了穴道。

瞬时绿萝便像被定格了一般,眨巴着眼睛定在了原地。紧接着她大喝道,“苏行!你又要干什么!你是还想被。。。”揍吗!

话还没说完,男人又是一指过来,直接点住了她的哑穴,这下她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彻底变成了不能动,不能说的木偶人。

萧清月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推着跟前的人,身体一直往后仰。

“苏行!你这又是做什么!”只是说了句恭贺他的话,就把他惹不高兴了?

看着怀里的人,满眼的排斥,他的心里更是又痛上了几分。他不是圣人,如今让他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已经是上天对他最残忍的惩罚。

“我娶的是芸香,娶她是答应救你的条件”

萧清月一时有些没有明白过来,愕然的看向近在咫尺的男人!

“什么条件?”

苏行看到她眼里的波动,心里想着,也许他还有机会。

“你应该知道,芸香参与了你被劫的事,我答应她,只要你能平安回来,我便会娶她”

“你!!”萧清月不知道,他们会达成这样的协议。

被点住穴道的绿萝,也有些惊讶,这苏行看样子对她们家公主是认真的啊。

这时,已经沏好茶回来的连翘,一见到屋内的景象,立即愤怒大喊道,“快来人啊!有刺客!”

萧清月刚想制止,却已经来不及了,殿外的侍卫听到声音,倾巢而出,瞬时将殿内围了个水泄不通。

自从她一直出事后,飞霞殿的守卫也比以前多了不少,有萧衍派来的,也有萧南枫安插在里面的人。

领头的侍卫方儒忙问道,“刺客在哪”他刚到飞霞殿当值,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乱子。

连翘指着早已站起身的人道,“他就是刺客!快将他抓起来!”

方儒看了看一脸清冷的男人,苏行是刺客?开玩笑的吧。

萧清月急忙走过来圆场道,“没有刺客,都是误会一场”

“公主!!”连翘急了。话落,她家公主便投来一记冷然的眼神。

“这里没事了,你们都下去吧”这动不动就惊动大批侍卫,她也很是头疼。

方儒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主子都发话说没事了,那肯定是没事,带着一众侍卫又都退出了大殿。

萧清月看了眼一旁还被点着穴道的人,“帮她解开吧”

男人走过去随手点了两下,那僵硬的人这才活了过来。

此时,萧清月掌心里的伤口,又开始流出血来。苏行却没有再上前处理,直接从药箱里拿出两个药瓶,放到桌上。

“这药一日两次涂在患处,这段时间伤口不要沾水,饮食需清淡,之前送来的药也要记得喝,我先回太医院了”

说完提上药箱便要离开。。。

“苏行!”

停住脚步,他等着身后人的话。。。

萧清月看着那白色的背影,心中有些伤感,“苏行,你大可不必这样做”芸香那样的人,她留她一命还将她放出宫去,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她真心希望苏行能够娶到,真正两情相悦的人,而不是为了她束缚了自己。

背对着她的男人,仰天苦笑一声,“这也许就是老天,对我当初放弃你的惩罚吧”是他自己亲手,将她从身边推开。。。

。。。。。。。。。。。。。。。。。。。。。。

大将军府

沈豫章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两样沈默梅平日最爱吃的小菜,准备给她送去。

自从苏行要娶亲的消息传出之后,沈默梅便不吃不喝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来到房门外,轻轻叩了叩门,“墨梅。。。墨梅。。。”

连喊了几声,房内的人依旧没有要开门的迹象。

沈豫章只好无奈说道,“你再不开门,我就硬闯了啊”他这一脚下去,这门估计是要报废了。

凝息聚神,刚准备要抬脚,门哗啦一声开了。。。

沈默梅两眼微红的站在房内,要不是心疼这门,她才不会理他。

沈豫章笑眯眯的进了屋,他就知道,他这妹妹向来识大体,懂事的很。

将饭菜放到桌上,他摆出一副兄长的样子说道,“你这两日不吃不喝的,爹他很担心你”

沈默梅是个孝心很重的人,她不想让身边的亲人为她操心,可是想到苏行要成亲了,她就忍不住的伤心。

“我实在是吃不下”

沈豫章摇了摇头,坐到一旁耐心说教道,“你为了那苏行伤心成这样,他又不知道,看不见,听哥哥的,以后不要去想那种人”

他也实在对那冰坨子没太多好感。

“二哥!!”

“好了好了,建康的大好男儿多的是,你何苦为难自己”

“二哥说起别人来头头是道,二哥自己还不是一样”

沈默梅并不吃他这一套,他自己的事情还没处理好,到说教起她来了,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我哪样了”沈豫章有些莫名其妙,怎么说到他身上来了。

“二哥是当真不知,还是故意装傻,二哥对月公主的心思,墨梅可是知道的”

沈豫章一听,尽有些无话可说,是啊,他自己何尝不是也放不下。

此时,说了一会话的沈默梅,心情也好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般垂头丧气。想到那萧清月,她接着说道,

“二哥,现在建康有一些关于月公主和六王爷的传闻,你可听说了”

传闻说,两人私下关系匪浅,更有甚者说,之前大公主行刺其实就是为了六王爷。。。

她实在好奇,这些传闻都是从哪里来的,可有什么依据没有,还是只是以讹传讹,人云亦云的流言。

沈豫章脸色有些凝重,那些流言蜚语他也听说了,皇家如此隐秘的事情,究竟是谁散播出去的。

收回自己的思绪,“你现下还有心情来关心为兄,为兄很是感动,看来你的情伤也不是很深”

“二哥!!”沈默梅嗔怒着。

“好了,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好好吃饭,不可再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咱们爹爹年纪大了,不要让他老人家不开兴”

沈默梅不满的噘着嘴回击道,“二哥只要早日成家,让爹爹早日抱上孙子,爹爹保证做梦都会笑醒”

“你这丫头!”沈豫章一听这话,就要扬起手来打她。

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这这妹妹温婉淑仪,端庄大方,其实骨子里却是个伶牙俐齿,有些叛逆的人,这一点倒是跟萧清月有些像。

一旁的人吓的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头。

沈豫章无奈放下手,他怎么会真打她,临走前又嘱咐了句。

“我走了,将这些饭菜都给我吃完,否则要你好看”

沈默梅对着那离开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叹息一声,她回到桌前,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身体是自己的,也是父母给的,她不能这般任性,不懂事。

至于她和苏行。。。

也许他们真的是,有缘无分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