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盛世凰歌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局中人(下)
作者:子冉无尘  |  字数:3495  |  更新时间:2018-07-26 00:36:01 全文阅读

出了房间后,萧清月便吩咐绿萝待在大殿里,哪都不要去,直到她回来为止。

眼下这宫中能帮她的,怕是只有苏行了。匆匆赶往太医院,却被太医院的人告知,苏行今日并未进宫,说是身子不适在府中休养。

这让萧清月的心又跟着凉了几分,不在宫中,那她是非出宫不可了。赶紧又回了趟飞霞殿,换上出宫的便服。此时快要到宫中禁卫军换值的时辰,她得加快时间。

等她到了宫门口时,正好看到宫门外,临川王府的马车就要离开。情急之下,她冲上来突口大喊一声,“萧南枫!!”

瞬时,门口的一众侍卫都诧异的望向这个穿着便服的‘瘦小男子’。

立刻有侍卫训斥道,“大胆!六王爷的名讳岂是你个无名小卒能叫的”

萧清月已经是急的没办法了,浑身上下摸了个遍,也没找到出宫令牌!难道被她丢了?

眼看那马车已经动身,她也顾不得太多,又喊了两声,“萧南枫!!萧南枫你给我停下!!”

门口的侍卫见状,直接上来押住她,这厮也不看看叫的是谁,胆子也太肥了!

这时,宫外驶离的马车又折了回来。。。

坐在车里的人,刚才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这世上叫他名字的人不多,而敢直呼他名字的女人,更是没有。

下了车,疾步走了过来,看到已被侍卫押着的瘦小人儿,还有那左侧脸上的微微红肿,萧南枫的心口就像被针刺一般。。。

“放开她!”

那侍卫见到又折回来的人,赶紧回复道,“王爷,这厮出言不逊,尽敢在宫门口大呼小叫,直呼王爷的名讳,应该送到大理寺重罚!”

男人将视线转向说话的侍卫身上,那眼里像是结冰一般,一点点让人看了浑身发冷。

“本王说,放开她!”

那侍卫被盯的头皮发麻,连连道,“是是!属下这就放人。。。。都愣着做什么!还不放人!”说着,那几个侍卫赶紧松开了压着的人。

这时,男人又看了一眼,交叉挡在出宫门口的士兵和兵器,冷声说道,“放她出宫!”

那领头的侍卫犹豫了,“王爷,这。。。”这不是为难他吗!这宫里的人没有出宫令牌,怎么能私自放出宫去。

此时,萧南枫往日里温润如玉的性子,在这一刻都被消磨殆尽。

一旁的李勋,心下暗叫不好,这王爷本来就心情很差,现在怕是要被彻底惹恼了。

男人一个瞬间移位,紧接着,“啪啪!”两声响起。

那侍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脸上已是一痛。

谁都没有看到,男人是何时出的手,萧清月更是看呆了。。。

萧南枫打人?

紧接着那冰冷的声音又传来,“本王以,太子太傅!监国的身份!命令你!放她出宫!听懂了吗!”

那侍卫捂着脸,哆嗦的回道,“听。。。听懂了。。。”

这时,其他几个侍卫赶紧让出路来,让宫内的人出来。

萧清月边走边有些愧疚的看了两眼那个被打的侍卫,这一举动便又落到了男人的眼里。

在临走时,他又对那侍卫留下一句,“以后,不要再让本王看到你”

那侍卫吓的脚下一踉跄,险些没站稳,这就是得罪了当朝权贵的下场。

此时,坐上马车的两人,一阵沉默。。。

萧清月被坐在身侧的人,那深情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想办法,救连翘和右玉。

硬着头皮,转过身子,面向身旁的男人。

“连翘和右玉出事了,我。。。。”她这话还没说完,男人的眼神和脸色又都变了,整个人也转到一旁,不理她。

见他这副样子,萧清月顿时感到头又疼了,现在是人命关天,十万火急,他还在这耍小性子。缓了缓说道,

“昨夜,我和连翘出宫时被萧续盯上,萧续给连翘吃了苗疆的蛊毒,以此做要挟,要我来杀你”

男人听到这话,转过头来,“那你现在是来杀本王的?好,动手吧。”说着还配合的闭上了眼。

“你!!”她这心里都快要急死了,这人还有心情跟她耍无赖!“萧南枫!我说真的!现在宫里的那个假连翘又挟持了右玉,我。。。”

“这与本王又有何干系!”

“。。。。。。。。”瞬时无语,她从昨夜回来后就一直因为要毒杀这人,而无比心痛,这人倒好!

“既然只有杀了本王,才能救你的姐妹和丫鬟,你何不按着萧续的意思去做。。。动手吧!本王绝不会还手”

“萧南枫,你!!”萧清月已是气的肝都疼了,她当初究竟是看上这人哪一点了。

这时,男人眼里却闪过一丝笑意,“你如今叫本王的名字倒是顺口”

“。。。。。。。。。”

萧清月只得气的瞪着一双杏眼,她不会杀他,无论如何,她宁愿伤的是自己,也不会伤这人。

他若是不帮她,她就去城西苏府找苏行,右玉是他的外甥,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此刻,本来脸色逐渐缓和的男人,瞬时又眯起了眼,“你想去找苏行?”

后者抿了抿嘴,收回自己的视线对着车外的人喊道,“停车!我要下车!”

男人俊眉蹙起,看着一脸倔强的少女,“本王在问你话!你是不是想去找苏行?还是想找沈豫章!”

蓦然回首对上他的视线,怒道,“不要拿你的身份来压我!我要下车!”她不是临川王府里的姬妾,逆来顺受,她也有是有脾气的!

有权有势的男人,现在在她看来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孩,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越想越气,萧清月干脆直接起身,就要上前掀开车帘,可那手刚要触碰到那车帘时。

身后的男人已经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用力一扯,她便整个人摔在了男人的身上,更是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

“萧南枫!!”

“我在”

“萧南枫,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此时她的腰被男人紧紧勒住,动弹不得。

这时,男人如鬼魅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这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不光对本王发脾气,还敢去找别的男人”

萧清月已经要被气哭了,急道“萧南枫。。。。人命关天,你能不能。。。”说着说着,喉咙微哽,鼻尖也是一酸,她真的是急的心口都在发疼。

听到这哭腔,男人的心瞬时也软了,抚了抚那红肿的侧脸,柔声问道,“还疼吗”

努力憋着眼泪,摇了摇头。。。

男人长叹一声,将少女小巧的脑袋压进怀中,“昨夜为何来了又离开”

说起昨夜,那眼泪便控制不住跟着流了出来,“我觉得你已经开始厌倦我”

又是长叹一声,

“傻丫头。。。”轻轻一吻落在那受伤的脸颊上,“本王就算厌倦了整个天下,也不会厌倦你”

听到他这样说,萧清月不禁往那怀里又靠了靠,男人勾唇一笑,随即吩咐着车外的人道。

“李勋,改道庐陵王府”

“是,王爷”李勋不禁也悄悄在心里松了口气,看来王爷的心情是好了。

庐陵王府

府中的私牢里,分别关押着两个人,当连翘看到另一个关押的人时,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江氏看到被押进来的人时,也是一惊,她怎么被抓进来了。

这时,萧续用帕子捂着鼻子,下到了地牢里。

开口嘲讽道,“江氏,本殿下待你不薄吧,怕你寂寞,特地带了一位故人来陪你”

那江氏蓬头垢面,一张脸已是苍老不堪,她扒着牢房的门,凄凄说道,“五殿下,老奴的儿子。。。”

“嘘。。。”萧续将手指放到嘴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本殿下现在不想听到你再说关于你儿子的事,你还是想想本殿下一直让你练习的事吧,好了,本殿下就不打扰两位叙旧了”

连翘看着那副嚣张的嘴脸,心里早已恨出了茧子,真是卑鄙无耻!

待人走后,她赶紧趴到牢门上喊着隔壁的人,“秀娘你怎么会在这!”她刚才差点没认出来。

江氏一脸痛苦,“我已经被关在这快一年多了”

连翘听了惊愕的张了张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五殿下为何要抓你?”

江氏颓唐的瘫坐在地上,她的眼泪早已流干,再也哭不出来,这一年来,如若不是放不下她的儿子,她早就了结了自己。

抱头痛苦的呜咽着,任凭连翘怎么喊她,她都一直沉浸在痛苦里无法自拔。

府外

萧南枫已经下了马车,他让萧清月留在车上,由李勋护着。自己则独自进了庐陵王府,此时他的手中正握着,萧续给萧清月要毒杀他的苗疆蛊毒。

府内府外的人,一见这风一般的男子,都是恭敬的跪地行礼。

萧续这刚从地牢里出来,正在房里换衣裳,这衣服刚脱了一半。。。

“嘣”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踹开。

房内的人都被吓了一跳,萧续心里更是生出一丝大事不妙的感觉。

一个瞬间移位,刚才还在门口的人,已经赫然来到他的跟前。。。

来人直接开口下令,“其他人都出去!将门关好!没有本王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

房内的两个侍婢有些惊慌的看向,自家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主子,又看了看那一脸风暴的绝美男子,不敢再待下去,赶紧听从吩咐行了礼退了出去。

萧续此时在心里叫嚣,这是庐陵王府,他才是这里的主人,这群狗奴才!

随即装傻充愣道,“皇叔怎么突然造访”想到之前,这人也是半夜里突然来访,他这心里就开始发憷。

男人一瞬不瞬的盯着那正在逐渐发汗的脸,邪魅一笑道,“本王今日,是来给你送礼的!”

话落,一把掐住了他的下巴。。

萧续只感到鄂下一痛,便顺势张开了嘴巴。紧接着他便看到跟前的人,将一瓶东西倒进了他的嘴里,用力一拍他的下巴,那嘴里的东西都悉数咽下了肚。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到让人无法反击。

男人做完这些后,便迅速放开了他,走到一旁,拿出一块帕子,擦起了手。

“皇叔!你给我吃了什么!”萧续怔楞着,满脸惊慌。

这时,那擦着手的男人,向他扔过来一个东西。

接过东西,摊开一看,那脸瞬时煞白!这不是他给萧清月的毒药吗!

萧南枫神态自若道,“如何,本王的大礼,五殿下可喜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