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盛世凰歌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局中人(上)
作者:子冉无尘  |  字数:3482  |  更新时间:2018-07-15 17:51:14 全文阅读

府内,萧南枫并未入睡,此刻他正在书房里,盯着手中的一副画像发呆。。。

那画轴的边界已有些磨损,看得出来,经常被人拿出来观摩。

“叩。。。叩。。。”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微微抚额,将手中的画轴收起,“什么事”

屋外的李勋回道,“王爷,守门的侍卫来报,说刚才府外来了两位年轻的公子。。。是宫里的那位”

李勋生怕房内的人不知道说的谁,又提醒了一下,那人是来自宫里。

房内的男人听了,收拾画卷的动作又快上了几分,正要准备出去,这时门外又传来另一道声音。

“那位公子今日奇怪的很,在府外站了一会,便又离开了”

离开了?

萧南枫眉头轻皱,豁然拉开房门,“她现在人呢”

那侍卫赶紧上来回复道,“眼下已经走了,属下便赶紧过来回禀王爷”

男人听到这,移动步子,运用轻功,嗖的一声便消失在了黑夜里。。。

那侍卫还有些没缓过神来,惊诧的看着自家主子离去的方向,幸好他进来通报了,看这主子如此紧张,想必那位公子定然是位十分重要的人物。

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此刻正在无奈摇头的李勋,那侍卫禁不住好奇的问道,“小李哥,那位公子是谁啊”王爷很少如此,为了一个人,失了分寸。

李勋斜了一眼那一脸八卦的侍卫,“王爷的事,你也敢打听,就不怕王爷知道了怪罪?”

侍卫一吓赶紧回道,“不敢不敢,小的不敢,小的先回去当值了”说完赶紧又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了,不愧是王爷身边的近身侍卫,嘴巴这么严。

当他还在暗自揣测那年轻公子的身份时,便见自家王爷不知从哪嗖的一下又突然出现!

门口的一众守卫赶紧跪地行礼,来人冷着一张脸,急问道,“你可看清楚她已经离开?”

他已经追出去大半里路,并未发现任何人的踪影。

“属下看清楚了,那两位公子确实往城西的方向去了”那侍卫小心翼翼的回复着。

男人听罢,神色微敛,又问道,“她站在这,可有说什么!还有你刚才说她奇怪?哪里奇怪?”

那侍卫不敢怠慢,将刚才见到的都一五一十的回禀给了他。

“那位公子,左脸上有伤,嘴角还流着血,一直盯着王府的牌匾看,还。。。”

男人的脸,已是越听越冷,“还有什么!”

那侍卫听到这发狠的口气吓的赶紧又回道,“还一直在掉眼泪”

此时,男人的眉头越拧越深,眼神赫然射向跪在地上的一众侍卫。

“既然见她来,为何不立马进府通告!本王之前与你们说的话,都当作是耳旁风吗!”

一众侍卫立马吓的瑟瑟发抖,连连求饶道,“王爷赎罪,是属下失职”

冷哼一声,“立刻调集府兵,给本王找!若不是找不着她,你们都别回来了!”

“是,是!属下这就去!”几个侍卫这下心中又在后悔,早知道就不进府通报了,现在他们的小命难保啊。

萧南枫脸色沉沉,目光幽深,就如这谜一样的黑夜般,深不可测。

抬头看向那块金碧辉煌的牌匾,想到就在刚才,与他站在同样的地方,脸上却受着伤,嘴角带着血,还流着眼泪的人。

他的心口,就一阵一阵的发疼。

月儿,你去了哪,为何来了,又离开。。。

此时,萧清月和连翘早已被守在路上的几个黑衣人给掳走了。。。

几人将她们绑到一个废弃的小院,此时那小院里,一身银灰色锦袍的邪魅男子正等在那里。

萧清月一见那人,惊恐道,“是你?!”

男子邪气一笑,“是我”

。。。。。。。。。。。。。。。。。。。。。。。。。。

天空微亮,三两成群的鸟儿早已开始鸣叫,今日的天空,云层很厚,灰白灰白的。

萧清月此时早已回到宫中,回来后便一直呆坐在大殿里,此刻她的脸色已经不能用惨白来形容,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悲凉。

萧右玉一踏进大殿,便被坐在那的人给吓到了,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她跟前。

“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脸!”那细致的脸庞,又红又肿,嘴角的血丝已经干涸结疤,而那受伤的人更是一脸悲切。

缓缓将自己的视线移到跟前人的身上,萧清月已是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尽管眼泪快要溢出,她还是硬生生的将它逼了回去。

这时,连翘和绿萝端着早点一前一后跨进大殿。。。

萧右玉又赶忙问向那两个丫鬟,“昨晚出什么事了”萧清月肯定是在她睡下后,又做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绿萝一边放着托盘里的早点,一边叫屈的回道,“还不是因为那个六王爷”连翘回来都跟她说了,萧清月的脸是被那六王爷给打的,没想到相貌堂堂的建康第一美男,尽然是个禽兽!

六王爷?萧右玉越听越疑惑,“你们昨晚又出宫了?”

这时,连翘接过话道,“恩,公主想见王爷,所以在你睡下后就出宫了”

坐在一旁的人听到她说的话,不自觉的抿紧嘴唇,眼底的异样一闪而过。

“你这脸,是六王爷打的?”萧右玉还是有些无法相信,萧南枫打女人?那个连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懒的做的人,会打女人?

萧清月强行挤出一丝笑来,想让自己的好姐妹不要担心,可是她那笑比不笑更难看。

“我先回房了,昨夜都没怎么睡,现在好累”说完,她也不等萧右玉的回话,急忙起身离开。

萧右玉目送着仓皇离开的人,眉头越皱越紧,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边,萧清月刚回到房间洗漱完后,连翘便跟着来了。

此时,那连翘的脸上早已没了刚才在大殿上的小丫鬟模样,相反的那眼里闪着从未有个的冷漠和狠厉。

而萧清月见到她,更是浑身戒备,眼里更是浮出许多恐慌。

这时,连翘冷声开口,“你究竟何时动手!”

心头一惊,连呼吸也变的紊乱起来,“我还没准备好”

“哼!等你准备好了,就怕宫外的人已经死了”

一听这话,萧清月惊恐的抬起头望向那个长的与连翘一般无二,却性格迥然的人。

只听她接着说道,“你不要忘了,你只有不到三日的时间,三日一过。。。你那宝贝小丫鬟可就要一命呜呼了,不要想耍什么花招,这两日我会一直看着你!你若是敢告诉别人,小心你飞霞殿里的其他人,性命不保!”

语闭,后者瞳孔猛然一缩,原本就忐忑不定的心,此时更加不安。

临川王府

本来已经说好的选妃,今日却没有如期举行。

府内的一众下人,都有些战战兢兢,小心做事,小心伺候,连走路的步子,都变的小心翼翼。生怕太大声,就将昨夜回来后,就一直待在书房里的人给惊扰了。

昨夜,王府府兵全部被调出去找人,只是这人没找多久,宫中便有人出来传话,说萧清月已经平安回到宫中。

当一众侍卫带着这消息回到府里后,萧南枫当即下令,将今夜在府外当值的几个人,拉出去痛打了十几板子。

那几个侍卫都觉得自己很冤枉,这人没进府,也不是他们的错,这平安回了宫,怎么也变成是他们的错了。

闹这么一出,把王爷给惹怒了,选妃便也没了下文。所有心心念念,精心打扮的一众待嫁的达官显贵人家的小姐们,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此时,书房内的男人,依然手中正摩挲着那副画轴,一夜未合眼。

这时,芙蓉端着一盘亲手烹的茶和几盘糕点,来到书房外。她一听说今日的选妃取消了,就赶紧梳妆打扮了一番过来。这王爷果然还是一个念旧的人,想到这,那走路的身姿更是步态盈盈。昨夜,府里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找人,也不知道找的是谁。

李勋守在书房外,大老远便闻到一股浓烈的胭脂水粉味,眉间瞬时皱成一个川字。

这人是主子的宠妾,他可不好得罪,恭敬一作揖道,“芙侧妃请留步,王爷说了不让任何人来打扰”

芙蓉妩媚一笑,用她独有的娇滴滴的声音回道,“现在都已经过了早膳的时辰了,王爷一直还未用膳,妾身将这些送进去就出来,不会打扰到王爷”

李勋此时正因为这浓郁的胭脂味,呛得嗓子有些发痒,却只能努力憋着。公事公办的回道,“王爷有令,属下只是按照吩咐办事,还望芙侧妃见谅”

就在芙蓉还在想着怎么进这书房时,房门突然开了。。。

房内的男人,虽是一夜未眠,却仍旧一身清爽,神色自如。跨出门外,男人也被那扑鼻而来的味道,给呛得蹙起了眉头。

芙蓉见他出来,瞬时喜上眉梢,赶紧将手中的东西捧了上去,“王爷,你早膳还没用,这是妾身特意为你,烹的茶,还有这些糕点,也是妾身亲手为王爷做的,都是王爷平日里爱吃的点心”她像献宝似的,说着这些东西的来处,她这么做,是想让萧南枫知道,就算王府有了王妃,她也是最贴心的的侧妃。

萧南枫淡然扫了一眼托盘里的东西,再往那人身上一看,眉头皱的更深。

“你身上擦的什么,这么难闻”

芙蓉听了脸上瞬时有些挂不住,赶紧低头闻了闻,哪里臭了,她用的可都是上好的胭脂水粉。

一旁的李勋,不禁嘴角一瓢差点笑出来。紧接着便听到男人接着说道,“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

被说的人,脸上一麻,有些难堪,“王爷。。。”

“回后园去,以后不许靠近书房!”

芙蓉轻咬下唇,有些委屈,本以为过来献个殷勤,邀个宠,现在却是适得其反。心中不禁暗自悱恻,是什么人敢把这王爷惹怒?

萧南枫见她还停在原地,随即又开口,“本王说的还不清楚?”

“不是。。。”

“那还不走”

芙蓉顿时被堵的哑口无言,只好端着茶点落寞离开,当她转身之际,身后传来男人的谈话声。

“李勋,准备一下,本王要进宫”

“是”

芙蓉不禁疑惑,现在都已经过了早朝的时辰,今日因为要选妃,萧南枫便没有上朝,怎么这会又要进宫?

难道。。。是为了那个月公主?

想到这,那端着托盘边沿的手,跟着不自觉的紧了又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