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上卷之【盛世魔族风无情】第61章 缘来则聚,命中注定

[更新时间] 2019-01-01 15:59:38 [字数] 3616

于是她忍下来这口气,强颜欢笑说:“这个名字太弱了,实在与我不符,姑娘还是叫我彼岸花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这位是师父新娶的爱妃么?长得挺漂亮啊!”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传来,她扭头一看,又是个穿白衣的,男子眉目如画,尤其是那双眼睛,很是活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呀!”“当然不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意见相对,她最讨厌白子佳这类寡廉鲜耻之人,纵然知道她们这些所谓后宫不后宫的都是假的,但是自己也是不想沾惹半分。再说了,即便只是玩乐,假意嫁娶过家家,眼前的女子一副脑残样,也配做她的夫君?她素来强势,再怎么也该是自己娶几个妃子才是,这辈子都不会轮到做别人爱妃的地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脾气挺大呀,看来师父这次失手了。”白衣男子摇摇头,看了一眼杜子腾,笑道:“这可是师父头一次失手,这下脸丢大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子腾也暗暗发笑,都等着看白子佳下不了台。众人如此,白子佳更是不肯认输,当即耍起无赖,硬是一口咬定水暮颜就是她的爱妃,还一个劲地喊:“小花儿爱妃,小花儿爱妃。我家小花儿爱妃是害羞了不敢承认,你们懂什么?墨徒你不许笑,还不快来见过师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师娘?!还敢不敢更不要脸一点?水暮颜满眼的不可思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称为墨徒的男子走过来笑道:“我是枫叶雪,你也可以叫我墨君枫,师娘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告辞。”她懒得扯这群不要脸的,话不投机半句多,扭头就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师娘走了,不理我诶,师父还不快追?”枫叶雪这是煽风点火,白子佳在煽动下追了上去,左一个小花儿,又一个爱妃的喊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实在是受不了了,一咬牙,转身一把将白子佳推倒在地,怒骂道:“你个杀千刀的破王爷!谁稀罕做你的爱妃?有多远滚多远,真是丢人现眼,真不知道你怎么做到这么厚颜无耻的!我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声破口大骂引来了满院子的人围观,只见白子佳楚楚可怜,满腹委屈的坐在地上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哀求道:“小花儿爱妃好凶,吓到本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子腾和枫叶雪一看情形不对,也不敢再闹了,赶忙过来扶起白子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也是一脸难堪,真动起手来这群小脆皮怎么禁得起她摧残?可白子佳能不能不要像狗皮膏药一样贴着她!水暮颜心里不住的咒骂:“怎么这么倒霉,刚出来就遇到这种败类!我还是赶快抽身为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花儿爱……”尾字还没落音她就整个人崩溃了,上前指着白子佳怒气冲冲的说道:“你再敢乱叫我,我就写一万张白子佳是杀千刀的贴满你的府邸!到处宣扬你的臭毛病你信不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子佳见她动怒了,自己也讨不到好处,于是故意满不在乎的说道:“随便你,本王不怕,小花儿爱妃若是写了本王便收下,只当是情书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暮颜从未见过如此寡廉鲜耻之人,也拿她没办法,气得只得拂袖而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子佳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仍旧不觉得事大,还故意大声说道:“小花儿爱妃记得常来玩,本王随时恭候大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出了浅笑阁天色便已经彻底暗下来了,白子佳那无耻的行径仍旧恶魔一般萦绕在她心头,她愤愤道:“我就不信我还治不了你!不就是一万张纸么?我定要让你后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分两头,风城的夜市很繁华,明亮的灯火点亮了整条街。她沿着街道走,不久就有些累了,于是一路打听着回了长岭梦,与风沙一道回了白水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水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暮颜刚坐下便气得喝了一杯又一杯的凉水,风沙见她难得如此失控一次,便问道:“谁把你气成这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遇到一个臭流氓。”她一想起白子佳那副臭不要脸的模样就来气,什么时候她也会被调戏?而且还是个女子,所幸白子佳是女子,否则今日一定断胳膊断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个不知死活的胆敢欺负到你头上了!走,带我去打死她!”风沙一听也来气,哪个不知死活的竟敢调戏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默默喝着水瞥了一眼神情激动的风沙,随后笑道:“是个女人你也舍得下死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女流氓啊……这个这个……好男不和女斗,你还是自己去打吧。”风沙浅浅一笑,甚是温暖,特别是那个笑容,一瞬间便让她想起了白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暮颜想起第一眼见到他时,眉里眼间,竟真的像极了白兰,让水暮颜转不开眼。她本最讨厌与男子接触,却无端对风沙有了好感,想来也是因为那眉里眼间像极了白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好在我已经报复回去了,哼,我看她还敢在我面前嚣张!”她喝了一口水却呛住了,顿时咳嗽个不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咳咳……真倒霉!她一定是个灾星!”她气得放下水杯,满脸不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嘴上满是怨声载道,眼前却一次又一次浮现白子佳欠揍的脸,耳畔始终回响着那一句:“小花儿爱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呸!”她又是生气,第一次被挑逗,果然是气不过的!她这么强势,也会被撩?从来都是她撩别人的好吧!老天爷有没有搞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吃过晚饭后她倚着窗眺望远处的湖面,上面飘满了河灯。她的眸子落满了孤寂,她又想起了思姬雅,无奈一笑,自言自语道:“你在神界过得可好?天上的星辰这么多,有没有哪一盏会是你点亮的天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咚咚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道:“请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风沙进门笑道:“要去相思湖游玩一番么?今日是花灯节,热闹着呢,可别错过了才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素来不喜欢热闹,于是淡淡一笑:“不了,我不喜欢热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没事,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风沙正要退下,她又追问了句:“哎,沙,你可知这附近哪有纸笔卖的?我晚些时候再去放河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这就给你备下,晚些时候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不能陪你出门了。你出门可要小心些,毕竟姑娘是个女儿身,这风城总有些纨绔子弟在夜里不安分。”风沙好意提醒,水暮颜一笑表示道谢,点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分两头,白子佳大概已经忘了之前气着水暮颜后遭到水暮颜的“诅咒”了。于是,报应上身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陌上桃离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子佳参加了墨轩教主的婚礼后回了府上,刚回去就听闻有人送来礼物,白子佳不由得好奇,拆开来一看,却是哭笑不得,原来水暮颜真是气不过,真真就写了一万张白子佳是杀千刀的,这还专程送上门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子佳微微一笑,眼前又浮现出那个炸毛状态的水暮颜,素来她调戏别人都是屡试不爽,如今竟然来了个不肯的人。白子佳忍不住对她高看一眼,一想起水暮颜那身霸道的气息,她便忍不住好奇那霸道的背后有一个怎样的性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子佳自言自语道:“小花儿真可爱,竟然会如此认真,真是有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分两头,水暮颜在房间里呆得无聊,最终还是去了放河灯的地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相思湖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未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街市已经了无人烟,只余了许多灯笼还攀在绳子上摇摇晃晃,街道上也纷纷扬起落叶。相思湖的水也有些凉了,映着月华折射出白色的波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湖面上放了许多荷灯,上面或寄予了男女思慕之情,或给家人的祝愿,或自己的雄心壮志,或一两句抒发心情的话。远远望去,像是天上的星辰一般,满满当当的,明亮可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轻轻放走一只荷灯,满眼伤心,坐在河岸上自言自语道:“只愿来世我不要遇见你,这一生可以早点将你忘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后她双手抱住膝盖,笑着看那荷灯漂远了,又想了想说:“即便是不能忘了你,也让我早些从伤痛中走出来吧,世上没有忘不了的事,自然,也没有忘不了的情,没有放不下的人。或许我需要的只是时间,才七千年呢,我全然没了当初那样的心情。眼下我也是事务缠身,忙着忙着,就大概想不起你来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静悄悄的,她总喜欢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冥想,疲惫了一整天的心也可以放松放松,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是毫无戒备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晚了还有人在放荷灯啊。”她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她不由得回头望去,不过下一秒她就起身欲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巧啊小花儿爱妃,本王正好也来放荷灯呢。”原来是白子佳,不知何故她也来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暮颜今儿的气还没消呢,此刻看到她就心烦,话也不想搭理她,只想走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子佳见她不说话,看着她离去的步子,心里萌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是……有点不开心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你怎么不理人啊?这么高冷啊?还是你讨厌本王?”白子佳声音里带了些许委屈,好像听起来也没那么令人反感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暮颜回头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虽是初来乍到,却也不喜欢和什么样的人都往来。你我不是一路人,话不投机半句多,还是各走各的路为好。再者,你是风城的王爷,身边少不了都是些莺莺燕燕,你还是好好照顾她们,别费心浪费时间在我身上。我不喜欢和纨绔子弟打交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水暮颜是压根儿没看得起她,白子佳想想更憋屈了,于是努着嘴巴带着气愤对答:“谁告诉你本王就是纨绔子弟了?你以为谁都是那种花心鬼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你不是?”她仍旧是面无表情,这一声反问倒像是责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子佳哼了一声,放走一只荷后灯冷冷道:“总有些人和事是放不下的,这里是魔界,没有人会关心你伤心还是失落。与其痛苦给别人看,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还不如笑着面对,起码不要让他们担心。即便是年岁渐远,心里藏着的那段情也无法消散,只能是在一次次绝望中慢慢冷却。你又懂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暮颜顿时对她心生好感,难道是水暮颜看走眼了?可这样的人通常都是花心鬼,玩世不恭,起码水暮颜从未遇到过正经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子佳看着那只漂远的河灯,又问道:“方才见你放了一只荷灯,你是为谁祈福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她笑了笑,深吸一口气后说道:“我想忘记一个人,忘记一个等不到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你喜欢的人?”白子佳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笑了笑,轻轻摇头,这世间的人眼里都只有爱情?水暮颜不知何故,想要坐下来与她聊一聊,正巧心情不好,随意找个路人说一说也好,于是她走过去又坐下:“是一个姑娘,我对她的喜欢是极深的,即便是赴汤蹈火我也愿意。但是我们是友情,你信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