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上卷之【盛世魔族风无情】
第19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4223  |  更新时间:2019-01-01 03:56:04 全文阅读

阿九立刻也是一脸严肃的看着他,皱眉道:“故事归故事,你别冤枉我。我就是一个凡夫俗子,还没那么大本事去害死那么多人。”

  顾墨云见阿九这般怕事,便笑了:“你现在是个凡人,想不起来从前的事很正常,我不与你计较。枭魔,过几日我便带你回去,你没得选择。”

  他这话说得阿九一脸懵,阿九只觉得大事不妙,于是又拔腿就跑,却被他叫住:“不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我脾气比较差。”

  “……”阿九还能说什么?

  顾墨云幻化出一个幻象,阿九看到了自己,一身红衣,嚣张的眉眼,冷漠的表情,手持一柄泛着恐怖的红色的长剑,剑身还刻着彼岸花,缠绕着枯藤。而幻象中的阿九笑得邪魅。

阿九吃惊的看着那幻象,不知所措。

随后阿九便看到了另一个画面:许多人在作战,有一个白衣男子倒在了血泊中,而周围杀声四起,阿九虽听不见声音,可阿九仿佛能感受到那个扎心的画面是那样的真实。

顾墨云眼眶霎时也红了,那是顾夕墨倒在血泊中的模样,他时常梦到那始终来不及看到的一幕。

阿九还未看个真切,顾墨云一下打破了幻象,冷漠的眉眼看着她说道:“枭魔,你最多还能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若你舍不得这里的父母,趁早道别,你别连累了她们。凡人的生命很脆弱,轻轻一碰就死了。倘若你的仇家追到这里,身为凡人的你自然无法抗衡,你身边的人也会遭到连累。你自己考虑。”

  阿九不敢接话,半信半疑,这一切或许只是幻象,或许是真的,可阿九还是不敢信,她不过是一介凡人罢了……

  “那你是什么人?”阿九面无表情的问他。

  顾墨云看了她一眼,而后笑道:“我是你大师兄,你是我未来的小师妹。”

“呸!少忽悠人。”阿九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我才没有你这样的师兄!”

阿九不知道的是,顾墨云坠入魔界后,在崆峒山拜师,而顾墨云此番也想带她去拜师。一个师门,更容易拉拢感情。

阿九心乱如麻,愣在原地。不一会便听闻外面雷声大作,顷刻间便暴雨倾盆。

阿九一溜烟冲到洞口,抬头看那厚重的天幕,听远处雷声大作,眼见风雨狂暴,还有草木倾倒的猛势。

阿九只觉得很开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阿九喜欢上了这种残暴的力量,她也更喜欢于融入这样的残暴中去。

  顾墨云见阿九一脸陶醉兴奋的模样,轻声问道:“你喜欢这样的风景?”

  林阿九扭头看他,而后勾手道:“你过来看。”

  顾墨云走过来,顺着阿九手指的方向看去,天空风云变化得太猛烈,那厚重的云层仿佛形成了漩涡一般,将周围的光全数吸收。可偏巧那最暗的地方却透着一层隐隐的光,让人觉得更具有魅力。

  “席卷风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样的力量虽然残暴至极,可却那般吸引人。一旦谁拥有了,就是拥有了掌控天下局面的能力。”阿九眼里满是贪恋和羡慕,她知道这是大自然的力量,可她贪恋,还想拥有。

  “或许是我这十八年来看到了太多太多伤害,于是便向往强大。纵使我知道这不是爹口中所说的正派,可我偏生爱这邪派的力量。虽妖邪,却不受控。不像正派,总是被舆论和荣耀所束缚。在我看来就是作茧自缚!什么正派邪派,这天下本就是强者为尊!”阿九似乎在怨怼什么,心中的不甘和怨恨都化作锋利的话语,无情的流露着心声。

  顾墨云摸了摸额头的灵蛇灵体,向阿九解释道:“枭魔,这叫灵体,就是我们的本体。我是蛇所化身,灵体是蛇。而你的灵体是花,这世间最残忍的花——彼岸花。”顾墨云伸手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笑道:“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想跟我去魔界了,我就为你解封,让你重返魔界。”

  “重返魔界……”阿九轻声念叨着这句话,所有的期待要成真了么?阿九也会变得如此强大?那临安的人还会是她的对手么?

  阿九想大概不会了,若成了妖,他们都是手下败将。

  阿九看着自己脚下的土地,头顶的天空,风雨不断,喧嚣不止。这个纷杂的世界,阿九即将真正的参与?

阿九嘴角浮起笑容,是兴奋还是迷茫?或许是对未知世界的迷茫,对现在的不舍。

阿九要去魔界就要放弃现在的一切,放下她的父母,阿九不禁陷入了沉思……

  “呵呵呵……”阿九不知为何,眼角落下泪来,心头猛然开始疼痛……

  阿九仿佛彻底失去了什么……

  像被什么席卷了心……

一切来得太突然,又太猛烈……

话分两头,那一天,林阿九消失在了林子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雾秋得知消息后便入了深山老林,他势必要找到阿九,可林子很大,大到雾秋找了三天三夜也没找到阿九。

“阿九!阿九!”雾秋没用的哭哑了嗓子,带着红肿的眼睛穿梭在林子里。

划破的衣裳被撕成片挂在他身上,凝固的鲜血结成痂长在身上,油腻腻的头发跟鸡窝一样。

脚上的布鞋已经黑漆漆的,看起来好恶心。不知道他走了多少路才磨破了那厚实的千层底,也不知道他踩过了多少泥泞坑洼才让那双鞋子变得那么令人作呕。

“阿九你在哪里?呜呜……”雾秋真的很没用,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出来找人好歹带个火把,火种,干粮,可他什么也没带,蠢得要死。

突然,洛雾秋脚底踩滑摔了个脚朝天,他腰间鼓鼓的口袋里猛然扎出来一根尖尖的木棍,口袋里的尖木棍划伤他的大腿,深深地扎进去了。

血如泉涌。

雾秋哭得嗓子发不出声音了,他扯下衣服撕成条,简单包扎了一下,然后拖着还在冒血的大腿,一步一步往前走,血一路洒下,触目惊心。

傍晚。

雾秋走到了一个山洞里,缩在一角懦弱地哭,黑漆漆的山洞伸手不见五指。过了一会儿,他害怕,于是爬到洞口,从腰间掏出来十串冰糖葫芦,糖葫芦上沾着不少血,带着浓重的血腥味。他舍不得吃,只是痴痴地盯着糖葫芦,想着他的阿九,委屈地抱成一团哭泣。

“阿九……你在哪里?”洛雾秋撕心裂肺的流泪,心痛的感觉袭遍全身。

这清风明月山间过,却不照情人眼底恨。

雾秋回想起往事来,阿九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的优点。

他沉默寡言,可阿九是个能言善辩的。

他力气挺大,可被人打了都不知道还手!

他是个男的,可说话做事都像个娘娘腔!

小时候大家在一起玩,卖小玩意儿的郎中路过村里,担子里多少好玩意儿。连阿九都选了一把桃木剑,可他偏偏选了一把桃花扇!

好像,他真的很没用,的确配不上阿九。若非指腹为婚,是否他连缠着阿九的理由都没有?

暮色正浓,霜寒露重,洛雾秋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在寒风中缩成团,像个叫花子一样。

翌日。

当第一束阳光明媚的洒下时,洛雾秋缓缓睁开了沉重的双眸。太阳毒辣辣的晒在他的额头上,烫伤他的伤口。可他已经没有力气爬进山洞,明晃晃的阳光刺眼而滚烫,使得他很快便沉沉的睡去。

正午时分,阿九和顾墨云从外回来,在洞府门前遇见了一个昏迷不醒的叫花子。

“这里怎么有个人?”顾墨云沉稳的声音响起。

冷眼看了看洛雾秋,准备跨过他的身子进洞。

“真没人性!”阿九对他的见死不救十分鄙夷。

当阿九好心将他翻过身时,她惊恐万状的眼里看见了洛雾秋的脸……

猛然响起一个颤抖的声音:“雾秋!”

震惊之余阿九已经跪在地上给雾秋检查身体了,满身的疤痕,伤口。

阿九颤抖着双手轻轻摇晃洛雾秋:“雾秋!洛雾秋!”

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蛇君,救救他!你帮我救救他!”阿九顿时哭成泪人儿。

阿九是不爱雾秋,可阿九知道她出事了这个傻瓜一定是第一个冲出找她的。 

等雾秋醒来后,阿九心疼的守在一旁,看雾秋的目光也温柔几许。

昨夜阿九为她换了一身衣服时,发现她是女孩子!

那一瞬间,阿九开始后悔以前的所作所为,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怎么禁得起从前阿九的那般摧残?

阿九庆幸她是女孩子,和洛雾秋的婚姻,终于不攻自破了。

  顾墨云一直盯着雾秋看,而后冷哼一声离去。阿九不知道顾墨云和她是否认识,可阿九看得出顾墨云不喜欢她。

  雾秋虚弱的看着阿九,眼泪直流,阿九轻轻靠过去碰了碰她的鼻尖,温柔的安慰:“没事,乖,我在。”

  阿九第一次对她这样温柔,连阿九都觉得好不自在。

  雾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到处摸着,一脸紧张:“糖葫芦,我的糖葫芦……”

阿九笑着从背后拿起几串鲜红的糖葫芦,对她笑道:“在这里,还在的。”

上面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阿九不由自主看向她的双腿,她的腿被糖葫芦的签子扎破了,发现她时,还在流脓,想必是极痛的。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是来找阿九的。阿九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消失了三天,从生辰那日便不见踪影。

“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呜呜……”雾秋开始嚎啕大哭。

阿九以前极少见她哭,头一次见她哭得这样伤心。

阿九任由她紧紧搂住自己,感受到她的悲伤,却无能为力。

三天的相处,能了解到什么?可阿九却说她要跟着顾墨云去魔界,雾秋无法接受,两个人便吵起来了。

“雾秋,我要走了。”阿九不知道如何跟她道别,只能苍白无力的这么说。

她仿佛遭到了晴空霹雳,定在那里看着阿九,眼里满是泪水和怨恨,寒意森森。

凭什么让一个外人抢走自己的媳妇儿?而且还是被一条蛇抢走的!那条蛇看起来就不是个好东西,怎么可能对阿九好?就算是他对阿九好了又如何?阿九是她的媳妇儿!总之一句话,想拐走她家媳妇儿没门儿!

“他是妖怪!你跟着他去魔界做什么?!”雾秋生气地摔了还没吃的糖葫芦,眼神冰冷地看着阿九。

阿九本就是个爆脾气,哪受得了洛雾秋这样的刺激,于是转身就是一脚接一脚的,狠狠踩碎了冰糖葫芦!

地上一堆渣渣,大概和雾秋的心碎程度差不多。

“……”阿九沉默了一阵,更加用力地踩踏山楂,泪珠掉线了一般砸在碎渣渣上。

而雾秋一直看着,始终冷静,冰冷。

直到精疲力尽,阿九才停下来。

“我们的确是指腹为婚。”阿九顿了顿,语气中含着少有的沉重,面对着雾秋有着说不出的愧疚感,可这也不能阻止阿九要反抗这种父母之命的决心。

“或许我是个另类,我从小就觉得世界的尽头会有另一个世界。我不知道为什么活了十八年却像行尸走肉。”阿九又顿了顿。

抽了抽鼻子后继续说道:“雾秋,人各有志,缘分不在,你想留也留不住。”

“是因为那条蛇妖吗?你喜欢他,是不是?”

阿九转身迎上雾秋满目凶光,那是阿九从来没见过的模样,如此冷漠,杀气腾腾。

“我不喜欢他。我只是想离开这里,这里不属于我,人间太冷了。”

雾秋冷冷一笑,拖着还很疼的脚靠近阿九,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怎么证明你不喜欢他?”

阿九皱眉,她从来没想过雾秋会是这样无理取闹的人,于是愤愤的甩了一句:“我说了我不喜欢他!我也不喜欢你!”

雾秋彻底被激怒,胸膛起伏不定,呼吸急促,红了眼睛,捏紧拳头,一忍再忍。

“你若是走了,你爹娘怎么办?”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突然出现一个蛇妖已经够奇怪了,跟着一个蛇妖去魔界更是奇怪!魔界是个什么东西?没听过!

阿九身子一抖,含泪道:“是我对不起爹娘,只能来世再报。”

“阿九!”雾秋忍不住砸下泪珠,阿九说出这种混账话,摆明了要走,拦不住。

“我看你是疯了!”雾秋突然扑过去,将阿九扑倒在地上,胡乱地咬着阿九的唇,双手用力的按住阿九的手腕。

“唔……”阿九胡乱踢着,双腿却被紧紧压在地上。

雾秋用力的咬着阿九,满嘴血腥味了也不肯松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