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上卷之【盛世魔族风无情】
第22章 你成西域妖王,我为杀手首领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588  |  更新时间:2019-01-01 04:05:34 全文阅读

“不如,雾秋做我的驸马吧!”洛雪儿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羞红了脸。

她看见洛神帝一脸的茫然无措,继而补充道:“雾秋可以假做男子,做我的驸马,你可以留在西域,我也不必嫁人,你看可好?”

洛雪儿不知道的是,洛神帝多么恨自己曾被当做男儿养,临安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毒害的不止是水暮颜,还有她。

而她更不会忘记,就在水暮颜拆穿她女儿身的刹那,两个人从此划清界限。

“抱歉,雪儿,我做不了你的驸马。”她起身远离洛雪儿,像是逃避过往一般。

“没关系,我也只是说说看而已……你别记在心上。”洛雪儿尴尬的笑了笑,甩动着双腿看向远处,目光里跳跃着光芒,似乎受了委屈一般。

很快,夜幕降临。

“我们回去吧,雾秋,天黑了。”洛雪儿站在轻舟前,看着黯然失神的她。

“好……”洛神帝起身离去,身后杯盏冰凉寂寞,美酒化成冰冷,进入她的五脏六腑,冰冻她的心。

不日,妖雪宫。

洛明书与一干大臣议事。

妖王洛明书一脸深沉的看着重臣藏钰,问道:“如今魔帝白兰想要先收复四大妖王的地界。我们西域占据了很大的地盘,只怕不久也要遭到征伐,诸位大臣有什么好的提议么?”

“回禀妖王,如今四大妖王各据一方,我西域向来不与任何势力联盟。今魔界四方势力最弱莫过于东林妖王灵东笑,他最是孤立无援,若是白兰想要攻打也必然先收复东边的灵东笑。其次便是北边的樊成举,千秋谷和南池妖王泺苍归向来不睦,我们西域易守难攻,再者四大堕神也不会看着我们被攻破,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还是知道的。因此我认为如今我们要做的便是巩固自己的疆土,增强实力防范四大堕神,至于白兰的攻打,根本不必担心。”藏钰胸有成竹的回答,目光同时瞥向了素来不合的岳子峰。

“岳大人一向骁勇,即便是魔帝攻城,想必岳大人也必然是第一个上阵冲锋,保家卫国的人,再者,岳大人法力高强,这魔界能敌得过岳大人的寥寥无几,若有岳大人镇守边疆,定能保我西域无恙。”藏钰目光灼灼的看着岳子峰,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笑。

“岳将军可愿镇守边疆,保我西域无恙?”洛明书问道,那道目光也变得像狼一样可怕。

岳子峰沉默了半晌,目光里尽是坚定,他看了一眼洛明书,皱眉道:“臣,愿往边疆护我西域无恙。”

“嗯,如此甚好,本王便可放心了。”洛明书会心一笑,草草让宦官退了朝,便往西梁殿方向去了。

到了西梁殿。

洛明书匆忙走到案牍后的橱柜里拿出一道密诏,转身递给尾随而至的宦官无渊。

他剑眉深锁,表情凝重的对无渊说道:“拿上密诏,务必赶去成王殿,即刻让成王进城与我会师!”

“是!”无渊怀揣密诏,转身赶往成王殿,生怕晚了一步。

顷刻间,西梁殿上便多出了藏钰父子,藏钰和其子藏骆。

藏家父子一直都想要控制西域,而今大半个西域已经被藏钰掌控,宫闱内外几乎都是藏钰的兵力,藏钰逼走了岳子峰,下一步便是想要逼宫了。

“妖王,藏大人父子求见。”宦官无极上前说道。

洛明书皱了皱眉,不耐烦的回答:“宣。”

转眼间藏家父子便进来了,藏钰挑衅的看了一眼洛明书,趾气高昂的说道:“妖王,臣有要事启奏。”

“何事?”洛明书坐下,冷漠的看着狼子野心的藏钰。

藏钰胸有成竹笑道:“妖王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西域需要新的继承人,公主招亲会也该是时候结束了。犬子自幼能文能武,且与公主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如今公主已到了出嫁的年纪,还望妖王赐婚,成全了两个孩子。”

看着藏钰一脸的阴险,洛明书不禁气得浑身发抖,自己身负重伤是事实,却没想到今日藏钰竟敢如此忤逆放肆。洛明书心里知道藏钰在宫闱内外的势力,也不敢发作什么。

“公主已经有了意中人,却不是藏骆,你这是要本王如何成全?”洛明书冷眼看藏钰父子,四目交接的瞬间,妒火和愤怒几乎要从藏骆眼中喷出。

“胡说,雪儿怎么会有意中人了?”藏骆一时没沉住气,放肆的插了一嘴,一旁的藏钰赶忙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放肆。

“……”洛明书气得心口一阵猛跳,大手一拍案牍,“放肆!这里是西梁殿,不是藏府!”

“……”藏骆被吓得说不出话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洛明书。

洛明书冷哼一声,一旁站着的老狐狸藏钰却波澜不惊,淡淡的说道:“犬子这是太在乎公主了,得罪之处还望妖王恕罪。不过既然公主有了意中人,便择吉日嫁娶为宜,下月初一是个好日子,若是公主只是一时任性,并未有意中人,到时候丢的可是皇室颜面。身为臣子,应当时刻尽忠尽职,到时,犬子会迎娶公主的。”

“你……”洛明书颤抖着手指着藏钰,藏钰却笑得一脸放肆,只是道了一句:“臣等告退。”

随后便离开了西梁殿。

洛明书捂着头,沧桑的容颜更加沧桑,身子似乎也垮了下去,他喘着粗气手指前方,用力喊道:“快!快宣公主觐见!快!”

“是。”无极立马直奔映邪宫,传洛雪儿觐见。

藏钰父子出了西梁殿,迎着夜色冷笑。

藏骆沉不住气的问道:“爹,我真能当上驸马?”

藏钰冷哼一声,阴冷的说道:“这整个西域都将是我藏家的,区区一个公主算得了什么?用不了多久,我们藏家便能够得到我们应得的了。”

“说的是,爹。”藏骆也笑了,仿佛西域已经是他们家的了。

话分两头,等到洛雪儿来到西梁殿时,带上了洛神帝。

洛明书将事情来龙去脉给洛神帝讲了一遍,她却始终不吭声,无奈之下,洛明书只得旧事重提,悲哀的目光盯着她说道:“本王膝下只有这一个女儿,如今内忧外患,当初我们救你一命,难道你就不肯帮我们这个忙么?”

洛神帝看着洛明书老泪纵横的模样,沉默良久说道:“我可以做这个西域妖王,但我不能娶雪儿。”

洛明书本就不赞同她们的事,此番洛神帝对洛雪儿无意,洛明书更是心生欢喜,不由分回答:“好!”

“父王!”洛雪儿眼里飙出泪来,整个身子瘫软下去。

倘若洛神帝做了这个西域妖王,却不娶洛雪儿,对她而言是一种羞辱。

她对洛神帝的心意举国皆知,而今父王却要将她亲自陷于那尴尬境地。

洛明书狠下心继续说:“你继任妖王以后你一定要向我保证两件事!”

“妖王请说。”洛神帝一脸认真看着他。

洛明书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身子骨不中用了,雪儿年幼,你做了妖王以后她还是公主。第一,你日后要为她择一门好夫婿。第二,西域是我洛家几万年的基业,你万万不可让它落入奸人之手。倘若日后雪儿生下男孩,等他长大你便将这妖王之位还给他。”

“好。”洛神帝面无表情的回答。

洛雪儿在一旁哭得伤心,她不想嫁给别人,她也不想洛神帝离开西域。

所以那一刻起,她便发誓此生非洛神帝不嫁,她不会让任何人动摇洛神帝的妖王之位!

话分两头,三个人这样天各一方,各自发展。而水暮颜由于记忆被封存,法力也憋着无法释放,一切只能重来。所幸她修炼十分勤,彼岸花本身又可以吸取怨念而生,因此,她法力修为进步十分神速。

而白兰对她的悉心照料,也迅速拉近了两个人的关系。

  一日,浮屠山。

  白兰带着水暮颜站在山头,迎面吹来春日寒风,他指着浮屠山里险峻的地势和关隘,轻声道:“世间的赢法有千千万万种,可是只有最强大的人才能够拥有最优雅最漂亮的哪一种赢法。”

  “世间纵有千千万万种赢法,可也总有人输。不论输赢,其实都是输,谁活得都不容易,何苦互相残杀?争个第一又如何?”水暮颜心里这样想,看向他,他沉静的面容上仿佛有许多的悲戚,可水暮颜看不懂。

  “白兰,你想要做什么事?”水暮颜迎着刺眼的阳光问他,心中无限迷茫。

  白兰回首看她,微微一笑:“我想要赢尽天下,河山一统。”

  如果一个人不知道该做什么事的时候,跟着别人做别人想做的事也许不失为一种打发时间的选择。

  她轻轻点头,举起右手起誓:“我水暮颜对天起誓,此生愿为魔帝刀山火海,万死不辞。若有违誓言,孤苦一生,万劫不复!”

  那是她第一次发誓,水暮颜只觉得,若她连白兰也守不住,便万劫不复吧。白兰是她的太阳,温暖明媚,温柔沉稳,是她见过最好的人。她在这魔界唯一可依靠的人就只有白兰了。

  旋即白兰带她回了无忧宫。

  白兰将千氏一族五个人召集在一起,他们都知道,今日起,千氏一族的领头人该选出来了。

  白兰温柔看了水暮颜一眼,目光里满是坚定和信任,而后他笑道:“从今日起,千氏一族族长便是水暮颜了。”

  千木和千山都微微一笑表示赞同,千雅并不说话,而千风则是冷嘲热讽:“一个女人做首领?”

  此话一出,水暮颜满脸不悦,甚至夹带着愤怒。

白兰看出来水暮颜脸上的不悦,可她日后若恢复记忆,一定实力过人。更何况,白兰需要让水暮颜名正言顺为他做事,自然要放开了权力予她。

于是他笑着看向千风:“她比你强。”

  “臣千风恳请魔帝准许我和千水一战,臣心有不服!”千风蔑视水暮颜,语气里满是挑衅。

  白兰看了她一眼,她扫了一眼千风,强压心中怒火,轻声问道:“怎么个打法?”

  “谁先爬不起来谁便输了。”千风并不懂得怜香惜玉,他只知道成王败寇,更何况,屈尊于一个女人手下,这是何等耻辱!

  白兰自然不愿意看到两败俱伤,又不团结的场面,于是横眉冷对,当即制止:“这是什么话,点到为止!”

  水暮颜扫了一眼千风,冷冷道:“好,就按你说的比。但是,千风,我不会因为你比我弱就让着你,你也不必因为我是女人而手软!我也用不着你手软!成王败寇!”

  水暮颜嘴上从来不饶人,特别是受到刺激时,她会选择置对方于死地,这样对方便再也没有能力反抗她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