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上卷之【盛世魔族风无情】
第59章 长岭繁华梦,风花雪月情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589  |  更新时间:2019-01-01 15:55:31 全文阅读

轩辕哲见他如此迫不及待想要联姻,丝毫不顾水暮颜感受,不禁皱眉道:“颜儿到现在都没回来问候一声,想必还在伤心,如果贸然同意了这门婚事,颜儿又不出嫁,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不如过些时候再和颜儿说说这事。”

“也好。”轩辕钊也没办法完全做主,水暮颜答应做这个公主,却未曾说过答应联姻。

话分两头,水暮颜辞了顾墨云后便回了穆九峰,而白兰却送来和解信,又给她平添了苦恼。

穆九峰。月寒宫。

“叶落深秋时,南城风景如画,颜儿可愿意应邀前来南城游玩?”她看着手中的信笺,落款是南宫傲,嘴角不由得轻薄的上扬,微微摇头随手扔了信笺。

秋风乍起,寒风透衣,恰似冰雪入骨。她看着月寒宫外的皑皑白雪,心里不由得悲凉起来。如今的魔界已经是穷弩之末,任凭她如何拉扯都不可能有转机。可白兰从未放弃过,他也不可能放弃。

千清风悄声进来道:“主上,伊深秋捎来口信邀您去‘云深处’游览秋景。”

伊深秋?她想了想,哦,想起来了,之前在南城见过的,是个闲云野鹤的主。

而后她笑了笑摆摆手道:“我倒是想起来一个人,你替我回了伊深秋,近日有要事在身,不便出门,他日必定登门拜会。”

“是。”千清风欲退下。

“且慢。”她拦着,随后顿了顿声道:“我去一趟‘水迢迢’,近期可能不回来了,你处理好楼中事务,若有急事派人来寻我便是,若无要紧事便不要扰我了。”

“是,主上。”千清风会意退下。

她轻声笑着,随后转身进了内室换了一身素净的白衣,散下了三千青丝,步履轻盈准备离开。

出了月寒宫,她看着穆九峰顶上闪烁的阳光,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寒意。一想起即将要见到的人,她嘴角微微上扬,飞身前往‘水迢迢’。

水迢迢’坐落西方,是风城的一块宝地。她一路上看尽了柔情的秋景,红枫满地,鸟语花香。

秋风卷走了些许思念,扬起年轻的优美弧度,却又跌落在尘埃中,偶尔飞鸟也会衔起一些可爱的红枫回巢,秋日的阳光也还算很明媚,柔和,不伤人,不伤心。似乎,这就是年少和最初。

不日,她便到了‘水迢迢’。

“之前从未来过这里,只是听说这里风景不错,充满了柔情,之前我不信,如今一见果真如此。”她忍不住呢喃。

过了一道拱桥,身旁行过匆匆的路人,嘴里说着‘烟画廊’花开了,甚是好看,便都忙赶着去。桥尽头有个姑娘卖着伞,各种花式,缤纷绚丽。

“二十文一把,姑娘买一把么?去‘烟画廊’看花最好不过。”那位姑娘清澈的眸子甚是好看。

她挑选了一把白色印着山茶花的伞,撑着伞走过了眼前长长的青石小路,花香馥郁。她却只看见了跳跃在阳光中的忧伤,恰似跌落的花瓣,再也无法在空中轻盈飞舞。

“大娘,请问‘白水居’还有多远?”她拉住身旁的路人,脑子实在无法呈现那条听说过好几次的路线。

“再往前走一里路就是了,斗大的字,装饰也是格外清新秀丽的。”大娘笑道。

“多谢。”她继续往前走,过了没多久果真看见独立出来的一座阁楼,门前两排桂花树,这个时节开得正好。满地堆积的桂花金灿灿的,像极了打碎在地上的阳光,只是欠缺些许雾气,不然一定是异常美丽的风景。

“吱——”门在这时候开了。

她抬眼便对上了一个明媚的笑容,暖如秋阳,柔似湖水,一袭黑衣上落了些许白色的花瓣,还有些许粉色的花瓣。她偷偷向门内望去,一条青石子小道上满满的积了厚厚的一层花瓣,空中还飞舞着一些,风作衣,花作嫁,嫁给秋日明媚的阳光。

“颜?哈,你怎么来了?”风沙一脸震惊,略微羞涩的笑容挂在脸上,完全不见了刚才的温暖明媚,却也是掩不住的可爱。

“怎么,我就不能来了?之前说过要来看你的啊。”水暮颜笑着撑伞走到他面前,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他的笑。

“你这也太快了点,我都完全没想到。你说这山高路远的,你过来一趟也太不容易了吧,你走了多久?”他一边说着一边领水暮颜进门,推开门的瞬间,花瓣纷纷飞来,水暮颜轻轻撑起伞一挡,便挡落了一地的繁花。

“好功夫,你这是辣手摧花的高手啊,哈哈。”风沙说话一贯如此,总是带着几分欠扁的意思,却又有几分风趣。

“之前在‘无印坊’就知你说话欠扁,如今倒是更厉害了。”水暮颜笑着与他行走在厚厚的花瓣小路上,脚下的芬芳印在了脚底,脚下轻柔得令水暮颜心疼。

空中纷纷落下的花瓣隔着花伞堆积在白色的纸伞上,而他的一袭黑衣肩头上却落满了花瓣,水暮颜转身笑着看他,恰好一朵花瓣落在他的眉心,甚是好看。

他只有平凡的面容,却拥有这世间最温柔的情怀。说话间他的声音略微高一点,听起来就像是一串银铃在响。甚是好听。

行了几步,水暮颜转身笑道:“沙,有没有人说过你是面瘫?”

“啊?!”他略微震惊,随后不语,脸上略微有点点尴尬,还低下头去。

“喂,之前怎么没见你如此害羞?你何时也学会了害羞?莫不是我吓着你了?”水暮颜戏谑的看着他,轻启唇齿笑靥如花。

“走吧,还有两步路便是寒舍了,先喝杯茶吧,一路风尘辛苦了。”他尴尬地往前走去,水暮颜无奈的耸耸肩,然后跟着往前走。

不一会儿便越过一座小桥,进了园子,园子里栽满了桃树,这个时节却是光秃秃的一片,幸好墙上挂满了爬山虎和紫藤萝,这才不显得太过于凄凉。

“我怎么听见了水声?莫不是这里有溪流?”她侧耳倾听,果真有细流的声响。

“你听力真好,隔着一个园子你都听见了,那是‘烟画廊’的水,不过那却是外缘的水,‘白水居’和‘烟画廊’挨着的,一条小道就可以抄进去。”他似乎看出来水暮颜眼里的想法,便说道:“我一会儿要去‘长岭梦’办事,可能下午才有时间陪你逛‘烟画廊’了。可巧你今日来的不是时候,我琐事缠身,都不能好好见客。”

水暮颜摸了摸下巴,歪头笑道:“不如我也跟着去‘长岭梦’,我还没来过这里呢,不如借此机会好好逛逛,也不一定非得是‘烟画廊’才好看吧。偌大的‘水迢迢’,这么风景秀丽我却不知,还不赶紧的一饱眼福,难不成还要傻坐着糊涂度日”

“会很无聊的,我只是去办事,你确定要去‘长岭梦’?”他双手放在一起,局促不安。

水暮颜记得上一次看他这样子是在‘无印坊’,那时候白兰让新加入的几个组织作了介绍,他的‘白萦梦’就是第一个。而水暮颜至今犹记得他的一句话,“我只是来蹭酒喝的。”

当时所有人都笑了,风沙那次笑得明媚温暖,所以水暮颜一下子就记住了他叫风沙。

看起来多么温柔明媚的一个人,却性子那样不羁,实在猜不透他的过去,也看不透他。他离开那日,水暮颜还来不及道一句后会有期,就那样匆忙离别。

水暮颜本以为他是白兰旗下的哪一位君主,以为日后还能把酒言欢,却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我不是白兰旗下的,我是凤兰天旗下的白水君主”给生生噎住了喉,说不出话来。

水暮颜笑着走上前去,收起伞放入他手中道:“这把伞借给你,一会儿走在路上你就撑起来,安全些。”

“嗯?什么意思?”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手中的花伞,头上不知不觉又落了些绿色的爬山虎。

水暮颜轻轻拿下来那爬山虎,打趣笑道:“你生得如此娇柔,万一被人看中了强行带回家中娶了做小,岂不是十分丢人?堂堂白水君主若是出了这样的笑话,岂不是丢尽了凤兰天的颜面?不怕凤兰天吃了你?”

他摇摇头笑道:“就只有你一个人说我会被人看上,我至今单身呢。”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打趣道:“那是他们不识货,有眼无珠,像你这样的美人坯子还真是少见,若是卖到青楼去,保准你就是花魁。”

风沙不说话,无奈的引她去‘长岭梦’,途中看了一路的花香草绿。不久,日暮降临,华灯初上,繁华正盛,恰好就到了‘长岭梦’。

水暮颜抬头便撞见了斗方大的三个字,还有那朱红的对联,左边是‘最是烟柳繁华销魂处’,右边是‘却道曲终人散缘灭时’,横批恰是‘繁华若梦’。

“长岭梦,繁华梦。”她嘴角扯过一丝冷笑,而后又泯灭了笑,微微抬眸看了看‘长岭梦’内的风景。

“是白水君主来了,小的马上进去通报。”门童赶忙进去通禀。

她看了沙一眼,再看了看高墙内的合欢花,笑道:“高墙内合欢花开得这样好,这个时节若是还有山茶花,一定不会输给合欢花的。”

“你喜欢山茶花?来年我在院里种一片,等你来采。”风沙笑得无邪。

她摇摇头,又问道:“这‘长岭梦’是谁的府邸?名字怎的如此,听起来怪凄凉的。还有那门联,我看了心里怪不是滋味。”

“你莫怪,邪凌天这人是这样的,一股子清高寡冷的,但是处久了也就发现他人其实很好的。”风沙道。

她心里默默念:“邪凌天?难道是他?”

正想着,门开了,迎面而来一个白衣少年,眉目晴朗,目光炯炯,华服加身。一头墨发高高束起来固定在玉冠之下,腰间一把长剑雪白如玉。

“是你!”“是你!”

水暮颜与他几乎是同时惊讶的,两人互看一眼之后都微微吃惊。

她轻轻咳嗽两声,而后笑道:“真是冤家路窄啊,这儿也能遇到你。”

邪凌天却是淡然一笑:“这儿是我的府邸,怎么就不能遇到我了?倒是你,怎么也来我府邸,莫不是还嫌上次没欺负够我,所以特来补上?”

她闻言脸色瞬时不悦,上次分明不是故意的,一个误会而已。“你也太小气了吧,不就是冤枉你了么?至于到现在还耿耿于怀?亏得你身份地位显赫,还不是一副小家子气。”

邪凌天无奈摇摇头,懒得与她计较,他也知道水暮颜嘴上功夫,不得不认怂。他看着风沙说道:“进门吧,也没有站在外面说话的道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