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婚姻启示录

正文第四章: 隐隐作痛的爱

[更新时间] 2018-05-22 23:40:50 [字数] 4535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保持着刚才被欧阳枫楠挣脱离开一霎那姿态的翎霜霜听到了微信信息提示的声音,失魂一般的拿起手机打开信息图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疯子:“我自己的负能量爆棚了,出去透透气,你先睡吧,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翎霜霜终于确认现在的状态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这20年来把她捧在手心里的欧阳枫楠,她的老公,即使用鼻子都可以闻到那深深的爱意,刚才居然莫名其妙的生气了,并且是从她深深的拥抱里挣脱的,就因为那低层次草食动物的兽性需求吗?他们在一起已经20年了,还会因为那肌肉的愉悦而发那么多的火吗?翎霜霜陷入了纠结的沉思。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本来还想打电话让欧阳枫楠回来,大不了给几片肉解解馋,但是翎霜霜已经下定决心,不能让欧阳枫楠停留在北京周家口类猿人的那种最低级的动物需求上,要帮助她进化成为现代的人类,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不能给欧阳枫楠耍小孩的脾气就屈服,而应该引导他像高阶人类进化,要有更高的精神层次追求。比如练瑜伽,品味国画,学唱戏,或者帮他买一个康岱宝翡翠按摩玉石自己进行体验式按摩,或者跟欧阳枫楠去旅游,感受不同地域的文化……总之要让他渐渐的体验人生不同文化和高阶精神境界的精彩,消除掉欧阳枫楠对最低级禽兽肉体愉悦死胡同的向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欧阳枫楠开着他那老式捷豹车沿着冰海路附近海滨大道漫无目的的游荡,这种感觉犹如当初欧阳琼雪不辞而别突然消失了那种气愤发自内心隐隐的作痛,苍白无力的无名之火却无可奈何,也根本找不到一个诉说的对象,总不能找个朋友诉苦“自己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功人士,连夫妻生活最温饱的问题都没有解决,现在还过着单身汉苦行僧一般是日子,而最具讽刺的却是自己身边还有一位身姿妙曼,整天跟你腻在一起感情深厚的辣妻”;也许他真的要像翎霜霜谆谆教诲的那样“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色不空,不空不色”,追求精神层面更高的境界,或者抛弃他无神论者的世界观,尝试着追求信仰,比如佛教,道教,或者信耶稣,不开心的时候可以找神父倾诉和忏悔之类的。上天在欧阳琼雪凭空消失跟法国大使的参赞跑路的时候让他遇到了翎霜霜,本来已经是莫大的福分,现在孩子也已经十八岁了,他应该安安稳稳平静的过日子才对,为什么满脑子老是有龌蹉的想法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深夜的海风如负能量的清洁剂一般,快速的扫除了欧阳枫楠思维上的魔障,身体里面的邪火也逐渐的安静。这20年来欧阳枫楠连大声或者红着脸跟翎霜霜讲话一次都没有,而刚才他居然挣脱离开了,说不定此时她已经伤心欲绝了,欧阳枫楠叹了一口气,把车缓缓的停靠在路边草地,给翎霜霜发了一条短讯,然后就是精神紧张的等着翎霜霜回信息,不过翎霜霜终究是没有回他信息,不过他发的短信翎霜霜已经看了,并且在短信停留了整整5分钟,这说明翎霜霜在挣扎着要不要给她回短信。甚至欧阳枫楠还有那么一秒钟不切实际的期待,希望翎霜霜给他回短信,让他回家给几片肉吃,甚至打个电话骂他一顿然后命令他马上回家,他都会无条件的服从。但是翎霜霜停留了5分钟后却没有任何的行动!这让欧阳枫楠既失落又纠结,甚至还有那么一点无奈的不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玩心理战,我已经低头了,已经是底线了,大不了在附近海滨路再兜兜,让翎霜霜着急,甚至有可能妥协,甚至还有肉吃”欧阳枫楠心里暗道和仔细的盘算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凌晨快一点的时候,欧阳枫楠路过海角路的时候无意看到《撕心裂肺酒吧》,也许是整整兜了好几圈的海滨路,甚至周围的小道都兜了一遍却还没有等来翎霜霜的回信或者电话,欧阳枫楠一看到《撕心裂肺酒吧》竟然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自从欧阳琼雪跟那个参赞跑路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去过一次酒吧了,好像是为了逃避他内心最隐秘处的伤疤一般,而现在他居然把车停好了,进入了《撕心裂肺酒吧》,在方形的吧台正六点钟方向的卡位坐了下来,要了四罐软饮料和一包烟,自从和翎霜霜结婚后他就把烟给戒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要悼念和欧阳琼雪感情的凭空失联,还是为了讨好对健康阳光生活要求非常高的翎霜霜,总之,戒烟的那段日子失落和绝对空虚的苦楚欧阳枫楠直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但新婚燕尔,不知不觉竟然真的就把烟给戒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后,那久违的充实让欧阳枫楠感觉犹如在空灵里让他抓住了一个冲天而降的铁索,让他有了一点点的实在感,感觉这一吸竟然时间的年轮一晃就20年,在刻骨铭心的爱都禁不住时间的煎熬,如果不是因为和翎霜霜闹得不欢而散,他已经很久没有去回味20年前和欧阳琼雪那场马拉松式轰轰烈烈的爱恋了,而今晚时间的毒药好像不起作用了,竟然徘徊在记忆里的时间维度中。特别是酒吧空气中弥漫着那种带着青春的燥热让欧阳枫楠有了一种时空的恍惚,甚者他似乎隐隐约约的闻到了欧阳琼雪身体的气息,但总归一切已经过去,不管这些年他是否已经放下了欧阳琼雪的那份情感;也不管和欧阳琼雪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已经让欧阳枫楠尘封了起来;更加不管在欧阳枫楠灵魂最深处的疤痕血淋淋的伤口是否愈合,欧阳琼雪已经成为时间维度上的尘埃,20年的风化已经随风飘去,欧阳枫楠只能带着那一份深深的遗憾和不愿面对的过去继续前行,而这一切已经翻篇了,甚者欧阳枫楠现在都懒得去想象如果能和欧阳琼雪再见面会是什么样的情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心神收敛,耳朵才逐渐恢复听觉,周围火辣的音符才炫动了起来,圆形吧台中间有一个小方形钢管舞舞台,一张张形态各异的面孔,随着音乐的变化,会换上不同的人跳不同风格的舞,这些钢管舞舞者肥的,瘦的,妖娆,冰冷的,皮肤光滑柔美的,或者已经上了年纪皮肤干瘪松弛的都有,每一个人上场都会吸引吧台周围部分男客的目光,就如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一样,酒吧老板独具匠心的安排不同风格舞者,吸引不同群体的男客来这里消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现在的欧阳枫楠对那些挑逗的眼光,曼妙的身体一点兴趣也没有,甚至仅仅更增加他期待翎霜霜打电话让他回家,或者说是发给微信给他,没有任何条件都可以那种,他也马上屁股颠颠的回家。但盯了十来分钟的手机界面还是没有任何音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出来HAPPY,开心点”忽然在他身后的一位黑白相间背心美女探过身,几乎是贴着他的脸冲着欧阳枫楠大吼,在耳膜有点刺痛的感觉后终于听清楚那位黑白相间背心美女说的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谢谢”欧阳枫楠重重的点了点头后,也几乎贴着黑白相间背心美女的脸在她的耳朵感激的吼道。这个酒吧的音响效果非常潮,而且此时是凌晨一点,几乎都人贴着人,所以在里面说话几乎都要贴着耳朵大吼才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黑白相间背心美女微微一笑,指着他前面的钢管舞舞台,意思是她是跳钢管舞的!这时候欧阳枫楠才看清楚这个黑白相间背心美女的脸蛋,经典的瓜子脸,带着七分妩媚和三分热辣的眼神,微笑时脸蛋有两个小酒窝,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年约20,估计是长期的熬夜,神色间散发着颓废的疲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卡卡”黑白相间背心美女伸出了手,欧阳枫楠也礼貌性的深处了手和这黑白相间背心美女握了握手,算是大家认识了。欧阳枫楠一招手,又要了2支轩尼诗(Hennessy)VSOP 干邑白兰地和一个大果盘,又指着吧台上的食物菜单询问卡卡,那黑白相间背心美女卡卡又点了一份韭菜肉饼和一份牛腩面,微微稽首向欧阳枫楠标示谢意。欧阳枫楠虽然已经20年没有逛酒吧了,但大学刚毕业那会尽管非常穷,穷得跟欧阳琼雪一起到酒吧玩都只是点了一杯最便宜的啤酒,两个人就在酒吧嗨一个晚上。所以他非常清楚酒吧的各个岗位的角色和运作机制,这些尽管20年过去了,装修格调和音乐风格也许变了,但运作机制却都基本差不多。这些年轻漂亮的舞者主要靠小费和让客人消费来赚取佣金,一则她们都青春靓丽又能上舞台跳舞,算是一个标准的表演者,比普通的啤酒妹身份高很多,所以来酒吧消费的客人都希望和她们喝酒,二则这些舞者不管是身材,样貌和气质都比普通的吧妹高上一到两个档次,这些酒吧表演舞者经过培训或者自己的总结都能嗅出来酒吧消费的这些人当中那些是有支付能力的金龟,那些就是穷鬼,所以欧阳枫楠算是给这个黑白相间背心美女卡卡瞄上了,但欧阳枫楠却一点也不在乎。时间倒流20年,哪怕那时候他再青春或者非常帅气,那些吧台舞者连看都不看就可以闻到他身上的穷酸气,连个正眼的眼神都不会瞧,因为在她们的世界里,男人代表着赤裸裸的金钱和权力,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cheers”黑白相间背心美女卡卡倒也知趣,自己倒满了轩尼诗,为欧阳枫楠倒满软饮料,用她那带着七分妩媚和三分热辣的眼神看着欧阳枫楠。欧阳枫楠对视一眼之后又把目光移到了吧台杯子上,低头深深的吸着烟,但心中的怨气和雾霾并没有散去,滚动的音乐和周围一个一个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经过的美女并没有完全驱散他心中的郁闷和空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时候黑白相间背心美女卡卡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吧台中间的钢管舞台,示意轮到她上场跳舞了。欧阳枫楠自然用他那外交官礼仪性的微笑点了点头。黑白相间背心美女卡卡给了欧阳枫楠一个goobbyekiss后微笑的离开。直接上钢管舞台跳起拉丁舞中间夹杂着几个中等难度的钢管舞,欧阳枫楠礼貌性的掏出两张毛爷爷让服务员塞给正在跳舞的卡卡,卡卡自然开心,频频点头致谢。但欧阳枫楠则继续低头抽着烟,心情没有一点点的好转,甚至尽是一些后悔,如果几个小时前没有那么冲动,现在正美美的抱着翎霜霜进入梦乡了呢,虽然他可以肯定翎霜霜最多给了他一个额头上的亲吻,并且很快在他怀里睡得非常的香,但即使是这样,也好过现在毫无目的的在黑夜里游荡,20年前那时候来酒吧之所以让他开心,让他感到刺激,让他难以忘怀是因为有欧阳琼雪陪着他,他们两人买一杯最便宜的酒在酒吧嗨几个钟头,他们可以深夜3点还在海边的沙滩嬉戏,甚至还可以在偏避人际罕至的海边裸泳,记得有一次,他们甚至给海边的保安差点抓住了,害得欧阳琼雪差点哭鼻子,好在那个保安只是远远的用手电筒警告他们离开,没有走近,要不然两个人不知道如何应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尽管欧阳枫楠和欧阳琼雪爱得死去活来,两个人又是一个镇考上这个城市的不同大学的,在同一个城市相互鼓励和经历了大学四年的风风雨雨,在欧阳枫楠的心里,欧阳琼雪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妻子,就是他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心上人,也因为欧阳枫楠是一个完美的理想主义者,他想在这个城市赚到了钱,给欧阳琼雪一个浪漫和隆重婚礼,在新婚之月体验人生的第一次,所以两个人这么多年都没有越雷池一步,尽管拥抱,接吻,甚至抱着睡在一起但是欧阳枫楠还是忍住了,就为了他们完美的爱情。当欧阳枫楠还在傻傻的愧疚自己进步得太慢了,在这个没有一个亲人或者贵人提携的城市,他纵有千分的激情和满腔热血,但依然每个月领着这个城市里最低的工资,要不就在面试当中,有时候甚至是欧阳琼雪拿钱帮他度过难关(月底要交房租),但令欧阳枫楠庆幸的是欧阳琼雪从来没有一句怨言,虽然有时候经过高级商城的时候也会用羡慕的目光在名牌衣服上驻留,看着那些豪车也满脸的喜欢,但基本上都是鼓励和安慰欧阳枫楠的话,而当欧阳枫楠耳边还缠绕着“我们要努力再努力,这个城市所最美好的东西我们一定会有的”的话,第二天醒来,欧阳琼雪就不见了,甚至连衣服和大学时期欧阳琼雪最爱的余秋雨散文集《文化苦旅》都没有收拾。“我悄悄的来正如我轻轻的走,不带两个最爱”这是欧阳枫楠对欧阳琼雪最后的总结,大学时候的欧阳琼雪说过她这一生有两个最爱,一个是欧阳枫楠,一个是余秋雨散文集《文化苦旅》,而现在欧阳琼雪两个最爱都留在了这个城市城中村的出租屋,欧阳琼雪却走了,干净利落的走了,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