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上卷之【盛世魔族风无情】
第57章 心有执念,却成笑话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538  |  更新时间:2019-01-01 15:50:47 全文阅读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她勉强的扯出一个笑来维持那被嘲笑的尊严,尽力平衡着心里的难过和委屈。

“以后,呵,那是猴年马月?”千霏虽然知道她难过了,可还是忍不住要说,仿佛是想给水暮颜一个冰冷的答案教会她明白魔界不该有这种情。

她低头思索,千霏若不信这世间有真情,那为何百般容忍水暮颜的那些挑逗呢?是因为碍于面子么?那此番她受伤了,千霏为何立即就答应了让她留下呢?是善良?千霏是杀手,善良这个东西……她还有么?这无异于问水暮颜是否还善良。听起来就很像一个笑话,她自己都不信。

猜而不问,往往会被臆测蒙蔽双眼,所以她不喜欢猜而不问。若问了,和猜测无异,那就是命,她认了。

“那你对我,是好还是客气?”她笑着突兀的问千霏,她身子忍不住颤抖,手中杯盏越发捏得紧。

千霏迟疑了半秒,为何每次面对水暮颜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是被质问还是被挑逗?千霏不清楚,那颗千万年不曾泛起波澜的心一如既往平静,水暮颜这颗石子自然也不能让她改变什么,想到这里千霏不由得摇头,而后笑了笑不说话。

“你不说我怎么能懂呢?”水暮颜进一步逼近,她不需要沉默,她要的是一个明确的回答。她此刻眼神炙热,仿佛非要得到答案才肯罢休。

她想起来八千年来她对思姬雅一次又一次的质问都是无果,此时更是不甘心,接受或者拒绝,能否给个明确的回答?

千霏看了看她,心里笑道:“真是执着,不像孩子又像什么?”

她一刻听不到回答就不会死心,双眼仍旧期待的看着千霏。

千霏见状不由得叹息,随后她下定决心一般笑了笑说道:“是你非要听的,听到答案了可不要太失望。毕竟,不是谁都喜欢你那一套甜言蜜语的。”

她心里藏了委屈,那一套甜言蜜语也不是对谁都有啊。听千霏这么说,她大概知道答案了,可还是忍不住想听一听。

千霏仍旧笑着,认真的说道:“你是轩辕四公主,且不论真假,有轩辕钊护着你我们对你自然是以礼相待。你是崆峒山弟子,不论如何,我们仍旧不会得罪你。你修为不浅,是敌是友尚不知,没必要和你闹翻脸。”

“那么你对我呢?你个人对我的感情呢?一分也没有么?”水暮颜眼里盈了泪水,千霏只字不提对她个人的感情,是不是那一月的相处都是假的?他们之间是敌非友?千霏真是不食人间烟火?是这样?她还是强忍着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我对你能有什么情感?”千霏终究还是冷冷说了这句话,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当即落泪,晶莹剔透的泪滑落两行,下意识扭过头去遮掩。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回想着这短短岁月里自己的真心,还有千霏那些表现,她当真是看不出半分假意。

可千霏的确是这么说了,就算是九分假一分真,那也是有真的成分。

她问自己:你又伤心什么?不过是一厢情愿?感情这东西自然是有风险的,既然不被喜欢,也万不可再作践自己。

她止住了落泪,一脸倔强扭头过来喝了两口酒,而后深吸一口气似感慨一般笑道:“我没能在你最好的年岁里遇到你,是遗憾。可我现在遇到你了,我只想遵循自己的心,你对我如何态度都没那么重要,就像我只是喜欢你的人,与你喜不喜欢我有什么关系呢?一如我喜欢吃苹果,那只是我喜欢而已。”

听着她这般强颜欢笑,故作镇定,千霏淡淡一笑:“现在就是我最好的年岁,你喜欢我的人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不在意。”

她很想忍住,可修为终究太浅了,还是哭了,她的的确确是伤心了。这个相识不过一月的人,与她之间没有情分。她只能捂住嘴低声抽泣。眼里还不断的落泪,对面的千霏也很尴尬,只想起身走人。

千霏临行前又回头看了她一眼,而后好心的提醒道:“真假如何辩?倒不如不信。在魔界,没有什么会是长久的,而感情亦是最可笑的东西。我与几位谷主数万年情分,我都不敢说我们是朋友,何况乎我们才认识没两日,轩辕寂颜,你的真情恐怕是要错付了。你若是想找个挚友,千不该万不该找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

“是么?呵。”她冷笑,一瞬间不哭了,只是抬眸的瞬间,眼里多是愤愤不平和倔强。

她起身倔强的看着千霏,补充道:“我信这世间有一个人同我一般也在寻找彼此,我不会是先放弃寻找的那一个,如果注定有一个人要辛苦一些,那个人是我又何妨?途中或许会认错许多人,做错许多事,错付许多情,可没有任何理由能成为我放弃的借口。我会找到她的,不论用多久的时间,除非,我再也撑不住倒下去了,抑或,我死了。”

她眼里满是坚定,连千霏也看得有些惊奇了,更多的是感受到一股近乎疯狂的执着。

随后千霏回过神来,只是摇摇头道:“终究是小孩心性,也罢,与我什么关系呢。”

“……”水暮颜顿时扭过头去不看她,仿佛置了气,而千霏也缓步出了雨雪殿。

水暮颜待她走后,心疼的哭泣着,不是因为千霏对她情意全无,不是因为她被人轻视,只是因为她的感情没有被认同,就像这么多年来,她都始终没能找到那个所谓的“她”或“他”。

“你到底在哪里……”她捂住嘴,眼泪大颗大颗滑落,眼睛不一会儿便酸涩。

她又想起了师父的那些话,她将那些该死之人救回来做什么?改造?还是将他们彻底毁掉?杀手这个职业如此冷酷,你死我活,时日久了,谁还会相信真心呢?

“我终究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呵,可笑。”她自知修为数十万年,却只有短短几万年的记忆,那从前那些记忆去哪里了?如果她想起往事,自己又是如何模样?还会像如今一般执着么?或许会和千霏一样,不会信感情能有真的。

她失了记忆,犹如重生。而她只想自己的人生精彩充实,不要像白兰那样,也不要像千霏那样,不要像那些冰冷之人那样,那和死去又有什么分别呢?那赤血楼的人呢?他们有谁又得到了重生呢?依旧做着杀人的勾当,只是,这一次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是个杀手。

她深感无奈,她的本意是想那些人好好活着,却在不知不觉中剥夺了他们幸福的权利。自己这个楼主,做得好失败。

话分两头,打发走了水暮颜,轮到千霏忧伤了。数万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多刺心的话。纵使她无情的回绝了水暮颜,心里却仍旧不可否认的受到了刺激。她想不通,所以便去了沧澜殿寻乱世引解惑。

话分两头,沧澜殿。

千霏皱着眉头走进沧澜殿,苦笑着看了一眼乱世引,开口第一句就是:“我们是不是太老了?”

乱世引见她难得一副伤情模样,心中猜想大概是水暮颜惹了她不快了。那个水暮颜似乎有些不一样,那日乱世引与她畅聊之后也对她生了几分好感,可这是不是错觉?乱世引不清楚。

“今日她与你说什么了?你好像有些伤情。”乱世引关怀道。

千霏眼里有些许动容,更多的是悲伤,仿佛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一般。她摇摇头笑道:“她今日与我说了个笑话。”

“什么笑话?”

“她问我对她是否有请,我说没有。”千霏眼里此刻多了一层雾水,水暮颜那些话从未有人对她说过,她数万年来宁可孤寂一人也不愿意去寻找,是因为真的不相信还是害怕找不到?千霏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些胆小,水暮颜那股子执着气息将她镇住了。

而后千霏缓缓道:“她便说,我对她有情与否都没关系,她喜欢我是她一个人的事情,就像她喜欢苹果一样。她还说……”

千霏似乎喉间哽咽,眼里落了不知名的悲伤,顿默片刻后千霏继续说道:“她说她在等一个人,这个人会和她一般视情如命。她不愿意做先放弃的那一个,不论那个人身在何方,她都会找到。没有任何理由会成为她放弃的借口,不死不休。”

乱世引顿时明白了千霏的伤情,水暮颜无心的一段话牵扯出千霏心里的伤。而这件事,也是千霏不愿意提及的事情,乱世引是唯一听过她说这件事的人。

“我忘不了我爹临死前还在期待的眼神,那个人始终没有来救他。有时候我会想,爹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个人不会来了,只是他依旧不愿意承认罢了。”千霏笑了笑,两行泪滚落,痛苦的往事又将她笼罩。

情话或许只需要风花雪月的时机,可现实往往很残酷,千霏父亲的死告诉她,不要轻信别人的承诺。你最信任的人也可能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抛弃你,如果自己认真了,就只能等死。

乱世引不敢发话,他又对水暮颜了解多少呢?不过是聊得来罢了,而且水暮颜给他的感觉也就是孩子一般心性,对许多事仍旧是孩童的眼光去看待,所以才有今时今日的天真妄言。

乱世引连声安慰道:“四谷主,不要太伤心了,想来阿颜是无心的话,她修为虽高,却还是孩童心性。”

“呵……真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究竟是谁将她护得这样好,数万年来还能拥有完整的一颗赤子之心,我真想知道她背后的人是谁。”千霏说这话时眼底悲凉,又好奇心十足,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水暮颜已经用自己的方式走进了她生命里。

乱世引心里默默猜测,会是白兰么?

话分两头,水暮颜从千霏的雨雪殿回去后,正撞上前来寻她的顾墨云。顾墨云执意邀请她前往孤云殿,她本就在师父和千霏那里受了伤,一想起顾墨云与自己大概是没多少区别的,说不准还有更多的话题。二来,有个人陪着说说话也是好的,于是她便去了。

孤云殿。

不觉半月已过,顾墨云和她说话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她却仍旧是不冷不热。水暮颜仍旧是视他如仇,说话十分客气,要么十分不客气。

这日阳光大好,温暖明媚,春日里难得的丽日。她却仍旧是病恹恹的,坐在庭院里发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