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上卷之【盛世魔族风无情】
第39章 此为吾友,同生共死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564  |  更新时间:2019-01-01 15:05:58 全文阅读

“好呀好呀!”思姬雅一脸兴奋,片刻后意识到自己根本不能经常出入浮屠山,便忍不住叹息:“诶,瞿灭不许我乱跑。”

水暮颜微微皱眉,瞿灭那张刻板的脸又浮在脑海里,连同瞿灭的脸一起浮现的还有顾墨云那张讨人厌的脸。

她咋咋舌,顾墨云在她心里就是留下了一个尖酸刻薄,又十分不近人情的印象。

“不打紧,我去找你。”水暮颜轻松一笑,去找思姬雅,还能顺便看看墨祭殿那位到底何时回来,一举两得。

她不由得想起上次回来后一直想问白兰关于夕墨神尊的事,可终究还是害怕白兰对她撒谎,所以没有过问。她对夕墨神尊的情感一直被小心隐藏,她断不敢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

思姬雅将头贴在水暮颜肩头,依恋的说道:“他们都说你坏,我怎么不觉得?我觉得你对我好好。”

水暮颜浅浅一笑,将小丫头拐在左臂弯里,低头许诺似的说道:“因为你也很好,如明月星辰,像你这般清澈的人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了。”

“不会呀,你有你的朋友啊,他们对你也很好吧?”思姬雅睁大双眼问道。

水暮颜眼里似乎带着狡黠,又似乎带着悲凉,她看着思姬雅眼里的星辰,笑着反问道:“如果你是我朋友,那我就算是有朋友了。”

思姬雅眼里满是同情,脸上也写着同情,连语气都显得安慰劲十足。

只见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凝视水暮颜,伸出白如葱的手指戳了戳水暮颜的衣袖,低下头轻声道:“没关系,以后你有我啊,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永远?”水暮颜不由得轻蔑的笑了笑,这个词本身就是谎言,这世间还有永恒的情?即便有,她一个妖魔,如何受得起一个神的馈赠?

思姬雅见她如此,并未生气,反而更加温柔劝道:“哎呀你放心,反正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你别总是装出一副坏人模样嘛!明明就是个好人,为什么总要把自己演得那么坏?”

水暮颜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评价,她是好人?水暮颜止不住的笑,看向思姬雅时仿佛眼里带了嘲讽,这个小丫头还不懂得人心的险恶,这世间,哪有好人活千年的?

思姬雅见她只是笑不说话,气得用力推了她一把,水暮颜身子没站稳,一个趔趄摔了。思姬雅见状赶忙上前,一脸担忧,伸出去的手正要碰着水暮颜时,却闻得一声嗤笑:“嗤——”

思姬雅单纯的双眸正撞上水暮颜邪魅的笑,她不由得生气,缩回来伸出去的手,嘟囔着嘴埋怨道:“真是的!亏我那么好心要扶你,你却这样……摔死你好了!”

水暮颜迅速爬起来,凑到思姬雅面前,那张坏坏的笑脸打趣道:“摔死了以后谁欺负你?啊呀呀,某些人岂不是要无聊死了?”

思姬雅傲娇的反驳:“胡说!我才不会无聊死了!你这样没朋友的才会无聊死了!”

水暮颜顿时收敛了笑容,眸中满是认真,她凝视那双澄澈的眸子,温柔问道:“思姬雅,你真的愿意和我一个妖魔做朋友?”

思姬雅脸上似乎有些为难,她叹息一声,而后挣扎的表情和纠结的动作像是尖锐的针,扎在水暮颜心头。

不知为何,她竟然那般期待思姬雅将那个承诺说出口,可她水暮颜何时信守承诺过?她素来便是个最不守信之人。

思姬雅忽然提高音量,下定决心说道:“好!我决定了!以后你就是我思姬雅的好朋友了!管你是什么身份,反正我认定你了!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水暮颜开心得笑出声,思姬雅无邪的笑像是清风吹开了她尘封的心门,这一刻,她忽然决定以后改一改身上不好的地方,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戾气太重,而思姬雅这般单纯之人不会喜欢戾气太重的人。

“好的,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唯一的朋友了。”水暮颜这话说得十分真诚,她笑得开心,她也知道什么是唯一,可思姬雅不会知道。

水暮颜伸出手去主动牵住那只小鸟的翅膀,控制欲告诉她要控制住思姬雅,可来自心底的另一个声音告诉她,不要这样做,否则自己会彻底失去她。

信任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水暮颜从来没有将那颗孤寂的心寄托给任何人,包括白兰。她虽喜欢那个如光一般的人,可也终究只是喜欢罢了,这份喜欢被她藏在心底,未曾见人。

水暮颜看着思姬雅的每一刻都觉得幸福无比,她从未有过那样长时间的欢笑,有谁能告诉她什么是神魔不两立?水暮颜这一刻不再相信这句话,又或者,她和思姬雅之间不存在这个歪理。

某日,浮屠山。

思姬雅连续下界七次,而这一次很不凑巧,被守在浮屠山的萧天佐抓个正着。

萧天佐见一个粉嫩的丫头鬼鬼祟祟从暗道穿过,不由得大喝一声:“站住!”

思姬雅顿时吓得拔腿就跑,惊慌失措的她腰间的腰牌掉了也不知道,只顾着逃命,连莲火令都丢了。

当萧天佐捡起来一看,顿时下令:“抓住她!那人是神界奸细!”

浮屠山的守卫不少,没一会儿思姬雅便成为瓮中之鳖,她委屈巴巴的模样并不能勾起萧天佐一丝一毫的同情,只会助长萧天佐想要折磨她的心情。

而另一边,水暮颜照常等在浮屠山下,她带了些许小玩意儿,只等思姬雅来了便送她。一想到思姬雅开心的笑,水暮颜也忍不住激动起来,仿佛被宠爱的人是她。

等了许久水暮颜也不见人来,她不由得有些焦躁,心里开始七上八下,胡思乱想起来。浮屠山上草木开始晃动,水暮颜又等了等,还是不见人来,不由得彻底慌了,连忙上山去。

刚到山上便看见巡逻兵正常的巡视,似乎一切正常。可水暮颜还是不放心,即刻上前问:“今日可有什么异常?”

巡逻兵见来人是她,赶忙行礼:“属下参见颜帝,回禀颜帝,方才抓到一个神界奸细,萧将军已经将她押去天牢审问了。”

“什么!”水暮颜顿时慌了,转身便往天牢去,一路上她不敢停歇,害怕迟了一步,萧天佐的手段素来颇为狠毒,人到了他手里不可能有活的!

天牢。

水暮颜不顾阻拦冲到了天牢,着急忙慌问刚才被抓走的人在哪里,赶到时她看见令她震惊的一幕——萧天佐手里的鞭子用力抽打着那哭得梨花带雨的身子,而正对思姬雅坐在椅子上悠闲看戏的人一身金色华服,那人不是白兰又是谁!

水暮颜失控的朝萧天佐大喊:“住手!”

她尖锐又慌张的声音划破空荡荡的牢房,白兰和萧天佐狠纷纷看向她,正好对上她那泪如泉涌,悲戚得不能自己的脸。

水暮颜疯了一般扑过去,迅速的拉扯着捆在思姬雅身上的枷锁,那带血的身子轰然倒下,虚弱的声音呢喃:“你来了……”

她彻底崩溃,一把抱起是思姬雅就要往外走,却被萧天佐死死拦住:“大胆!这是神界的细作!你要带她去哪里!”

她一脸嫌弃看向萧天佐,若非白兰在此他怎敢如此放肆!低头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思姬雅,又是心疼得不断落泪。

白兰震惊的看着水暮颜,他第一次见她为了一个人哭得这样伤心,水暮颜几乎不哭,那这个人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

白兰迫不及待对水暮颜解释:“这是神界司战天宫的……”

白兰话音未落便被她急得嘶吼的话语打断:“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了!怎么样?你要连我一块儿杀了吗?我现在就要送她回莲火宫!挡我者死!”

水暮颜尖锐的话像针扎在白兰心里,这样突如其来的反叛让他感到措手不及,水暮颜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个人的!

白兰还在细想,水暮颜便抱着人冲出了天牢,萧天佐想要拦住却被制止。

白兰扶额,眼神里露出些许慌乱,他连忙吩咐:“立刻去查!到底怎么回事!”

“是。”萧天佐见白兰一瞬间气得炸了,心下猜到水暮颜回来必然不会有好果子吃了,心里又高兴起来,眼角带笑的退了出去。

话分两头,水暮颜已经将思姬雅带回神界。

当她抱着奄奄一息的思姬雅冲破阻拦感到司战天宫时,瞿灭一出来便看见了怀中血迹斑斑的人,二话不说上前给了水暮颜一巴掌,而后将人夺走。

一系列动作快得水暮颜来不及反应,她看着瞿灭飞速进了司战天宫,那只脚刚抬起来想要追上去,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告诉她不要再靠近了。

水暮颜蹲在门前,捂住嘴无助的哭泣,她的眼泪里满是悔恨,如果她不接触思姬雅是不是就不会有今日?如今思姬雅生死未卜,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水暮颜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废物!竟然连在意的人都护不住!她缓缓起身,目光满是怨恨的看着那道长廊,仿佛起誓一般呢喃:“思姬雅,我此生不会再让你受伤半分!若违誓言,我水暮颜不得好死!”

随后她转身离去,一身戾气,那些个神仙守卫无人敢拦着她。

等回来浮屠山时,她直接去见了白兰。

白兰还没质问她什么便被水暮颜一通警告。那张尖牙利嘴十分霸道的宣布着:“思姬雅是我主动招惹的,日后不论是她来魔界还是我去神界,没有人可以拦着。谁若拦她便是拦我,挡我者死!我水暮颜说到做到!”

白兰看着她猩红的双眼,怒气冲天,一副鱼死网破之势,也不敢劝。

他此刻的沉默却是默许了水暮颜的话,而他清楚的知道水暮颜对思姬雅动了真心,那个曾经将友情视为敝履之人,如今这般拼命。

白兰无奈的眼神看着她,心里不知悲喜。他一直盼着水暮颜能不像杀手那般冷漠,却又拿水暮颜倔强的性格无法,毕竟他从来都是只叫水暮颜练功,杀人,学习一些杀人技巧和排兵布阵。

水暮颜望向白兰时仍旧是感到些许心慌,那个帝王素来容忍她的放肆,可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主动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别人的利益,她要为这个算得上与她有些情分的人夺取天下。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白兰与她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君不君,臣不臣。白兰对她的纵容绝无仅有,她从别人眼里能深刻体会。可白兰对她下达的命令同样无情,她也清楚。

“好。”白兰轻声说,而后转身离去,又消失在水暮颜面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