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上卷之【盛世魔族风无情】
第40章 若害相思,无药可解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660  |  更新时间:2019-01-01 15:09:16 全文阅读

他们已经许久没有相见了,这突如其来的见面这般尴尬,水暮颜看到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终究只能是君臣,她是奢望了。一个帝王怎么可能和一枚棋子做朋友?朋友?水暮颜轻蔑的笑了,白兰不会和她是朋友,永远不会。

她孤单的身影定格在苍茫的夜色下,当风吹来时更显得单薄,那消瘦的身子竟然微微颤抖,眼神忽然变得狠绝,随着泪水无声的滑落,目光越发冰冷。

“呵。”不知为何她忽然冷笑起来,凄惶的面容上滚烫的泪被她无情擦拭,冰冷换成一张精致的红色面具遮住那双眉眼。

晚风萧瑟,茫茫夜色下那身影越发显得孤寂,又那般桀骜不驯。

自那以后,她往神界探望思姬雅,再也没让思姬雅下界探望过她一次。

没几日,白兰在无忧宫独自召见水暮颜,商讨一统天下的策略,水暮颜本是一句假设的话,谁知白兰竟听进去了。

一个令,便将‘五大魔将’生生分散在各地,彼此不知身份,不知归期。

无忧宫。

“颜儿,你且看这四分天下的局面,距离下一次神魔大战已经不远了,该如何是好?”白兰指着一纸图纸,眉宇深锁,表情凝重。

水暮颜看着那四分天下的图纸,表情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东有冰凌国轩辕雄霸称九天冰帝,系白兰管辖,拥有完整领土的四分之三。剩下四分之一归属东林妖王灵东笑,这却是个反叛的主,心比天高,一心想要吞并整个冰凌国,时不时还能出兵骚扰一回。

西边不容乐观,四大堕神占领四分之一的土地,西域妖王洛神帝也是占领四分之一的土地,风城皇公冶海宁却只剩下二分之一的土地。

南边情况最糟糕,南城皇南宫俊天只有四分之一的领土,千秋谷占去二分之一土地,南池妖王泺苍归也有四分之一的土地,而且千秋谷和南池妖王都不是省油的灯,近几年两者更是猖狂至极,南城皇却是无力回天。

北边算是安定的,雪城皇梁上浚玉占有四分之三的土地,北冥妖王樊城举只有四分之一土地,却也不曾有反叛之心。

她轻声说:“依我之见,最好是先集权再剿灭叛贼,最后对抗神界。”

“可有细致的方案?”白兰道。

她犹豫了一会儿道:“我不知道你信得过的人有多少,如果人多,则即可替换到相应位置,分权而治,直系你管辖。倘若人少,则一人多用,此法最为精简,却也是步险招。”

“什么是一人多用?你具体说说。”白兰道。

她铺开一张纸,拿起笔边画边说:“倘若人少,则不足以分派到所有重要之地,但是一个人却可以用不同的身份出现在多个地方,达到一人集权的目的,而这些人都是你的亲信,这也就达到了你集权的目的。打个比方,这北方是军事要地,雪城皇近些年来日夜练兵,眼下虽是忠臣,却不知日后如何。千风最是喜欢征战,倘若派他去岂不是最好?而他想要控制住整个雪城,甚至起到监控作用,那便只能以雪城皇的身份出现。倘若他是储君,则是最方便不过的,既可以事事亲力亲为,也名正言顺。魔界四方只知道魔帝白兰旗下有五大魔将却不知其名,更没见过,况且五大魔将从未现身过,大家一定都以为五大魔将驻守魔帝身边,谁承想早已打入各地。这样一来,一个人便可掌控多处权利,而你一人清楚这些人的身份,想要掌控消息也是易如反掌。敌暗我明,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白兰看着纸上的图解,眉宇深锁,他深知这的确是一招险棋。

白兰又问:“你可清楚这背后的难处险处?”

她看着白兰深沉的脸色,深呼一口气道:“倘若千风是雪城储君,很多行动受限,身份也就主要转化为雪城太子,一举一动都受到魔界八方的关注。倘若千风有朝一日死了,权利失散,他多年积攒的人脉以及其他都会跟着一起消散。若是被忠臣之后继承倒也还好,倘若是个逆贼,便是如虎添翼。而本身想要把千风悄无声息名正言顺送入雪城也是难事,千风本身能力是否可以承受这么多也是难事。”

“你很清楚,看来你是想清楚了才这么说的。”白兰挥手将那图纸烧了个干净,看了一眼她,笑道:“颜儿,你这想法真是兵行险招,倘若你是魔帝,你会如何选择?”

她心里咯噔一下,白兰这一问,当真难住了她。她方才只不过是假设的,她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现在白兰如此问她,她又该如何回答?倘若试行方案,一旦失败,轻则增加了白兰一统天下的难度,重则导致魔界系统崩盘,到时候即便是再用上三十万年也未必能修复。假若此时其余五界趁虚而入,魔界气运便是走到头了,她也就是千古罪人,而白兰也会和她一样,被魔界众生唾弃。

白兰看她一脸难色,便安慰道:“但说无妨,这决定终究是我做出,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她迟疑了一下说道:“倘若是你,依照你的性子,势必会选择最为稳妥的方式。我性子过于激烈,幸而我不是魔帝,否则,你应该清楚我会做出多可怕的决定。且不说这个难度系数,假若我是魔帝,我不仅要将亲信安插到各处,我还要以最快的方法斩杀掉所有不臣服的势力。虽说神魔大战在即,可这些人若是叛徒,到时候反戈一击,岂不是更大的麻烦,倒不如现下处理干净,以防后患。”

“继续说。”

她忽然单膝跪地,一脸严肃拱手道:“魔帝,可愿听臣一言?”

白兰看她一脸认真,却也猜不出她要说什么。

“你说。”

“神魔大战,争的不过是两界的统治权,身为君主,职责便是为民谋福祉,倘若身为君主还要征战天下,民生岂不疾苦?这样的君主必将受到背叛,百姓只想要幸福安乐的生活,而那些喜欢玩弄权术的人则只想着名扬四海,威震天下,丝毫不顾及百姓的痛苦。倘若五万年后魔界一统天下,神魔大战赢了,也未必是好事。倘若一统天下却无力大战,倒不如递交降书,保天下太平,免生灵涂炭。”

“递交降书?”

她看见白兰神色骤变,并未惊慌,继续说道:“递交降书的确有损天子君威,可我认为魔帝既然是魔界之主,承得起众生拥戴也当受得起屈辱痛苦。倘若魔界气数全在征战中尽了,何谈再战?倘若忍一时,必然有东山再起的一日,时日虽远,可终究是还有这么一日的。总好过魔界生灵涂炭,还要被五界攻击嘲笑,再无翻身之日。”

白兰却是一笑,起身道:“就依你之言,一人多用。”

她并未接话,她深知,白兰身为魔帝,威严何其重要,身为帝王却投降了,整个魔界都蒙羞。

这世间,究竟是和平重要还是颜面重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

即便是换来了和平,这样的和平必然饱受屈辱,生不如死。那么,若是征战失败呢,似乎也是活得屈辱,只是,好过投降,可,那样又会死多少人?

所以说,谁为帝王谁说了算,这个世界,肉弱强食,始终不曾变,也不可能会变。

一眨眼,已经是七千年后。白兰当初撒下的网,该收了。顾墨云怎么也不会猜到,七千年前白兰和水暮颜同时消失在无忧宫,本就是一场计划。

而做了五万七千年西域妖王的洛神帝,也终于有足够的实力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这日,她便来到了千秋谷,这个令白兰最头疼的杀手组织聚集地。而她之所以来此,完全是因为千秋谷的情报堪称魔界第一准。她想要寻找水暮颜,这个掉入魔界几万年杳无音信之人,到底去了哪里?

千秋谷。翎天宫。

“大谷主,西域妖王洛神帝前来拜见。”侍卫进了宫殿,禀告那位修为已有五万年的千秋谷一把手。

“请。”卫翎霄话虽不算多,可往往一出口便是言辞锋利。

自她继任千秋谷以来,便将这千秋谷一日一日的迅速扩大,千秋谷创立不过五千年,却已经将这南边的土地占领了二分之一,放眼天下,还没有几个人敢招惹千秋谷的。

不一会儿便进来一个人。卫翎霄抬眼看去,却是一个英气逼人的女子,引得她不住的打量眼前的人。

修长的身子穿着雕翎雪绒装,一袭银白色的长袍加身,高高盘起的银发顺着雪绒的衣领流淌下来。额前显现出来狐狸尾巴一样的灵体,泛着强烈的白光,高傲的脸庞和高挑的眉梢写满了尊者的威严和神圣不可侵犯。

银玉白金装饰的皇冠后垂下一帘璀璨夺目的珍珠,遮住了额前的大片光影,让原本寒面如霜的脸庞显得更加冷漠。紧闭的双唇,狭长却勾人魂魄的双眼,眼里藏着一层浅淡的雾气,双睫上沾满了氤氲湿润的水气,让她犹如雪天绽放的雪冰花,一方瑰丽,夺人心魄。

“西域妖王洛神帝,果然气宇不凡。”卫翎霄笑着起身相迎,而一旁候着的其余五位也跟着起身行礼作揖,恭迎洛神帝。

洛神帝毫不客气地就坐下了,笑看几人,回道:“久闻几位谷主大名,今日能够相见真是本王的福气。”

她霸气的一身足以震慑整个西域,她身上的桀骜不驯和嚣张更是出了名的,连上一任西域妖王洛明书都要礼让三分。

卫翎霄也不差,作为千秋六魔的首领,威震四海,而今日穿的这一身和洛神帝比起来也是旗鼓相当。

那一头墨色的长发高高束起,黑色的帝王冠上左右两边垂下来两株黑血石,在一支黑色的玉簪上紧紧缠绕着,黑色的皇冠在日光的照耀下更显得阴冷。

她的额前是一朵黑色的梅花,俊逸的双眉如寒月,一双勾人魂魄的吊梢眼露出暗淡却深邃的黑色的光芒,眸子不清亮却成就了她冷漠的帝王之气。她眉里眼间都霸气与温柔共存,薄唇微微勾起,高挑的鼻梁显出王者的孤高姿态。

一身霸气十足的束领长袍,肩头的雕翎装束上也泛着寒光,银铁制成的腰带宽而且大,上面雕刻着九条龙,银色的长靴上也雕刻着很复杂的图案,修长的身材藏在霸气的服饰之下,丝毫不见她那女子该有的气息。

洛神帝霸气的坐在椅子上,睥睨几人,开口便是一句:“本王来是想与你做一笔交易。”

“哦,什么交易?”卫翎霄勾起唇角,饶有兴致。

“卫谷主早有一统南城天下之心,本王愿意助你一臂之力,只愿卫谷主也竭尽全力为我寻得一味药引子。”

“好。”卫翎霄只一个字便结束了这段对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